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周庄记

两栖人 收藏 1 29
导读:[color=#0000FF][size=14][B][face=楷体_GB2312]上星期六,去了周庄,也是我去的第六次了。进出镇里外都有别样的心境,与之相同的是,一样的小桥流水,一样的深宅大院,河埠廊坊,一派古朴遗风。更有叫绝的是,每次信步河边时,都会有淅淅的小雨相伴,这次也不例外。然而 ,此次之行令我有些许遗憾。商业的繁华带来了纯商业化的叫买叫卖,再也找不到大院,河边所应有的那份幽静。镇里居民那张带有历史的面孔也被商业的很阿谀,失去了曾经的那份古朴,真诚。也许,我不会有再去的感觉了。也正是这样,令我更

上星期六,去了周庄,也是我去的第六次了。进出镇里外都有别样的心境,与之相同的是,一样的小桥流水,一样的深宅大院,河埠廊坊,一派古朴遗风。更有叫绝的是,每次信步河边时,都会有淅淅的小雨相伴,这次也不例外。然而 ,此次之行令我有些许遗憾。商业的繁华带来了纯商业化的叫买叫卖,再也找不到大院,河边所应有的那份幽静。镇里居民那张带有历史的面孔也被商业的很阿谀,失去了曾经的那份古朴,真诚。也许,我不会有再去的感觉了。也正是这样,令我更加回忆起当年的那个古镇周庄。

那年,我刚回上海,单位党员活动组织游览周庄。一早,我还带着睡意就随车前往目的地了。很快,车离开了喧嚣的都市,进入了淀山湖边上一条小道。小道两边种植着很密的树木,枝尖相拥于天空,如十指相扣,把小道裹成了一条绿色长廊。长廊间还留有尝未散尽的,淡淡的晨雾,使小道的前方若有若无的。田间黄灿灿的油菜花一块块的排列有序,随着小风摆动腰肢,犹如一个衣着华丽的贵妇在享受着慢摇所带来的一份惬意。打开车窗,风毫无吝惜的把泥土味置于我的鼻间,潮潮的雾气相依于两颊。那时的我,整天身处钢筋水泥的我,对于如此的晨景,除了闭目遐想,贪婪的呼吸享受,还能有什么呢?这个景象很长时间成为了一个定格,还专门去学了油画,想通过很西方的表达方式,来展现很东方的,我理想中的这份怡静。

当再次睁眼的时候,周庄到了。进入景点,当地的居民还三三两两的提着篮子在河边洗菜,更有贪玩的孩子已经早起相互追逐嬉闹了。周庄很小,小得连屯兵都有问题,这使其避过了各个时期的火。她保留了较完整的宋,元,明时期的建筑风格。我没有随队走景点,听解说,喜欢信步于各个敞开的门庭院落。在其中,高高门槛,门上古朴的雕花,庭院中小井上的刻字……都已经在静静的告诉你此地的历史,当时的主人,或显赫,或贫苦,他们是最权威的讲解员。

张厅,脚下的青瓦砖引着我来到了会客大厅。当堂正中的两张红木太师椅略显威严,但完全可以表达出主人的富有。厅两旁,各八张客人椅和四方茶台,前排是客人的,后排是客人随从的。椅子的扶手已经磨得显发青光,这足以说明来拜访的客人有多么的络绎不绝。全木质结构的建筑,到处散发出独有的檀香香味。也许当年的主人是个注重生活格调的人,时常会在堂内置以香薰。四下无人时,我竟闭目冥想起来:有五,六个衣着长衫的古人来拜访主人。主人盛情款待,分宾主入座后送上香茗。供台上的香炉袅袅升起了青烟。茶香,木香,檀香清洗了来客的一身风尘,疲惫。主客双方兴致盎然的相互寒嘘问暖,述说着各自的见闻,河道,盐道的日见繁忙……之乎者也在堂上不绝于耳。这是何等的幸事啊,有朋自远方来,真的是不亦乐乎啊!转过后堂,卧室后,进入后花园。花园里的景象真是鸟语花香,枝繁叶茂,池塘里时而窜出一,两条小鱼。一个小亭适当的身置其中,步入亭子,徐徐的微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咳,如果石桌上来两壶温酒,有个朋友再黑白互攻一番,这是何等意境啊!这不是水墨画常取的写意题材吗?

