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王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出行

零一零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


751年初,在大唐与南诏在云南剑拔弩张之时,吐蕃举国却忙着准备即将成年的赞普继承人赤松德赞王子的“成丁礼”及同时举办的大婚。吐蕃很多年都没有举办如此重大的喜事了,因此吐蕃臣民都热情高涨。不但周边的部落臣民,甚而远一点的象雄以及羊同部落都有不少臣民跟随着他们的部落首领前往逻些城,准备向他们未来的赞普献上他们最诚挚的祝福。一时间,在吐蕃各条通往逻些城的官道上,都扬起了厚厚的灰尘。


2月,自来到逻些城后极少离开王廷的王子赤松德赞带着他的王子党成员离开逻些城,在赤松德赞的武艺师父尚聂桑骑本带领的从禁卫军中精心挑选出来的一个千人队的护送下,前往石堡城准备亲自迎接宁国公主入吐蕃。由于宁国公主在春暖花开的4月才进吐蕃,因此赤松德赞一行人一点都不忙着赶路,就这样慢悠悠地向石堡城进发。


王子党很久没这样一起出来过了,众人骑在高大的西海马上都是非常的兴奋,时不时还搞个短途赛马之类的事情娱乐一下。之前王子党虽然也骑马,但还没像这次一样长期地骑在马上,而且路上很多地方结着冰,一开始赤松德赞等人都有点不习惯,但骑了十天左右众人就适应了马上的生活。这时已进入苏毗王国境内,已经五年没回苏毗王国的苏毗国王悉诺罗就尤为高兴。悉诺罗自父亲没陵赞外逃失败被杀就被赤德祖赞任命为新苏毗国王,但这五年来一直就被软禁在王子赤松德赞的身边,开始时悉诺罗心中还有很大怨恨的情绪,但跟在赤松德赞身边久了,被赤松德赞诸如到处打群架等种种新奇玩意吸引,久而久之便成了王子党中的一员,心里慢慢地也融入了赤松德赞这么个小圈子。在见识了赤松德赞种种过人之处之后,便死心踏地地为赤松德赞效命了。不由得他不服啊,悉诺罗比赤松德赞大四岁,但别说打架打不过赤松德赞、射箭也射不过赤松德赞、学识不及赤松德赞、见地不及赤松德赞……在悉诺罗看来,他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这位天姿卓越的王子。别说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就没有一个能把赤松德赞比下去的。要不,为什么一众王子党包括最年长的已十八岁的兀论莽热虽然已被封为扎伦了,但在赤松德赞面前,也是像兔子一样服服贴贴的。


这会,尚结赞和论器然又拼起一里赛马跑起来了。今次胜出的是尚结赞,尚结赞是一王子党里年龄最小的成员,今年只有十二岁,比赤松德赞还小,平时是一直被众人压制的,这次好不容易胜出了一段不禁乐得哈哈大笑。


“怎么样,论器然,这会你可服了吧。本少爷的马术是越来越出众,你是拍马就赶不上了。”


“屁!我一时大意被你赢一局而已,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幸运了。怎样,现在就再来一局?”论器然当然不服输。


“来就来,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尚结赞好不容易赢了一局,觉得自己今天状态不错,自然是想趁势赢多一局。


在兀论莽热一声:“开始!”之后,尚结赞与论器然一拍跨下的马,很快便箭一般地冲了出去。赤松德赞等人随后也拍马跟了上去。


但这次论器然出尽全力的情况下可是赢回了一局。尚结赞垂头丧气的,自然就成为众人取笑的对象了。


在赤松德赞一行人来到苏毗王国现在的军事行政中心拉里岗城时,受到苏毗王国部落民众的夹道欢迎。众人一则是欢迎苏毗国王悉诺罗的回来,另外则是欢迎第一次到访苏毗王国的未来赞普赤松德赞王子。很多部落的长老在献上青稞酒时近距离看见阔别五年的悉诺罗,见国王长大成人后竟如此的英武更是激动得老泪纵横。赤松德赞一行人见到这种场面,就先率众人随着留守的孙波如副茹本拉囊年略进城前往城主府,由得悉诺罗在城门口和众人聚旧。接替尚息东赞出任孙波茹茹本的觉诺桑杰已带着孙波茹主力按兀论样郭的命令秘密转移到靠近南诏边境的马儿敢一线。在拉里岗附近只留了一万左右的兵力在驻守,还分散在了各处。


