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回忆之春节

情债 收藏 0 225

“小寒大寒,杀猪过年。”进入腊月,天骤然冷了许多,时不时的还会飘一两片小雪花。看见这些冬的使者,我不禁想起了儿时的春节

我的故乡在苏北沭阳农村,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那儿还非常贫穷落后。我就是在那个年代、那个地方度过了童年时光。

儿时的记忆里,春节是洁白的。春节前后总会有几场鹅毛大雪翩然而至,洁白的雪花漫天飞舞,房屋,树木,河流……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银妆素裹的童话王国。我和小伙伴们打雪仗、堆雪人,玩得不亦乐乎。等小河里的冰结得厚了,我们还会去溜冰,一不留神就摔个四仰八叉,屁股生疼。那个年代,家家户户都种白莲藕。一进腊月,大人们就用钢钎把自家藕池里一块块冻得硬邦邦的泥块撬开,再细心地用小铲把莲藕抠出来,轻轻地放进篓里抬回家。等莲藕晾干后,掰去泥,运到年集上卖钱置办年货。每次父亲卖藕回来都会给我买些花、小蜡烛之类的东西。母亲会用一年来舍不得吃而攒下的白面蒸馒头和花糕,白白的馒头和花糕,在盘子里冒着馋人的香气。

儿时的记忆里,春节是鲜红的。腊月里,几户人家合伙杀猪。男人们满猪圈追着逮猪,逮着了,就揪着猪耳朵将它拖到木板上。猪的嘶叫声、人们的吆喝声、小孩子的呐喊声融合在一起,汇成了浓浓的年味。父亲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识字先生,临近春节的时候,会有很多邻居把一张张红纸送过来,请父亲写春联。我和哥哥帮他裁纸、磨墨,等春联写好晾干后,再一家一家地送去。母亲看着我们爷仨忙活,笑眯眯地盘坐在炕上,用红纸剪窗花。

儿时的记忆里,春节是热闹的。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后,年的气氛就更加浓烈了。除夕那天,父亲让我和哥哥贴春联,我们先用锅铲把旧春联一点点铲下来,再往门上抹糨糊贴新联。贴完春联,一家人拿上香和族叔们去祖坟上“请”祖先回家过年。等大家热热闹闹地回来了,母亲煮的水饺也正好出锅了。父母亲给每个小孩子盛一大碗,嘱咐着我们小心端给邻居中爷爷辈的老人。作为回报,我们会得到糖果或是苹果。除夕夜,大人们围着熊熊的炉火,喝着热腾腾的老白干,嚼着野味忆当年。我们小孩子则三五成群地在街上疯跑,不时从兜里掏出一个鞭,攥在手里,用火柴点燃,再猛地扔出去。午夜12时,鞭声响彻天地,将节日气氛推向了高潮!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又一个新春到了。儿时记忆里的春节如同节拍缓慢、调子悠长的歌谣在古老的村庄里飘荡,又如精心酿制的醇香美酒,令人回味无穷,齿颊留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