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工人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十二章 工人情结

rlxiangshan 收藏 0 2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0.html[/size][/URL]   何文雁从小就是丑小鸭,一直不被人待见。表面上她没什么表示,但是私下里她感觉还是异常苦闷。   何文雁本是徐州人,技校毕业后,她就来到启东打工。上海工人劳动合作社在启东组建分部的时候,她被耿飞白选聘为启东分部的书记。耿飞白被轩辕弘拿下后,何文雁稀里糊涂地被轩辕弘指定为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0.html


何文雁从小就是丑小鸭,一直不被人待见。表面上她没什么表示,但是私下里她感觉还是异常苦闷。


何文雁本是徐州人,技校毕业后,她就来到启东打工。上海工人劳动合作社在启东组建分部的时候,她被耿飞白选聘为启东分部的书记。耿飞白被轩辕弘拿下后,何文雁稀里糊涂地被轩辕弘指定为启东分部的主任。从小就极度不自信的何文雁,战战兢兢地当了这个主任,可是以后的工作该如何做,她心里一点谱也没有。刚开始,每次都是总部的司马晔打电话告诉他应该干什么,比如接管启东电路板厂,办理代管手续,到各个企业去巡查,如何与企业的工人队长沟通。有的时候,司马风、丁香和司马晔会从天而降般的出现在她面前,当面指导她如何处理某个具体问题。


有一天,柳茂林忽然出现在她面前,说是奉轩辕主任的指令,要为她隆胸和调理身体。何文雁为了自己的平坦的胸部,已经尝试过许多方法,无一见效。何文雁对柳茂林说:“没用的,柳神道,能试过的方法我都尝试过了,不能尝试的方法,我没钱,也无法尝试。您回去告诉轩辕主任,谢谢他的好意,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绝不辜负轩辕主任对我的期望。”


哪知道柳茂林把眼睛一瞪说:“放屁,你敢看不起我柳神道的医道?”


何文雁慌了:“没没没,我哪敢看不起柳神道您啊,我是说很多方法我都试过了,都没有作用的。我已经死心了。”


“那你尝试过我的方法没有?”柳茂林还是瞪着眼睛问。“牛皮我不敢吹,半年之后我会让你脱胎换骨。”然后,柳茂林就笑嘻嘻地问她小时候的生活习惯,她父母的性格,遇到过什么恐怖的事,等等。何文雁怕柳茂林瞪眼睛,只好一一作答。


柳茂林的医道还真不是吹的,三个月后,何文雁就大变样了,原来细得像火柴棍儿的胳膊腿变粗了,肋胁上的搓板也不见了,臀部也渐渐开始变圆,脸容也开始变得丰润起来,最让何文雁看得见而感到高兴的是,她的胸部竟然也隆起来了。果然,六个月后,何文雁彻底脱胎换骨,由一个难看的丑小鸭变成了美丽的白天鹅。这时候柳茂林才自我吹嘘了几句:“本来,我得到的指令只是为你隆胸。但是看你原来瘦瘦小小的身体,如果忽然胸部长出两个肉袋,你会失去平衡,走路都会摔跟头的。怎么样,现在知道我柳神道不是吹嘘的吧。”


从镜子里看着自己变得丰满的身体和胸部,何文雁哭了。“呜呜,那,那,那我的胸部也都给你看完了。”


那柳神道又把眼睛一瞪:“放屁,我是神道,我为你调理身体。就你原来那个瘪塌塌的身体,我看了还能饱眼福不成。”柳神道缓和了一下口气又说:“告诉你吧,我们轩辕主任是为了增强你的自信心才命我来为你调理身体的。以后,你要好好为合作社做事,不要辜负了轩辕主任的期望。你记住,以后找到了如意郎君,记得通知我柳茂林。”


何文雁连连点头。“那柳神道,你能不能把我调理得跟丁香一样啊?”


