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时空豪侠传 第三章纵横捭阖中华扬威 第九章爱妻王心宁

犍为李聚 收藏 0 1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3.html[/size][/URL] “大懒虫,赶快起床啦,太阳都快晒到屁股啦!”冰儿妹妹一大清早风赴赴跑进我的房间,揭开我的被盖,伸手捏着我的鼻子,在我的耳边喊道。 “还早吗,让我多睡一会儿吧,不要打扰我。”我看到是海冰冰,又闭上眼睛,把被盖拉过来蒙着头睡觉。 “英雄哥哥,你昨晚是不是和小玉姐那个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3.html


“大懒虫,赶快起床啦,太阳都快晒到屁股啦!”冰儿妹妹一大清早,风赴赴跑进我的房间,揭开我的被盖,伸手捏着我的鼻子,在我的耳边喊道。

“还早吗,让我多睡一会儿吧,不要打扰我。”我睁开眼睛看到是海冰冰,又闭上眼睛,从海冰冰的手中把被盖拉过来蒙着头睡觉。

“英雄哥哥,你昨晚是不是和小玉姐那个啦……,赶快起床吧!今天表姐和天下群雄的后事……还有其它的事情等着你去做,我知道你这几天很累,你对表姐的事情也很悲痛欲绝,但是很多事等你去做。”海冰冰又拖开我的被盖,伸出双手摇着我的肩膀说道。

海冰冰一提到心宁和天下武林群雄的事,我就顿时火冒三丈。“你给我滚开,我以后不想再见你啦,你好讨厌。”我对冰儿忽然发火道。

“英雄哥哥,你干吗骂人家,难道说是冰儿说错啦,郎有情,妾有意,你和小玉姐都互相喜欢对方。冰儿妹妹倒在我的肩头上哭泣道。

我都不知道今天一清早为什对海冰冰她发愤,不管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看到了什么事情,我都不该冲她发怒吧,事情应该一分为二的看,还有我也想知道冰儿参与昨晚的事情没有……。

“冰儿妹妹对不起,哥哥不该骂你。”我对海冰冰歉意道。

“英雄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今天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气。”她倒在我胸前继续哭道。她身为海家掌上明珠,几时这样被人骂过……欺负过!

“我的好妹妹,是哥哥的错,你不要哭啦。”我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

“英雄哥哥,我要你亲人家!”冰儿深情的双眼盯着我,脸上红霞飞温柔的说道。

海冰冰与刘少良自小订了娃娃亲,而且是父母包办的,虽然如今的年代,是提倡新思想、新作风,打破封建婚姻包办制度,但她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今天我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试一试她。“冰儿妹妹,你以前还欠哥哥两个吻,今天我要一起讨回。”

“不就是两个吻吗,英雄哥哥,你来亲吧,冰儿妹妹嘟起嘴巴,闭上她的双眼。

我盯着她唇红的小嘴,看到她坚挺的胸部说道;“哥哥今天要连本带利讨回来。”冰儿妹妹睁开她水汪汪的迷人大眼睛,看见我的眼睛色迷迷的盯着她的胸前不放,她娇滴滴的叫道;“英雄哥哥,不要……不行。”

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把她抱在身前,伸出手抚摸冰儿的秀发,冰儿她的脸色渐渐绯红,全身也在发热发软,耳鼻的呼吸也加快加速,坚挺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荡起了令人意乱情迷的乳波,加上少女的处香刺激我的全身是血液翻腾,情不自禁……。

我的一只手慢慢地滑过她的柔嫩脸旦,通过她的粉嫩玉胫,攀上她胸前的高峰,冰儿也双手钩着我的脖子,媚目如丝,身体紧紧贴着我的身体说道;“哥哥,你睡觉干嘛还带着一把枪睡觉……。”

“冰儿妹妹,哥哥身上的这一支枪那可是我们男人的标志和宝贝,哥哥身上的枪也是专门对付你这个漂亮妹妹的,冰儿妹妹你摸摸看,就会感觉它的可爱之处。”我一边亲吻海冰冰,一边对她笑侃道。

