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金瓶梅DD西门庆

dengjinshou 收藏 6 2301
导读:西门庆所处的明朝,本来也是抑商的时代。朱元璋为了压制商人,贬低商人,侮辱商人,不许商人穿绸缎,农家如果有人经商,整个家庭也就失去穿丝绸衣服的资格。当然,到了西门庆的晚明时期,这些制度已经基本失效。商人的钱到底是政治的权的最强烈腐蚀剂,到了晚明,商人地位大大提高,金钱主宰的局面已经形成,社会的拜物教非常流行,思想家也从以前的“农本商末”转变为“农商皆本”,不少知识分子本身就投身商海。有钱能使鬼推磨,西门庆作为有钱的商人,在当地无限风光,不但是妓女追逐的对象,也是女人思嫁的有情郎,甚至一些官员也如蝇逐臭如蚁附骨

西门庆所处的明朝,本来也是抑商的时代。朱元璋为了压制商人,贬低商人,侮辱商人,不许商人穿绸缎,农家如果有人经商,整个家庭也就失去穿丝绸衣服的资格。当然,到了西门庆的晚明时期,这些制度已经基本失效。商人的钱到底是政治的权的最强烈腐蚀剂,到了晚明,商人地位大大提高,金钱主宰的局面已经形成,社会的拜物教非常流行,思想家也从以前的“农本商末”转变为“农商皆本”,不少知识分子本身就投身商海。有钱能使鬼推磨,西门庆作为有钱的商人,在当地无限风光,不但是妓女追逐的对象,也是女人思嫁的有情郎,甚至一些官员也如蝇逐臭如蚁附骨一样围绕在西门庆周围。后来更是还走上仕途,成为人五人六的国家中高级干部。

西门庆在当官之前,就是一个与政治权力走得非常近的商人,他把持官府,交通贪官恶吏,在官场编织了密集的关系网络。靠与官场的人脉,他赚取了商场上不易赚到的钱。

一,西门庆的生意

在走上官场之前,西门庆主要经营一家生药铺子,并且放官吏债,看来生意规模并不很大。小说开场的时候,西门庆就拥有一妻两妾,外面还包着婊子;家里又有数十人的奴婢队伍。以生药铺子和官吏债的收入,似乎无法维持这样一个三四十人口家庭的体面生活。所以,生药铺子和官吏债不过是他收入的一部分,而另外的收入,多是勾结官府得来的不易之财。

西门庆的生药铺经营的是未经加工的中草药和香料之类。在《金瓶梅》中的清河县,只有西门庆开着生药铺,属于独家经营。与西门庆通奸的李瓶儿,在丈夫花子虚死后,巴巴要嫁给西门庆,但因为西门庆的后台被倒台,西门庆自身难保,用情不专的李瓶儿就招赘蒋竹山做了接脚夫。蒋竹山是医生,李瓶儿就拿出数百两银子让他也开了一个生药铺。这样,清河县就有了两家生药铺,蒋竹山不但成为西门庆的情敌,而且也成为西门庆生意上的竞争对手。西门庆听说后大怒,叫了两个地痞流氓,前去讹诈。两个流氓捏造了蒋竹山借他们三十两银子的借条, 毒打蒋竹山一顿之后,又告到提刑所夏提刑那儿。夏提刑拿了西门庆的好处,一顿板子将蒋竹山几乎打死,并且判令蒋竹山偿还两个流氓的本息,并威胁说如不服判就要收监坐牢。蒋竹山经此官司 ,又因为床上功夫不如西门庆,被李瓶儿嫌憎,被赶出家门。西门庆一举达到了两个目的:既报复了蒋竹山的夺爱行为,也保住了自家生药的独家垄断地位。李瓶儿后来嫁给西门庆,西门庆提着马鞭子问罪,罪状之一就是李瓶儿资助蒋竹山开生药铺子夺他生意的事。可见,西门庆是通过买通官府的办法,借助官府的支持来维持垄断经营的。

西门庆的另一桩正经生意是放官吏债,就是说,西门庆其实还是一位金融商人。对于官吏债,人们有不同的看法,一种看法是普通高利贷,一种看法是贷给官员的高利贷,还有一种看法是当官的放的债。我觉得,官吏债可能就是主要以官吏为对象的高利贷。

中国古代的官员,尤其以科举取士为主的明清时期,虽说不少人出身富家,但也有不少贫寒人士,经过十年苦读,熟读圣贤,像《儒林外史》的范进周进一样,最后通过中举中进士弄到一官半职,或者至少,因为中举中进士,就有了当官的资格。不但考取了当官资格的读书人需要到处打点送钱争取得到官职,就是已经当上了官的读书人,要上任也需要一笔钱作为启动资金。

明清时期实行严格的官员回避制度,上任必须到远离家乡的外地,上任的路费就是一笔巨大的开支。那时候的州县级官员,俸禄很低不说,需要由他发工资的人是一大帮人,这些人包括秘书、顾问以及一些打杂跑腿的心腹。国家并不给这些人开工资,他们的工资也得当官的支付。当官的还没有上任刮到地皮,当然拿不出这些钱,于是,就像今天贷款买房子一样,就有人以官员将来刮地皮的收入为抵押,专门为这些当官的放债。有些放债的人甚至作为官员的长随,直接跟随官员上任,这叫做“带驼子”上任。西门庆是坐地放债的金融家,他不必亲自跟随放债的到地方上任的。因为为这些官吏提供融资服务,他就在官场上积累了更多的人际关系资源,而这种资源当然都可以转化成白花花的银子。