柳神道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的天,你还不满足?那我建议你去找丁师傅和丁师母去投胎吧。”不过从此何文雁也成了柳茂林的弟子。


脱胎换骨以后,何文雁的心态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她最大的一个心愿就是让轩辕弘看看自己的巨大变化,还要让他抱抱自己。这个心愿,等了将近一年以后,终于如愿以偿。


轩辕弘就是这样,他绝对不会在口头上对何文雁说,你要自信,要相信自己。他用了具体的措施和行动让何文雁建立了足够的自信心,从而也使工人劳动合作社获得了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干部。不过这件事情也让刘国正受到了很大的启发,少诲言,多行动,不要仅仅用语言,而是要用行动来关怀自己的部下。


对于何文雁的变化,轩辕弘是很高兴的。不过抱了一晚上的美女,他也有些犯晕了,他很担心何文雁会提出一些非分的要求。所幸何文雁是一个极有分寸的人,没有让轩辕弘感到太难堪。


离开何文雁后,轩辕弘直接闪跃回到了他的办公室兼卧室。启东电路板厂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原来的预想,十分令人满意。但是工人如何获得大规模产业这个问题,目前还是让他伤脑筋的一个大问题。他必须在现实中找到一条可行的道路。轩辕弘整晚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到了天快要亮的时候才睡下。


上午还差五分钟九点的时候,轩辕弘才起床。丁香还是照往常那样在他的房间里洗漱,然后就是司马风买来早点,今天还是油条和豆浆。这司马风真是一根筋,他怎么就想不到变换花样呢?


吃早点的时候,司马风向轩辕弘汇报了一件事,广东东莞也在酝酿建立工人劳动合作社,他们派了人来上海,希望东莞的工人劳动合作社能加入上海工人劳动合作社,成为上海工人劳动合作社在东莞的分支。社会部已经派人去东莞处理这件事并建立东莞分部了。司马风汇报完后轩辕弘就说:“这件事就让社会部去处理好了,我们不必给予特别关注,只是东莞分部的主任必须选择一块好材料,还要加以培训。疯子你最近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工人产业讲习班上,我可以让尚小先和司马晔来配合你。丁香你今天陪着我,我可能要找杨宝庆谈一些事情。就这样吧,吃完早点我们就去忙,丁香打电话通知杨宝庆来找我,我在办公室里等他。”轩辕弘说完了,也就吃完了。


丁香拨通了杨宝庆的手机,将轩辕弘的意思通知他,杨宝庆却说他已经到楼下了,马上就上来。放下电话,丁香立即整理办公室,打开窗户,将办公室里的油条豆浆味道放出去,又喷了一些室内清香剂。这时,杨宝庆在门外敲门了。


丁香去开了门,还说了句:“请进”。


杨宝庆呆立在门口,眼睛瞪得像两只灯泡。上次一年前与司马风谈判时,杨宝庆见过丁香。可是那时候丁香只是在旁边默默坐着低着头做记录,没有说话,所以杨宝庆对她的印象不深。这次丁香为他开门,还开口说“请进”。望着比自己还高一点点的、浑身上下似乎熠熠闪光的丁香,杨宝庆有了一种见到天仙的感觉。


“老,老同学,今天我怎么了,我见到仙女了吗?您这里是仙境吗?”杨宝庆忘记了应该保持绅士风度,目不转睛地看着丁香。


“咯咯,您要还是这样没有风度地望着我,仙女就要飞走了。”丁香戏虐地说道。丁香今天也没有刻意的打扮自己,只是为了轩辕弘说过最喜欢看她长发飘飘的样子,没有把她及臀的长发盘起来,只是在后面用发卡扎了个松散的马尾而已。还是一袭褐色长裙遮住了脚面,肉白色的T恤裹住了丰满的上身,长长的眉毛弯度和宽窄适中,长长的睫毛让大眼睛有着一种朦胧的感觉,由于刚才打扫房间,直挺的小鼻子上细细的汗珠还在闪着光泽,细嫩的脸蛋儿仿佛能渗出水来,饱满的颧脸还透着浅浅的红晕。


丁香跺了一下脚,“轩辕哥,你看啊,我们的客人是一只色狼吧,老看着我,我把他轰出去了啊。”


轩辕弘笑呵呵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好,就把色狼轰出去吧。”


杨宝庆忙说:“别别别呀,仙女手下留情。”丁香一转身,躲到轩辕弘的身后了。


轩辕弘两手伸向后面揽住丁香,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杨宝庆,我叫你来是谈正事的,你要是还做态我就真的把你赶出了。”


看见丁香躲在轩辕弘的身后,两手还扶着轩辕弘的肩膀,轩辕弘两手也向后揽住了丁香,杨宝庆明白了,可是也已经晚了。“杨宝庆,你走吧,我没有什么要跟你谈的了。”说完,轩辕弘转过身去扶着丁香坐下,不再搭理杨宝庆了。


