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如何将政坛死敌汪精卫赶下台(图)

铁血铸剑999 收藏 0 98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4_11623_9811623.jpg[/img] 蒋介石与汪精卫  1926年3月20日,蒋介石制造中山舰事件,打击共产党,挤走汪精卫。   事情发生之前,汪精卫对自己的地位很自信。他的表现是左派,共产国际和苏俄的代表、合作者共产党、国民党内的革命派对他没有异议。他资历深,有过“过五关斩六将”的历史,又是孙中山遗嘱的起草人……,这些资本,他独有,谁也。无法与之相比。汪精卫躺在历史的功劳簿上,悠然自得。  


蒋介石如何将政坛死敌汪精卫赶下台(图)

蒋介石与汪精卫

1926年3月20日,蒋介石制造中山舰事件,打击共产党,挤走汪精卫。


事情发生之前,汪精卫对自己的地位很自信。他的表现是左派,共产国际和苏俄的代表、合作者共产党、国民党内的革命派对他没有异议。他资历深,有过“过五关斩六将”的历史,又是孙中山遗嘱的起草人……,这些资本,他独有,谁也。无法与之相比。汪精卫躺在历史的功劳簿上,悠然自得。


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汪精卫躺在楼上厅里一张帆布床上,面色苍白,夫人陈璧君和曾仲鸣夫人方君璧在旁照护用药。他在病中,3月19日即已请假不到国民政府办公。自20日早晨起,陆续有人来报告说:外面戒严;俄国顾问的公馆和省港罢工委员会被包围,两处卫队枪械被收缴;海军局长兼中山舰长李之龙被扣,海军局和中山舰被占;国民革命第一军党代表无论是否共产党,已于昨日下午全体免职,概行看管;蒋介石占了广州东门外造币厂的旧址做司令部……。他疑惑不解。而谭延闿、朱培德又受蒋介石之托,转呈一封蒋介石给汪精卫的亲笔信,信中说共产党图谋暴乱,不得不紧急处置,请求主席原谅云云。


汪精卫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愤慨地说:“我是国府主席,又是军事委员会主席,介石这样举动。事前一点也不通知我,这不是造反吗?”他激动得从床上坐了起来,一阵头晕又倒下去。


谭、朱说:“我看介石是有点神经病,这人在我们看来,平常就有神经病的,我看我们还得再走一趟,问问他想什么和要什么再说。”


怀疑蒋介石有神经病,不无道理。事前,人们从外表看上去,蒋介石和共产党合作得好好的,和汪精卫的交情也不浅,何以突然做出这类显然与共产党为敌,对汪主席不敬之事?!当然这是政治上的翻云复云,蒋介石并没有神经病。


汪精卫仍很激动,不顾身体有病,站起来穿长褂,要和谭、朱同去造币厂。长褂还没穿好,又晕倒在床上。陈璧君焦急地劝阻:“你身体这样是不能去的。”


汪精卫说:“好!等你们回来再说罢,我在党内有我的地位和历史,并不是蒋介石能反掉的!”


蒋介石制造出这么大一个事件,如何自圆其说?矛头对着谁?


22日,他对苏俄驻广州领事馆代表说:“对人不对俄”。要求俄国军事顾问季山嘉回俄;鲍罗庭速归广州。同日,开中央政治委员会会议,决议令季山嘉离粤回俄,撤出第二师各级党代表,查办“不轨”军官。因为汪精卫是中政会主席,他卧床不起,所以会议在汪精卫家里开,汪精卫躺在床上,大家围床而坐。据参加会议的陈公博观察,那天蒋介石的表情不很坦然,“他本来平时就不大说话,那天更少说话,似乎有点倔强,也似乎有点愧怍。”会后,在25日,蒋介石对军委会有一个呈文,说是:18日中山舰擅自驶抵黄埔军校前,伪称奉校长命令来守候;19日该舰又于深夜开回省城,无故升火达旦。为防其扰乱政府,采取紧急处理措施:扣海军局代理局长李之龙严讯,派军队于广州附近戒严。由于事起仓猝,来不及报告,不得已而临机处理,专擅之罪不敢辞,自请从严处分。


