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 第一章 石破天惊 1 鬼 营

无名之志 收藏 42 2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size][/URL] 1937年12月初,小泉立二一脸晦气,无精打采地骑在马上,带着他的中队走在土路上。大路上,不时有大队的日军从他的身边穿过,朝着南京开进。骑兵、火炮、坦克、辎重,将原本不宽的道路,挤得更加狭小。前行的日军急不可耐,连连呼喝,大骂小泉的部队象乌龟一样,将小泉的部队挤到路边的水田埂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


1937年12月初,小泉立二一脸晦气,无精打采地骑在马上,带着他的中队走在土路上。大路上,不时有大队的日军从他的身边穿过,朝着南京开进。骑兵、火炮、坦克、辎重,将原本不宽的道路,挤得更加狭小。前行的日军急不可耐,连连呼喝,大骂小泉的部队象乌龟一样,将小泉的部队挤到路边的水田埂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小泉心里的火是一阵一阵的往上升,看什么都来气。路上卷起阵阵灰尘,呛得他和他的部队的士兵个个灰头灰脑,咳嗽连连,大呼小吁的,一脸的霉气。

“队长,你看他们,跑得多欢,打下南京又可以烧杀,又可以玩花姑娘。看看我们,除了吃灰就是吃灰,那还有我们打上海的威风。”

小队长犬养苟进一手按着指挥刀,一手按在手枪盒上。仰着脸看着小泉立二,脸上的灰厚厚的,足有一寸多,象是才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样,一双疲惫的小眼睛里透着日本人特有那种小日本皇军自以为是的凶残与狂妄。

“混蛋,现在,在支那有什么不是大日本皇军的,大日本皇军到那里不都一样是征服支那,混蛋。”

小泉俯下身来,一扬手就给了犬养两个耳光,打得犬养灰蒙蒙的脸上立刻暴起了十个手指印,脸上顿时干净了许多,比洗脸的效果还好。打得犬养是一个立正,一个鞠躬,连声称是。

“哈依,哈依。”

看着犬养苟进象只狗即忠诚又畏惧的样子,小泉立二的心里立即升起了快慰,满意的点点头,挥挥手,犬养苟进象赶着一群疯狗一样,左边一个耳光,右边一脚,赶着士兵向前开进。

做为谷寿夫第6师团的精锐部队,第一个将大日本皇军的军旗插在上海外滩的部队,却被派去守卫一个叫螺蛳湾的村庄,而看着别的部队去攻打支那的首府南京,这怎能让他心里平衡呢?他是一个崇尚武士道的军人,又是柔道的黑带高手,喜欢军刀砍进人体时的快感,那些连声的惨叫让他的血液沸腾,连做梦都是怎样将刀砍人人体,怎样才能让人在更加痛苦中死去,这样,他才感到自己存在的伟大,感到大日本皇军的强盛。如果,几天不这样杀戮一番,他就浑身没劲,睡不着觉。

小泉立二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村庄,虽然是大白天还是有一点阴气森森的,他猛地打了一个寒碜。想起了今天中午,鬼冢冥竹大队长把他叫去时的情景。

“报告,鬼冢大队长。”

“进来。”

鬼冢冥竹与麻生牛畜中队长、鬼谷猪人中队长、小山忘八中队长蹲在地上,手指着铺在地上的军用地图不停地往前伸展,鬼冢指在一个地方顿一下,麻生牛畜中队长就“哈依”一声,鬼冢说:“今天你们一定赶到镇江外围,明天一朝就开始攻击。”

“哈依。”麻生牛畜中队长头一低答应着。鬼冢冥竹点点头,指着镇江的另一端朝鬼谷猪人说:“明天天亮前,绕到镇江的西北面,切断城内敌军的退路,并且同时由西向东攻击镇江,必须在下午攻占镇江,打通到南京的通道,以便让师团顺利攻打南京,猪三多二联队长说最迟要在后天举行入城仪式。”

鬼谷猪人站起身来,双腿一磕,一个立正。

“哈依,不需要等到后天,明天中午就在镇江恭候联队长的大驾。”