戏台,不知不觉的来到了戏台场子,这就是当时镇上人唯一的公共娱乐场所了吧。门前左右摆放着两排兵器,刀枪剑戟,斧钺钩戟。戏台很大,台上的4根大红漆台柱格外的显眼,支撑着半面兽首屋檐,青瓦片片相依相叠,为当时的演员遮挡风雨,台下整齐排放了一排清水长凳。当时,我到的时候也就一,两个游客。除了偶尔有几只麻雀的叫声,很是安静,给人的感觉比较的空旷。戏子,在古时候是属下九流的。他们没有个人感情的空间,但也许在这方舞台上,他们才能找到自我。在这里肆意抒发着演将军的豪迈,霸王的悲壮,公主的妩媚,怨妇的哀愁。忽然间,在耳间遥想起一首歌—“苏三起解”。“苏三… 你怎么能明白这世上纷纷扰扰颠倒的黑白,苏三.. 你怎么能够躲得开,早注定一生一世被爱伤害,苏三……”歌曲最后近乎无奈的“苏三”令人断肠。这个戏台上曾经有过苏三吗?我想一定有过的!

转眼已经接近中午,淅淅的小雨,已润湿了双肩,我浑然不知。来到双桥,一边嫩绿的柳条垂至河面。河面上有几条小舟,摇船的几个妇女正互相打着招呼。临街的屋檐下有几个游客,不时的抱怨怎么会有下雨,还有些疾步迈入。此时铺路的砖石在水的浸湿下格外的光亮。与慌乱相反的是,柳树下有着一群学生,各自拿着画板,他们是来写生的。他们没有一个人因为雨水走开。只是微微的把身体前倾,为了画纸不被打湿。我静静的走过去,看他们的画。生怕打扰到他们,此时的他们,一定也被那份“静”给吸引了。他们在创作,创作属于自己看到的,理解到的那份景色感觉。

走着,前面转角出现一个布店,里面列放了很多花式相同的蓝底白花布料,河上摇船妇女穿的衣服就是这布做的。蓝底白花,我喜欢的颜色就是蓝色。蓝色是冷色调,加之白色,给人以宁静。蓝底白花粗布,村姑,多么朴素,协调。很美,至少我很喜欢,这要比现代的皮装超短裙美多了。现代的,只有一个字来说--“俗”。店堂里还存有一张藤椅,已经是干黄的了,有一定年份的。摇一摇,倍感悠闲自在。店主热情的端上一杯当地的阿婆茶,道谢后,启盖闻香。透过杯中水气,我看到了青瓦,白墙,绿波;黄色的舟顶,蓑笠,红色的大灯笼,还有一个蓝底白花的村姑远远走来。

好曲寄情,古人要比我们更懂得生活,如此一定会在此地拨奏一曲琴筝。我是粗人,唯有空享美景。如果,周庄原本就是一张古琴,她的每一弦,每一音都会浸满了意境,拨着每个过路人的心。其音律,也许在说,累了,就回来吧!这不是现代人最渴望的一句话吗?再如果,周庄是个姑娘。她一定是个真挚,悠远,妩媚但不妖艳的人,以一双古朴,灵动的眼神吸引各方才子为之驻足倾倒。这不正是现代人所最以难寻觅的吗?

我觅到了,她就是周庄。这也是我去了多次的原因!但如今,去了第六次以后。真的,我很为她痛惜,感叹。也许,现在不应该再叫她为古镇了。改的称呼很俗—市井,一个需要管束的街道!

记忆中周庄,还会寻觅![size=12][B][/B][/size]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