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二十章 交换生命

亡命逃兵 收藏 1 3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水手说一个小时就能到达目的地时,韩振忘了问他的时间单位是地球时间还是某个外星时间,直到太阳落山时,水手的“一个小时”才过去。

眼前是一个很普通的小村庄,村口的空地上几个孩子在泥巴地里踢足球,旁边停着一辆拖拉机,上面堆满了甘蔗。看见车队进来,孩子们抱起足球一哄而散,拖拉机跟前的中年妇女只看了一眼,就继续忙手里的活,似乎对车队视而不见。

就在韩振思量着这个村庄里会藏有多少革命解放游击队队员时,刚才踢球的几个孩子簇拥着一个十四五岁模样的大孩子来到了韩振跟前。这个黑瘦的孩子王也不说话,手里举着一把和他个头差不多的双管猎枪,一脸戒备地盯着韩振和水手几个人。

水手暗暗给韩振使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动手,然后摸出了一把十元面额的美钞零钱递到那些孩子面前,嘴里说了几句韩振听不到的当地土语。

孩子们看到钞票,几乎毫不犹豫地涌了上来,飞快地夺过来,分了起来,而一个看模样只有八九岁的孩子拿到两张钞票,居然煞有介事地仔细分辨了一下真伪。只有那个孩子王依然没动,眼神凶恶地端着枪对着韩振。

“逃兵,把你的枪给他!”水手提醒韩振。

韩振一怔,惊讶道,“他怎么知道我有枪?”

“我说他能闻到枪的味道,你信吗?”水手半开玩笑道。

韩振摸出MK 23,卸下弹匣,一拉套筒,已经上膛的子弹叮地一声从抛弹口跳了出来,凌空接住子弹,韩振连枪带子弹扔给了面前的孩子王。

“这个要吗?”韩振晃了晃博特那把卡巴军刀。孩子王摇摇头,对水手回了一句韩振听不懂的土语。

水手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匣子,取出了一张纸片。韩振扫了一眼,那是一种他不认识的钞票,但是只有残缺的半张。

孩子王看到钞票,这才放下手里的猎枪,掏出了同样的半张钞票。两张钞票完整地拼在了一起。

“这接头方式挺有创意!”韩振称奇道。

“这是已经绝版不再流通的潘加币,以前发行的大都销毁,世界上留存的非常少,所以不怕假冒。”水手解释道。

确认了水手的身份,孩子王打了个呼哨,接着村子后面出来了一群人。

“你迟到了!”领头的一个中年人远远地给水手招了招手。

水手迎了上去,“让将军久等了!”

“这就是将军卡维?”韩振问旁边的金刚。

“不是,他是这个村子的村长。”

说话间,水手就带着村长和村民们走了过来,向韩振和亚当斯介绍。韩振打量着村长和他身边的人,淡淡地应了一声,“逃兵!”然后就把视线转向了又开始欢快踢球的孩子们。

刚才特殊的见面方式,让韩振对眼前的村长鄙夷到了极点。一群大老爷们居然躲起来,拿一个妇女和几个孩子做哨探和挡箭牌!要是安全了,他们才钻出来;不安全的话,掉过屁股就能龟缩进后面的原始丛林溜之大吉!

原本在听了将军的事迹之后,韩振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将军还心怀钦佩,觉得他风骨硬朗,不和FARC那些人同流合污,又懂得善待百姓,但此刻韩振对他已是兴趣全无。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有什么样的首领,就有什么样的手下,此刻韩振只把水手的话当成了“传说”。

寒暄完了,村长就指挥村民们开始卸车,一箱箱的军火被抬下来,然后搬到村子后面的树林里。

“这些武器要弄到哪里?”韩振看着一个个高兴地跟过年一样的村民们。

“这个村子是一个中转站,武器要运到将军的总部,具体位置我也不清楚,应该就在山的后面。”金刚指着村子后面的大山说道,“到将军的总部没有路,只能通过牲畜驼过去。”

“那咱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亚当斯接口道。韩振知道他心里还惦记着迈克尔,而韩振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上一分钟。

“我们还要去见将军。”水手一边提醒那些村民们小心,一边回头插话。

“让他们忙吧。咱们过去那边!”韩振拉起亚当斯向还在装甘蔗的拖拉机走去。

正在剥甘蔗叶的中年妇女看了韩振和亚当斯两眼,又低下头忙活了。

“这个能吃吗?”韩振试着用西班牙语问道。

“可以。”妇女抬起头,笑了笑。

韩振抽出一根甘蔗,掰成两半,分给亚当斯一节。

“这个怎么吃?”亚当斯疑惑地看着韩振。

韩振白了亚当斯一眼,“用嘴吃,千万别用鼻子,更别用屁眼!”说完,撕开硬皮,一口咬下一大截,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

