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浴血穿插路------之(四)(四)艰难穿插前行路

健儿 收藏 4 1428

(四)艰难穿插前行路

2月17日上午约10时许,前方尖刀坦克突然停下,不远处传来密集的炮枪声。不久,前面敌情通报传来,周连长跑过来大声叫道:“迫击炮连带齐武器坦克,准备战斗。一排长,快找炮位,指挥班跟我来!”。我们迅速解开系在坦克腰间绳子一头,急跳下坦克。公路左边还是高高的路坎,坎上是密林的山,右边路基下是一带有水稻田,再往右一百多米处就是一条小河,班长拿着标杆分头在附近找炮位,公路上跑步前进的兄弟部队步兵战友们也受命疾步往前冲,不久连长带着步谈机员跑回来又大声叫;“一炮连…快跟我来!”连长带着我们往前几百米,到了公路右边是一个百几平方米的路基斜坡时停下大声说:“快在这里搞炮位,目标是公路前方”。不一会大声叫令;“炮位注意!目标!公路前方、向左两小山谷之间。快…快!” 我连将要展开出国入越第一次战斗,大家的心情伴杂着兴奋与紧张,我们这个连队大部份是79年初刚入伍的新兵﹙连队战前两个多月才从机炮连分出﹚,虽在战前经两个月的苦练,都是十八、九岁年轻人,心理上有很大紧张和压力,大家都有点乱手乱脚,我班只有班长和付班长是78年兵,还有2位战前刚从福州军区调来十多天的有五、六年兵龄的老兵,但他们先前是后勤和机关的,还不太懂炮技术。当时大家都叫小严的我,居属于中小身材,经战前刻苦迫击炮专业训练,我和三炮手配合很快完成安置炮座板,不一会与其它同志几乎是同时发出报告声“三班 好!”、“一班 好!”“二班 好!”…。约用一分多钟,架好炮,待定标尺,准备好炮弹待命。

我抽空环视一下周边情景:狭窄公路上,且坦克占了大部份位置。公路上奔跑的队伍已队形有些散乱地绕着坦克左边靠路坎一侧快速前进,路右边坡田间的步兵在稻田埂上、坎下及小河堤边弯腰前行,不远的枪声在持续,对于我们专业角度来说,枪声响的地方离这足超千米……。这情此景意味着这就是真的战场,一些带着胸章的民兵和民工,看着我们似乎要打炮,有一部份便无组织纪律地的散乱隐蔽在原地不动。

不一会儿,连长亲自报座标,大家手忙脚乱一阵。一班王班长﹙战后提干调出,记得是广东韶关人﹚试一炮后, 连长报修正,命令各炮以一炮为基准向左前方目标修正,每炮连连放,又修正继续齐射……这样下来约十来分钟才报停待命。约20分钟后上级命令拆炮弃坦克跑步前进,走了约十几分钟,来到路边另一个能做炮位小山坡准备继续作战,待命了许久,并组织补充炮弹。﹙战后总结才知道是配合左边山上搜索前进连队战斗,并击毙一股敌人逃敌﹚ 。

