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舰队驻永暑礁上等兵:怕死莫来守南沙群岛

五湖故人居 收藏 3 280
导读:我是海军南海舰队的一名战士,入伍前是清华大学水利系本科2005级学生。从小,我就对英姿飒爽的海军、对美丽的南沙群岛有一种向往,常常幻想着有一天能穿上帅气的海军军装去保卫祖国的海疆。2007年,我在清华读到三年级时,听到部队来学校征兵,喜出望外的我毅然报名参军,在填写志愿去哪里服役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南海舰队。   2009年3月末,我登上开往南沙的“洞庭湖”号综合补给舰,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南沙之行。   一   初次出海,我喜欢站在甲板上,看着“洞庭湖”舰犁出的浪花翻滚着向后流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是海军南海舰队的一名战士,入伍前是清华大学水利系本科2005级学生。从小,我就对英姿飒爽的海军、对美丽的南沙群岛有一种向往,常常幻想着有一天能穿上帅气的海军军装去保卫祖国的海疆。2007年,我在清华读到三年级时,听到部队来学校征兵,喜出望外的我毅然报名参军,在填写志愿去哪里服役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南海舰队


2009年3月末,我登上开往南沙的“洞庭湖”号综合补给舰,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南沙之行。



初次出海,我喜欢站在甲板上,看着“洞庭湖”舰犁出的浪花翻滚着向后流逝。从舰边翻涌的浪花,望到极远处的海天一线,满眼都是湛蓝。坐火车去北京上大学是我第一次离开南方秀美的山区,看到北方辽阔粗犷的平原,那时也有眼睛被涨满的感觉,可如今觉得,陆地的辽阔与大海的广阔其实是无法相比的。


夜的南海,海面依然湛蓝,繁星却挤满了头顶的天空,有的大,有的小,都在使劲地闪动,像下雨一样摇摇欲坠,仿佛一伸手就能摘下一大把。



资料图:守礁官兵巡逻在中国最南端的领土


海上的生活充满了新奇。由于船体空间有限,我们几百号换防战士全部挤在甲板下100多平方米的狭小舱室里,空气流通不畅,在舱内待上一段时间就会有眩晕的感觉。狭窄的舱室里只有微弱的灯光,想看书是不可能了。开饭时,我们以班为单位,每班一块塑料桌布摊在后甲板上,用盆、桶打回来菜和汤,然后大家看着大海、吹着海风、晒着太阳,蹲着就把饭吃了。


晴朗的下午,我们会集合到后甲板上唱军歌,部队整整齐齐地展开,高高的桅杆上五星红旗迎风猎猎作响,我们在红旗下唱《人民海军向前进》和《南沙卫士之歌》,铿锵有力的歌声将我们的自豪感尽情挥洒在南中国海上空。我们都能感觉到,南沙之行,会是我们生命中最骄傲的一页。


这是我第一次上军舰。初来的兴奋期过后,我晕船了。感觉身子轻飘飘的,失去了在陆地上的踏实感,浑身冰凉,胃里翻腾,晚饭前我终于顶不住吐了。班长和战友们看到我脸色惨白,浑身都是冷汗,都非常关心我。他们为我找来晕船药吃下,扶着我去厕所,给我打来饭菜,吃完后又让我躺好帮我盖上被子。


所幸的是,两天后,我们终于踏上了南沙的礁盘,我被分配到永暑礁,在这里,我将经历3个月的守礁生活。



一上礁盘,两天来的劳累顿时一扫而空。永暑礁很小,可能比个足球场大一点儿。上礁一抬头,就能看到水兵楼上高高悬挂的“祖国万岁”四个大字,一种神圣、自豪的感觉油然而生。


再一转头,就看到了矗立在礁盘上的主权碑,那是一块长条形的碑石,上书“永暑礁”三个大字,碑顶立着一块心形的红色碑头,其上画有祖国的地图。再望向礁上深处,就能看到我们临时俱乐部高高的大门上悬挂着一个巨大的“家”字,我的内心再一次被震撼了。在这远离大陆的祖国最南端,家的感觉最为强烈,国的感觉也最为具体。


我们住的水兵楼并不高,只有两层,却打扫得一尘不染,宿舍里还装了空调,有电视,每个分队还有电脑,可以登录海军的内部网,这样即使在茫茫大海中的孤礁上,我们照样可以及时了解到国家大事。


越熟悉礁盘,对这里的感情就越深。我曾想象,如果从云端往下看的话,永暑礁一定是绿色的,因为官兵们在礁盘上到处都种植了生机勃勃的植物。礁上的花圃里怒放着太阳花,顶着烈日越发开得娇艳。据说,经过官兵们多年试验,太阳花是唯一能在南沙岛礁上生存的花,于是它被南沙官兵亲切地称为“礁花”。在南沙,生命力顽强的太阳花就是官兵们乐守天涯的精神象征,于是我也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青春为南沙的礁盘涂上一抹深深的海洋迷彩。