“嗯……好恶心,英雄哥哥,你好坏啊,你让人家摸,我打死你这个大色狼。”她的挥起粉拳就一阵捶在我的胸前。

“现在哥哥就坏给你看。”我把她紧紧的抱在胸前,然后我解开她的衣领下的两颗扣子,从她的衣服上方把手伸进去……我从她乳沟插入的她高耸柔滑的娇乳……,“哥哥我的身体好热啊……我怎么浑身好舒麻。”

我反手去解开海冰冰胸前的粉红色的蕾丝乳罩,看到冰儿的相思豆似的娇嫩的乳头,我正要低下头,埋进在少女的乳房中,吮吸……。

“嗯”“嗯”大哥、冰儿妹妹你们大清早在干吗,楼下客厅里,海爷、丁大哥和那些将军、名流都来看你来啦,还有心宁姐和中华武林群雄的后事还没有办妥,大哥你们还有心情在床上胡闹。”这时小玉上楼喊我,看到我和冰儿丑陋的样子,脸红说道

“小玉姐,我和英雄哥哥真的没有做什么,只是人家的后背上发痒,英雄哥哥才给我搓痒的。冰儿脸色红润,赶紧穿好自己的衣服,站起身来,握着小玉的手说道。

“乳罩都掉在地上啦!,乳房也全部裸露出来啦,是不是我们的冰儿妹妹全身都在发痒啊……!”小玉笑侃对海冰冰戏说道。

“小玉姐,你又在取笑人家,看我今天不收拾你……,小玉姐,今天的嘴好臭啊。”她们嘻嘻哈哈打闹个不停。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破坏我的好事,一顿丰富的色香味美的大餐就这样从我的嘴上跑掉啦,……太可惜啦。

他们来的正好,我也懒得跑去问他们昨晚的事,为什么要加于害我。

“李聚兄,你也太不够意思和朋友啦,我们说好玩到天亮才回家,你怎么一声不吭地就回家啦,害的我们今天早上到处找你,我们还以为美美小姐把你吃了……”。刘文辉笑呵呵的对我说道。其他人也给我笑哈哈的!反而我倒有点不好兴师问罪于他们。

今天刘文辉是什么意思,那一壶水不开,偏偏提那壶,小玉和冰儿妹妹听了我昨天晚上的风流韵事,她们的脸色马上阴暗下来。是不是刘文辉怪我犍为李聚夺走了他儿子刘少良的末婚妻,就算海冰冰喜欢我,我也是公平竟争得来的啊,只要海冰冰还没有成为你刘家的媳妇,我李聚都还可以争取……。

看到小玉她们阴暗的脸色,又把我心中的仇恨火焰点燃。“昨晚发生的事情,您们当真是什么也不知道。”我对他们愤怒的说道。

“李兄弟,你在说什么,昨晚我们喝完酒,又分成两桌打麻将,我们一直打到天亮,今天一大早我们发现警察来到大富豪,我们才知道昨晚“大富豪”出了多条的命案,魏常青和蔡攻云两人被杀,你又失去了踪影,可把我们大家急坏啦,我们四处打听没有发现你,只有到你的这里来看看虚实,兄弟只有你没有事情,大哥就放心啦!心情也舒畅多啦!”丁利关心我说道。

“您们几个昨晚当真是在打麻将,玩到天亮,中途没有人退场。”我听了丁利的解释,心中还是充满疑惑问道。

“李聚,你今天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就说出来吧。”海爷对我大声责备道。

“您们大家还真的沉得住气,昨天晚上我差一点就被美美小姐灌下迷魂药,然后张虎和汤兰架起我,准备拿我回汪伪特工总部去邀功……于是我将计就计,事先通知了“小刀会”,我们才抓住张虎和汤兰这两个狗男女,和他们一起的其中一个蒙面人就是你们里面的一人。”我愤怒的双眼环视他们一转道。

“犍为李聚你不要信口雌黄,你都说他蒙着脸,你又怎么知道他是谁,你这不是前后自相矛盾的吧。”潘文华脸色一沉,对我责道。

“我可以告诉您们大家,当我拂开他的蒙面黑巾时,万万没有想到是他,他是我犍为李聚来成都市最敬重的人之一,帮助我李聚多次,于是我才给他一个机会,让他改过自新,如果以后再让我知道他伤害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件事,我绝对不会再放过他。”

