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绞杀 正文 重要发现B

将将巴巴 收藏 20 3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8.html


涅斯托尔一行顺利到达香畔,而对武元甲来讲,于张慌之中抓到的这根救命稻草,势必比没着没落的盲目抵抗强上一百倍。所以,他对涅斯托尔的欢迎程度不啻于天降救兵,把全部的赌注都押在他身上,这从我师的一支电子侦听大队截获到的越南国防部给英俊师A师的一份密电中可见一班,这份密电是这样写的----

英俊师A师师长黄少荣,请你在任何时候与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忘记把全体部队的指挥权毫无保留地交给涅斯托尔少将。此电勿复。

听完黄师长的一番介绍,涅斯托尔发现旁边有一处混凝土结构的A型工事,就走过去,看一眼工事的结构与形状,还亲自检查一遍射孔的射界。在检查顶盖的时候,特意用手量一下盖的厚度,差不多有30公分,使他颇为满意。

但有一点不满意,他发现,工事里面仅有5个士兵,兵力明显偏少。

他说,师长同志,这样的堡垒总共有多少座?

黄师长说,有很多,没数过,我想,启码能有三四百。

涅斯托尔问,为什么里面只放5个人?

黄师长说,放多了,我怕被大炮一窝端了。

涅斯托尔说,以这种坚固的工事,别说是中国的大炮,即使是北约的255毫米榴弹炮也奈何不了。传我的命令,每个这样的堡垒里最少放15个人。这样,退能守,进能攻,攻守兼备,可以灵活打击敌人。

黄师长说,是,我立即执行你的命令。

涅斯托尔说,如果都是这种工事,我就放心了。它们牢不可摧,谁也别指望攻破。

正说着,突然,空中传来一声“嗖----”的声音。

黄师长大喊一声,卧倒!

现场的几十号人全部卧倒,涅斯托尔则一头钻进他刚刚检查过的那处堡垒。接着,咣的一声,炮弹爆炸了。

这是一颗空爆宣传弹,因为,它爆炸之后,洒下来大量传单,象雪片一样在空中摇摇摆摆,纷纷坠落。

涅斯托尔从堡垒里钻出来,迎面,几张传单差点糊在他的脸上。

翻译拣到一张传单,交给涅斯托尔。但是,他不懂越语,让翻译念给他听。翻译看一眼黄师长,念道,劝撤通告……少将同志,这是让我们撤出香畔。

翻译不想再念,但涅斯托尔严肃地说,念!

翻译无奈,只好念道----


守卫香畔城的越南军人,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兵临城下,做好一切准备,在此攻击发起之前,特做出如下通报:

一,为保存香畔城的美丽建筑与自然风光,我军希望越南军人全部撤出城区,不要困兽犹斗,这样,可以有效避免炮击给城市带来的毁灭性破坏。

二,我军从现在开始,在15号公路给你们开辟一条撤退通道,允许你们成建制由此向南撤离,时间由我们另行通知。请你们放心,我们肯定遵守承诺,绝对保证你们全身而退。

三,我军接管香畔市以后,保证不破坏任何物品,不伤及任何百姓。

四,我军一小时后,在城北方向打出三颗绿色信号弹,如果你们同意上述主张,请随后打出三颗绿色信号弹做回应。

五,如果你们不回应,我军视你们为拒绝,企图以香畔市为依托负隅顽抗,那么,我军恕不保证香畔市的存在。

特此通告!

翻译念完以后,把传单交给涅斯托尔。稍后,有几名基层军官,手拿传单,匆匆来找黄师长,其中一个问道,黄师长,我们撤不撤?

其他人应和道,是呵,我们撤不撤?

大家的目光集中在黄师长身上,而黄师长把却目光集中在涅斯托尔身上。

涅斯托尔瞅着众人说,不要慌张,这是敌人跟我们打的心理战。心理战你们懂吗?就是敌人通过宣传方式,从精神上瓦解我们的斗志,企图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我们要看清这一点,绝不能上当受骗。

黄师长瞅着涅斯托尔,问道,少将同志,你的意思是……

涅斯托尔说,如果只看重这座美丽的城市,我无论如何也得选择撤退。但是,如果只看重这些全副武装的士兵,我无论如何也得选择坚守。你让我看重哪一头?或许,熊掌和鱿鱼不能兼得,想保全香畔,就不能坚守。想要坚守,就不能保全香畔。

黄师长说,让不,我们向上请示一下?

涅斯托尔说,不需要。在战争面前没有选择,否则的话,我就不来的。我来的目的就是坚守。你们的政府要求你们坚守,我们的政府也要求我们坚守,在这一点上,没有可以与不可以,能商量与不能商量,必须坚定地这样做。敌人可以摧毁香畔,但不能摧毁我们的意志和信心,师长同志,下达我的命令,要求大家各就各位,坚持到底,绝不允许后退半步。

黄师长说,是!