永暑礁上还有几块绿油油的草坪,不时传来阵阵青草香。礁上的小路旁生着许多巨伞一般的阔叶树,在礁上洒下一大片阴凉。树冠上是鸟儿的乐园,海鸟们飞倦了就栖息在上面,露出一个个小小的脑袋,洁白的羽毛在浓密的树叶中若隐若现。


礁上还有一个不小的菜园,它可是全礁人的宝贝。礁盘上原本没有一粒泥土,多少年来,官兵们形成了惯例,每次休假都要带回一些家乡的土,一点点填到光秃秃的礁盘上,渐渐地,南沙能种菜、种树了。菜园子里的菜长势喜人,没几天就能收获一次,从而保证了礁上的官兵每周都有新鲜蔬菜吃。大家都喜欢在菜地里干活,松土、施肥、摘菜,闻着满园的菜香、泥土香,干活是从来不会觉得累的。在这个独一无二的菜园里,每一畦菜地前都有一个牌子,写着祖国各个省份的名字,因此从这块菜地里出来的菜我们都不叫菜的名字,而叫“某省菜”,所以3个月下来,我吃遍了全国各个“菜系”。



保密的原因,我不能多说我们的训练战备,那就讲讲南沙官兵以苦为乐的守礁生活。


守卫在永暑礁上,我很快就领教了“永暑”的滋味。4月时节,大陆上正是春暖花开,而待在这里,却像是整天被放在铁板上炙烤一样。每天,我们都顶着30多摄氏度的高温,在赤道炽热阳光的直射下训练,水泥地上趴下去没一会儿衣服就磨破了,带了三套迷彩服都不够用,大家的衣服都是破了又补,补了又破,缝缝补补一用好几年。


很多“老南沙”的皮肤长年被烘烤,不仅黑,皮肤表层还有一个个凸起的小颗粒,摸上去如砂纸一般粗糙,这都是皮肤被晒坏了的结果。我们这些“小南沙”磨炼还不够,皮肤还是黑而光滑,“老南沙”说,像这样下礁过段时间还能恢复白皙。但“小南沙”终将要变成“老南沙”的,等到晒成一身古铜色,我们也就成了一名真正的南沙人。


以前相关设施没建起来时,南沙上用水非常紧张,喝的水都不够,更别说洗澡洗衣了。现在礁上有了雨水采集系统,还有海水淡化器,加上每次补给的淡水,基本的生活用水都能保障。但用水控制仍然很严格,每人一天发一桶水,洗澡、洗衣服全靠它。


平时吃饭做菜的原料主要是冷库里储藏的由大陆运过来的胡萝卜、茄子、土豆和肉类,有时也会有菜园里的菜,那是最抢手的。礁上还养了几十头猪和一些鸡,每周都会杀一头猪,杀了猪后第二天早上准会有一顿猪肉包子吃,薄皮大馅香喷喷的包子每个人都要吃上七八个才罢休。


南沙所有的物资都要靠大陆上运过来,所以平时我们的卸货任务很重。有一次碰上大风浪,我们奉命去几海里外的补给舰上卸货。巨大的海浪不时直接打到船上来,一下打湿了好几个战友,咸咸的海水呛得他们直咳嗽。我本来是很晕船的,几乎一上船就得躺下,但一听说要干活,就来劲儿了,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叉开双腿在船头临风而立,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场“恶战”,感觉兴奋得不行,结果一点也不晕船了。


要卸的货物非常多,放在其他地方多半要两天才能卸完,而我们却只有一早上的时间。不知谁带头喊起了号子,大家的干劲儿被鼓起来了,100多斤的水泥扛上就走,后来砖头也一麻袋一麻袋地往肩上放,砖头的棱角锋利,磨得好多人肩头血肉模糊。最后,我们硬是用一早上搬完了平常两天才能卸完的货,回来之后,大家都瘫倒在了地上。


南沙地区高温、高湿、高盐,装备几天不保养就会锈迹斑斑,再不维护就得报废,因此,我们的装备保养任务很重。3个月下来,我对此已经非常有经验。保养装备时,需要先用除锈铲铲掉装备上的油漆,然后用打磨机将装备表面磨得光滑如镜,不留一点锈迹。接下来要给装备刷上一层红色的防锈漆,这层漆干了以后再连着刷两遍蓝漆才算完成保养工作。根据我的体会,装备上的锈都贴得很紧,不用很大的劲儿根本铲不掉,而不少装备都是很不规则的,边边角角的地方要用除锈铲慢慢去抠。这样的任务,多半都是在烈日下持续作业,一天下来大家的手都麻了,吃饭时手抖个不停,菜都搛不住。


