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灾亡了明朝?????

mxd4455 收藏 7 1178

在这两天在铁血看到了几个网友的妙论。明朝灭亡的一个因素就是对老百姓太好。明未天灾六十多年,明朝一直在救济。不是造反了才发粮。崇祯是有德无才才亡了国,如果无才无德还亡不了。这是明粉们的高论,高的人想吐。是不是这样?我发个小贴大家来看看是不是这样。


崇祯二年北方大旱,后金军入寇北方。崇祯命辽军,宣大军和山西军到北京保护京城。首批达到北京的辽军和宣大军就挨了数天的饿,辽军军纪严明,硬挺到发饷,而满桂和侯世禄的宣大军挺不住,开始四处抢截,和后金作战中,侯世禄约束不了饥饿的士兵们,士兵们一哄而散,抢劫了良乡通州地区,然后回乡。


其后灾难又摊到山西军队头上,耿如杞张鸿功本来主动踊跃入援,到达北京后,兵部却三天调动三个地方,才到京东的通州,没让喝口水就调到京北昌平,急行军刚到昌平,又接到命令调到百里外的良乡,这样整整三天,不但要全副武装急行军,还不给粮饷,因为明朝有规定,到达驻地的第一天不发饷!所以整整三天士兵没拿到吃的,于是愤怒的士兵又把良乡和通州给抢了,崇祯一怒抓了主帅,于是这些士兵一看不对便抢劫回家,和高迎祥联合,成立闯王军。 看到了吗,闯王军的大发展得益于崇祯。兵科给事中陶崇道指责兵部尚书梁廷栋:“援兵没有营帐露宿在安定门外,梁廷栋说民居可宿,于是援军争抢入民舍,几乎发生变乱,固原总兵杨麒说军队乏饷,廷栋又说:民间有粮,何得全仰户部,”


“他身为中枢大臣,发言激起变乱!乞求皇上处分他。” 要求崇祯处分梁廷栋


而崇祯则保持沉默——“帝不问”,可以看出,不发粮食是崇祯同意的。


要是真没有粮食也就不说崇祯怎么昏聩了。但是看看朝廷的账本怎么说。





户部疏言:“京仓所贮粮米近二百万,可供十月之支。惟煤炭素无积聚请发银积煤以备非常。从之”


可见北京粮食充裕,崇祯也知道 。徐光启周延儒又说:“今太仓无宿,储民间无盖藏,而冻粮露处河干,即发兵防守能制胜乎?不若行起运。近各城者即贮各城,近都城者即运入都城。


看见没?!不但不缺粮,而且到了太仓已经装满,要放到民间的地步,除了北京的粮仓,运河岸边到处是因为封冻而停运的粮食!!


刑部尚书乔允升疏言:“通州一带国储四百万新集,堆集如山,冻阻河上搬运不及。”


可怜啊,山西援军到了通州一两米面都没发,四百万石啊,可能是京官怕他们吃撑着了没法打仗。





有人会说,崇祯留着这默多粮食干吗?答案竟然是运往北京收藏!


户科给事中觧学龙上言


“漕粮之囤积于河干者约二百余万,昨正月六日圣谕:勋戚文武、内臣、富民之家,但有牛骡车辆俱往务关、漷县等处装运进京,依例给与脚价”原来崇祯从正月就开始雇用贵族们的车辆去河西务和香河运那里的二百万石粮食,


但由于贵族们根本就不缺吃的,所以没人理会,“外戚无一助者,而勋臣则寂然无闻矣。”到二月份只运回了十万石!气得觧学龙大骂:“如武清候李诚铭,蒙恩累朝、富可敌国!今日建一院宇则运砖石若干车,明日创一楼榭则运木料若干辆!当魏珰擅政之日借助工为名馈银数万,今日之事何等紧要而抗违至此”


原来北京地区粮食真的很多,多到贵戚们看不上,宁肯被后金抢烧。





既然如此,那崇祯为何不散发给援军,而让他们挨饿呢?


那个谢学龙又说了:“漕米敛近西岸,若天寒水合寇骑长驱可虑。不如京营军士各与三月米票,而晒扬加尖等项悉以授之。又京营士卒前宜以守城,若扎营城外而遇敌不支,则城内空虚,谁与为守?”