“太不卫生了!”亚当斯看看甘蔗外面粘的泥巴,还给了韩振。

“爱吃不吃!”韩振也不客气,一手一截,左右开弓,满口甜汁四溢。旁边的妇女看着吃的口水四溅的韩振咯咯直笑。

就在韩振吃得痛快时,面前忽然又伸来了一根甘蔗。抬头一看,原来是拿猎枪的孩子王,正腼腆地对着韩振笑。

“谢谢!我吃不了那么多!”韩振接过甘蔗,又放回了拖拉机上。

“这个……能给我吗?”孩子王迟疑了一下,举起韩振的MK 23问道。

“哟!原来好心给我甘蔗,是想换我的枪啊!”韩振醒悟过来。

“嘿嘿……”孩子王挠挠头,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这个是我的……”韩振的西班牙语也仅限于日常交流,本来想告诉他,枪是战士的生命,但怎么也想不起来西班牙语怎么表达。

“我知道。”没想到孩子王竟然点点头,一咬牙把枪塞到了韩振怀里,还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猎枪。

一刹那,韩振忽然感觉嘴里甘甜无比的甘蔗顿时索然无味。十四五岁的半大孩子,如果在中国,此刻刚刚开始最灿烂纯真的青春,而在这里,同样年纪的孩子却已经深深明白枪对于战士的意义。这到底是他的幸,还是不幸?

丢下甘蔗,韩振站起来,拍了拍孩子王瘦弱的肩膀,郑重地对他说,“这个,我现在还有用。如果有一天,我有了另外的,这个一定送给你!”

“谢谢!”孩子王脸上开心的笑容让韩振想起来自己十四岁那年第一次得到心爱的山地车时的情景。只是自己那时的开心,是因为得到了可以和同学比炫的资本,而孩子王却是因为拥有了希望!可他希望得到的礼物却是终结别人活下去的希望的凶器!

“这个送给你!”孩子王从脖子上取下一个挂坠递给韩振。

“不行!”韩振还没看到那是什么东西,旁边的中年妇女忽然冲过来,一把夺下,又挂回了孩子王的脖子。

中年妇女面带恼怒地对孩子王飞快说了几句话,韩振一时没反应过来,没听明白她说什么。亚当斯在旁边翻译道,“那是一只金蟾蜍!她说那是这个孩子爸爸留给孩子的唯一遗物,不能送给任何人!——在印第安人神话中,蟾蜍是智慧的象征。哥伦比亚是‘黄金之国’,钟爱黄金,于是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这种生灵的崇敬。”

一听这个,韩振急了,“听我说,这把枪我一定会送给你,我离开这里之前就会送给你,你别着急!”韩振本来想当即就把MK 23送给他,但又怕孩子王误解自己是想交换他的金蟾蜍,只好安慰他,“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你的礼物我绝对不能要!”

“它是你的生命!这,是我的生命!我要和你交换!”没想到孩子王倒是提出来要交换。

“枪给他吧!”亚当斯声音一下子低沉下去,“他的意思是要和你交换生命!”亚当斯俯在韩振耳边,“最好不要拒绝,否则这辈子他都会被人看不起!但是按照当地的习俗,如果要交换了,你们就是生死相连的朋友,这个孩子愿意为你去死!明白吗?”

“好!我和你换!”韩振愣了一下,然后断然决定。抱住孩子王的妇女慢慢地松开他,满眼泪水地盯着韩振,韩振重重地朝她点了点头。

庄重地弯下身子,让孩子王将金蟾蜍挂在自己脖子上,韩振双手将枪递给了他。这次中年妇女没有阻拦,而是低声祈祷起来。

天色擦黑时,车上的货还没卸完,不过村长已经为水手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韩振一看见村长笑得满脸开花,露出的一口扭曲的黄牙就没了胃口,只就着牛肉吃了几个玉米饼子。孩子王给韩振送来了当地特制的甜酒,韩振礼貌地喝了两口就放下了,因为等货卸完,将军派的驼队到村子里,还要连夜进山。这种甜酒的味道很不错,似乎里面加有甘蔗的成分,剩下的韩振收了起来,又送了自己的小兄弟孩子王一把从娃娃脸身上顺来的军刀。

和亚当斯跟孩子王回到他的家,韩振手把手教孩子王怎么保养那把MK 23,给了他两盒从水手那里要来的.45手枪弹。看着孩子王兴致勃勃一遍又一遍摆弄着自己的新玩具,韩振心里五味陈杂。不知道过了多久,韩振迷迷糊糊陷入了困乏的睡意里。

半睡半醒间,猛然听到一声惨叫,下意识地翻身起来,韩振发现孩子王正举着枪趴在窗前警觉地打量周围。

那声惨叫不是在做梦!韩振顿时彻底清醒过来。

但是侧耳听了好一会儿,外面搬运军火的村民们似乎没有受到影响,该吵的吵,该闹的闹,孩子王明显松了口气。

“嘘……”他正想说话,韩振赶紧示意他安静,“叫他起来!”韩振指指已经沉睡过去的亚当斯。

孩子王没有多问,机灵地走过去摇醒亚当斯,然后捂着他的嘴,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跟我来!”韩振叫上亚当斯和孩子王打开门,悄悄走了出来。

直觉告诉韩振,那声惨叫有蹊跷!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