“大哥,会不会是小日本和汪伪特工做的,他们可以带人皮面具啊,挑起我们大家之间的仇恨。”小玉道。

“英雄哥哥,你就不要打哑迷啦,你把他说出来,他做汉奸走狗,就该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冰儿说道。

我环视了他们一圈,看到他们面不改色,我今天实在说不出口来,指出蒙面人是谁。于是我向他们再而三的道歉。“今天就算我犍为李聚说胡话,我向您们赔礼道歉。”但是我始终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多行不义,必自毙,终有一天他逃不出人民的法网。

“大家请不要再争论啦,门外有两个美国人,叫司徒雷登和史迪威来拜访犍为李聚,大哥,你见不见他们。”小玉说道。

不管美国人今天来到我的这里有什么目的,但这对我们中华民族都有益,只要能引起美国对中国的关注,这对小日本侵略者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我和四川省的军阀和成都市的名流绅士赶紧到大门口迎接美国人司徒雷登和史迪威。

“欢迎……欢迎您们,欢迎司徒大使和史迪威将军光临寒舍。”我伸出双手欢迎他们道。

“你就是中华的青年英雄李聚,我们也久仰你的大名,请怨我们今天不请自来,看你的样子好象对我们是非常之熟悉一样,李先生你果然名不虚传,不同凡响啊。”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握着我的手说道。

为了增加他们对我的好感,歌颂他们两句也不错,“两位的大名在下早也是如雷贯耳,一个是美国最伟大的专家学者,“燕京”大学的教授,精通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的驻华大使,一个是精通中国近代军事、政治的美国最杰出的军事家史迪威将军。”然后我向司徒大使和史迪威将军一一介绍在我这里的各位将军和社会名流绅士。

“幸会……幸会。”

“我们很高兴能认识司徒大使和将军阁下。”“各位都是四川省有名望、有实力的大人物,我们美国早就想来拜见你们各位啦,想不到我们今天齐居一堂。”双方涵喧问候道。

“李先生,我们今天能认识你这个玉成《中英联合同盟》的中华英雄,是一件值得非常庆幸的大事。”司徒雷登道。我赶紧把他们引进客厅,小玉和冰儿也赶紧给大家沏来一杯香浓浓的茉莉花茶。

“你们今天太客气啦,这是大家对李聚的抬爱,说起《中英联合同盟》的成功,还多愧中华千千万万抛头颅,撒热血的抗日健儿,多愧英明的中国政府和鼎力支持的中英各界社会朋友。我犍为李聚根本没有为国家民族做出什么……。”我知道美国人今天来不是那么一件简单的事,我敞开话题道,想引入正题。

“李先生,近段时间我们看见贵国是积极抵抗法西斯日本,争取民族的抗占胜利,中华民族的抗日信心大涨,可喜可贺啊。”司徒雷登道。给我说些屁话,不切入今天来到我这里的用意,真是一个老奸巨滑的美国人。

美国人跟我犍为李聚磨时间,我们中国是磨不赢美国佬的,时间越往下拖,越对我们中国有所不利,只有由我切入今天的正事话题。

“大使先生,将军阁下,如果中国得到贵国的帮助和支持,我们中华民族战胜法西斯日本更有把握,我李聚不说,大使先生和将军阁下你们两个中国通也明白在下的意思。”我对美国人说道。

“中国朋友们!我们美国支持中国抗日,担心在太平洋地区会和日本的正常关系破裂,这对我们美国不利,还有我们美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我们的人民早也过贯了这种与世无争的太平生活,我们的人民也有二十年没有参加战争啦,我们美国现在的军事势力排在世界各国的第二十名,美国想参加战争也只怕是有心无力,这点还请你们中国的朋友们原谅。”史迪威说道。美国人就是这样的精明,无利不交,无利不往,什么事情都做的点水不漏。

在场的中国人听了史迪威的一道告白都很生气,但又对美国佬显得是无可奈何……。

“消灭红色政权,符合自由世界的标准,支持我们中国和英、俄等国消灭法西斯政权符合美国的防卫安全,但是如果你们美国一旦保持中立,美国在一次世界大战建立起来的世界声威也付之东流,也会损害你们美国现有的地位,你们两位美国朋友,在下说得不错吧!”我直接说明美国当前面临的局势。