可是,共产党阴谋暴乱、中山舰无故升火之类,都是谎言,蒋介石心里最明白不过。中山舰开赴黄埔,有3月18日军校驻省办事处公函;其19日回省城广州,经电话请示蒋介石得准。李之龙是共产党员、中山舰舰长、海军局代理局长,被扣受审时,将军校驻省办事处公函及全部事实摆在会审公堂,真相大白。既不是共产党暴乱,也不是李之龙反叛。蒋介石事后声明:“我绝不承认三月十八那天的事件,共产党有什么阴谋在内”。我可以明白宣布:“三月二十日的事件,完全与共产党团是没有关系的!”不仅如此,他还声明:要维护共产主义,“所以我说###产主义,就是反三民主义的口号”;并非包围俄国顾问住所,“乃因部下误会,致有妨俄顾问出入,此亦余所深致不安者”;更绝无摧残省港罢工运动之理,而是追究中山舰行动,“扎兵于罢工委员会门前,致碍及会中人员交通”,谣言由此而起。


既然共产党没有阴谋和叛乱,受制裁者该是无事生非的人,而不应当是被诬陷者。却不然,蒋介石撤销了国民革命第一军党代表,并迫使共产党员退出第一军。汪精卫对蒋介石的内心活动了如指掌。他说蒋介石虽然知道不存在共产党要反叛的事实,但想借此裁抑苏俄顾问及共产党人之势力增长,“所以就这样的干下去了。”


以共产党阴谋叛乱为理由,制造一个中山舰事件,这个理由站不住了,还有别的理由吗?还有。蒋介石又说:这事“要等我死了之后,才可以发表”。因为它“太离奇、太复杂”了。“今天还有我不忍说的话。这只有我个人知道。”这神秘的内幕到底是什么呢?内幕人物是谁呢?


没有多久,有的人猜到了。谭延闿说:“什么共产党,这是介石反对汪先生罢了。”北伐开始后,蒋介石对邓演达、陈铭枢、陈公博等分别透露,是汪精卫要杀他。他对陈公博谈这件事的情形是这样的:


那是1926年8月,北伐军围攻武昌的时候。一天,奉命办理湖北财政的陈公博,去蒋介石的住处武昌李家桥,在一列火车上,他向蒋介石报告和请示。之后,蒋介石和陈公博谈起中山舰事件时汪精卫的问题,说:


“汪先生要谋害我,你不知道吗?汪先生是国民政府主席,是军事委员会主席,他对我不满意,免我职好了,杀我也好了,不应该用阴谋害我。”


陈公博感到骇然,问:“他怎样阴谋害蒋先生呢?”


蒋介石说:“他要我参观俄国来广东的船,打算就在船上扣留我直送海参崴。”


陈公博说不知道有这样的事。


蒋介石说:“自然你们不知道,他有俄国顾问和他的老婆便够了。”


提起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蒋介石亦惧亦气。陈璧君在国民党内的地位不一般。她早年参加同盟会。1917年孙中山揭旗护法时,汪精卫被召回国。陈璧君随后结束了在法国的学业,回国参加反军阀斗争。为了继续革命,孙中山在共产党帮助下改组国民党,陈璧君和汪精卫双双投身其中。孙中山为了筹集革命经费,派出身于华侨家庭的陈璧君出洋向华侨募捐。她去美洲,用半年时间,奔波于几个国家,集得捐款三十万元,充作创办黄埔军校的经费。中国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论资历,论才能,陈璧君都不比蒋介石差。她对蒋介石的有些举动很看不上眼。汪精卫当上国民政府主席和军委会主席之后一段时间,蒋介石很想和汪精卫靠得紧些,密切些,曾给汪精卫送了一个帖子,愿结为把兄弟。一天,汪精卫写信给蒋介石,开头写“介弟”二字,陈璧君看了大发雷霆,说汪精卫:“你愿意做他把兄,可是我不愿意做他的把嫂。”汪精卫不得不把那信撕了重写,再不敢在陈璧君面前称蒋介石为“介弟”。蒋介石看得出陈璧君不得意他,怀恨在心,一古脑儿把她也编织到这神秘莫测的“汪精卫要杀蒋介石”的故事里来。