永暑礁上有一个小足球场,两个篮球场,它们既是平时我们训练的地方,也是业余时间大家踢足球、打篮球的场所。七人制的场子里常常一下涌进来二十几个人,图的就是个乐。在南沙有很多值班执勤的舰船,他们也知道这里有球场,有时就来礁上和我们切磋球技,但不管是哪条船上的兄弟过来,不管是足球还是篮球,他们多半铩羽而归,我们从未尝过败绩。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南沙官兵守着大海也有“福利”。永暑礁上有几个钓鱼高手,他们常常牺牲业余时间,操起渔具为全礁官兵去改善生活。在这里钓鱼,鱼竿是奢侈的,其实只需一团鱼线和一个鱼钩即可。鱼饵一般是虾或螃蟹,有时也用猪肉和面粉团子。绑好饵料后,就甩开膀子抡几个大圈,奋力把鱼钩甩向大海深处。南沙的鱼都很傻,不需两分钟,准能拉上来一条,这也算艰苦守礁生活中的乐趣之一吧。



南沙的生活并不寂寞。礁上的“高脚屋俱乐部”里有大量的藏书,都是我们的官兵在礁下精挑细选后在一批批换班补给过程中带上来的。周末的时候,礁上会组织官兵们每人拿一本书,带着小板凳,坐到爱国路的树荫下去一起读书,一边吹着轻柔的海风,一边随着书的作者去经历冒险,探寻人生的真理,实在是难得的畅快享受。


礁上还有很多学习班,比如摄影学习班、英语学习班、计算机学习班、书法学习班,在这沧海孤礁上,我们并不觉得孤独无聊,反而感觉时间不够用,3个月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南沙的夜晚,月华如水,满天星光。站在岗楼上,我手握钢枪,想象着家乡的万家灯火,漫漫长夜中只有温湿的海风抚摸着脸颊。老班长告诉我,几乎所有的守礁官兵,在内务柜里,都放着家人的照片。我们曾经的一个礁长,在守礁时同时收到了两封来信,他拆开了一封,是新婚不久的妻子写给他的,信中诉尽衷肠,充满了爱情的甜蜜。他拆开了第二封,却如五雷轰顶,那是母亲的来信,告诉他妻子已于一个月前因病离开了人世,原来第一封信,竟是病重的妻子在病榻上的绝笔。


老班长说,这样的故事,对南沙官兵来说已算不了什么,每一个南沙人的身后,都有许多动人、悲壮的故事,但每一个南沙人的脸上,却从来没有过泪水。既然当初选择了南沙,我们就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准备。


守礁的3个月,是我思维最活跃、感情最丰富的3个月,我常常处于自豪、悲壮、神圣、感动的复杂感情纠结之中。我们守卫着祖国的南大门,时刻都处于一种危险之中。南沙官兵常说:“怕死就不要来南沙。”这不是一句吓人的话。我觉得,守卫南沙是我一辈子的财富,即使是牺牲在这里,那也是我的荣耀。我常常想,每个人都在雕刻自己的人生,如果真到了为祖国而战的那一天,我会把我的人生雕刻成一幅轰轰烈烈的杰作。


守礁末期,礁上组织了一次“用青春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演讲比赛,我一听说有这个比赛,不禁激动万分,终于找到了一个平台,来倾诉我作为一名南沙卫士的万丈豪情。我要把我们南沙人对祖国的爱,对家人的爱,对使命的忠诚用笔写出来!在一种近乎疯狂的状态中我奋笔疾书,随着笔尖文字的流淌,我常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最后,我写出了自己的演讲稿《我是一名南沙人》。


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演讲开始了。在神圣的主权碑下,面对着广阔的南中国海,我的演讲让不少战友流下了热泪。这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演讲,也许多年以后,生命中很多细节都已模糊,但那一天,那一刻,将始终清晰地铭刻在我的脑海中。



3个月的守礁生活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临别时却有着太多的依依不舍。


在我的生命中有两所大学,清华大学教给了我文化知识和如何在这个世界上安身立命,“南沙大学”则让我的人生得到升华,教会我如何去战斗。我很幸运,能在这两所最优秀的大学里学习、战斗过。


南沙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一站,在这里,好多烈士先辈英勇为国捐躯,我要努力像他们一样,用生命去保卫祖国。在这里当过兵,人生就不再平凡。再见了,南沙!我将永远铭记和你一起战斗的日子。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