司徒雷登和史迪威听了都很惊叹,更不说在坐的中国同胞,特别是海冰冰还在美国读过书的美女,对我这个初中都没有毕业的犍为人佩服的是无体投地。

看到美国人惊叹的样子,我继续说道:“美国想只身世外,做个世外桃园,这只是一种幻想,中国和苏联两国政府一旦垮台,世界上的经济、文化、政治、军事中心亚欧大陆就会全部落到法西斯德、日、意等国的手里,法西斯国家经过占领,再经过消化变为已用,法西斯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你们美利坚合众共和国,到时候你们美国一个国家能战胜强大的法西斯国家吗,美国提倡的自由社会还有什么用,”我说的话字字敲打在司徒雷登和史迪威的心口上,“尊敬的美国朋友请你们把我李聚的话告诉给美国的人民和你们的总统罗斯福,如果我们中国失败啦,这才是世界的灾难。”我痛心又情绪激扬说道。

“如果中国人都象李先生有这般见地,中国早就强大起来啦,也许我们两国早就成了敌人。”史迪威笑侃道。

“我李聚现在只是在出一张嘴巴,对于千千万万的中华英雄健儿,和援华反法西斯的朋友,我李聚又算得了什么!”在场的国人听到我的说话,情绪都很激昂,在老外的面前,好象腰杆儿都要挺的直一点……。

“我们美国人民欢迎你,希望你能加入到我们美国的大家庭,不知李先生意下如何,司徒大使道。”美国人又把他们的美国梦拿来勾引我,但是我这个民族主义者毫不为动,因为人生短短几个秋啊,身为中国人就该为我们的中华民族做事,这华夏儿女共同的心愿,祝愿自已的国家繁荣富强,中华民族的成功崛起,才是每个中华儿女的骄傲。

“谢谢美国人民对李聚的厚爱,我不会离开自已的祖国人民。“我一口拒绝美国人的好意道。

“李先生,根据我们美国目前的情报显示,阁下目前的处境是危机四伏,就连贵国政府有些人也想迫害你,我们美国也是为了阁下的安全着想,才要你加入美国的大家庭。这对大家都有好处。”美国人司徒雷登继续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引诱我说道。

“史迪威将军、司徒雷登大使。关于这个问题,你们对我们中国政府有所误会啦,我们中国政府也希望有犍为李聚这样的人才,这对我们抗日大计有利吗。”王陵基不满美国人的话说道。

司徒雷登听了王陵基的话,不慌不忙反驳说道:“德国政府与中国政府现正在商谈的援华问题,商谈的第一个首要条件就是要铲除犍为李聚,这一点你们中国政府不能否认吧。”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可能是小日本和汪伪政府造的谣言,挑拨离间我们国民政府与李聚的关系,挑起我们中国的内部矛盾,还有现在就算有一小撮人为了私利想谋害犍为李聚,我们也会挺身而出保护他,象他这样的人才那里去找。”刘文辉道。

“只要我犍为李聚没有做一件对不起国家民族的事,我就是问心无愧,就算死又有何惧。”我气宇轩昂的说道,其实我是说给国民政府的官员听,希望他们明白我对国家的一片忠贞不渝。

“好气慨,不愧为中华传奇的英雄人物,令我们美国深感佩服,我们一定把李先生的话带给美国人民和罗斯福总统。”史迪威道。

“谢谢你们,你们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也是我李聚的朋友。”我们的双手紧紧握着他们的手谢道。

我们满怀喜悦把司徒雷登和史迪威送出大门……

“李聚,我们大家没有看错你,你的军事、政治见解连我这个将军也自叹不如,今后我要好好的请教你!”

