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四部 第一章:兽行

蒺藜 收藏 0 1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四部 第一章:兽行 “一九三七年,小日本进了山海关。占领了卢沟桥,爆发了七七事变; 一九三七年,小日本攻占了华北平原。打下了北平城,陷落了烽口山; 一九三七年,小日本逼近了黄河和泰山;赶跑了中央军,霸占了大济南……”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对华发动了全面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四部

第一章:兽行

“一九三七年,小日本进了山海关。占领了卢沟桥,爆发了七七事变;

一九三七年,小日本攻占了华北平原。打下了北平城,陷落了烽口山;

一九三七年,小日本逼近了黄河和泰山;赶跑了中央军,霸占了大济南……”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对华发动了全面侵略。战火仿佛在一夜之间烧到了齐鲁大地,这一块曾经有着五千年历史文明的土地……身为山东省党政军首脑的韩复榘没放一枪一弹便率领十几万国军部队逃离了山东,跑到了河南。日本鬼子昂首挺胸,兵不血刃的占领了整个山东省。所到之处尸横遍野、鸡犬不宁;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数百万家庭流离失所,上千万山东人民从此沦落为了八年亡国奴。这首童谣正是对当时日本侵略者的真实地写照……


今年的冬天来得分外的早,也格外的寒冷。

天空总是阴沉沉的,灰蒙蒙的,很少能见到太阳。一阵寒风掠过光秃秃的树梢,发出了一阵咆哮,树枝上残存的几片枯叶也被无情的打落下来……

“呱呱”,几只栖息在树枝上的乌鸦,也仿佛感到了一丝的不祥,它们扑腾着黑黑的翅膀,哀号着向远处的山间飞去……一队日本兵打着一面鲜艳的膏药旗,从白雪皑皑的长白山脉上走了下来。他们是驻章丘县城警备中队小林纯次郎的部下,为首的是一名日军中尉军官。今天一大早,他们奉了小林纯次郎的命令进山扫荡八路军游击队,在大山里转悠了大半天了不但没有看见游击队的影子,却糊里糊涂地踩响了几颗‘铁西瓜’,丢下了几具尸体……看看天已经接近中午,鬼子们又饥又饿,又冷又累,便在中尉军官的率领下疲惫不堪地向一个村庄走来。

这个村子正是苏家庄。全村共有二百多户人家,在当时算是一个比较大的村子。此时,正值晌午,大街上冷冷清清没有一个行人;家家户户的烟囱里都冒出了阵阵炊烟,飘出了一股股饭菜清香的味道。村东头苏忠良刚过门的女人一看家里水缸里没有了水,便勤快地挑起水桶往村头不远处的井台上走去……当她弯着腰摇起辘轳小心地把一桶井水放到光滑的井台上时,忽然抬头看见了已经来到面前的日本兵……想躲藏已经来不及了,她只好低着头战战兢兢的立在了旁边……

带队的日军中尉军官骑着高头东洋马走了过来。东洋马也许是渴了,竟走到了井台上把头伸进水桶里喝起水来,鼻孔里不时的喷出阵阵热气,在寒风中打着响鼻……

“哟西,哟西!花姑娘,花姑娘!”日军中尉军官骑在马上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年轻女人,嘴里不住地重复着相同的几句话,脸上一副色迷迷的神情。女人立即吓坏了,双手紧紧护在胸前,把头垂的更低了,浑身上下在不住地瑟瑟发抖。

“你的,花姑娘的大大的有,皇军的大大的喜欢!”日军中尉军官说着便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一边脱着手上的白手套,一边向女人逼了过去,脸上露出了狰狞可怕的真面目。

“你,你不要过来!”苏忠良的女人见日本人这副不怀好意的模样,惊慌中抓起了旁边的扁担,护在了自己的胸前,颤声声的喊道,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花姑娘,你的不要害怕的干活!皇军,不会伤害你,喜欢你的有!”日本中尉军官说完,用手抓住了女人手里的扁担……女人哪里是他的对手?日本军官一用力就把扁担夺了过来。然后,一甩手将它远远的丢在了地上……双手紧紧搂住了惊恐万状的女人,把她按倒在冰冷的井台上就要强暴……女人拼命挣扎了起来……

“放开俺,你们这群畜生!放开俺,你们这群禽兽!”她嘴里大叫着,左右滚动着身子,两脚胡乱的蹬着,使出全身的力气不让日本兵的暴行得逞……她的拳头象棒槌一般,劈头盖脸地向日本鬼子的头上乱打,十个手指狠狠地向他那一张淫笑的脸上抓去……

“八格!”日本军官用手摸了一下脸颊,洁白的手套上立即沾上了几滴红红的鲜血。他一下火了,双腿跨在女人单薄的身上,抬起巴掌对着女人的脸就是一阵雨点般的耳光……女人的嘴角流下了一行鲜血,头无力的垂到了一边。

“嘶!”日本中尉军官双手用力,一下撕开了她的棉衣,露出了里面红红的肚兜……

“哟西,中国花姑娘的哟西!”日本中尉军官狞笑着将撕碎的棉衣高高举过头顶,仿佛在向他的士兵炫耀他罪行累累的战果……然后他将棉衣胡乱的扔到了一边,一把脱下了女人的棉裤……露出了一具白嫩光滑的肉体……他急忙解开了自己的裤子,疯狂地压了上去……两只肮脏的大手在女人赤裸的身上胡乱的抚摸着,嘴里发出一阵阵得意的淫声秽语……女人被刚才的一顿耳光给打晕了,早就没有了丝毫的挣扎,任凭压在身上的这条畜生肆无忌惮的凌辱……眼角慢慢地滚下了两颗无助的泪珠。

