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三十四章 沿途骚扰

zjqian96 收藏 33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赵俊带人赶到公路边时,大岛英树已经成功地用6辆车的代价清除了地雷,车队正缓缓沿着公路向前开进。 赵俊没看见文川浩和狙击小组,时间紧急,赵俊来不及找文川浩商量,自己立即带人向鬼子的车队摸去。 文川浩让徐有根和孟晓飞提前撤到后面鬼子的必经之路上构筑狙击阵位,而自己则摸到离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赵俊带人赶到公路边时,大岛英树已经成功地用6辆车的代价清除了地雷,车队正缓缓沿着公路向前开进。

赵俊没看见文川浩和狙击小组,时间紧急,赵俊来不及找文川浩商量,自己立即带人向鬼子的车队摸去。

文川浩让徐有根和孟晓飞提前撤到后面鬼子的必经之路上构筑狙击阵位,而自己则摸到离鬼子车队400米的地方。他要靠自己的一人一枪把鬼子牢牢钉住。

文川浩把88式背在背上,换上96式狙击步枪,本来一个狙击手临阵换枪是绝对违反狙击手册的,但88式的5.8mm子弹太珍贵了,而且400米距离小日本的96式完全可以胜任,文川浩决定用鬼子的子弹招呼他们。

第一枪直接命中一辆汽车上站着的重机枪手,子弹在这个鬼子的额头留下一个小洞后,带着这个鬼子的血和脑浆从后脑飞出。刚才还在活灵活现的同伴瞬间变成一具尸体横在自己的面前,旁边这些尽管都是手上沾满鲜血的老兵,士气还是受到相当的打击。

枪声再次响起,一个鬼子刚要从车上往下跳,从空中飞来的子弹准确地击中他的左眼,当场死亡。

趁鬼子拼命跳车找地方隐蔽的空隙,文川浩迅速收枪转移。鬼子虽然不能确定文川浩的具体位置,但是枪声的方向还是知道的。13师团是日军中战斗力最强的师团之一,士兵战场的反应力也是一流的,文川浩刚刚换好狙击阵位,一堆油光闪亮的钢盔便朝着自己这边“嗷嗷”地扑上来。比这些钢盔先到的是九二式重机枪的子弹,树枝被密集的子弹打得纷纷往下掉,有些长得不大粗的树被齐腰打断。

子弹就在文川浩身边肆虐着,文川浩只能埋头,根本没有机会射击。情况万分紧急,一旦鬼子借助重机枪的掩护冲上来,自己凶多吉少,文川浩决定冒险探头。

正当他要举枪射击时,听见自己右手边300米处传来一声枪响,跑在最前面的一个鬼子应声而倒,枪身立即把重机枪和冲锋的鬼子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文川浩哪肯放过这个机会?重机枪子弹刚刚从身边掠过,他就操起枪瞄准了架在对面的鬼子重机枪。

“砰!”文川浩冷静地扣动扳机,正前方一个正在疯狂射击的鬼子机枪手被击中,旁边的副射手赶紧接上,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开火便跟随同伴一起见了天照大神。

重机枪哑了后,文川浩顿感压力减轻,他又换了个地方。右边的枪声连续响起,又有几个冲锋的鬼子被打倒。听枪声文川浩就知道是金锁来了,以前金锁对他说起过和爷爷打群狼的经历,说爷爷教过他放枪的速度要快,要不然狼冲上来自己就没命了,这几声枪响就是金锁的招牌,为此文川浩还专门嘱咐他不要在一个地方老是开枪。

不过,金锁的枪打得急,说明他那边压力很大,文川浩怎肯让自己的队员替自己挡子弹?一连几个瞄准、击发、上膛、在击发的动作后,向金锁冲锋的鬼子又倒下了四、五个。

鬼子很有经验,对面支那人的人数不多,但是弹无虚发,每一声枪响自己这边就有一个人倒下,而且几乎都是被击中头部。

“狙击手?”大岛从望远镜里看见自己的士兵就这样窝囊地死去,心里泛起一阵凉意,“难道对面就是‘神鹰’部队的狙击手?”大岛英树在研究“神鹰”作战的规律时发现这支部队中有几个特等射手,从依田到中村再到珠龙镇的山下近介和野原,每个人都是战斗中被准确击中头部而阵亡的。一开始大岛并不相信一支民间武装会拥有连帝国陆军都不曾专门配备的狙击手,认为这最多是支那的猎人加入了“神鹰”,但是后来他发现“神鹰”对这些特等射手的任务很明确,专门射杀敌方的高价值目标,由此他将信将疑地判断“神鹰”可能有专门的狙击手。很不幸,今天这个猜想终于得到了证实。