“这都是些嘴皮上的功夫,犍为李聚比您们大家的本事就差远啦。”我客气道。

“李聚兄,这就是你的不对啦,过份的谦虚是骄傲的表现,动动嘴巴都能把这些外国人说得团团转,五体投地。我们就没有你那样的本事啦,如果你能把见地用在国内的抗日上,这对国家民族更有利。”邓锡候不停的赞道。……

我们又回到客厅,“李聚兄凭你现在与各国的交情,加上我们四川成都各界都看好你,你与英美俄等国的关系网,再加上我们手上雄厚的资金,相信我们合伙做生意能一本万利,财源广进。”名流黄总看到我在各国的面前是左右逢源说道。

“大家的好意李聚心领啦,本人对生意是一窍不通。”我一口拒绝道。因为我现在那里有精力做生意,开公司。还有现在有许多的事情都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更不说做生意……。

“生意蚀了算我们的,谦了是大家的,李聚兄这样你就可以放心了吧!”想不到大家如此看重我。

“英雄哥哥,这是叔叔、长辈对你的厚爱,你就不要推迟啦,你对生意不通,我爸爸可以教你吗。”海冰冰在我身边说道。

“我们的海侄女还没有嫁给我们的青年英雄,心就往他身上拐了。”潘文华笑侃道。

潘文华这样说到底有什么目的,是有心还是无意,只少他们在坐的都知道刘、海两家的订亲之事,这刘文辉又在旁边,难道说昨晚的主谋是他,蒙面人只是帮众,他是想挑拨我与刘文辉的关系,还是借此事想羞辱刘文辉或者打击他。

“您们一个个是冰儿的长辈,还取笑人家,我不理睬您们啦……!”海冰冰没有说完就乐滋滋地跑开啦,这时候刘文辉的脸色更加难看极啦,脸色气得是一阵苍白。

“不知道我们现在开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丁利见气氛不对劲,赶紧用话支开。

“现在我国的物资非常贫乏,特别是战略物资就更加稀缺,现在英美俄等国大量援助我们中国的话,我们成立一家国际运输贸易公司来运送这些战略物资,那我们就可以发点小财,还能把战略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到全国各地,我们按时按量完成运输任务,这对我们抗日战争也有利。”他们的话也引起我的兴趣大增。

“可是现在蒋委员长的同乡虞治卿承揽了中国海陆运输业一大半生意,他与意大利人组建了“中意”轮船公司,又有“三北轮埠”公司在全国各地设有码头货栈,在重庆又与军政两界组建了“三民”贸易公司专门开通仰光到昆明、南宁、重庆、成都的运输,这样的大人物我犍为李聚岂能与他争锋。”我说道。

“李聚兄,这些事情你都知道,不愧为我们四川的骄傲,虽然虞治卿与各国各界都有关系,但他现在的势力那里赶的上你李聚兄,各国都对你那样敬重,他们拿钱给你花都还来不及呢,你要开家国际贸易运输公司,他们还不顶力支持,有了钱,你要办啥事都可以,还可以出钱抗日,也可以拿出来拯救天下黎民百姓,如果这些国家指明道姓要你揽这个运输生意,虞治卿再大的势力也没有撤。”刘文辉说道。大人物就是大人物,转过面就不记仇恨,还给我不停打气和支持。

“虞治卿与云南军阀龙云手下的财政厅长王晓簌合资的“三北”运输公司的卡车就得到两百辆之多,虞治卿还得到蒋委员长的亲笔“手谕”,严禁沿途的军警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拦“三北”运输公司,虞治卿的势力雄厚,利益是盘踪交错,我们成立运输公司与他们竟争是难于上青天。”丁利见势不妙说道。丁利知道虞治卿一向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与他抢生意,简直就是老寿星吃砒霜,谦自己活够啦!

“虞治卿他有他的优势,可是李聚兄有李聚的优势,现在就看谁的本事大啦!何别长别人的势气,灭自己的威风。”

丁利这个黑社会老大,都认为事情的严重性和对虞治卿的胆怯,更不说我这个初到抗日战争时期的陌生人。“请大家让我考虑几天,我会给您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我李聚再混,也把心宁妹妹和天下群雄的后事办啦再说。

我把牺牲的英雄好汉葬在成都市凤凰山陵墓,回家安葬的,我向他们的家人提供资金和路费,我当众宣布为死难的中华儿女每个家庭补助一千块大洋,这一次成都市的军警特工和优秀的中华儿女也为中英两国成功结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也向成都市的军队、警察、特工部门各捐款一百万大洋,以示我对他们损失和敬仰……。另外一百万大洋作为中华武林群雄参加这次成都国际武术大赛的经费和一百万大洋预祝中华武林取得优异的成绩。以聚我中华民族之心,宏扬我中华神功……!