蒋介石已经死了,至今,我们还没见到那个只有他“个人知道”。当时“不忍说”,要到死后才发表的“事实”。在蒋介石著《苏俄在中国》一书中,对于苏俄、共产党、汪精卫等的攻击没有任何顾忌,任意地说。关于“三?二○”事件,该书说汪精卫、共产党、苏俄代表合谋要在船上扣押他,然后送往苏联。这些话,和他对陈公博等人说的基本是一个意思。


事件之后不久,就查明、蒋介石也公开宣布,“三?二○”事件并不存在什么共产党的阴谋叛乱。那么,汪精卫到底是不是要谋害蒋介石呢?如果回答是否定的,蒋介石为什么如此说,如此做?让下列事实回答:


“三?二○”事件发生之后,汪精卫怒不可遏,22日开过中政会之后,23日,便以患晕眩症向中常会请假治疗,不见客,接着又自行辞职,即汪精卫所说:“兄弟自动辞职离开广州”。5月11日,汪精卫离粤赴港,6月中旬到法国巴黎。事发和事后,汪精卫所愤愤不平的是蒋介石这么大的举动竟连招呼也不打。直到他旅居国外之后,与人通信提起此事还难以抑制内心的气愤,说:“三月二十日之事,事前中央执行委员会、政治委员会毫没有知道。我那时是政治委员会主席,我的责任应该怎样?三月二十日,第二师团党代表以下都被拘留,我是国民革命军总党代表,我的责任应该怎样?我这时候以为不问这事情做得错与不错,而这件事情做法不能说是不错。我只责已而不责人,我以为皆我不能尽职所致,所以引咎辞职。”汪精卫对蒋介石的指责没有错,蒋介石制造“三?二○”事件,不论从政治上说或从组织纪律上说,其过错都难以推卸,理应受到制裁。汪精卫如果有谋害蒋介石之心,正好是个好机会,何不借机除蒋,而自责出走呢。


1927年4月,汪精卫回到武汉,陈公博当面质问有无要谋害蒋介石之事。汪精卫“愕然了半天”,反问:“公博,你信不信?”


“三?二○”事件时,蒋汪间关系的实质,在蒋介石的另一举动中暴露出来。


汪精卫辞职出国后,海内外国民党人拥汪呼声高昂,请汪复职函电如雪片般飞来。蒋介石对此甚是反感,竟愤然声言:“我以为党政军只能有一个领袖,不能有两个领袖。如果大家要汪先生回来,我便走开。如果大家要我不走,汪先生便不能回来。”应当说,这才是实话。


蒋介石在“三?二○”事件后,到处演说、报告,说:党的领袖只有总理一人,本校长以总理的精神为精神,以总理的意志为意志,我可以做总理真正的一个信徒,这话只有我能说,亦只有我敢说,这是不用客气的。


汪精卫走后,蒋介石取代了军委会主席的位置。以解决国共合作中出现的问题为名,蒋介石向国民党中央提出“整理党务案”,排斥、限制共产党员在国民党内的领导职务,规定:共产党员在国民党省、市、中央党部任执行委员者,不得超过各该党部执行委员总数三分之一;共产党员不得担任国民党中央部长。5月15日至22日,国民党召开二届二中全会,通过了蒋介石的“整理党务案”,并选举蒋介石的盟兄张静江为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会后,共产党人辞去在国民党担任的部长职务。而蒋介石的官衔接二连三地增加,当上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军人部长、国民政府委员、国民革命军总司令。7月4日至6日,国民党中央召开临时全体会议,张静江以足病辞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职,会议选蒋介石担任。至此,蒋介石成了国民党党、政、军的领袖。他说,如果汪精卫回来,他就走,表示一山不能同时藏两只虎。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