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狼图腾-兼谈客观历史视角问题

天生狂妄 收藏 5 447
导读:蛰伏了半年多,就不跟各位打招呼了,献上此文,算是给各位老哥、老友的问候。 忙了半年多,终于也有了些时间,可以静下心来看一些闲散的书籍,算是做一个小小的休憩。整日沉浸在布满了灰尘和厚重水霉味道的线装本中,本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无奈有些规定总是要执行的,只得带上几副白色的轻丝手套,小心翼翼的翻剥酥脆的纸张,仔细地分辨不知是谁人的大意,还是岁月蚀刻的文字,努力的论证那些无法辩驳的文字,试图重构一个一个谜题。这是工作,总也是告了一个段落,终于有了些时间,到得这里跟一些不学无术的人胡扯。当然,列位老哥不算此列,列为

蛰伏了半年多,就不跟各位打招呼了,献上此文,算是给各位老哥、老友的问候。

忙了半年多,终于也有了些时间,可以静下心来看一些闲散的书籍,算是做一个小小的休憩。整日沉浸在布满了灰尘和厚重水霉味道的线装本中,本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无奈有些规定总是要执行的,只得带上几副白色的轻丝手套,小心翼翼的翻剥酥脆的纸张,仔细地分辨不知是谁人的大意,还是岁月蚀刻的文字,努力的论证那些无法辩驳的文字,试图重构一个一个谜题。这是工作,总也是告了一个段落,终于有了些时间,到得这里跟一些不学无术的人胡扯。当然,列位老哥不算此列,列为试图佐证一些事情的朋友,亦不算此列。


静下心来,抽了几包烟,突然感觉脆弱的肺叶吸入了过多的尘埃,已经无法承受尼古丁的侵袭,偶然间想起朋友说起的“开胸验肺”事件,错愕的同时,不免也为自己的健康担心起来,索性熄灭了香烟,在缭绕的烟气中,走向书橱,信手拿起本不再是线装的新书读了起来。且不说内容如何,至少它是没有什么尘埃需要我来吃的,这便好,好过那些得以给我解了迷题,却时常让我清咳不止的那些个宋版或者清版书。


本是显眼,黑色的包装、读了几行才发现,乃是《狼图腾》。这本是朋友介绍过的,只是没甚兴趣,在路途中的某个异地小客栈,信手拈来的一部盗版,在随身携带的便携灯光的照耀下,通宵读过的一部盗版书。鄙人藏书不多,不过也上了万本,乃是本人最大的满足。可惜盗版书不多,多以清末线装本、民国本、解放后的本子(“百家齐放、百家争鸣”前的本子较多,例如《明清小说四种》一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居多,或以80年代的单装本、绝版本居多,罕有翻印本,特别是那些个劳什子的中华书局翻印本。只可惜,中华书局的好书出的太多,翻印本更多,只得购得原本,细细详查与翻印本之区别,后添置翻印本,出于爱惜,时常翻翻翻印本罢了。说到底,翻印本在鄙人眼中无非仅仅是原本的代用品,翻烂了也不心疼罢了。例如,杨某人的《文言语法》,本有了两本原本,因某本残缺,且纸页酥脆,值得购得一本90年代的翻印本,详查之后,总也要翻翻原本,照着原本读得通透罢了。


《狼图腾》购得之日,乃为朋友介绍此书久已,想要购得原本,已然不得。盖因,鄙人有一癖好,购书必为一版一刷也。奈何,当时可购此本,均为一版三刷、甚至四刷,索性到了朋友那里,用的几斤薄酒,强要了朋友手里的一版一刷,读之与盗版无甚差别,索性便把此本贡入书房,只在书橱里放上来本盗版。说来,鄙人盗版只此一件,好歹手中有得正版,多少算是慰藉了作者,不过是出于爱惜,多作了本分罢了。想来,作者亦不会多有介弊,想来心安了些。


近日重读,读出了另外的一种味道,总是有了通透的感觉。忽觉过去所读,不过是小说一部,今日所读乃是一种精神。于是,不甘其扰,与友畅谈,忽得真经,感触颇深,有淋漓之感,想来禁不住几杯水酒,畅而谈之,大有大啖古今之味。所谓何气?乃为古今所通也!


图腾为何物?解释颇多,概不陈述。所谓图腾,本是某个民族的创世神话所赋予的神话动物、或者神话事物,乃为史先,或为史者之源流。这本是共识,亦不赘述,想来多谈无味,且无果,索性不说,智者自知,菲者,多言无益。


人生而为世界之组成,非主宰也。此为西方论调,且为现世所共识。昔,吾国上下,皆为此语,然不得要领,盖以含混语(yu 4生)之。后人多有漏弊,且为粗通,然以大家自居,殊不知,不得其要领,不知其言,所谓究竟何物。实,古人所言:非者、非也;然者,然也是焉。此为中庸道,亦为中国道。此言,非吾之粗弊之言,乃为明者所知明言。(请注意,不是名言,是明言)


狼者,本为西方大物,吾东方史籍,早不见于唐,晚不见于六朝。何故?耕者,不见此物久已。昔,某家以为龙为鳄,虽有所更正,难免受人以柄,弄得近日,所谓图腾研究泛滥不堪,独以“熊图腾”见长者独树一帜,不知明日又为何家?此皆为视角一说也。


本有“灯下黑”,独不见灯下之黑,只见等外之黑也。此乃人之共性。然,《狼图腾》一书,乃为独辟“灯下黑”之鲜。鲜者,何为?读者自知。古人云:“自己者明、知人者智,自明且知人者大善”。此处,所谓大善,乃为大智、大明解。


方物,乃为上品,不知者以为下,天下知其者寡,故为方物,为知者纵横利器。不知,几多人,在这番喋喋不休中,拾得方物?众、俯身可得,故为“拾”,而非“识”。佛言:吾为无量,乃为天下无量者,胸无襟弊,不容天下,天下不容。无量为天地,无量为吾心,故而人言曰无量,无量非吾心。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