悉诺罗看到部落里的这么多人,心情也是非常的激动。自从发生了父王没陵赞率部出逃一事,苏毗王国便受到孙波茹军的严密监控和打压,而且这几年唐蕃两国在青海接连发生大战,大量对苏毗王国男丁和马匹等物资的征调更是令苏毗王国雪上加霜。现在虽然名义上还叫苏毗王国,但实际上是名存实亡了。不过令悉诺罗稍为欣慰的是,唐蕃两国终于签订的和约,战事终于平息了。这对苏毗王国的臣民会带来一个勃发的生机了吧。最重要的是,王子赤松德赞也成人了,等王子继位,悉诺罗相信凭自己的努力,会令赤松德赞对苏毗王国稍加照顾的。悉诺罗深知,自己这一班王子党将成为赤松德赞执政的班底。只要自己够努力,在赤松德赞成为赞普后混一个不错的职位应该不会太难。到时候自己就有能力改善苏毗王国的状况了。


拉囊年略可能是出自于对未来赞普的讨好,也可能是赤松德赞即将成年。他把刚收到了关于南诏王阁逻凤击杀了云南太守张虔陀的消息告知了赤松德赞。觉诺桑杰在带着主力转移到马儿敢一线后,便派了不少密探进入南诏和大唐打探消息。所以阁逻凤杀了张虔陀没多长时间,密探便把消息传回给了觉诺桑杰。觉诺桑杰在佩服大相早有先见之明的同时,便派快马把情报送回逻些城。情报在送到拉里岗由这里的驿站快马转送时同时给了一份觉诺桑杰给他的副手拉囊年略的一份副本。拉囊年略也是刚获取这消息。


赤松德赞一听心里便想,南诏果然发生问题了。南诏在赤松德赞的心目中是不可或缺的。这时其实吐蕃可以趁南诏大唐发生战事之际等南诏如历史般战胜了唐军但也大伤元气之时挥军直取南诏。这样一来取下南诏当不成问题,但是主动攻取南诏就肯定会破坏刚刚与大唐达成的和约。赤松德赞再三思量,还是觉得等南诏王阁逻凤主动投奔过来为好,这样大唐纵有不满,但也不好反脸了。因此赤松德赞当时就让兀论样郭命孙波茹军在马儿敢一线静观其变,没命令不得主动发动攻击。


这时见拉囊年略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就知道孙波茹军见到南诏内乱有点心动了。


“依小王看来,这事情王廷收到消息后父王会有决定的。在王廷作出决定前,我吐蕃军还是按兵不动静观其变为好。唐蕃两国刚刚签订友好协议,现在实在不适宜大动干戈,纵使对象只是南诏。”赤松德赞虽然不想在成年前涉及太多事务,但南诏的问题关系到他的整个布局,所以还是提了拉囊年略一句。既然拉囊年略这么问,难保觉诺桑杰没有这种想法。一旦孙波茹军受不住诱惑主动出兵,事情就不好控制了。


“王子与大相的观点如出一辙,大相之前也是令我军遇到什么情况要按兵不动的,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呀!”拉囊年略见赤松德赞建议静观其变便讨好地对赤松德赞说。


当晚,作为主人的苏毗王国国王悉诺罗率部落长老设晚宴款待了赤松德赞一行人,众人在路上颠簸了十多天,这时候便趁在拉里岗短暂停留的机会在晚宴上载歌载舞玩了一个乐翻天,后来许多人都是醉着回去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