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二:内战又起 第九章 武汉(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郭参谋长给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让张贤做好武汉警察局的交接工作,其实内容纷杂,又哪能七天内全部交完,忙乱间,已经过去了四天。

韩奇带着吕奎安有些气急败坏地来到了警察局,这个时候的局长还是张贤,再有三天,他就要离开这里了。

“我要请你帮个忙!”一见面,韩奇便这样地对张贤说着。

张贤不由得一愣,有些不解地问道:“怎么了,韩大哥,你怎么这么生气呀?”

韩奇半天才平复下来,对着张贤道:“我要你派警察去搜查德明饭店!”

“德明饭店?”张贤不由得一怔,那是共产党谈判代表办事处的驻地。

“是!”韩奇肯定地道。

“为什么?”张贤很是奇怪,同时告诉自己的这位老友:“你要知道,那里不是那么好搜的,那里有共产党的代表办事处,如果能搜出什么来还好说,如果什么也搜不出来的话,到时我肯定要被人扣上一顶破坏团结,破坏停战,破坏谈判以及破坏和平的罪名,被千夫所指,被万民所骂!”

韩奇睁大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半天才道:“张贤,我这是求你帮忙,也是被逼无奈了。还有两天,你就要卸任了,这件事之后,你完全可以一走了之,影响不了你什么!”

张贤愣了愣,韩奇说得也没有错,只是这个忙让他帮得有些莫明其妙,当下叹了口气,道:“大哥,好吧,你总要告诉我,是什么原因,我去查些什么吧?”

“不用,我只要借你的名义,去搜查的人我自己的人就可以!你可以派几个人跟着就行了。”韩奇告诉他。

听他的意思,是要那些特务穿着警察的衣服,要张贤出具搜察证,用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这个理由随便找一个就可以的,然后进去找什么东西。

“我还是搞不懂,你这是为什么!”张贤依然追问着。

韩奇回头看了吕奎安一眼,不愠不火地命令着:“吕队长,事是你惹出来的,你来解释吧!”

吕奎安面色尴尬,却又无可奈何,来到了张贤的面前,苦笑了一下,对着他道:“是这样的,那次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抓了他们两个人,其中一个是那个女记者,死不认帐,而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件事被武汉的大报小报来回的报道,她也成了我手中一块炙手的山芋。可就是今天一早,马文龙却跑了来,他说他们已经查获了我们安插在新四军里的那个卧底,想要用来和我们交换那个刘金,顺便着让我们也送一个人情,把冯兰也一并放了!”

“哦?”张贤有些惊讶,马文龙的反应也太快了,两天前还说要离开武汉,却没有走,看来一定是这件事把他拖住了。

韩奇不满意地看了吕奎安一眼,骂道:“吕队长千不该万不该把那个冯兰抓起来,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他是女共党了,情报组一直有人在监视她,只是没有通知你的行动队。如今你把这个女的抓了,我们千辛万苦安插到新四军的卧底也就暴露了出来,你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画蛇添足!”

吕奎安只能低下头,不作声。但是,张贤却在怀疑,马文龙之所以能够获知他们内部有奸细,却是因为张义的相告,那天他不应该让张义去送马文龙,虽然那天他们两个人呆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可以肯定,张义向马文龙透露了不少的东西,只是这种事情他并不能在韩奇的面前提起。不过,很显然,马文龙的行动更为迅速,短短两天的工夫就已经查出了那个军统的卧底,这也太可怕了。

“这与我们去搜查德明饭店有何关联呢?”张贤还是有一些不明白,这样地问道。

吕奎安瞟了韩奇一眼,这才对张贤道:“据我们的情报,我们的这个卧底已经被派到了汉口,是来接替马文龙的部分工作的,如果他真得被识破了,那么一定还在德明饭店里,被这些共产党监禁了起来。”

张贤这才恍然大悟,难怪马文龙的行动这么快,原来那个卧底已经来了汉口。但是他还是有些不相信地道:“便是你说得不错,只怕这个时候,他人早就不在德明饭店了,肯定会被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不会的!”吕奎安肯定地道:“我的人一直二十四小时的监视着那里,只要那里有一个可疑的人进出,我都会知道。”

张贤想了想,看了看韩奇,韩奇也同样以恳求的目光看着他,他知道,这个时候不答应已经说不过去了,于是问道:“那我以什么理由开这个搜捕证呢?”

吕奎安道:“这个我们已经想好了,为了不引起政治纷争,我们要以办案的理由进入,就通报说德明饭店里有人走私鸦片,只要你开出了搜捕令,剩下的事我的人来做就是了!”

“那好吧!”张贤只能答应。

********************

这真是一个令人尴尬的时刻,张贤带着由那些军统特务装扮成的警察,以调查走私鸦片的借口封锁了共产党驻汉口的办事处德明饭店,这立刻引来了共产党方面强烈得抗议,但是警察局方面证据确凿,果然从饭店里搜出了几十公斤的鸦片,这令那些抗议的人一时哑口无言,但是张贤却暗自惭愧,他当然知道这些鸦片是怎么搜出来的,便是没有,这些军统的特务们也能让这里有!

