重庆市司法局长文强涉黑调查

回家种地 收藏 48 2000

2000年9月19日晚,中国头号悍匪张君被重庆警方擒获,扑地。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文强,一脚踏于其脸一侧,厉声喝问,你服不服?


是役,文强声名远扬。


9年后,连任公安局副局长11年,现任重庆市司法局局长的文强再次引起轰动,此次却是因为他本人的落马。


8月8日,据新华社消息,重庆市纪委证实,文强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8月13日,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周波说,文强被“双规”充分证明了市委市政府打黑除恶的决心是坚决的,不管背景有多深,关系有多复杂,经济压力有多大,只要侵害了党和人民的利益都将一查到底,绝不手软。


最新消息显示,文强案发前后,重庆市公安机关在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已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和管制刀具,14个横行该市多年的黑恶势力团伙受到了打击,陈明亮等19名黑恶势力头目无一漏网。同时,将100多名黑恶势力团伙骨干成员全部缉拿归案。


周波称,此成效为当地打黑除恶专项行动的“第一阶段的初步胜利”。而重庆市高级法院亦做出表态,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犯,一律不予假释;除了刑法规定的“被判死缓的,两年考察期满后应减为无期”和“有重大立功表现应减刑”外,黑老大将没有减刑机会,被判死缓、无期徒刑的黑老大将面临“终身监禁”。


目前文强一案更多内情仍有待调查。但在重庆当地民声中,“打黑除恶”、“平安重庆”战役,获得了公众空前信任和高度赞赏。


抓捕


实际上,从文强2008年6月由公安局调至市司法局,重庆展开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以来,关于文强被“双规”的传言就此起彼伏。现在终于尘埃落定。


多位政界人士向记者证实,文强系8月6日在京被限制行动,并于8月7日上午通过民航班机押解回渝。当时他正在参加全国司法厅(局)长座谈会。


此前的7月31日,重庆市就司法行政机关贯彻落实“平安重庆”建设等事项展开专题调研,文强作了工作汇报。这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民众视野。


重庆警方人士证实,文强在京被采取措施时,重庆本地也有抓捕行动同步展开。


8月7日凌晨两点左右,重庆市公安局一辆警车来到位于重庆南滨路附近的“海棠晓月”小区。据在场人士透露,警方表示的身份为“重庆市公安局文强案专案组”。


专案组要求物管公司负责人提供协助,突击搜查小区的三套住宅,包括B区的一套,C区两套。其中B区所在房屋为200多平方米的跃层豪宅,有多位小区居民称,该处为文强主要居住地。C区两套住房,知情人士透露,登记业主分别为两位女性。


这位知情人称,警方于当晚从小区带走了一男一女,“二三十岁的年龄,看起来很年轻”。


8月8日,重庆市纪委向媒体证实,文强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文强案最终曝光。


据公开的消息,在文强案发前后,重庆市警方已经展开了为期数月的打黑除恶活动,除严打当地黑恶社会势力之外,此次专项斗争的重点也包括打击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如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所言,“这一轮打黑除恶斗争,要‘内除积弊,外销积怨’,对于黑势力的保护伞将一查到底。”


信息显示,文强是目前专项行动中落马的级别最高的官员,他被指涉嫌包庇黑社会犯罪。


但文强并非警界落马的唯一官员。据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有一批涉嫌包庇黑社会犯罪的警员被限制行动或接受调查,其中包括有区、县公安局局长或副局长。


重庆市公安局婉拒了记者的采访,称现在还不到发布消息的时机。


文强其人


据公开简历,文强出生于1955年12月,重庆市巴南区人,在职大专学历,一级警监。1972年1月参加工作,先后担任过四川省巴县公安局副局长,巴县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副局长,巴县县委常委、副书记等职务。


1992年9月,文强调任四川省重庆市公安局任副局长。据知情人士介绍,1990年代初期,文强尚在巴县任职时,曾在西南师范大学举办的研究生课程进修班在职学习两年,“那时候提拔干部学历是很重要一个指标,而警界当时高学历者少,这段学习经历,成为文强到市局任要职的重要砝码。”


1997年重庆直辖后,文强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在任11年,并于2000年11月被提任正厅局级侦查员。2003年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在公安局期间,文强一直分管刑事侦查工作。


2008年7月,文强出任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接替他位置的为王立军——这位中国警界知名的“打黑英雄”从辽宁空降至重庆,并在2009年3月正式就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


在市公安局期间,文强在系统内一度是个英雄般的人物。


除2000年闻名全国的张君案外,他主办的好几起要案被公安部记一等功,包括1992年震惊全国的重庆警匪枪战,1994年中国第一盗案,以及2000年的重庆抢劫运钞车案等。