“花姑娘,花姑娘!支那人的花姑娘!”旁边的日本兵,看到自己的长官竟当众施暴,哗啦一下,全部围了上来,在一边恬不知耻的喝起彩来……。

苏忠良在家里等了半天也不见自己的女人打水回来。看看饭菜快凉了,心里放心不下,便出来想迎迎她。刚出院门,大老远的就看见一群日本兵围在井台上,观看着什么表演,嘴里还不断地发出一阵阵淫荡的笑声……他突然感到一种不祥,加快了脚步,向井台跑来……透过人墙的间隙,他看到了自己一丝不挂的女人正在被一头禽兽无情的奸污……女人眼睛里闪着无助的泪水,脸上一片血迹,白嫩的身子上更是伤痕累累。他的头嗡的一声,血液全部集中到了头顶上,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怒火中烧……随手将地上的扁担捡了起来,紧紧地握在手里,吼叫着疯狂地向日本鬼子冲去……扁担夹带着一阵狂风,四下飞舞,把措手不及的日本鬼子打得四散乱逃,抱头鼠窜……

“八格牙鲁!”日军中尉军官急忙提上了裤子,刷的一下从腰间抽出了锋利的指挥刀,冲着苏忠良劈头盖脸地砍了下来……

“咔嚓!”细长的扁担被一劈两半!

苏忠良的头上慢慢地冒出了一股鲜血,沿着宽宽的额头流满了整个脸面,身子歪歪扭扭的倒在了井台上,鲜血染红了整个井台,沿着亮晶晶的冰茬缓缓地流进了水井里,染红了整口井水……

“啊!”女人目睹了这一切,她大叫着,双手使劲地撕扯着头发……从地上慢慢地爬了起来,散乱的头发胡乱地贴在脸上,被寒风一吹露出了一张惨白的脸颊,她踉跄着向前挪动了几步,一头扎进了深深的水井里。

“统统死拉死拉的!”

没有扫荡到游击队不说,还白白死了几个人,日本兵本来就有气。再加上刚才又挨了一顿扁担痛揍,日本鬼子顿时兽性大发。在中尉军官指挥刀的指引下,端着明晃晃的‘三八大盖’象一群恶狼一般冲进了村子,肆虐疯狂地报复起来。他们见人就杀,见房子就烧……。村子里的哀号声、哭喊声响成了一片!好几百户人家的苏家庄不一会就被这群丧尽天良的畜生杀了个鸡犬不留,尸横遍野……整个村子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大当家的,有情况!山下的村庄着火了!”负责警戒的土匪看见山下火光冲天,烟雾弥漫,赶紧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报告。

“着火了?不就是着火了吗?有必要这么慌慌张张的,真不长出息!走,出去看看。”崔命硬说着便跟着土匪爬上了高大的城墙,举目向山下望去……远处的村庄里一片火海,红红的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黑烟滚滚,整个村子都笼罩在烟雾火光之中。寒风中隐约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哀鸣……

崔命硬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额头上也渗出院一层汗水,刚才的表情一下僵在了脸上!

“当家的,好象是苏家庄。好好的怎么整个村庄都起火了?天干地燥的这可怎么办?当家的,快去救火吧!”景奉仙也闻声上了墙头。她站在高高的城墙,向村庄里望去,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黄金贵,赶紧集合弟兄们下山救火!”崔命硬回头大喊了一声,自己和景奉仙则骑上马先行冲下了山寨,向苏家庄急驰而去……

崔命令和景奉仙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偌大的一个苏家村被大火烧得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碎石烂瓦……徐徐青烟不时的从废墟上冒出,伴随着红红的火光;烧毁的房梁不时的瘫塌下来,发出阵阵响声;到处是一股刺鼻难闻的焦糊味……。景奉仙小心地推开了靠近村头的一家院门,已经烧焦的院门忽的一下落了下来,砸在地上,飞溅起点点火星……

“啊!”景奉仙突然尖叫了一声,身子几乎跌坐在地上……崔命硬和众土匪赶紧冲到了院子里。他们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个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孩赤裸着小身子,被残忍地钉在院子里的一棵树杆上,肚子里的肠子挂在外面,身上的血水早已结成了冰……整个村庄全部被烧毁,半塌的屋子里到处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具具烧焦的尸体,每个人的胸口上都被刺刀捅了无数个血窟窿,身子底下一片片血迹……望着眼前这一幕凄惨的景象,众土匪的都低下了头,用手擦拭起脸上流下的眼泪……

“血债一定要用血来还!”景奉仙将头靠在崔命硬的胸口上,脸上流满了泪水,眼睛里却迸发出一种复仇的火焰!

“血债一定要用血来还!小日本,俺操你姥姥!”崔命硬望着眼前这悲惨的一幕,把手里的拳头握的咯吱响,眼睛里仿佛能喷出火来。

“小日本!俺日你姥姥……”众土匪的怒吼声在寒风中久久回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