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五章 耻辱的九一八 第七节 方案

我爱奇奇 收藏 13 1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652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早在“九一八”事变之前,李琮就已经把东北军的技术兵种看成了自家的东西,对于这些宝贝,李琮自然是要大力关注和保护的,根据以上指定的对策,李琮在事变当晚把这些部队集合起来,并掌控住,并没有什么困难的,而最艰难就是关于如何将这些撤退的部队,安全的带领他们通过各个军阀的控制地,然后抵达榆林,这是最主要的,光是集合有个屁用,那还不是帮助日本人收缴这些武器。

当然,也有人妄想凭借着点武器装备来抵抗日军的进攻,这无异于痴人说梦,要知道,日本国内已经开始转入战争经济体制,各大企业纷纷开始生产军工产品,再加上,关东军的行动已经获得了驻朝日军的支持,因此,日军在兵力上,尤其是在技术兵种上已经大大增强了力量,也许,在事变的当晚,利用这些武器可以击退日军,甚至可以打败关东军的进攻主力部队,可是,一旦日军全面发动进攻,则在力量上会超过东北军不止一百倍,而东北军这点武器装备,在日军的全面进攻下,肯定会消耗得很快,再依照东北军平日里的训练水平,更不可能凭借这些武器装备去抗衡日军,因此,最终的结果是,东北军这点技术装备会全部被日军绞杀,而起不到太多的作用,所以,与其让日军交火或者击毁,还不如现在把他们转移出去,利用这些技术装备来大批训练人才,让他们成为自己大规模培养技术兵种的孵化器,一旦将来有了自己的技术装备,不会因为没人会使用技术装备而捉襟见肘,也立刻能形成强大的战斗力。

所以,李琮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些武器装备全部运走。但是,转移这些装备可不是说说这么简单,其中困难之大,远超乎李琮的想象,这些困难主要包括:

1、路程远,军阀众多。看看这地图上的路程,恐怕不亚于那著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了。在1931年这个时候,如果转移这些武器,一路上需要经过热河省,这是汤玉麟的地盘;下一个是察哈尔省,这是阎锡山的地盘;再下一个,绥远省,这是傅作义的地盘。这层层关卡,可谓是困难重重,每一个军阀都在自己的地盘上拥有巨大的利益,要想请求他们,让自己的部队通过,没有符合他们预期的条件是不可能的。

2、部队规模庞大,不易隐蔽。预计到时候,各种车辆加起来恐怕就已经达到了500辆左右,这么庞大的车队,比之张宏那一次的千里转折,要不知大了多少倍,因此,想要在东北军的地盘上不被发现,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就算是顺利通过东北军的地盘,后面还有这么多军阀的地盘要通过,那一个军阀略微不高兴,那自己车队的行踪就会暴露, 说不定就会招来日军飞机的轰炸,或者东北军的阻拦,那整个行动就会功亏一篑。

3、人员的稳定问题。虽然部队里大多数的铁血社员届时都已经知道了转移的目的地,但是,很多东北军的士兵并不知道,因此,要想把他们带到榆林,除了哄骗和命令之外,暂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如果,东北军士兵不肯去榆林的话,那么说不定会引起部队的哗变,到时候,整个队伍恐怕就会立刻土崩瓦解。

4、部队的给养问题。这么庞大的部队,没有充足的给养,是无法完成这次转移的,尤其是这么多的车辆,没有汽油,你总不能把它扛到榆林去吧,因此,部队的给养必须有效的解决,否则,部队还是会面临瓦解的危险。

5、对军阀的危胁问题。这么庞大的部队抵达榆林之后,必然会对周围的军阀产生强烈的危胁感,因此,万一军阀要是在中途对部队展开袭击,那部队的损失可就严重了。所以,必须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李琮不禁挠了挠头,与刘进、张宏多次提出具体的方案,又多次否定,然后再提出,然后再否定,最终,大家定了一个方案,可是谁都好象不满意,但是,又没有更好的办法,不知道能不能成?因为,谁也不知道,在计划的执行过程中,会出现什么问题,或者突发的事件。