熟知文强的人士评价说,文强工作能力很强,颇有“强人风范”。有接近文强本人的人士称,文强闲时爱斗地主,喜欢金庸、古龙武侠小说,是一个性情中人。


该人士举例说,1999年5月27日重庆市石桥铺派出所民警芦振龙,在辖区抓捕犯罪嫌疑人过程中,身中21刀,因伤势过重身亡,年仅26岁。该案非文强亲办,但在嫌疑人被抓获后,他坚持要到看守所去见识一下嫌犯。见到嫌疑人后,他飙了一句脏话,大致意思是“你也太黑了”,言毕便顺手将刚买不久的价值4000多元的手机,砸向嫌疑人,拂袖而去。


然而文强在政界及民间被议论最多的,却是他和当地一些“江湖人士”过往甚密。


重庆市一位政府官员说,1990年代时期,重庆一王姓的黑社会大佬在解放碑为女儿办生日宴,文强参加了这次宴会,并为很多人所知。


另一个重庆坊间广为流传的段子则是,文强与这位王姓老大关系亲近到可以在街边破烂的小摊一起吃面。它甚至被一些重庆人引申为,这是衡量与一个权势人物关系是否至“铁”的最高标准。


后来该王姓人士涉案潜逃,至今尚未归案。


而与此同时,重庆屡发涉黑涉枪大案,整体治安形势严峻,这直接导致文强在当地民众中一直口碑不佳。根据重庆市公安局的统计,重庆近年来治安案件每年在10万件以上,严重暴力犯罪时有发生。


7月31日,重庆市公安局召开了一个扫黑除恶通报会,一参会人士透露,市公安局负责人介绍说,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重庆治安形势非常严峻。


一位司法界人士认为,如此多积案,加上扫黑专项斗争所暴露的重庆黑社会势力猖獗的事实,“作为分管刑事侦查这么年的公安局负责人,文强应负主要责任”。


扫黑


文强落马,与6月份以来开展的轰轰烈烈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息息相关。


这一行动开展背景,是薄熙来在去年5月提出了建设宜居重庆、畅通重庆、森林重庆、平安重庆、健康重庆五大目标,以此为重庆的扩大开放提供优良的软硬环境,同时提升市民生活品质,增强幸福感。


据一位政界人士称,促使重庆决意整顿黑恶势力最直接的原因,是去年的出租车罢运事件及民营公交收编改革——政府在推行有关政策时,感受到来自黑恶利益集团的强烈阻力,政令不能畅通。


2008年11月3日,重庆市发生8000辆出租车集体罢市事件。出租车司机主要诉求称,出租车公司收取高昂的规费,导致司机受到严重盘剥。重庆市委市政府随后做出了妥善处理,很快平息了事件。


作为主要善后措施,重庆市政府要求主城区出租车公司每辆车降低50元“板板钱”。但在一些出租车公司,该项措施却受到强力阻挠。“一辆车每天50元,一个月每辆出租车的营运损失就是1500元,这就触及很多利益,执行遇到相当大阻力。”上述政界人士称。


而此后的民营公交收编事件,则使地方恶势力对政府政令的抵制态度更加明显----因民营公司经营的“7字头”公交车管理散乱,事故频发,多次改革不见成效,市政府终于决定在今年5月31日前,将全市380多辆“7字头”收归为国有,而“民营公交公司提出的收购要价达到1亿多元,与政府谈判时的态度非常强硬”。


在此背景下,重庆市的打黑行动开始迅猛进行。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周波在13日表示,这次行动系“根据市委市政府和公安部的整体部署”。空降重庆的王立军是这次打黑的领军人物。


王立军上任后重拳不断。去年7月10日至9月30日期间,他领导警方进行了重庆市历年来规模最大“夏季社会治安综合整治行动”。行动开展期间,全市日均破案258起,日均逮捕犯罪嫌疑人93人,一时监狱人满为患。


此外,王还在今年1月,部署了“灭枪治暴”专项行动,出动上千名公安特警、刑警和武警官兵,乘专列突袭渝、湘、黔交界区,清剿围捕了一批地下兵工厂及制枪窝点。


一位警界人士对记者称,两次行动,都意在“扫黑”,“这一步是将上面浮漂的部分打去,为下一步深入清理黑势力打下基础。”


今年6月,“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正式拉开序幕,重庆警方说将对“恶势力进行拉网式的全天候密集打击”。


此后,一批黑恶势力头目相继落网,其中不乏如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黎强这样有影响、有身份的亿万富翁。有警方人士透露,这位从事公交运输的民企老板,与文强交往甚密。


随着行动的深入,打黑也指向了警方内部。知情人士称,多位有“保护伞”嫌疑的警界官员,相继被查或被逮捕。


知情人士透露,这些警界人士有的是自动暴露,如黎强被捕后半个小时内,其手机不断有警示其逃跑的短信,发信者多是警方内部人士;而有的则是在侦办过程被牵涉进来,一位办理刑事案件多年、与警方接触较为密切的律师对记者说,几位熟知的警方人士,最近手机都莫名停机了。


