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民是“他们”,那么“我们”是谁?

雪山飛狐 收藏 0 5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5_14339_9814339.jpg[/img] 中国时报今天的社论说,八八水患发展迄今已满一周,但一直到最近一两天,灾区救援的协调整合才渐上轨道,但显然已经错过了救灾的黄金时间。过去一周大部分的国内舆论大都集中在实况报导,鲜少对救灾效率责难批评,主要也是以大局为重,希望以鼓励慰勉增进救灾成效,避免政府与灾民之间的或有嫌隙,以免延误救灾与重建;这样的心境应该是大多数台湾人民所共通的。   社论说,然而


灾民是“他们”,那么“我们”是谁?



中国时报今天的社论说,八八水患发展迄今已满一周,但一直到最近一两天,灾区救援的协调整合才渐上轨道,但显然已经错过了救灾的黄金时间。过去一周大部分的国内舆论大都集中在实况报导,鲜少对救灾效率责难批评,主要也是以大局为重,希望以鼓励慰勉增进救灾成效,避免政府与灾民之间的或有嫌隙,以免延误救灾与重建;这样的心境应该是大多数台湾人民所共通的。


社论说,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民间与舆论共体时艰的努力,却经常被政治人物的不当作为或发言所干扰甚至破坏。日前,马英九于巡视灾区时接受CNN有线电视网访问时表示,此次灾区以前从未受类似冲击,所以“他们”没有准备好:而灾情严重主要是因为“他们”(灾民)事前未及早撤离所致,引起网民严厉抨击。我们在仔细检视其受访原文后,也认为值得提出批评。


马英九将灾情严重归因为居民未能事先撤离,与先前“行政院”的说法一致,似乎是府院的共识,也似乎在为“中央政府”脱卸责任。就事情先后次序而言,先未撤灾民以致后续灾损重大,逻辑上当然没有错;但若从行政责任或民众观感的角度来看,恐怕都是极不恰当的发言。


以灾民撤离为例,虽然其执行确实是地方政府的业务,而撤与不撤确实是灾民自己的决定,但在此当口去评论灾民“没有准备好”,难免给阅听民众画清界限的指涉,极为不妥。灾民地处偏嵎,信息与危险意识当然都不及“中央”灾害指挥中心。也正因如此,才有成立灾指中心必要。若以稍微“父权管理”情境类比,则“中央政府”灾指中心有如父亲,而子女则如地方人民。父亲预见子女可能遭逢危险,遂对子女的行为做出建议,然而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子女会不会依建议而行,终究是他们的抉择。但是任何做父母的都知道,父母与子女即使同处一屋檐,也不是一个命令一个动作,总要三催四促、反覆叮咛,才可能竟功。无论如何,子女不幸发生灾难,恐怕少有父母会对外人说:“子女没准备好”以致酿灾吧?


以此次水灾撤离情形来看,也许“中央”救灾中心有发送撤离建议,但“中央”有追踪执行情形吗?“中央”究竟知不知道地方没确实执行撤离建议呢?如果不知,那先前建议就是欠缺关怀、虚应故事。如知道地方未撤,有后续追踪催促吗?当气象局一再上修雨量预估时,“中央”单位有不断增加其撤离建议的强度吗?地方政府在这个过程中尽到承上启下责任吗?我们并不是在此脱卸灾民滞留的责任,但是政府自己都没有善尽职责,又有什么资格去影射“未能撤离”是罪魁祸首呢?如今救灾仍是如火如荼,“总统”却说人民没准备好、“行政院”怪地方不撤村,实在是欠缺同理心与凝聚力。


社论说,马英九受访发言最令网民不满的,恐怕是“他们”这两个字。“总统”对外国记者发言,只适合说“我们”没有准备好、“我们”该尽早撤走灾民。当“总统”将灾民用“他们”来描述,将撤离的主词设定为“他们”时,相对而言就是将救灾者与负责通报的政府机关预设为“我们”。“总统”在平常是“国家”行政的领导者,在灾祸侵袭时更是人民精神意志的凝聚者。“总统”与“中央政府”的一切施政与发言,都该发挥积极正面的效益,都该是庄重严肃、深思熟虑的。要达成这样的效果,当然要尽量内括最大多数人民,而避免外排部分人民。但马英九与先前“行政院”的发言,显然没有达到这样的思考。媒体民调人民对政府救灾严重不满,一部分来自观其行,恐怕另一部分则是来听其言。


八八水患是台湾近年来罕见的灾难。依现在的死伤损害规模与救灾防灾效率来看,“中央”与地方政府都绝对有难以回避的行政责任。虽然舆论不愿意现在去追究或推论责任,但是不客气地说,“中央”与地方许多大官恐怕都是待罪之身。以目前的暧昧身分,加上死伤规模与民怨,“我们”政府大员的发言还能不谨慎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