心宁妹妹虽然最后一刻道出是敌人的特工人员,我也不知道她接近我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但她与我认识后,从来没有做出一件伤害我的事,并且她与我一起浴血杀敌,几经生死,甚至于为我犍为李聚献出了她的宝贵生命,她已经也融入我一体,心宁也是我生命的重要一部份,我在心宁妹妹的墓碑上刻写到“爱妻王心宁之墓”。以表达我对她的的一片深情和歉意……。

“李聚,我准备回峨眉几天,我不能看见你扬眉吐气勇挫小日本汉奸走狗的神威啦,天凉了,你要记得加一件衣服,饿了记得要吃饭,这几天你要多多保重身体。”素芬含着泪对我深情的说道。

“素芬你不要走吗,我要给你幸福,还有我们一起并肩战斗除汉奸,铲日寇。”我拉着风四娘她的手喊道。

“英雄哥哥,风姐姐又不是不回来啦,她把白大侠的骨灰送回峨眉安葬后,就会回来,看你们这样肉麻连连不舍的样子,好恶心啊!”冰儿道,

“素芬你有什么困难尽管对我说出来,我竭尽全力也要帮助你。”

“李聚,我有什么困难都只是担心你,遇事要冷静,我走以后啦,小玉妹子她们会顾及你,你就安心对付小日本鬼子吧。”风四姐再而三叮嘱我说道。

“不行,成都隔峨眉好几百里,山隔万重,路途遥远,我给你们准备了包车,希望你们早去早回,早日回到我的身边。”凭我李聚现在的实力,如果有飞机、火箭能通峨眉的话,我也愿意为素芬付出,也是对白大侠的一片敬意……。

成都日本人据点;“川岛小姐你就不要再骂我们啦,支那人卑鄙无耻,使用暗器才使我们大师兄受了伤,然后他才惨遭犍为李聚的毒手,我们一定为大师兄报仇的。”遍体鳞伤的小日本武士说道。

‘你们以为我在为死了的吉良俊彦痛心愤怒吗,我是为你们在天府广场的自相残杀而怒骂,身为帝国的武士,你们的所作所为太让我们失望啦,虽然伤了静音老尼和震天南、把齐威击成重伤,可是你们让犍为李聚在天府广场逞雄,,现在成都的武术界团结一致,我们分化打击他们的计划失败啦,加上我们在成都的势力损失太大啦,你们还在天府广场内战,让中国各界耻笑我们大日本帝国。”川岛芳子把一张报纸愤怒扔给他们吼道。

“苏联人去见李聚,美国人也跟着去凑热闹,我们分化支那政府与西方各国的战略计策失败,叫我们怎么去面对帝国和天皇陛下。”小田痛心泪道。

“汪伪特工昨晚没有干掉犍为李聚,反而让他将计就计擒到张虎和汤兰,他们如果供出汪伪据点的话,汪伪特工组织在成都市的势力也将受到沉重的打击,我们指望他们对我们的帮助也没有多大的希望啦。”山本叹息道。

“犍为李聚现在是我们大日本特工的重点铲除对象,李聚也升为我们在成都市的头号目标,我们大日本帝国特工要集中所有的力量去消灭犍为李聚,只要李聚一死,帝国面临的困难处境是一切迎刃而解,谍报课加紧收集对李聚一切不利的情报,以供帝国为铲除李聚所用,特工组与汪伪成都特工加强合作,加强力量整合,一致行动,本小姐也联络德、意两国的在华势力向蒋介石政府施加强大压力,从支那人的内部挑起他们的内斗,为了铲除犍为李聚,我们今后几路并进,希望你们大家同仇敌忾,为帝国的伟业,死而后已……!”川岛芳子令道。

我送走风四娘她们,又赶到小刀会。“佳欣妹妹,本来大哥要先去看望震天南老前辈他们,却被菲儿妹妹拖来“小刀会”看你愁眉苦脸的,如果你不欢迎哥哥我马上走就是。”我笑侃道。

