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三十三章 日军进剿

zjqian96 收藏 36 1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大柳镇被袭的消息似乎没有传到周边鬼子的耳朵里。接下来的一星期时间定远和滁县的日军都没有什么行动。 各连队传来消息说大家在各自的防区已基本站稳了脚跟,老百姓现在把“神鹰”当作自己的守护神,对“神鹰”有一种近乎崇拜的感觉。加上各连队对军规反复强调,所以尚没有出现违反纪律的现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大柳镇被袭的消息似乎没有传到周边鬼子的耳朵里。接下来的一星期时间定远和滁县的日军都没有什么行动。

各连队传来消息说大家在各自的防区已基本站稳了脚跟,老百姓现在把“神鹰”当作自己的守护神,对“神鹰”有一种近乎崇拜的感觉。加上各连队对军规反复强调,所以尚没有出现违反纪律的现象。

陈际帆不敢有任何轻松的心情,以鬼子一贯的心里,大柳镇一个小队被不明不白地消灭,鬼子怎么都会有所动作。但这次有些反常,整整一个星期过去了,从各处传来的情报显示,鬼子没有任何行动迹象,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事实上大柳镇被袭的消息三天后就传到了日军在定远的作战部队,然而前一段时间日军针对津浦线南段的进攻受到中国守军的顽强阻击后,日军在淮河南岸不能前进一步,后又被中国军队自西向东发起反击,把津浦线日军切成数段,还有部分日军被围歼。现在对于远在前线的日军先锋部队而言,津浦路的断裂使得后路被断,所以日军主力只得重新打通津浦路。简单地说,日军根本抽不出兵力进剿中国“神鹰”。

不过日军内部并非忘记了在自己腹地不断制造麻烦的这支武装,尤其是那个前段时间无功而返的大岛英树中佐。

大岛英树此刻正在定远向他的长官第102旅团长山田少将请战。珠龙镇失守后,大岛被调离了滁县,与大部队一起来到了定远。

“少将阁下,请相信我的判断。这并不是普通的支那武装,更不是乌合之众,如果不能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将来它一定是皇军的劲敌。”大岛语气切切。

“大岛君,你是想为你的失职开脱吗?皇军真正的劲敌是支那政府军,是淮河对面支那第五战区的部队。一支民间武装,没有稳定的后勤补给,既不是国民党又不是共产党,充其量只是抢点物资什么的。大岛君,你多虑了。”山田旅团长很不以为然地说。

“旅团长阁下,我请您再考虑一下我的请求,这支部队多次击败我精锐的皇军部队,其实力绝对不可小视。”大岛还是不甘心。

“大岛君,你说的这些,我早就从情报部门得知了。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么大岛君,你认为旅团部应该派多少人去才合适?去少了不能有效解决治安问题,去多了…..现在整个师团都抽不出那么多兵力,别忘了我们正面的支那军随时随地都会反扑。”

大岛当即一个立正,“请旅团长给我两个中队,我会带领帝国的这些勇士直捣‘神鹰’的巢穴,把它从地图上彻底抹掉!”

旅团长山田梅二并非不知道这支存在于皇军后方的支那民间武装的危害性,但是他从不认为这支武装能够有什么大的作为。他虽然不象帝国一些同僚一样以中国通自居,但是他对支那国情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关于这支自称“神鹰”的支那部队,他也曾通过情报部门提供的信息进行过分析。之所以认为这支部队不会有什么作为,是因为他是一支独立于政府之外的武装。支那政府很奇怪,对于直辖的中央军,政府不计代价地进行武装,而对其他军阀编成的政府军就十分苛刻,不管这支“神鹰”如何厉害,在支那政府眼里就是一支土匪武装,到时候恐怕不用皇军动手,支那政府军就可以让它烟消云散的。

更重要的是,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支部队与支那共产党方面发生过什么联系。支那共产党很奇怪,他们的装备和后勤近乎原始,但是他们却能够在政府军的屡次进剿中生存下来,他们士兵的作战能力很强,甚至可以赶上帝国陆军。他们能够从老百姓中吸取营养,得到足够的兵员储备、后勤保障和情报支持。而这些,“神鹰”都没有,在支那的政治舞台上,它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就军事而言,任何威胁到帝国陆军征服支那进程的部队,都应该被毫不犹豫地消灭,哪怕它只有一个人。所以大岛中佐的担心不无道理。

想到这,山田梅二旅团长对站在面前的大岛英树说:“我给你两个步兵中队,再从65联队抽调一个机枪中队归你指挥,限半个月剿灭这支武装。大岛君,现在帝国兵力紧张,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你该知道有什么后果。”

大岛英树一个立正:“感谢旅团长阁下,如果不能在期限内将中国‘神鹰’彻底剿灭,我愿切腹向天皇陛下谢罪。”

“你是大日本帝国的优秀军官,希望你能给我们带来好消息,下去准备吧!”山田挥挥手。


远在小王庄的陈际帆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惦记上了。他正专注于突击队的训练,在吴庆医生的精心关照下,突击队员的伤已经调养完毕,陈际帆特地根据他们自身装备和人员特定制定了一套训练标准。