目前,也只能尽可能的多考虑几种预案,以备不时之需。

李琮和刘进、张宏对于如何获得军阀们的同意,最终达成了一致:

对汤玉麟,要以利诱之。汤玉麟此人极为贪财,在热河驻守期间,大肆的搜刮民脂民膏,惹得民怨沸腾,甚至最后出现了,老百姓帮助日军收缴汤玉麟部队武器的情况,由此可想而知,汤玉麟在热河刮地皮刮得有多狠。因此,大家普遍同意以金钱收买的方式,让汤玉麟闭嘴,并同意部队通过,另外,还要让汤玉麟不会泄露半点部队的行踪。当然,仅仅凭借金钱是无法让汤玉麟完全听从于李琮的计划的,还必须要考虑到,充分利用汤玉麟和张学良之间的矛盾,挑拨两人之间本来就已经水火不容的关系(汤玉麟在热河的残酷统治,让张学良有心收拾掉他,另外,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张学良督促汤玉麟抗战,可是汤玉麟首鼠两端,并不真心抗日,因此,张学良时刻准备将他赶下台,因此,两人之间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让汤玉麟感觉到,转移走这些东北军的武器装备对他汤玉麟来说,有益无害,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让汤玉麟最终真心的让部队通过。当然,万一汤玉麟要是油盐酱醋不进,那就使用最后一招——打,利用现有的部队展开对汤玉麟的攻击,估计汤玉麟手下那些个只会抽大烟、玩女人、敛民财的废物军队,只要一开打,就绝对会一触即溃,相信汤玉麟也会看到这一点,以他的性格,决不会让此类情况出现的。

对阎锡山,要软硬兼施,既然以利诱之,又要以力服之。阎锡山此人,即贪财,又小气,还很胆小,他最著名的话就是“在三个鸡蛋上跳舞”,这句话一语道破了阎锡山的本性,他既有野心,想要和蒋介石、张学良等军阀争霸中国,又害怕自己实力不够,因此,经常忍让,他的原则就是,谁的实力强大,他就会臣服于谁,蒋介石、日本人,他都莫不如此,先后臣服于这些人脚下。另外,他对山西则是看得很紧,把这里作为了自己的大后方和老巢,因此,只要转移部队不进入山西,对阎锡山来说就无所谓。在转移部队通过热河之后,就直接进入阎锡山的地盘——察哈尔省,给阎锡山造成你让我过也得过,你不让我过,也得过的逼迫态势。当然,最好是阎锡山主动让部队通过,毕竟,这个时候还是以和为贵的好。对阎锡山而言,只要舍得出手,就可以打动他的心。当然,为了防止这个家伙见利忘义,对他进行必要的武力威胁是非常必要的,要让他相信他看到如此庞大的队伍,是没有办法吃下去的,相反,如果这支部队不乐意,很可能反咬他一口,让他损失惨重,这样,他就会退避三舍的。对于阎锡山而言,张学良也是他的死对头之一,多次争霸中原,尤其是最近的一次,中原大战,张学良率兵入关,直接的后果是逼迫反蒋联军的土崩瓦解,而他阎锡山也最终服软,臣服于蒋介石和张学良的强大实力之下,如果阎锡山看到张学良的军队发生分裂,估计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向张学良通报部队的行踪呢。这也是对李琮他们有利条件之一。