“大哥,我们把张虎、汤兰刚带到小刀会,军统特工和警察部门就赶来把他们带走啦!对不起大哥。”佳欣说道。

“佳欣,我还认为是什么大事,凭军统特工的办事能力,他们更能挖掘潜伏在成都市的敌人特工,军统他们不来带走张虎、汤兰他们几个人,大哥还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烫手山芋。”我对她们安慰道。

“李哥哥,我们……我……!”菲儿妹妹吞吞吐吐说道。

“到底有什么事吗,你们有什么困难,就尽管开口,哥哥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帮助你们,谁叫你们是李聚的好妹妹。”

“哥哥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小刀会缺少活动经费,你都知道蒋介石政府对我们中共的一切行动组织采取打压和封锁,我们“小刀会”都揭不开锅啦。”刘菲愁眉苦脸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你们这样叫大哥好为难啊,大哥支持你们“小刀会”就是跟蒋介石作对,那可是要杀头的,大哥可不干这亏本的买卖,如果你们揭不开锅,都搬到我李聚那里去吃饭,大哥还能帮助你们。”我假装为难说道。

“李哥哥,你不是给我们开玩笑吧,想不到你还是那样势利的人,算我们看错啦人。”菲儿对我责道。

“那可是要冒杀头之罪啊,算啦……算啦,你们这样为难哥哥,那哥哥就……!”看见都快把她们的喉咽冒烟啦,一付焦虑的样子我又对她们说道;“哥哥今天就冒着杀头之罪也向你们提供资金帮助,不过我李聚帮助了你们“小刀会”,你们两个美女也该对我表示、表示吧,不然哥哥的亏本生意就做大啦。”我死皮活赖拉着刘菲妹妹的手说道。

“你这个大色鬼,就想占我们的便宜!

“这一点小小的要求你们都不答应,还说是我李聚的红粉知已,昨天晚上你菲儿还说非我李聚不嫁……,不知佳欣妹妹你有没有也说过啊,我犍为李聚可等不及啦,今天你们就给我下一点订金吧。”我说道。

“李哥哥、大哥你又在胡说什么,我们几时说过。”她们脸红道。

“是菲儿妹妹在梦中说的,却被小玉听到,是不是菲儿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有你佳欣妹妹是菲儿的大师姐,肯定你也做了同样的梦……!”为了泡妞大计,我是不要脸的说道。

“哥哥,你又在笑侃我们,你好讨厌啊……!”

“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你们“小刀会”要多少经费,当哥哥都给,但是菲儿骂哥哥是大色鬼,等一下要用你们的口把哥哥的嘴封上,不然的话,哥哥要乱说……!”我笑侃搂抱着菲儿的小蛮腰说道。

“有五万、十万足够啦……!”佳欣说道。

“这怎么行,“小刀会”的事就是我李聚的事,你们救苦大众也算上我一份,还有你们小刀会对我李聚是无私奉献的支持,我这一生也难报你们的大恩,这样我给你们两百万大洋如何。”

“大哥,我们用不着那么多。”

“就算大哥存在你们小刀会这里吧,如果说那一天哥哥跑路,你们可要记得还哥哥呀!”

“谢谢李哥哥。”菲儿抱着我,亲我的脸说道。

“哥哥还没有做好准备,这一个吻不算……不算,就算菲儿你也完成任务,但你的大师姐还欠我李聚的。”我抗议侃道。

“李哥哥,我就连师姐的吻也代劳吧。”刘菲双手搂着我的脖子,深情的说道。

“哎呀,我今天可倒霉啦,钱给了一大把,反而让美女占我的便宜,我的命好苦啊,佳欣妹妹你要赔给哥哥。”

“大哥,你不要再闹啦,美美姑娘怎么办。”佳欣问道。

“等事情一过,你们就让她走吧。”

“李爷,我求求您,你们不要赶我走,他们会杀我灭口的,我这一生一世都跟着您,那怕给您做牛做马都可以,您千万要保护我。”美美在我身边哭泣道。

“美美姑娘你这样哭,就不漂亮啦,如果说你相信我李聚,等外面的风声一平静,我把你介绍到“华蓉”娱乐城,让你的歌声盛传给天下。

“谢谢李爷,您对美美太好啦,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我的大恩大德。“

“要报答我就算啦,你以后叫我一声大哥就可以啦……!”