杨宝庆后悔不跌。“哎呀,老同学,怎么会这样,我不就是多看了她两眼吗?我不看了不行吗?”杨宝庆脑门上渗出了细小的汗珠。


轩辕弘直起身,一手扶着丁香的肩头。“杨宝庆,我一直把你当成很有品味的绅士,作为绅士,你应该有足够的礼节和自制力,可是你看看你刚才的样子,你对我的女朋友、本合作社的法律专员表示了极大的不尊重,你让我感到愤怒。如果你不准备道歉的话,那你就走吧。”


杨宝庆听见轩辕弘这样说,就赶忙向丁香道歉。“丁香专员,对不起,今天我太不绅士了,我是个大色狼,我是个大混蛋。”


坐在沙发上的丁香抬头看了看轩辕弘,还用手摸了摸扶在她肩头的轩辕弘的手。轩辕弘也低下头看了一眼丁香,用手轻轻摸了一下丁香的脸,向杨宝庆那边使了个颜色。


鬼精灵般的丁香立即就明白了,她猛地站起身说道:“第一,以后你不许再拼命盯着我看;第二,以后任何时候我再听到你说仙女这两个字,我就杀了你。”说完,丁香抬手在空中引发了一个空爆,“嘭”,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强烈的白色光芒刺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因为门是开着的,震耳欲聋的声响惊动了司马晔和司马风,两人还有其他一些人分别从各自的办公室冲出来。“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故了?”司马晔和司马风异口同声的喊道。


情绪是真实的,不过戏就做得有些太过火了。杨宝庆吓得脸都白了。“妈呀,仙女是这么猛的吗?”杨宝庆心里还这样想。


“没什么,我给杨宝庆表演杀人技能呢。”丁香平淡地说。“晔子,把清洁阿姨叫来打扫一下房间。”丁香的空爆把天花板上的白灰震落了一大片,地上都是白色的粉尘。


司马风听丁香这样说,觉得没什么,就走了。可是司马晔心思非常细密,他看见丁香脸上还没退下的红晕和杨宝庆的尴尬样子,就知道刚才的事情肯定与杨宝庆和丁香有关。“杨宝庆先生,你可千万不许招惹我们家丁香妹妹啊,否则吃亏的肯定是你。”


杨宝庆从来也不知道,这样漂亮的妹妹还有如此恐怖的杀手锏。


房间打扫干净以后,轩辕弘拉着杨宝庆坐在沙发上,丁香就坐在轩辕弘的大班椅上准备做记录。


“杨先生,您估计一下,如果建三十层的大厦,总投资大概需要多少?”轩辕弘问道。


杨宝庆一听轩辕弘问这个问题,立即就来了精神气。“轩辕主任,这个很难估计,主要还是取决于大厦要达到什么水准。单单土建造价不会有多少,内外装修是主要花钱的地方。您必须给我一个标准,我才好估算啊。”


听杨宝庆这样说,轩辕弘就觉得没有必要再给他什么标准了。“其实我找你来,并不是要谈建大厦的事情,我找你来是想听听你的意见,如果我们打算购买例如浦江钢铁公司这样的巨型产业,这资金的运筹该怎样做比较好,你谈谈你的意见好不好?”


杨宝庆认真地想了一会儿。他预感到,轩辕弘和上海工人劳动合作社又要有大动作了。“老实说,轩辕主任,我觉得你们现在这样完全排斥与资本企业合作的策略并不好,统一战线对于你们来说是有益无害的。两年来,我读过了您的所有文章。我不是一个守财奴,也绝不会顽固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与工人阶级为敌。假如你们拥有一些大的资本企业作为你们的朋友,那么当你们需要向产业上发展,这些资本企业就可以配合你们通过合作、合资、捐赠、担保等等方法来进行资金运筹,甚至在市场上采取协调行动也是可行的。我可以保证,如果您真的要收购浦江钢铁公司,我杨宝庆会坚决支持您,绝对会配合您。”


其实杨宝庆说的这个问题,正是轩辕弘最近思考的问题。事实很明白,如果要排斥暴力,就不可避免的要进行合作,就要建立统一战线。轩辕弘点了点头说,“您读了我的文章,那么您谈谈您都有什么体会,我对于您的理解很感兴趣。”