既然搜到了鸦片,那么,这幢建筑就必须要全面的搜索,当然也包括共产党所包租的那个楼层的几间屋子。

马文龙并没有离去,看着张贤领着人过来翻箱倒柜,只能摇了摇头,他来到了张贤的面前,看着他,苦笑一声,低声地问着:“你不是在找鸦片吧?”

张贤怔了一下,却反问着他:“我不是在找鸦片,你说我在找什么?”

马文龙叹了一口气,悠悠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张贤,你太让我失望了!”

张贤的脸一红,但还是在强自辩解着:“我只是在执行公务,还请马大哥见谅!”

“你是在找人!”马文龙一语道破了天机。

张贤不由得转过身来,面对着他,问道:“马大哥,你怎么会这么想?”

马文龙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却看着眼前的这些穿着警察制服的人,道:“这些人也不是你的属下吧?只不过是穿着虎皮的特务,这可以从他们的动作上就可以看出来,你们警察大爷们,哪有这么麻利的身手?”

张贤愣了,却不能承认,强笑着道:“马大哥在开玩笑呢!”

马文龙看了看窗外,无奈地摇了摇头,告诉他:“你要找的人不在这里,他早就不在这里了,你还是歇一歇吧!张贤,你这个警察局长再过三天就结束了,临走了临走了,你还要给我找一点麻烦,唉,早知如今,还不如当初不认识你,不帮助你的好!”

这是在暗骂他忘恩负义,张贤当然可以听得出来,他却没有办法向这位马大哥解释,通过窗户,他看到饭店之外,吕奎安正抽着烟,来回地踱着步走着,肯定对这边的搜察结果充满了期待。他转过头,再一次面对着马文龙,已经平静了许多,对着他道:“马大哥,我们之间本来就是各为其主。你不是也说要离开武汉的吗?怎么没有走呢?”

马文龙一笑,对着张贤道:“是呀,那天真要感谢你呀,我从你那里回来后,收获不小,所以才花了些时间,准备把自己的病疹治好了再走也不迟。呵呵,所以才会留到今日!”

听他如此说,张贤却觉得自讨没趣,明明是自己先是不经意地把那个新四军里有军统卧底的事泄漏给了弟弟张义,后又由张义说给了马文龙,说来说去,这件事的根源都还是在自己,是自己破坏了韩奇的好事。

看着马文龙如此满不在乎的样子,张贤知道他根本就不可能在这里搜出那个被马文龙挖出来的军统卧底,此时的这个任务倒真得成了敷衍局面了。

*********************

最终,他还是失望着带着人走出了德明饭店,在走出来的时候,马文龙看着他,没有再和他说一句话,这让他觉得自己就如同是一个作了贼的人一样,抬不起头来。

刚刚走出德明饭店的大门,还没有等吕奎安上来询问,却马上围上来了大一群记者,这些记者都是武汉各大报社的记者,里面还有几个外国通讯社的,刚才被警察拦在了门外,此时哪能放下采访警察局长的机会,纷纷要求张贤说明这一次突击搜察德明饭店的目的所在。张贤一边无关痛痒地解释着,一边奇怪着这些记者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来得如此之快?当他抬起头,看到还倚在窗口的马文龙时,他马上明白了过来,这些记者当然是共产党的人通知的,目的无非是要自己丢丑。

有一个女记者的问话相当刻薄,她问道:“张局长,您没有知会共产党,便带人突然搜察这里,值此国共谈判的关键时刻,您的此举是不是太过嚣张了?破坏了谈判的气氛呢?”

听到这话,已经令张贤的气不打一处来了,他忿忿地道:“难道打击走私鸦片就是嚣张吗?这位女士,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您最好去大烟馆采访!”

那个女记者面对张贤的这一反问,无言以对。

另一个人又问道:“张局长,据我所知,是因为特务们抓了一些进步人士,而共产党代表要求释放这些人士,所以张局长此来搜查,是不是出于报复呢?”

这个记者简直就是白痴,或许根本就是共产党的代言人,他这是故意如此地发问,这个问题令张贤十分不快,对着他道:“你好象知道得很多呀?可是你知道的这些我却不知道。你这个问题也问得很特别,叫我无法回答,我想你是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见解,这样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去采访共产党的代表为好!”

还有人争着要问着他什么,幸亏熊三娃及时赶到,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张贤,把他从众多的记者群中解救了出来,拉上了车子。车子开动起来,把那群记者甩在了身后,刚刚来到了街口,吕奎安已经拦在了这里。

车子停在了吕奎安的身边,张贤摇下了车窗,向他摇了摇头,无可奈何地道:“什么也没有搜出来,你的弟兄你自己带走吧。明天我就会成为武汉的名人了,以后这种事,还是你自己去做的好!”

吕奎安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这显然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马文龙早就预料到了他们的这一步棋,只是对于二十四小时监视着德明饭店的吕奎安来说,竟然不知道对手是怎么把人转移出去的,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太大的耻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