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三十二,刘三这狗日的2

北方老驼 收藏 0 3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658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自从去了趟水月庵回来,画眉只要闲着便到伙房和杜妈拉家常。她不是话多,她是怕和二太太打照面,因为二太太从来都不到伙房的。

一天,广平的楚掌柜来了,岳林嫌家里说话不方便,带着楚掌柜到十里香酒楼,边吃饭边谈马鞍子的生意。两人刚走不久,一群鬼子和伪警察突然如狼似虎一般闯进岳家大院,为首的正是那天在镇南门被岳林抽了个耳光的刘三。

那天,刘三被岳林一个耳光打懵了,直到岳家的大车去了好远才醒过神来,愤愤地冲着大车的背影使劲“呸”了一口,“**你岳林八辈祖宗的,不就有几个臭钱,不就给皇军当着个维持会长吗?有球了不起的?”

那个叫王冬瓜伪警察挑唆说:“排长,别骂了,人家岳会长早走远了,你骂得再凶,他也听不见呀!”

“唉!原以为穿了这身黑皮,除了皇军咱就是天王老子了。没想到呀……排长,我看你这官儿还得往大做,要是黄局长站在这儿,就算借给岳林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抽黄局长耳光的。”另一个伪警察接过话激刘三道。

刘三心里正窝着火呢,朝那伪警察屁股上踢一脚,“侯满栋,你他娘的别幸灾乐祸,老子惹不起姓岳的,还收拾不了你吗?”

“排长,刚才你咋不这样给那个老杂毛一脚呢?欺负我大头兵呀?”侯满栋是个老兵油子,向后一躲,嬉皮笑脸地挖苦刘三道。又向王冬瓜说:“王冬瓜,你说咱排长今天是不是把人丢大了?”

王冬瓜算得上是刘三的心腹了,认真地点点头,“是呀!排长,刚才围观的都是油坊镇的当地人,排长也是油坊镇出来的,当着那么多乡里乡亲的面被岳会长抽了耳光,排长的确是把人丢大了。”

刘三的脸白一阵儿红一阵儿,讪讪地说:“操,那老东西不就是个维持会长吗?我看自从上次黄局长把他抓到局里后,皇军对他也不怎么信任了。哪天老子找个茬儿,也让他好好地丢丢人。”

侯满栋好色,还惦记着画眉的美貌,异想天开地戏谑说:“好啊,收拾了那个老杂毛,把他那三太太弄到手玩玩。那女人貌若天仙,一定让人欲死欲仙地像做了神仙一般快活。”

王冬瓜朝刘三挤挤眼,“侯满栋,做你的美梦吧,就算把那漂亮女人弄到手了,也轮不到你上的。”

侯满栋嘿嘿一笑,“这我知道,凭你王冬瓜和排长的关系,我怕是连泔水都喝不上的。”

“你知道就好。”王冬瓜得意地说道。突然挠着脑袋对刘三说:“嗳,排长,我记起来了,岳会长的三太太咱见过呀。你还记得不,那年要不是岳家少爷搅了局,咱就把她带进据点了。”

刘三咂巴咂巴嘴,“咋不记得,难怪岳家少爷会为她出头呢,原来,她竟然做了他老子的三太太。”

侯满栋感慨地啧啧道:“唉!难怪人们都说做老爷好呢,快入土的人了,还夜夜搂着个天仙般的小美人?真他娘的让人羡慕。”

王冬瓜咯咯笑道:“侯满栋,馋得流口水了吧?这世道真他娘的不公道,二十郎当的后生,鸡巴硬得能把皮裤都顶个窟窿出来,却连个老婆都讨不上。五十多岁的老杂毛,鸡巴软得像根蔫黄瓜了,却娶了三房太太,忙都忙不过来。真是人和人不能比,鸡和鸭子不能比呀!”

“谁说不是呢,世道就是这样,饿的饿死了,饱的撑死了。虽说都是死,但死法儿不一样呀!这就是人的命。”侯满栋的嘴角流着口水。“说实话,我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人,若是能和那样的女人睡上一晚上,明儿把我拉出去崩了我都不喊冤。”

“你还做梦呢?你没见连咱排长都只能看着干着急,就算真有了那机会,还能轮得上你?”王冬瓜哈哈笑道。

刘三不甘心吃了哑巴亏,回到据点后越琢磨越气,搜肠刮肚地想着鬼点子要报复岳林一下。半夜的时候,突然想起前些天被八路军俘虏,那个把他拽住领子拉出来的八路不就是岳林三太太的哥哥吗?刘三忽地坐起来,咬牙切齿地说:“我就说嘛,咋会找不到那个老杂毛的茬儿呢?这不是现成的吗?他三太太的哥哥是八路军,那他不就是私通八路了吗?”刘三虽然找到了收拾岳林的根据,可他一个小排长,如何能扳倒财大腰粗的岳林呢?他只有把这事记在心里,等待机会了。