涅斯托尔把手里的传单撕得粉碎,扔到地上,然后说,这就是我们的回答。

黄师长说,我想,这绝对是一个令人激动的时刻,历史上,这是第一次由伟大的苏联军人与我们越南军人并肩战斗,我相信,它必将被历史史册所记载,并且,由它所书写出的战斗岁月将永远散发着不灭的光辉。

涅斯托尔说,我想,由一个越南和一个苏联所创造的东南亚必将使中国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

黄师长说,让我们为这一共同的目的永远站在一起。

涅斯托尔说,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们必须打赢,打赢这场战争。而眼下,打赢的标志就是顶住中国人的进攻,守住香畔……呵,这是一座多么漂亮的城市。

阮师长举起右拳说道,少将同志,请放心,我以生命的名义向你保证,向全体声援和支持我们的国家保证,捍卫香畔,绝不后退!

涅斯托尔对黄师长说,有你这一番话,我对坚守香畔充满信心。

黄师长说,我相信,由这一信心所转化出来的强大战斗力必然使我军将士士气高涨,披坚执锐,无往而不胜。

随后,黄师长就地拿出一张作战地图,铺在一处A型工事的顶盖上,向涅斯托尔介绍香畔市的布防情况。按照他的部署,香畔市有三层防御体系,即第一层为反坦克体系,首先是在市郊一带挖掘大量反坦克堑壕,宽5米,深1.5米,一般坦克无法爬上来,在堑壕的底部还埋设着反坦克地雷。

第二层是设置反坦克障碍,它们都在反坦克壕的后面,是用土和石块堆起来的,每个障碍底边长2米,宽2米,高1米,用以阻止坦克。离远看,它们倒象一座座排列整齐的没有墓碑的坟冢,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第三层是在主要路口布设反坦克尖桩、反坦克地雷和反步兵地雷,阻止我军步坦协同。那些尖桩有很多都是混凝土制做,有半截被埋入土里,坦克想要越过它,实在很难。如果此三层被突破,即进入巷战。

巷战准备是,路路有街垒,楼楼有暗堡,要么是土木结构,要么是混凝土结构,街垒、暗堡与工事形成立体交叉网,可以互相支援,弥补火力盲点。

看来,涅斯托尔对城防还是颇为满意的,不住地点头。不过,在他仔细研究一遍地图之后,他对香畔市北面的2210高地心存疑虑,问道,这地方有没有人把守?

黄师长说,有。2210南北都有我们的部队,另外,在它的西面是鹰眼卡,也有部队把守。鹰眼卡山高谷深,极其难走,敌人要想占领2210,这里是必由之路,而他们想穿过这里,是难上加难。

涅斯托尔问,有多少人把守?

黄师长说,我团三营范文成的一个连驻扎在那里。另外,我正着手再给他增添兵力。

涅斯托尔说,要把每一个薄弱的地方都考虑到,这样才能做到万无一失。

黄师长说,少将所言极是。

涅斯托尔说,如果可能的话,把所有通向香畔的桥梁统统炸毁。

黄师长说,我可以遵命,不过,那样的话,向河北调兵或运送物资恐怕就存在一定难度。

涅斯托尔说,你看着办吧,必要的话,只可以留一座。

黄师长说,那就留葫芦桥。

涅斯托尔问,葫芦桥是什么桥,能走车吗?

黄师长说,能走,是一座石桥。

涅斯托尔把手一挥说,把凡是能走车的桥统统炸掉。

黄师长说,那么,就只能留灯蕊桥,因为,确切地说,它不是一座真正的桥,而是一座不能负重的吊桥。

涅斯托尔说,吊桥……但是,吊桥也要做到有人把守。

黄师长说,是的,我们有一个排在那里守卫。

涅斯托尔说,嗯,很好。

这时候,一个参谋走进来,说道,报告黄师长,武元甲部长来电。

黄师长说,念。

那名参谋念道,英俊师A师黄师长,为加强防御力量,我将刚刚从柬埔寨调回的效忠师一团和二团驰援香畔,隶属于你指挥,请即刻做出部署。

黄师长对涅斯托尔说,又给我们增加两个团,这也是王牌师的两个主力团。

涅斯托尔说,嗯,兵越多越好,我们需要。

视察完街垒、工事及其它防御阵地,涅斯托尔随着黄师长一起来到英俊师A师地下指挥部。它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其中主体位于地下3米处,有三个房间,每个房间约有15平方米。另外,它还有一个半地下的碉堡,约有6平方米。在它的主体部分的一个房间里,还有一条密道,可以直通法国炮台。地下室里有电灯电话,还有在应急情况下备用的煤油灯及发电机。

他俩一起走进一个房间,坐在一张上面铺满地图的桌子前,仔细研究一份由黄师长事先拟定的防守作战计划。看来,涅斯托尔对黄师长制定的严密的防守计划还是颇为满意的,但到交接指挥权的时候,黄师长显得心里有点不太情愿,又必须执行武元甲的命令,把指挥权交了。所谓交权的方式,就是当着下级军官的面,宣布武元甲下达的命令。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