杨宝庆酝酿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说:“轩辕主任,我的爷爷早年也是一位工人,七十年前改革开放,他下海经商,建立了南湖工贸公司,那时候他们有好几个合伙人,都是工人。我爷爷有一个愿望,就是将南湖工贸公司建成工人的企业。南湖是取了两个人的名字合成的企业名称,南是一个工人的名字,他本名叫萧南,后来他为了保护工地上的建筑材料不被盗抢,牺牲了。湖是我奶奶的名字。那时候,南湖工贸公司的工资分配率也是百分之三十。工人们都把南湖公司当成他们自己的家一样。后来我父亲接手了南湖以后,他完全背叛了我爷爷的遗愿,工人的工资分配率最低下降到了百分之五,他的合伙人也都是一些穷凶极恶之徒,有的还有黑社会背景。我接手南湖的时候,对公司进行了大清洗,把那些我父亲的狐朋狗友都赶出了公司。可是你要知道,我管理公司的方法主要都是从书本上学来的,我父亲根本就没有给我留下多少成功的管理经验。我爷爷的合伙人现在还只有两人在世,也都是八十多岁九十岁的人了。请您相信,我杨宝庆是有工人阶级情结的。”看上去,杨宝庆很激动。


接着杨宝庆继续说:“可恨的我父亲,让我离开了实验学校,结果我们两个虽然同学却不相识,要不然我们的合作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困难了。不错,刚开始我想加入工人合作社确实有想利用工人合作社的意思,但是我的本心还是想要为工人做些事,为此就算把南湖都搭进来我也在所不惜。您说你们要进行产业革命,要改变社会的生产方式。这个我并不懂,但是我可以用我的资金优势来帮助你们。请您相信,我是真心的,轩辕主任,老同学。我还可以帮助你们联络许多和我一样有工人情结的资产者来一起合作。邓小平不是还说,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吗。”


轩辕弘沉默着。他默默听着杨宝庆的表白,一边听一边想。在情感上,他还无法相信杨宝庆,但是在策略上以及从杨宝庆的表现上来看,他愿意相信杨宝庆。仅仅这片厂区,杨宝庆就投入了近亿元资金,都捐赠给工人劳动合作社了,而且还都是杨宝庆主动捐赠的。什么样的人才能有这种的气魄呢?如果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那么轩辕弘也愿意承担这个阴谋的后果。


但是,轩辕弘还想到,难道工人的产业改造运动,就只有与资本合作这一条道路吗。国家财产交还,应该也是可以考虑的一条道路,但是这肯定是一项更为艰巨复杂的工作。如果这条路能够走得通,那么今后的发展就有三条道路可以走了,一个是工人投入,一个是资本合作,还有一条道路就是国家财产交还。感到杨宝庆结束了他的表白,轩辕弘抬起了头。


杨宝庆说完了话,看到轩辕弘陷入了沉思。他不敢去打扰轩辕弘,但是也抱怨自己。轩辕弘想听听他的读文章的体会,可是轩辕弘的那些文章他虽然读了,但是并没有深入地去领会其中的思想,搞得现在体会也说不出来,只能尽力地表白自己。他感到了失败的阴影一步步地向他笼罩过来。他紧张地注视着轩辕弘,十分担心轩辕弘会一把将失败的阴影抛过来罩在他的头上。杨宝庆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


轩辕弘抬起了头,冲着杨宝庆笑了笑。“杨宝庆先生,你说得很好啊,我相信你的工人情结。不过如果你要加入我们的统一战线工作,你就必须比我们的干部更加深刻地理解产业革命的思想、任务和目标。今天就谈到这里吧,下次我希望能听到你对产业革命的思想、任务和目标的理解,您看可以吗?您随时可以联络我,我也随时恭候您。”


杨宝庆终于松了一口气,脸色也由苍白转为红润了。轩辕弘终于接受了他。“轩辕主任,您终于接受了我,我太感动了,今天中午我做东,我们去搓一顿吧。”


轩辕弘看着杨宝庆孩子样的脸,笑道:“不用了,今天你也在我们的食堂吃工作餐吧。我们的厨师的手艺还是顶呱呱的。”


丁香问了一句:“轩辕哥,统一战线问题,要写报告吗?”


轩辕弘答道:“要写报告,然后还要组织干部进行讨论。”


丁香看了杨宝庆一眼,蛮不讲理地说:“杨宝庆,虽然我轩辕哥接受了你,但是刚才我说的话还算数啊。”


杨宝庆苦笑了一下说:“丁香专员,我把您当姑奶奶可以吗?”


丁香笑了。“我才不要当你的姑奶奶呢,我还年轻。轩辕哥,背我去吃饭,我都饿得走不动了。咯咯咯。”接下来该苦笑的就是轩辕弘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