大岛有些沮丧地命令士兵停止冲锋,就地隐蔽,他不想让这些立下赫赫战功的士兵做无谓的牺牲。

文川浩和金锁见鬼子停止冲锋,也立刻停止射击。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能随便开枪,否则一旦暴露自己的藏身位置,后面鬼子的轻重机枪和掷弹筒会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双方就这样静静地对峙了几分钟,其实真正进退两难的是大岛英树。本来他的计划是以最快的速度向对方的心脏部位攻击,让对方没有任何反应时间,没想到先被地雷炸掉几辆车,后有遇上了对方最精锐的狙击手,这说明对方是在拖延自己进攻的速度,好为主力赢得准备的时间。

“狡猾的支那人!”大岛准备命令掷弹筒对正面埋伏有“神鹰”狙击手的所有可疑区域进行全面的炮火覆盖。

文川浩和金锁并没有停止攻击,他们的枪口就像死神的剑,冷冷地指着对面鬼子藏身的地方,偶尔有一两个鬼子不小心露出行藏,瞬间就被无情的子弹敲掉了天灵盖。这下已经隐蔽的鬼子更加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谁都不想死,尤其是己方完全占优势的情况下。

战场又恢复了寂静,出于狙击手对生存本能的敏锐嗅觉,文川浩心里有一种危险即将来临的感觉,鬼子既不攻击又不撤退,说明鬼子一定在打什么歪主意。必须撤!这是文川浩的第一反应,他轻轻举手向金锁打了一个手势,金锁会意,两人慢慢地向后撤,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两人下来后正好和赵俊带领的特战排碰上。大家一致认为鬼子如此不顾一切的想冲过公路,一定是要急于采取什么行动。所以不论敌人是干什么去,自己这边都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拖住鬼子,为营部争取足够的准备时间。

“排长,干吧!”战士们纷纷请战。

赵俊没有理他们,独自低着头沉思。

“排长,还等什么?赶紧挡住小鬼子呀!”又有战士喊道。

“挡住鬼子?拿什么挡住鬼子?看清楚了,前面是13师团的整整600鬼子,他们有轻重机枪、掷弹筒,咱们有什么?咱们这二十来个人还不够鬼子一次冲锋的。”

赵俊不是不想阻击,无奈敌我实力太过悬殊,这些鬼子不但人数众多而且战斗力相当强悍,又有轻重机枪掷弹筒。若是正面阻击的话根本挡不住多少时间,反而白白牺牲这些精锐的特种战士。

赵俊第一次感觉到肩上的责任如此重大。

“既然挡不住,就放他走。”文川浩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赵俊抬头愣愣地看着文川浩,眼睛一动不动,半晌才一甩拳头,“对呀,咱们挡不住这些鬼子,但是咱们可以一路贴着它,让他走得不安宁。”

大伙正说着,忽然后边传来一阵刺耳的爆炸声,爆炸引起的烟尘弥漫着整个树林,战士们本能地警戒四周。

“没事,是鬼子的掷弹筒。”文川浩道。

赵俊看见掷弹筒爆炸的位置正是文川浩和金锁下来的地方,不由心里捏了一把汗,“死神”的感觉真是敏锐啊,要再晚走几分钟就一切都完了。

“就让小鬼子折腾吧,咱们到后面去等它。”赵俊手一挥,带着部队往后走去。

路上赵俊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和文川浩商量。

“文大哥,我的意见是咱们分成两部分,你带狙击手从鬼子侧翼袭击,待鬼子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后,我带领其余战士从后面靠近鬼子,专门打鬼子的后路。你看怎么样?”