2月17日这一天,从第一次战斗后一直待命近中午。解除作战命令后,徙步的队伍又正常前进。我们来到靠近公路不远等待乘坐坦克继续前进。这时感觉有点饿了,就拿出身上带有的一些压宿干粮和水来吃,此时发现路上前行支前民兵队形有点散乱,他们丢弃在路边一些七零八落的物资食品没人要。二班的一个老兵拾起散乱食品又吃又塞,于是我们都学着他,各人之间一会你吃的,我吃你的,还给前进的步兵兄弟部队塞了好多。不久,连长说;“准备上回坦克继续前进,各人检查带自己武器装备,这些没人要的食品,你们各人按自己情况,能带就带上。”我班老兵不知那拾来一支老式步枪及一支冲锋枪,这支老式步枪因为没有子弹没办法带,但我们却非常需要一些枪支作为自卫。我炮班只有班长配有冲锋枪.副班长配有半自动步枪,其余各人装备为炮件或炮弹,身体右侧挎着四枚木柄手榴弹。,身左侧挂着多用途饭盒水壶,水壶的背带扎着白毛巾﹙穿插大队的暗号﹚,背包里裹装着雨衣和特种毛毡,1条白色新备用毛巾、1只备用急救包、几包压宿并干及小袋干粮、一小包燃料、一盒小火柴,一小瓶饮水消毒片和针线包及一把多用军小刀、一条绳子,背搭在身背炮弹或座板上。胸前挂着防毒面和砂尘镜载在头上,腰带还扎有一个急救包。穿着加重防刺鞋。我们三、四炮手还要扛小锄或小铲。行军、跑步、卧倒极不方便,太多装备了,所以再没敢拾太多东西。回到坦克上,此时知道我军先头尖兵部队已攻克朔江交界部份地域。

长长的绿色长龙又开拨了,坦克与坦克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继续前进,公路弯弯曲曲,上山下坡,在拐弯时可看见前面长长的坦克队伍,往后看是数不清的部队和坦克在跟进。公路一会和小河相伴,一会又和小河分别,路面上凸凸凹凹的炮弹坑己被无数辆坦克压平,砂石滚成粉未飞起,我们绿军装粘上不少灰尘,树立在公路两边草木满是黄尘。我们有的战士头戴防尘眼镜,个别还戴防毒面具呢。公路拐弯的路坎被前面的坦克撞宽了,塌下的坭土在窄窄公路上,被后进的坦克碾压成一个个小土包,我们乘坐的坦克飞驰而过,如无腰间绳索拦住,恐怕早就被甩下车,被后面的车辆压成豆饼了,偶然碰到路边伸出公路的草木树枝,军装上又洒一层灰尘… …。我们坐在坦克硬棒棒的甲板上,水平的位置狭小、又没有靠背,坦克不停地颠簸抖动,屁股和全身感觉很痛累,但毕竟是战场。我们却仍是精神十足,全神贯注。

前进的公路又和小河相伴而向前伸去,突然小河水急剧上涨,原先那清纯的河水变成混浊黄黑状,水面上还漂流着盘桶和各种板木、茅草等等杂物。通报上说:敌军为了阻止我军快速穿插,炸了水库坝堤。不久坦克行驶速度慢了下来,走走停停的。右边的小河淹没了低洼的稻田且一下子河面宽度就扩大了好几倍。不久,前面远处一辆水陆两用坦克转头向右横渡到对面地势较高的河坎上,来回复去地撞成一个缺口,加大马力冲上了另一块稻田……。接令,我们师穿插大队开始兵分两路,一部分坦克学着两用坦克样纷纷横渡。我连连长、指导员和我们一排和三排部分乘水陆两用坦克,横渡那水不太急流的河,冲上河堤,在有干有湿坡田上奔驰,向远方的小山前进……。而远在后面的我连二排由副连长带队另跟一路,乘坐部份坦克原路继续前进。

我们乘坐的坦克在田间中高速前进,前面坦克轮带把粘湿土块泥沙拼命往后拽,有不少飞落到我们的身上,这时配发的防尘镜发挥了不少作用!不久,来到一个无路山坡脚下,坦克队停了下来,上级命令;“注意警戒!注意安全,坦克要穿越前山”。坦克左绕右转向小山坡穿行而上,这躲那闪避开粗树大石前进,一棵棵小树被压倒,有的被担克连根拨,有的被压在坦克腹部的灌木丛在坦克过后象我们平钓鱼一样在钓上鱼儿后拼命往后拽,一些杂草树叶还杂着细砂小石飞上天空,部份砸落坐坦克战友们身上,砸得我们周身痛疼。上完这座山后坦克开始下坡,横坐坦克的我转头看前进的前方,山下是一片稻田,走在前面的坦克已顺着田坡前进形成一长龙摆尾。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