原来要给京营士兵提前发粮饷三个月,除了工资,还有“晒扬加尖”等名义的灰色收入。而京营是保卫皇帝的,“若遇敌不支,则城内空虚,谁与为守?”所以坚决不能出城!对于这种皇帝安危压倒一切的正确主张,崇祯当然不会反对


当然,京城要饭的也沾光啦:“近奉明旨:设粥赈穷,亦收拾人心之要务,使不为乱。” 稳定压倒一切。


对于这种大好局面,国防部副部长京城城防司令李邦华不张眼,这时跳出来清查京营虚领军饷,结果被三大营士兵们和太监们一张大字报就撂倒了,当太监们拿着大字报兴冲冲去给崇祯看时,崇祯骂道:士兵能把揭帖贴在皇宫门口啊?还不是你们这帮太监干的好事?不过为了京城的稳定,他还是让李华邦滚蛋了,于是京营士兵在公然殴打回乡的李华邦,整整打了一条街,鞋子都没了——“革其任而出郭时,仇军横欧徒跣通衢。” 谁让他不长眼?!京营士兵都是贵戚家仆或亲戚,是你一个文官能动得了的吗?





崇祯二年十月,满寇入侵,进犯关内,直逼京师,崇祯下令各地调集勤王部队支援京师。“山西总兵张鸿功遵照兵部的檄调,带领晋兵五千入援,山西巡抚耿如杞也自告奋勇,领着抚标营和太原营三千多名官兵赶赴畿辅勤王。”(顾诚《明末农民战争史》p132)


结果他们达到京师附近之后,“兵部在三天之内将他们连调三地,由通州调平再调良乡”,为什么兵部要这么做呢?并不是出于什么军事上的考虑,道理很 简单,那就是没有钱来发军饷,所以“故意用这种方法来逃避发饷(因为军令规定,部队达到驻地第二天才发饷)”(樊树志《晚明史》p901)。一个国家的政府穷困到了这个地步,要靠这种手段欺骗愚弄自己的军队,。皇帝的内库却捂住绝不拿出来,明末的皇帝守财奴达到了极致。


不发饷,士兵就要挨饿,于是只好在附近抢劫来解决问题。后金的士兵抢劫是其头目公开鼓励提倡的做法,一些明朝政府无力控制的军阀(虽然名 义上挂着明军的招牌)抢劫,明朝政府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对这种发生眼皮底下的军队抢劫行为,当然就不能坐视不理,于是辛苦来勤王的山西总兵 张鸿功,山西巡抚耿如杞以渎职不能约束军队的罪责,被逮捕下狱,而他们率领来的这几千名勤王的精锐士兵,看见巡抚和总兵都被抓了,于是“哄然奔散,逃归山 西,成为造反大军的重要来源”(樊树志 《晚明史》p901)。


因为政府发不出军饷,而哗变叛乱的勤王军队还不是仅此一家。顾诚的叙述颇为详细——


“甘肃巡抚梅之焕和甘镇总兵杨嘉谟统领的军队,在崇祯三年正月走到安定县(今甘肃定西)时也发生哗变。据参加者的口述,这次兵变的原因是,入卫行 程远达六千里路,没有发给安家粮食;统兵官员迫于朝廷严旨,一个劲地赶着士兵们快走。士兵们负载的盔甲、铳炮又重,困苦不堪,‘几日人马俱倒。’他们愤愤 不平地说,‘左右是死,不如就死在这里’。于是在王进才、殷登科、吴天印的领导下奋起反抗,格杀出面阻拦的参将孙怀忠、把总周道昌,连登魁。夺取了营中饷 银,‘介马西驰’,自行返回驻地”(顾诚《明末农民战争史》p33)



正如樊树志所说“这些带有武器经过军训而又无以为生的人群逃归乡里,便于饥民相结合,成为造反大军的中坚力量”(樊树志《晚明史》p901-p902)


顾诚也有类似的分析“勤王兵的哗变,不仅打乱了明廷的军事部署,牵扯了地方官员的精力,而且参加兵变的士卒往往不敢归伍,其中不少人飘泊无着,连 群结伙地投入农民起义。……他们受过军事训练,有作战经验,对于提高农民军的战斗力是有重大意义的。崇祯三年以后,农民起(囧)义在陕西的扩展和大 批渡过黄河进入山西,同陕、晋勤王兵的几次哗变有着密切关系。”(顾诚《明末农民战争史》p33-p34)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