“不要掉以轻心,从最近的情况看,虽然我大日本皇军一路攻击顺利,但也遇到不小的抵抗。我们要尽快打通前往南京的通道,为师团攻占南京做好准备,我命令小山忘八中队与麻生牛畜中队急速行军到镇江大港一带,攻占圌山北麓的五峰山炮台,让帝国的海军及时通过,以便切断南京守军的退路,全歼南京守敌。攻占后留一小队驻守外,其余迅速插向镇江,从鬼谷猪人中队右翼发起进攻,协助鬼谷猪人攻占镇江,大队直属部与鬼谷猪人中队一起行动,切断镇江守军的退路,等候你们两位攻击镇江,我将在镇江为你们摆庆功酒,然后到南京拍照留念。”

“哈依。”

鬼谷猪人、麻生牛畜、小山忘八一起起身敬礼,转身又与小泉立二点了一下头。

“小泉君,我们在镇江等候你了。”

“不,猪人君,我们在南京相会。”

小泉立二心高气傲的说,他向正在站起身的鬼冢微微一躬身,大声地说:“大队长,我部是不是跳过镇江,直攻南京?”

“不,小泉君,你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这是谷寿夫将军亲自点的将。”

“哈依,谢谢将军及大队长的信任。”

小泉立二把身体挺的笔直,心想到底是不一样,连谷寿夫将军都把我放在一等的位置,可见我的部队战斗力在师团里是屈指可数的,是主力中的主力。

看着小泉立二激动的样子。鬼冢有点犹豫,来回踱了几步,停下来看了看小泉。

“请鬼冢大队长放心,不管什么任务,我如果完不成,就剖腹自杀以谢天皇。”

小泉的声音明显大了许多,胸脯挺得更高了。鬼冢点点头,拍了拍小泉的肩膀。

“我是知道你们的,你们是大日本皇军的骄傲,是我们师团的骄傲,来,我们看地图。”

说完,与小泉一起蹲在地图旁,指着地图上小镇的位置。

“你看,这个村庄位于常州与镇江之间,现在为我们师团突前一部,是我们进攻镇江,进而进攻南京的必经之路。在进攻南京时,我们的军需物资都要从这里运抵前线,而就在一个星期之内,我们师团派住的三个中队都神秘的失踪了,奇怪的是除了这三个中队的人员与装备,别的军需物资一样没少,师团已经派部队在这一带连续搜索了几天,除了被打溃的支那军的游兵散勇,一支象样的军队也没有,现在,部队里流传着是鬼显灵的谣言,搅得部队人心惶惶,这那里还是我们大日本皇军战无不胜的士兵。”

鬼冢越说越气,不由得用力拍了一下地图,被地图下的一个小石子硌破了手,痛得他呲牙咧嘴的连连甩着手,同时,心底升起了一丝不祥之感,他看到小泉的情绪一落千丈,于是,站起身来,笑了笑,想缓和一下气氛,可就连他也听出自己里有种说不出的寒意。

“小泉君,这次之所以派你去,是将军本人的意思,一则在攻占上海时,你部将我们大日本皇军的武士道精神发挥到极致;二则,你部这段时候的修整,将乘着攻占上海的士气,到那里去镇镇这个邪,我就不信真有鬼。就是有鬼,那也是支那鬼,我大日本皇军也一定能征服它的。”

“鬼冢大队长,请您派我去攻打镇江,我的使命就是攻打支那,就是杀光支那人,让您允许我去攻打镇江,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到做为大日本军人存在的价值与荣耀,请大队长接受我的请求,我保证,我的中队半天就能攻占镇江。”

“混蛋,军令是可以拒绝的吗?都象你这样,大日本皇军还怎么战胜支那人,还怎么样征服世界?”

