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七章:心机2

北方老驼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尚小朋从丰九如的情绪上看出了什么,问他说:“九如,我看你今天情绪不太好,是不是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了?”丰九如叹口气说:“何止是不顺心。小朋,还记得干爸在过生日的前一天晚上对咱们说的话吗?别看北原表面上风平浪静的,暗地里却是风起云涌呀! 有人看着我不舒服,到毕书记那儿打了我的小报告,毕书记几乎要雷霆震怒了。”丰九如把毕书记和他的谈话以及高品向他透露的消息大致向尚小朋讲了一遍,尚小朋听了也是眉头紧蹙,过了好半天,他冷峻地说出一句令丰九如浑身震悚的话来:“九如,你得有个心理准备,我觉得这北原怕是呆不长久了。”丰九如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他缓缓走到他无数次伫立在那里的那扇宽敞的落地窗前,凝视着这座曾经让他的心飞起来的城市。他觉得它好像在刹那间变了个模样,像个狰狞的恶鬼,张大血口要把他吞噬下去一般。猛地,他回头望着尚小朋冷笑道:“小朋,不会的!你记得吗?我曾经说过,中国的事情,归根结底只有两个字:政治!你要玩不了政治就别想在政界混。想我丰九如在政界玩了二十多年,什么样的风雨没见过?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我是不会轻易言败的。”

尚小朋知道丰九如说的有道理。他明白,自古以来,权和钱一直是炙手可热的东西。但钱又是权的狗腿子,钱只有把权伺候好了,伺候的高兴了,伺候的舒服了,你才能赚得更多、更经得起风云变幻。放眼中国成功的民营企业家们,他们哪个没有权力的庇护?哪个不是和他们的地方官水乳交融?哪个和省里甚至是更高的领导没有一点关系?否则,他们就偷不了税、贷不了款、起不了步、当不了人大代表,当不了政协委员,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名誉和财富了。

尚小朋了解丰九如,他知道丰九如是个胆大的时候可以胆大包天,胆小的时候却胆小如鼠的人。他对那些写反腐题材的作家很有看法,认为那都是些脱离生活的胡编乱造,穷酸文人的凭空想象。因为电视剧里的腐败分子不是副书记就是副市长、副主任。其实,他们虽然有权力,但那权力是受一把手限制的,无法达到剧中描写的那种无法无天的地步。现实生活中,经理是企业的一把手,书记是政府的一把手。就像在北原,身为市委书记的丰九如拥有着绝对的权力,没人能和这种权力公然抗衡,就算是检察长、公安局长也不能,更别说什么刑警队长,什么检察官了。因为你的权力或许就是从他那里买的,因为他随时可以剥夺你手中的权力,随时可以把你打入冷宫,随时可以让你成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或者干脆让你滚回家搓麻将去。绝对的权力可以造成绝对的腐败不是危言耸听,正因为这样,丰九如才可以在北原握雨携云。

当然,丰九如也有胆小的时候。市委书记不能做的事他从来不敢公开去做。他不敢堂而皇之地到酒店开怀畅饮,不敢明目张胆地找情人,不敢洗桑拿,不敢泡小姐,不敢说脏话,不敢随地吐痰。虽然这都是生活小节,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个不谨慎就会被人从权力的巅峰拽下来。他的胆小不仅表现于此,他怕蛇、怕老鼠、怕癞蛤蟆,不敢一个人走夜路,怕有人暗算,怕有人照着他的后脑勺给他一闷棍。真是胆大的人不一定伟大,伟大的人未必胆大。

尚小朋知道丰九如最大的弱点是喜欢钱,这是大多数官员的通病。可世人谁不喜欢钱?比尔·盖茨钱多得十辈子都花不了,可还是成天忙着赚钱。自己有数亿的身家了,看见钱还是一点也不讨厌。何况出身贫寒的丰九如?童年的清贫使得丰九如对“贫穷”二字产生了极度的恐惧,他这几年虽然弄了不少钱,但他还是不满足。和那些小干部、老工人、中年的下岗职工比,他的钱多得没处放,和荣毅仁、柳传志、刘永好比,他的钱少的可怜。常言道:钱多有钱多的花法,钱少有钱少的花法。吃馒头、烩菜是吃,吃龙虾、鱼翅也是吃;喝散白酒、二锅头是喝,喝人头马×○也是喝;坐夏利、坐桑塔那是坐,坐奔驰、坐宝马也是坐;去金川水库、去狼窝掌是旅游,去夏威夷、去富士山也是旅游。更何况孝敬父母要钱,儿子买宝马、买别墅要钱,女儿留学要钱。自己下了台、离了位要钱,将来儿子的儿子,女儿的女儿也要钱……丰九如不是为了他一个人过得更好才贪婪财富的,他是为了许多人过得更好才去追求财富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