迹象显示,重庆的打黑除恶专项活动还在持续深入中,7月15日,王立军兼任武警重庆市总队第一政委、第一书记。如此一来,重庆武警系统也将被纳入打黑行动的统一调配中。


重庆一位资深律师分析说,最后所有的焦点都会指向文强,因为他负责全市的刑事、治安管理11年之久,对此难脱其咎。


保护伞


“文强的落马,最令人震惊的是,掀开了警界与黑恶势力勾结谋取非法利益的盖子。”该市一位政协委员对记者称。


“据我的了解,重庆黑社会的发展,跟拥有保护伞不无关系。”重庆某大学教授王力(化名)说。王力1994年就开始潜心研究黑社会,并深入黑社会组织进行调查。


而在7月31日该市一次通报会上,王立军亦表示,重庆涉黑案件的总体特点是时间长、跨度大、背景深、人数多、质量高、影响恶劣,特别是一些黑恶组织已有“合法”外衣,以商养“黑”,以“黑”富商。


根据王力对各地黑社会的调查发现,部分成型的黑社会组织与保护伞之间,是相辅相成,互相发展的过程。


王力说,“有些组织一开始并不是黑社会,只是与官员有某种关系,如亲属、同事、朋友、战友、老乡、邻居中,并利用这样一个靠山,不断发展,后来才形成黑社会;有的官员,则靠着黑社会的钱往上爬,比如买官。随着他的升迁,周围聚的集团,利益越来越多,他自然也就成为这个利益体的保护伞。而过去的团伙,随着他升迁,发展越来越大,也逐渐形成了黑社会。”


“中国正处于工业化中期,这个时期的社会特征,就是黑社会成长迅速,并有条件迅速集聚资本,增强实力,这样一个过程中,他们从过去暴力为主,转向以更高层次的经济犯罪为主,治安案件反而大为减少,但危害性更大,更深层次危害社会肌体。”王力认为,而这个过程也是黑社会与保护伞相互作用的过程。


“没有保护伞,黑社会难以长期生存和发展,两者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王力说,“黑社会本质上是市场经济的伴随物,它本身是‘经济动物’,它本质是追求非法的经济利益,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不断向政府浸透,寻求靠山和地域控制力,以维持这种关系。”


王力表示,文强的发展轨迹,也不会脱离上述规律,更为严重的是,“一个公安局局长如果涉入黑恶势力,他自然不会事事亲为,就会牵连各部门、派出所、民警”。


2000年发生的重庆“白云湖事件”,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当时有王渝男等十多人合资在璧山县白云湖度假村开设“百家乐”地下赌场,长期聚众赌博,非法敛取钱财——案发后,原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总队长李某等四名警员被一同抓捕,罪名为“利用职务之便,为王渝男等提供保护,甚至通风报信”。


法院的判决书称,上述警察最后“致使王渝男、董理等人以白云湖为依托,长期非法聚敛钱财未被查禁,并发展成为非法持有枪支弹药,实施故意杀人等犯罪行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据知情人士透露,作为保护伞,李某获得利益惊人——不仅每月可按时领取5万利钱,并可随时调取300万元以下现金。


王力称,“在这样巨资的诱惑下,有些官员是很难抵抗的,也就被金钱牢牢拴在了贼船上。”


“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本身就是黑恶势力层出不穷的时期,就像犯罪一样不可能消灭。”长期从事城市平安建设的重庆市社科院研究员孙元明称,“一个地方黑社会存在,除了全局性背景,有其强烈的区域特性,必须要针对性地采取措施。”


孙元明认为,“过去对黑恶势力也在打击,但更多满足于治安层面的一次次运动式出击,基本没有触及社会经济层上的本质的矛盾。所以收效不大,而薄熙来现在提的平安重庆,是以治安为突破口,强调社会经济发展的文化,经济良性安全,跟以往扫黑的概念大有不同,也会大大减少文强这样的现象”。


据重庆市公安部门8月12日公开的数据,今年1到7月,警方破获积案13867起,其中命案积案303起,超过前5年破命案积案的总和。


对于重庆这次扫荡式的扫黑专项活动,重庆民众普遍持欢迎态度。


舆论表示,治安形势的彻底好转不能寄望于某一次严打活动,而应该从制度层面着手,切断黑恶势力向社会各阶层渗透的可能,并断绝其和保护伞之间的关联。而这有待于重庆政府的更进一步努力。


但往事并非如烟,有关于文强的那些故事和传说,注定将会成为这一个民生战役中最核心的段落。


2001年5月,张君案一审宣判后,文强接受一家杂志专访,聊到他的退休后的生活,当时44岁的他表示,要写一本关于张君的书,“张君是一个复杂的人,不能从单一的角度去看,其实最要命的就是把人的简单化。”


他自己的故事,注定不会简单。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