文川浩没有意见,因为特战队的装备和日军差不多,要想有效打击日军就必须靠近,而一旦靠得太近被鬼子黏上,那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不过有狙击手在一边吸引鬼子,情况就不一样了,至少会让鬼子有所顾忌。毕竟狙击手的枪不是拿来摆设的。

大岛破天荒集中使用了一次掷弹筒后,效果果然立竿见影,对面的支那狙击手再也没有出现。在确定再无敌情后,大岛聚拢部队继续沿公路进发。

由于损失了7辆汽车,大岛只得命令一部分鬼子下车步行,这样一来行军速度大打折扣。赵俊带着特战排不紧不慢跟在鬼子后面,而文川浩和金锁则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前面和另两名狙击手汇合,准备构筑狙击阵位好好给鬼子点甜头。

为了怕汽车再触雷,大岛让步兵分成几堆三三两两走在车队的最前面,这一举动差点激怒了下面的一个中队长,他对指挥官的这种把皇军士兵拿去踩地雷的愚蠢做法感到愤怒,下面的士兵本来就因为不能上战场反而跑到乡下地方来颇有微词,结果中队长的不满情绪很快就感染开来,士兵中开始出现厌战和恐惧的情绪。而士气的下降则直接影响了行军速度。对这一切,大岛英树只好装看不见,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到小王庄,彻底取得消灭的胜利,只有胜利才是提升士气的最好方法。

文川浩的狙击小队在前面路边一条小河处找到了新的狙击阵地。河对岸的高地离公路大约有300多米,鬼子如果冲锋就必须淌过这条齐腰深的小河,所以除了掷弹筒能够对自己形成威胁外,其余武器都只能望河兴叹。

大岛没有想到,他以为已经消灭的狙击手又来招魂了。“砰、砰、砰、砰”,几声清脆的枪响激起大片林中的飞鸟,走在最前面的几个鬼子兵无一例外全部被击毙。鬼子迅速反应,“唧唧哇哇”地大喊着向周围胡乱开枪。

九六式狙击步枪的枪口几乎没有火焰,所以不容易暴露目标,没有一个鬼子发现狙击手的踪迹。

就在鬼子有些混乱时,枪声再次响起,又有鬼子被击毙。随后的几分钟,每一声枪响就伴随着一个鬼子倒地,没有任何悬念。

鬼子的轻重机枪也再一次开火,但这一次文川浩没有给对方压制自己的机会,很快鬼子的机枪指挥和射手又倒在一旁。

大岛一看支那狙击手反而增多了,准备祭出他的法宝---掷弹筒覆盖式轰击。可是这次大岛失算了,正当全部鬼子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前面时,特战排终于从后面隐蔽接近了鬼子。

赵俊这回的战术是麻雀式手雷战,这个名字是自己刚刚取的,感觉还不错。就是把手雷像麻雀一样成堆扔向鬼子群中。

30米距离,二十多颗手雷无声无息地从两侧的树林中飞出,有的落在鬼子脚下,有的被扔进了汽车车厢,有的砸中了鬼子的后背……还未等鬼子弄清楚怎么回事,又一次壮观的爆炸场面诞生了,接二连三的爆炸彻底让鬼子乱作一团。特战排趁乱又扔了一排手雷,几十颗手雷把鬼子车队的后卫几乎炸了个底朝天,位于中间的鬼子被爆炸声吸引,很快向后面射击,一个小队的日军在机枪的掩护下向特战排藏身之地冲过来。

赵俊没有恋战,第二批手雷出手后就带着战士向后开溜了,当然临走时不忘用手榴弹挂上几根弦送给追击的鬼子。

赵俊一撤,文川浩这边的狙击小组也没有继续打下去,再连续干掉二十几个鬼子后,狙击小组悄无声息离开。

对面的枪声忽然停了,大岛英树等了一会,确认对面的支那人早已逃离,命令清点战损。

战损结果令他更为沮丧和愤怒,仅仅对方的狙击手就造成了自己26人阵亡,无一例外被击中头部,而后面传来的消息则几乎令他崩溃。两辆汽车被炸坏不说,对方连续投掷的皇军制式手榴弹竟造成自己几乎一个小队失去战斗力。更为糟糕的是,对方这种近乎无耻的偷袭已经让下面的几百帝国士兵的士气蒙受巨大打击。这些在支那正面战场上毫无畏惧的帝国勇士现在一个个满脸的沮丧,而担架上传来的呻吟和一具具用白布蒙住的皇军尸体更是把这种沮丧渲染得淋漓尽致。

吃一堑,长一智。大岛英树在接下来的行军中变得十分谨慎,不再一味的赶路,而是派人沿着公路两侧一路搜索,牢牢保护着车队两翼,凡是觉得可疑的地方,通通用掷弹筒覆盖一遍。

赵俊见再没有机会骚扰鬼子,便和文川浩一道沿小路向小王庄撤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