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



柳州是个大城市,这是坐在牧良逢旁边那个瘦子司机重复了三次的话。牧良逢去过武汉,知道什么叫大城市,尽管他看到的武汉满目疮痍,支离破碎。

那瘦子司机可能是平时开车太沉闷了,今天终于有个好的听众,于是说起话来没完没了。 他说自己以前是给某师长开车的,因为有一次看到师长与他的小老婆在车上调情,没忍住笑了两声就被发配到了运输连,还说他驾驶技术好,有一次鬼子的飞机追着他的车炸,他把汽车开进了树林,躲过一劫……

牧良逢抱着他的狙击步枪,眯着眼睛似睡非睡的样子,因为害怕路上有地雷,所以三辆汽车开得并不快,牧良逢坐在最前面的那辆汽车上。这司机的驾驶功力可能还真不是吹的,山路崎岖不平,汽车却是开得比较平稳,嘴巴虽然不停地说着话,但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前面的路面。

雨后的丛林里有一股子寒气,瘦子司机紧了紧身上的军装,忙里偷闲递给牧良逢一根香烟:“长官,来根烟吧!”

牧良逢接过香烟,给司机点上火。

“不用担心,这段路还是比较安全的,再走个把小时就到了小鬼岭,那才是真正的险地。”司机说。

牧良逢嗯了一声:“什么是小鬼岭?”

“小鬼岭是我们运输连的兄弟们叫出来的,那里的山都不高,但基本所有的事故都发生在那一带,所以到了那地方我们都很小心。”

“这么邪门?”

“是啊!”司机吸了一口烟:“长官,到了那地方你得帮帮我,我开车要看路,两边的情况就麻烦你多看着点。”

牧良逢点点头:“放心开你的车吧!”然后眯着眼睛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司机摇摇他:“长官,到小鬼岭了。”牧良逢立即一个激灵醒来,将狙击步枪的子弹顶上膛。

“长官,你这枪杀过不少人吧?”瘦子司机又唠叨开了,牧良逢就烦了:“你这猴子嘴巴太多了,安静一点。”

“哈哈,你怎么知道我叫猴子?”看来牧良逢歪打正着了。好在那瘦子司机闭了嘴。牧良逢看了看两边的山,奇峰突兀、山势险要,旁边一片密林,山路又是七弯八拐,是个打伏击的绝佳地形,难怪鬼子频频选在这个地方动手。

但是奇怪的是,所谓的小鬼岭走完了,鬼子却并没有出现。牧良逢瞪了瘦子司机一眼,心想这小子小题大做,搞得虚惊一场。

瘦子司机没有辨解。突然,他一个紧急刹车,汽车吱地一声停了下来。“长官快下车,有鬼。”

牧良逢立即提起他的狙击步枪从车上跳了下来,就地钻到旁边的草丛里,瘦子也跟着跑了下来,趴在他身边。后面几辆汽车一看前面有情况,也纷纷跳到路边。

“什么情况?”牧良逢问瘦子司机。

“地雷!”

“你怎么知道有地雷?”

“你们大家注意看下前面,看有什么不同异常情况没有?”

借着汽车车灯的照射,牧良逢他们仔细地看了看路面,并没有发现异常。

瘦子司机说:“这刚刚下过雨,路面是湿的,汽车开过去后有轮胎印,而中间有一块地方你们注意一下,轮胎印断了一尺多,明显是人动过的。”

“那有没有可能是老百姓?”

“不可能是老百姓,这附近没有村子,再说就算有百老姓,他来公路上干吗?”说着他猫着腰摸到汽车前方的三米处,小心翼翼地用手扒开那片他所谓的危险地带,果然,一颗黑色的地雷跃然眼前。

“看到没有,鬼子的‘三式’反坦克地雷。”既然有地雷,就表示附近一定有鬼子。

“小心!你快回来。”牧良逢喊了瘦子司机一声,就在这时,一颗子弹擦着那小子的耳朵飞了过去,打在汽牧良逢前面的草丛里。

这一枪把瘦子吓了个半死,连滚带爬跑了回来。

押送车队的警卫班显然很有经验,大家一冲进草丛就四下散开了,班里唯一的一挺机枪警惕地对准了前方,大家沉住气。事发突然,牧良逢并没有看清楚那子弹射来的具体位置,但是他根据子弹先是经过瘦子司机,再打到自己前方的草丛里,推断出鬼子埋伏在汽车右边的侧前方。他看了看小伍,这家伙的步枪也正瞄准着他推测的方位。

“长官,我们有法宝。”瘦子司机定了定神说。

“什么法宝?”

“长官你等一下。”瘦子司机说着遛到了汽车驾驶室,低着头从油门附近摸出一个汽车灯泡,那灯泡后面的一条长电线连着汽车发动机。瘦子司机拿着灯泡摸了下来:“长官,这是我的探照灯。”

“这也叫探照灯?这有什么用?”

“找鬼子啊!我告诉你们吧!经常在这里打埋伏的鬼子不多,有时人比我们还少,所以我就做了这个东西,晚上碰到鬼子,就用这个来找。”

牧良逢看看四周,黑灯瞎火一片,想看清楚躲藏在丛林里的敌人基本上不可能。他喊了小伍一声,小伍立即会意。

“猴子,我数一二三你就开灯,往你右前方照。但是你举着一盏灯泡,要小心一点,莫让鬼子当成靶子打了。”

绰号叫猴子的瘦子司机该了一声,慢慢地摸到了汽车旁边,将一只灯泡举过车身,对着右前方的位置。

牧良逢提起枪,连着叫了三下,猴子立即打开他发明的“探照灯”,那灯极亮,射程也远,照得前面的两百米范围形同白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