也算岳林倒霉,没过多久,吉川调整兵力,往油坊镇据点补充了一个小队的鬼子。鬼子小队长名叫谷本,是刚从广平调过来的。刘三见谷本喜欢喝酒,上街弄了两瓶酒和下酒的熏鸡、猪头肉给谷本送去。谷本高兴得眯起小眼,连声“哟西,哟西”,让刘三坐下来陪他喝,边喝边让刘三向他汇报油坊镇一带的情况,问刘三附近有没有八路军活动,镇里的百姓是否都是良民。刘三撕下一条鸡腿给谷本递过去,添油加醋地报告说镇里有个叫岳林的财主有私通八路的嫌疑,给八路军资助过军马不说,他三太太的哥哥也是八路。谷本喝到了七分醉,听得勃然大怒,也不考虑分析,跳起来命令刘三集合队伍,带着据点里的鬼子伪警察直扑岳家大院。

……

岳林喜欢吃带馅的,所以伙房经常包饺子、蒸包子。画眉和杜妈做了羊肉胡萝卜馅包子,包子刚出笼,丁宝明惊慌失措地跑进伙房叫道:“娘,三太太,不好了,日本人来了。”

杜妈不以为然,“有啥大惊小怪的呀?老爷给日本人当维持会长,日本人一定是来找老爷谈公事的。”

丁宝明连连摆手说:“不是的,是刘三带着日本人来的。日本人好像翻了脸,说老爷私通八路,要抓老爷呢。”

画眉的脸立刻变了颜色,“刘三?就是前些天在镇南门被老爷抽了耳光的那个家伙?”

丁宝明点头说:“就是那家伙,我猜他一定是想报复老爷,在日本人面前说了老爷的坏话。”

杜妈忿忿地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刘贵那三儿打小就不是省油的灯,蔫坏蔫坏的。尤其是当了警察,更是得了势,横行霸道,鱼肉乡里,动不动就把街坊们抓进据点严刑拷打,敲诈勒索,街坊们都骂他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呢。”

“娘,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唠叨这些干啥呀?快找个地方躲躲吧。”丁宝明急得连连跺脚。

画眉心知还是自己惹下的祸端,惊慌地问:“老爷呢?老爷不在吗?”

丁宝明说:“刚才家里来了客人,老爷带着客人出去了。”

画眉听说岳林不在家,更心慌了,“大太太呢?大太太知道了吗?”

丁宝明说:“知道了。大太太正在和日本人讲理呢,可日本人不但不听大太太的,还把大太太推了个跟头,大太太的头都碰破了。”

“是吗?我看看去。”画眉说着便要出去,杜妈一把将她拽住,“三太太,你真不知死活呀?刘三带着日本人来就是找茬报复老爷的,你这样出去,岂不是主动把一块儿肥肉送给了日本人?”

画眉没主意了,“老爷不在家,大太太又拦不住日本人,我该咋办呀?”

“咋办?你就在伙房躲着呀!宝明,你赶快想办法出去喊老爷回来。”杜妈说着把画眉拉到灶口,抓把锅底黑抹在画眉脸上,又脱下她那件油腻腻的罩衣递给画眉,“三太太,你赶快把我的衣服换上,然后钻到案板下面躲着,我不喊你,你可千万别出来呀!”

画眉刚换上杜妈的衣服钻到大案板下面,便听得有人砸门了。跟着,有人恶狠狠地喝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是干什么的?”

杜妈答道:“这是伙房,我是做饭的。”

画眉从挡在案板前的布幔缝隙向外望去,见闯进伙房的是两个伪警察,其中一个矮胖子那天在镇南门见过。

“他呢?他是什么人?是不是土八路呀?”一个伪警察指着丁宝明问杜妈道。那个矮胖子则走到笼屉前掀开笼屉,从里面抓了两个刚出笼的包子吃起来。

杜妈答道:“这是我儿子,老总们大概见过吧?他在岳家当车倌呢。”

那个抓了包子的矮胖子递一个包子给另一个伪警察,“我认识他,他是岳家的车倌。”

“王冬瓜,你真认识他呀?”那伪警察咬了口包子,赞许地点头说:“这包子好吃,比刘排长他爹做的强多了。”

“当然了,人多没好饭,猪多没好食。人家吃的这叫饭,咱吃的那叫食。”王冬瓜又问杜妈和丁宝明道:“你们躲在这儿干啥鬼事呢?”

杜妈说:“哪儿有啥鬼事,我们是害怕才不敢出去的。”

王冬瓜嘿嘿一笑,“你们怕啥呀?皇军是冲着岳会长来的,就算天塌了,也有岳会长顶着。走,出去到院子里听皇军发落。”

丁宝明朝案板下面扫了一眼,和杜妈一道被押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