特战排轻松灭掉鬼子一个小队的消息让突击队员们羡慕不已,也让他们看到了“神鹰”强大的战斗力。自己这些人好歹也参加过上规模的会战,而且个个都是税警总团的精英,所以没理由输给别人。特战排刚刚凯旋,突击队员们便纷纷向营部请求恢复训练。

陈际帆给突击队的口号是那句非常熟悉的“首战用我,用我必胜”。还别说,这句话就好像给突击队量身定做一般,88个人每次喊起这句口号总能给人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对突击队这些老兵的训练和底下连队的不一样,和特战排的标准更不一样,由于这些人早已经历过战争的残酷洗礼,技术和心理都远比一般新兵成熟,所以训练主要围绕突击队的战术特点进行。

“你们有最好的装备,你们受过正规的训练,你们经历过最残酷的战斗,所以,你们应该成为我‘神鹰’最优秀的战士,突击队就是‘神鹰’最锋利的鹰爪,随时都会给敌人最致命的一击。”营长的话早已深入每个人的骨髓。

突击队的战术就是进攻。要求全部队员都要有充沛的体能、精准的枪法、默契的配合以及快速反应的能力,更重要的是突击队员必须磨练出狼一般凶狠的性格。

特战排在稍事休整后被派往定远方向密切监视定远日军的动向,尽管日军暂时没有动作,但陈际帆和钟鼎城都不相信鬼子会善罢甘休,在陈际帆全神贯注投入突击队的训练时,钟鼎城开始制定一份日军进攻的预案。

经过对敌情的分析,营部判断鬼子有可能在酝酿一次大的进攻,由于“神鹰”大规模扩军,日军很可能已经知道“神鹰”活动的范围,所以鬼子一旦前来,目标肯定是小王庄地区。

大岛英树的目标当然就是小王庄。经过对“神鹰”几次战斗过程的分析,大岛认为“神鹰”的兵力最多在300人左右,而且几次都是采取夜袭或是骚扰的战术,说明它不敢和皇军正面交手,也就是说,“神鹰”的整体战斗力根本不强,加上其不很稳定的后勤保障,所以对付“神鹰”的最好办法就是直接端了它的窝。

如果“神鹰”就地组织防御,那自己就求之不得,300人的部队想要守住自己两个中队外加12挺重机枪的进攻?就连支那政府军都做不到;如果“神鹰”放弃小王庄,那自己就先把小王庄周边地区夷为平地,让他失去立足之地,然后再进剿,没有固定的根据,“神鹰”就是流寇,只要自己一直追击下去,“神鹰”将彻底变成死鹰。

想到这,大岛宽慰地笑了,仿佛看见胜利的那一刻。

大岛带着一种比较乐观的心情踏上了进剿“神鹰”之路,当然乐观并不代表轻敌,他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兵分三路,给对方以可趁之机。这次作战行动很简单,排除一切干扰,兵锋直指小王庄。

特战排排长赵俊奉命带领部队驻扎在定远城西滁定公路5公里处,这里是离定远鬼子主力最近的地方。当然,赵俊没有忘记在公路上埋下地雷,营长从武汉带来的地雷被他要走了五分之一,只要定远的鬼子有任何向滁县方向进兵的企图,甭管他是不是冲着“神鹰”来的,就算是鬼子去烧香拜佛,赵俊也绝不让鬼子就这样顺顺利利从公路上走。

为了保证行动的突然性,大岛英树决定部队乘坐18辆卡车沿公路直下大柳镇,然后全体在下车向小王庄方向步行攻击。18辆车在公路上很快卷起了漫天的灰尘,赵俊在望远镜里逐渐看清了鬼子车队的轮廓。

赵俊心想,不对呀,按理鬼子应该是从滁县往定远增兵才是,怎么这回反过来了呢?

倒是文川浩比较冷静,他对赵俊说:“这伙鬼子是冲咱们来的。”

“哎呀! 徐扬!”赵俊一声冷汗。

“到!”徐扬从后面跑上来应道。

“你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小王庄,通知营长他们做好准备,说小鬼子有600人从定远出来了,记住要最快!”

“是!”徐扬丢下背包就开跑。

“你们几个,”赵俊用手指指身边的几个战士,“分头通知各连。让他们速速回援小王庄,要快!”

“文大哥,咱们这就开始吧!你带领狙击小组埋伏在公路边的树林里,呆会鬼子汽车一旦触雷,就会有工兵下来排雷,你们专打工兵。注意安全!”