重庆虞公馆;“今天我一清早就看见喜鹊在门前枝头上叫,就知道今天有贵客临门,张院长稀客……稀客,快里面请坐,赵总管,快把我的那瓶珍藏二十年的五粮液给张院长拿出来,还有意大利送给我的……。”

“虞老,你我用不着这样客气,今天我是为犍为李聚的事情而来,也是我们各地的生意而来的。”张群说道。

“张院长,我们的生意怎么和中华青年英雄李聚扯上什么关系,还有老虞也想认识这个中华的青年英雄,您几时给我们介绍。”虞治卿道。

“虞老,我们的运输公司都快关门啦。”张群不停哎声叹气道……。

“这犍为李聚那里冒出来的,敢跟我老虞抢生意,我一生翻云覆雨,呲叱中国商界几十年,在枪林弹雨中创下这片天地,这李聚是活腻啦!虞治卿听了张群的话,愤怒的把我痛骂道。

“虞老这就是您的不对啦,这也成为你的历史,现在是年青人的天下,犍为李聚仗着四川军阀和成都商界的支持,丝毫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要成立什么运输集团公司与我们“三北”公司抢生意。”张群进一步挑拨离间道。

“犍为李聚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臭小子,虽然他有四川军界和成都商界支持,但我们在中国各地的关系网,加上蒋委员长的“手谕”,李聚凭什么跟我争。”虞治卿站起他肥胖的身体,愤怒的一手拍打在桌子道。

“您太小看李聚啦,如果说英美各国的物资指定由李聚来独家代理,我们就是有蒋委员长的手谕也没有用,委员长看在外国人的面子上也会……。”

“我们可以与李聚合作吧 ……!”

“合作,李聚还骂你是帝国主义走狗,崇洋媚外,简直不把你当成人!”

“放肆……狂妄,我老虞不怪李聚小儿跟我抢生意罢啦,还敢出口伤我,犍为小儿,我虞治卿不杀你誓不为人。”张群的眼角露出一丝奸诈的笑容。

“什么,大哥,你要开办运输公司,这是他们的奸计,一计不成生二计,他们想制你于死地啊!佳欣听了我的话大吃一惊说道。

“佳欣妹妹,你说得太严重了吧,何况我李聚做生意没有出一分钱,风险没有承担一点,还可以分红。你们也想想看,大哥也想做点生意,把钱变大变高,有了钱,才能完成身为中华儿女共同的心愿……,还有大哥也不想咱们中国的钱全部落入财阀的手中吗!”我向她们解释道。

“大哥,你为天下百姓着想是对的,但是你还没有完成,你就可能倒在他们的手上,你还不知道“三北”运输公司虞治卿是什么人吧,他这一个人一向投机取巧,假公济私,根据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利害关系来决定他的政治倾向,为租界服务,得到西方帝国主义的赏识,与亲日派福安系勾搭上,做了淞泸市政商办,他丧心病狂分化中国人民的反帝统一阵线,与蒋介石勾结,大捕进步人士和屠杀中国共产党,就是他们江浙财团支持蒋介石独裁者,白色恐怖大血案在中华大地上腥风血雨,满目疮痍,衰鸿遍野,虞治卿是蒋介石一条忠实的狗。现在你触犯了虞治卿的利益,凭他的为人,大哥你说他要怎么样对付你。”佳欣妹妹把虞治卿的为人分析道。

就算他们是有阴谋挑起我与虞治卿的矛盾和仇杀,但是我还没有答应他们合伙开办公司,我还没有得罪虞治卿吧,如果他敢来扰乱我,我李聚也不怕他几分。”我说道。

虽然我听了丁利和王佳欣的话,顿时觉得事态严重。但我犍为李聚也不是怕事之人,别人为我设下阴谋圈套害我,有些事情也不是能由我自已所掌控。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都不知道这是谁想出的办法,不知是帮助我,还是在害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