气得鬼冢上去就两个耳光,打得小泉脸上顿时暴起十条又粗又短的手指印。

“哈依,我错了,我这就去集合部队,进住螺蛳湾。”

“恩,这还象话,这就去吧,大队将在今天中午,到你那里休整,吃完饭就出发。”

“哈依,我在螺蛳湾恭候大队长大驾。希望大队长在攻占镇江后,帮我向将军说说话,让我攻打南京。”

小泉必恭必敬大说道。

“去吧,我会向将军说的。”

“哈依。”

一路上,小泉是越想,心越是往下沉。这究竟是怎样一个村庄呢?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在一个星期里,三次神不知鬼不觉把三个中队的人弄走,而且这一带的周围都在重兵住守,是什么样的力量呢?小泉是越想,心里越是寒,使后好象总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而且越走近小镇,这种感觉就越强烈。他拉住马,惊恐地抬起头,举起望远镜四周看看,除了近在眼前的小镇,就什么也没有发现。几辆马车拖着军需从他身边经过,最后一辆车上装着一头猪、一头山羊、一头黑狗和几只大公鸡,马车后面,猪杂种介军曹牵着一头牛,哼哧哼哧地走着。

“猪杂种介军曹,这是怎么回事。”

“报告队长,这是用来祭祀用的。”

“什么?”

“报告队长,我们要去的小镇已经有三个中队神秘的失踪了,除了鬼神有这样的力量,人力是做不到的。现在整个师团谈到螺蛳湾都心惊肉跳的。可我们中队不去攻打南京,放着那么好的机会不去,却偏偏去触这个邪,真他妈的时运不济,也不知道犯了那百辈子的邪了。”

“混蛋。”

气得小泉从马上跳下来,对着猪杂种介军曹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边打着,一边骂着。

“混蛋,你知道他妈个屁,这是谷寿夫将军对我们的信任,这是我们的荣耀,说明我们是战无不胜的,就算有支那鬼也会被我们武士道精神征服的,混蛋。”

直到小泉打累了,气消了,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猪杂种介军曹才从地上爬起来,一个趔趄,差点又摔倒。

“哈依,队长说得是,我们大日本皇军的武士道精神是可以征服支那鬼神的,不过……”

“不过什么?说。”

猪杂种介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结结巴巴地说。

“不……不……过……过,支那的鬼……鬼神都……都喜欢用三牲来……来祭祀,都……都怕黑狗的血,听……听到公鸡打鸣,鬼就……就会化成气。”

“看你个德行,就吓得这样?”

“是,是……”猪杂种介象是顺过了气来,说话流利了许多,“我们……我们在村口把三牲用我们的武士刀砍下头颅,一则显示我们武士道的威力,好叫那些支那鬼神知道我们不好惹;二则,在村口祭祀一下,让他们知道大东亚和善,我们也是亲善的。然后把黑狗杀了,绕村一圈,黑狗血是驱邪的,再把公鸡倒挂在村口,让它不停的叫,叫得支那鬼都化成了气。”

小泉听了后,沉吟了一会,突然大喊一声。

“部队,停下。猪杂种介,你说得有道理,你叫上几个人跟我村口,去祭祀一下,好这里的鬼神知道我们来了。”

小泉和猪杂种介带着几个兵赶着马车,牵着牛来到村口,摆好桌子,将牛、羊、猪拉到桌前,只见小泉拔出军刀走到牛头前,大喝一声,手起刀落将牛头斩下,又走到猪前与羊前,手起刀落将猪头与羊头砍下,看得是所有的士兵齐声叫好。

“队长神力,队长好刀法,队长神勇。”

犬养苟进和猪杂种介喊得最响,在这些称赞声中,小泉把指挥刀擦干净,唰的一声插入刀壳,趾高气扬的说道。

“看到我们大日本皇军的武士道精神,支那的鬼神还不是和他们的军队一样早吓得逃跑了,哈哈哈哈……”

一阵大笑后,小泉又是一声喝。

“猪杂种介,你去把公鸡挂在村口,把黑狗杀了,沿村子转上一圈。”

“哈依,队长。”

猪杂种介把黑狗杀了,用盆接了狗血,带着几个人沿在村子转了一圈,功夫不大就来到队伍的前面。

“队长,村子里都已洒过了。”

小泉点点头,转过身挥挥手,把犬养苟进喊到身边。

“等进了村子后,你带着你的小队,把村子的前后左右仔细的搜索一遍,特别村南的山丘和山脚下的那片竹林。”

说罢,转身骑上马,带着部队进村,就在他转身的同时,他感到一双眼睛在冷冷地看着他,他回头看看,什么也没有。他感到浑身的鸡皮疙瘩直起。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