文川浩走后,赵俊把剩下的20人召集起来分成两批,一批沿公路对鬼子进行骚扰,另一批向后每隔两三公里埋设几颗地雷。

鬼子汽车的行动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开到了特战排的眼皮底下。赵俊在公路上埋了10多颗地雷,见鬼子大模大样开来,特战排战士个个严阵以待。

“轰!”第一辆汽车刚进入雷区就引爆了地雷,地雷的爆炸直接把油箱引燃,载有30个士兵的汽车被炸得瞬间起火燃烧。爆炸没有造成日军士兵伤亡,但是一辆起火的汽车却把整个车队前进的道路全部堵死。

坐在车队中间的大岛中佐一边命令把这辆废车清理开,一边找人开始清理地雷。大岛英树没有料到“神鹰”拥有地雷,所以没有带上专门的工兵。地雷清理得很慢,两个士兵废了好半天劲才从前面路上的尘土中小心翼翼地取出第一颗地雷,大岛英树看到自己部下手里的铁疙瘩,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

不料,就在这两个士兵手捧地雷刚要站起来时,这枚手中的地雷突然炸响了。两名士兵当场被炸死,地雷飞出的碎片让不远处的几个士兵也跟着受了轻伤。大岛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士兵在自己的面前飞上天,饶是他的涵养再好也仍不住大骂“八嘎”。

这枚地雷当然不会自己爆炸,是文川浩用88是狙击步枪在500米开外的树林中的杰作,本来文川浩想在鬼子启雷之前将这两个鬼子送到天照大神那儿去的,但这样容易引起鬼子的警惕,索性让鬼子去猜猜“神鹰”用了什么最新式武器。

赵俊看见文川浩的杰作后忍不住想笑,这招实在很有创意,比跳雷还厉害。

大岛英树的三个中队就这样被困在公路上一筹莫展,不过大岛没有让手下人闲着,他派出二十几个士兵向周围的树林展开搜索,其余的人原地下车成防守队形警戒。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赵俊让狙击小组继续在原地监视鬼子,自己则带上其余20个特战排战士向树林深处摸去。

赵俊走后的十几分钟,文川浩又成功地“配合”鬼子启出了三颗地雷,三颗一出来就爆炸的地雷,四名鬼子被炸得尸骨无存。自己刚出门就遇上这样的倒霉事,大岛再笨也想到了周围一定有“神鹰”的小股侦察部队在活动。气急败坏的大岛立即命令重机枪中队对周围进行报复性扫射。九二式重机枪的表尺射程可达2700米,使用7.7mm口径子弹,在阵地战中对中国军队的威胁很大,不足之处是九二式重机枪使用30发弹板供弹,使机枪连续射击受到很大限制。

在九二式重机枪的威胁下,文川浩和他的狙击小组停止了活动。反正鬼子只要不从公路上过去,随他折腾吧。

几个月的丛林训练让特战排信心满满,尤其是这位年轻的排长更是经常变着花样“折磨”他们,面对前来搜索的二十几个鬼子,大家没有丝毫畏惧反而一个个的眼睛里都充满了渴望。

“怎么了?忍不住了?都听清楚喽,待会动手的时候谁也不准弄出枪响,否则回去不让吃饭。”赵俊笑着命令道。

搜索的鬼子不知道他们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一个个漫无目的地拿着刺刀在林子里乱捅,特战排的迷彩服在丛林中体现出了它巨大的军事价值,有的特战排战士离鬼子只有几米都没有被发现。看着鬼子渐渐地在树林里分散,赵俊轻轻打了一个攻击的手势。

搜索的二十几个鬼子的末日终于到了,有的被从头顶上扔下来的绳子套住脖子,有的直接被前面的“枯草”扑倒,有的被后面一刀捅进心脏,有的被扭断脖子……只有几分钟,二十几个鬼子就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

鬼子的尸体被扒得只剩下裤衩后用树枝草草盖住了事,赵排长说这些鬼子在南京干的事禽兽不如,他们的尸体只配喂豺狗。

被地雷搞得心急火燎的大岛英树见出去搜索的士兵不见回音,更是气急败坏。这是他第一次真正面对中国“神鹰”,出师不利,一种不祥的预感悄悄地爬了上来。大岛在地上不停踱着圈子,握军刀的手渗出了冷汗。

不愧是武士道精神熏陶的战争机器,面对公路上的地雷阵,很快日军就想到了办法。几个司机脱掉了军装,头上绑着一块白布驾驶着空车向公路驶去,地雷在汽车的碾压下相继爆炸,而汽车也被炸得只剩骨架。

大岛阴沉着脸,望着一辆辆汽车在面前爆炸、燃烧,冷酷地挥手让后面的汽车跟上去。

鬼子的举动被远处的文川浩从瞄准镜里看得清清楚楚,文川浩万万没想到鬼子居然来这手,看来用地雷困住鬼子的计划要泡汤。他迅速收枪从狙击阵地上撤下来,把不远处埋伏的金锁招过来道:“快去告诉排长,鬼子要溜。”金锁自幼在山林中长大,听到命令后象猴一样飞快离开。

刚打扫完战场的赵俊一听到鬼子要溜,赶紧对手下喊:“把小日本的那些破玩意都扔喽,每人迅速补充弹药,然后跟我走!”

赵俊一路跑一路在想如何用手里这点人留住这600多鬼子,为营部多争取点时间。从这里出去的地形非常平坦,既没有关隘可守,又没有峡谷可供埋伏,更没有桥梁涵洞之类的可以利用。

“我的营长啊,你准备好了吗?我快顶不住了。”赵俊望着小王庄方向自言自语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