对傅作义,则要以义感之。对傅作义,以利诱之,显然不行,对金钱,傅作义并不太在意,但是,他这个人有一个破绽,也是一个美德,那就是很爱国,凡是能为民族和国家所做的事情,他一般都会权衡利弊,作出有利于国家和民族的选择。因此,李琮对付傅作义的办法就是,大打爱国牌,以这支队伍是抗日的队伍,现行软化傅作义的态度,从感情上取得他的支持,然后,再控诉张学良的不抵抗政策,让傅作义更加同情这支在沈阳英勇抵抗日军的队伍。当然,想要通过,并不是这两张感情牌就可以说服傅作义的,还必须从战略的角度,让傅作义明白,这支队伍以后可能会给他的抗日行动带来极大的帮助,毕竟,日军的狼子野心谁都可以看出来,日本人并不满足于区区一个东北地区,而是把目标放到了全中国,因此,傅作义的绥远省今后也会面临日军的侵略,而如果他让这支部队通过,今后,他的身后就会多出一支强大的外援力量,今后,榆林的部队会合傅作义的部队并肩作战,共同御辱,这点诱惑对傅作义来说是绝对不可能抵御住的,打日本,保国家,护民众,这是傅作义最爱的名声了,他不可能不动心的,如果,最后再加上点榆林地区的兵工厂会提供给他所需要的武器装备和弹药,估计傅作义此时就已经完全拜倒在李琮的脚下了。

李琮三人秘密的将这几个军阀都狠狠的算计了一遍,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于是,就决定在“九一八”事变前后,寻觅能说会道之人,前往这几个军阀的地盘进行游说,对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金钱开道,武力相随,软硬兼施的让他们同意李琮的建议,从而“心甘情愿”的服从李琮的计划。

对日军和东北军的拦截,李琮也有过考虑,那就是,自己在沈阳机场设下诱饵,将关东军牢牢地吸引在沈阳机场的周围,使他们无暇去追赶转移的部队,毕竟,关东军的首要目标是拿下沈阳,继而切断东北军政系统的 “神经”,让整个东北都陷入混乱之中,从而为日军夺取整个东北创造条件。

对于队伍的补给问题,则交给张子明的商社去完成,让他在沿途各地囤积物资,迎接部队的转移。

对转移部队的军心稳定问题,则伪造张学良的命令,先将大部队都骗至榆林,然后再让大家作出决定,是走还是留。

对于军阀们会趁火打劫的想法,李琮他们估计了一下,这些军阀的实力虽说不弱,但是也不是很强,这么一支庞大的部队,本身就是一支威胁别人的利器,这些军阀估计躲都来不及呢,还敢打劫,除非他们真是疯了。

李琮最后将转移部队得计划详细的制定为:

1、各参战部队务必在9月19日凌晨5点前,结束各自的战斗;

2、各转移部队务必于9月19日凌晨6点开始在沈阳城西集中,然后迅速转移,部队的运动方向直向西北,以最大速度昼夜兼程(转移队伍的最大速度到时候不会超过一小时20公里,因为,这支部队里面有大量的坦克,而这种雷诺—17型坦克需要被大型的平板车来运输,平板车的最大速度为一小时20公里,因此,整个队伍的行程按照理想的速度最快也就是一个小时10公里,一天最快也就是行进300公里,这还是在最为理想的状态下完成的,到时候,能一天行进200公里就已经让李琮喜出望外了),先进入热河境赤峰的地区,稍事休整,即从赤峰前往察哈尔省的内蒙古地区,然后前往绥远的归绥地区,从归绥最后抵达榆林,这一路上,虽然要走公路,但不要靠近城镇,夜晚也只在野外宿营,尽量隐蔽行程,同时不要靠近军阀统治的核心地带,以免引起军阀的担忧和贪心,从而造成对转移部队的危害;

3、空军飞机也要在9月19日凌晨9点开始起飞,航程较远的飞机一次性飞到榆林,航程较短的飞机,则先飞往设在察哈尔省的内蒙古地区的临时野战机场,然后再飞往榆林;

4、部队的补给由张子明负责,利用他现在庞大的商社网络和情报网络,和榆林地区的情报部门通力合作,开始在转移部队的路线上设立大量的补给点,并秘密囤积转移部队所需要的物资,同时搜集当地的情报,规划部队前进的具体路线,确保部队转移的顺利和通畅。

当然这一路上不可预料的事情很多,到时候,只能是随机应变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