西门庆当然不仅仅为官员放债,也给私人放债。帮闲应伯爵的妾生了孩子,应伯爵穷得过不去日子,也打了一张借条,写过月息5%的利息,向西门庆借贷;做皇家生意的商人李智黄四一直向西门庆借贷。这些借贷的数目较大,每次在千两银子之多,利息都是月息5%,即年息60%。李智黄四本来能够在他处借到钱,但是因为此事西门庆已经当个官,这些商人觉得向西门庆借钱更能攀扯上关系,为以后的发展打好基础。有人说这种由当官的人放的债叫做官吏债,但事实上西门庆未做官的时候就在放官吏债,说明并非是当官的放的债就是官吏债。

明朝的法律对于高利贷有规定,就是,放贷和典当的利息,月息不得超过3%,就是年息不得超过36%。而且还规定,总利息不过 一本一利,即不管年月多长,利息的总额不能超过本钱。违反这些规定的就按照赃罪论处,罪重的要打100板子,运气不好的会被这板子打掉性命。当然,这样的规定与商人不许穿绸缎的规定一样也早成为具文,西门庆的高利贷都是月息5%而不是3%。

在那个金融制度和信用制度不健全的时代,放贷的风险是巨大的。西门庆的官吏债生意能够兴隆,一定是因为他长期把持官府,与官府熟络,因而有官场的保护性资源可用有关。李智黄四不断向西门庆借债,西门庆一次就与应伯爵说,只要还不上,他就拉到公堂上打板子。可见,有西门庆的板子在,没有人敢于赖他的账。只可惜,后来他四脚朝天死了,李智黄四果然赖账,本钱都没有完全收回来。可见,在那时候,如果没有官府势力垫底 ,做商业经营,金融服务,其安全性是没有保障的。

以上生药铺子和官吏债,就是西门庆的正经生意。而作为商人,他还有其他非法经营。他最得意的一是利用官场资源和关系包揽词讼,贿赂官府,赚些好处,二是向官场大量投资,通过投资官员因而取得巨大的经济回报。

在西门庆还没有做官之前,扬州的盐商王四峰因事入狱,他知道西门庆神通广大,就拿出2000两银子求西门庆疏通关系。结果西门庆花1000两银子向当朝太师蔡京求情,王四峰免去牢狱之灾,而西门庆则干赚1000两白花花的银子,而1000两银子相当于今天20多万元人民币的购买力。像这样的空手道功夫,不但自己赚来白花花的银子,而且因为孝敬蔡太师,老太师高兴之余还给了西门庆一顶理刑千户的官帽子。

作为精明的商人,西门庆最善于向官员进行投资。清河县的大小官员自然不必说,就是当朝的显贵如杨戬,蔡京,甚至蔡府的管家翟老爹,他也倾情交往。当新科蔡状元也就是蔡京的干儿子没有路费,由翟管家介绍到西门庆家里的时候,西门庆对于蔡状元和一同前来的安进士给予隆重接待,临行的时候,西门庆给蔡状元送上重礼,还送给他100两银子,安进士50两银子。这100两银子相当于今天的两三万元钱啊!后来蔡状元果然在官场春风得意,西门庆当初的投资得到无数倍的回报。

西门庆投资官员的最大收获是得到了一个理刑官的五品官。五品显然已经是中级官员,而且又是处理一个省的刑事民事案件和司法纠纷的副长官,有人说相当于今日的省级法院的副院长,有的又说相当于公安厅的副厅长,但是,在那个司法与行政不分的时代, 他的职权恐怕相当于省公安厅副厅长加上省法院副院长这样的角色。这个角色使他的商业如虎添翼。

二,权力经济

当官之后,借着权力的东风,西门庆的生意更加红火,生药铺不但继续开张,官吏债继续发放,而且又拓展了许多新的生意,开了缎子铺,绸绒铺,绒线铺,还有当铺,后来还染指盐业。在临死之前,还花钱买到朝廷生意的批文,准备承包利润很高的皇家采购生意,只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开张,他就死掉了。

西门庆是一个偷税者。西门庆的伙计韩道国曾经从杭州购置一万两银子的缎绢货物,到达临清钞关的时候让人向西门庆报信,西门庆就向钞关司官吏钱老爹写信,并附上50两的银子。结果10辆货车的税钱,不但少算了三分之二,而且都当作茶叶之类报税,十大车货物只纳了30两银子的税,钱老爹也没有让税官查验,就立即放行了。明朝钞关的税率,到底如何,我不大清楚,待查考。从小说所写看,钞关实行的是不同商品课征不同税率的货物税,显然绸绢的税率高于茶叶之类,将绸绢报成茶叶就能够少纳税金。西门庆价值万两的货物,只交纳30两银子,就是加上行贿的50两银子,也不过80两,相当于0.8%的税率。

这样偷税的例子在全书多处写到,最后一次是韩道国押着货物到钞关,等待西门庆给钞关钱老爹写信减免税金的时候,听说西门庆死了,于是韩道国就将手头的货物立时发卖一半,然后就拐财逃走了。西门庆辛苦偷漏税款,还不是资助了情妇的老公而已,实在是天大的讽刺。

西门庆权力经济的另一生意是介入盐业。

明朝,和历史上很多时候一样,国家对食盐实行专卖政策。食盐是人们生活必需品,每日三餐,一顿也离不开食盐。于是国家将食盐垄断起来,或者由国家亲自产销,赚取高额利润;或者由国家垄断生产,高价卖给商人;或者向食盐收取高额的盐税。因为食盐是人们生活必需品,没有弹性, 因此,因民所急,用食盐榨取百姓,是国家非常得意的做法,从来乐此不疲。

明朝以食盐收入养兵。食盐的生产,由专门的世世代代世袭的盐户组织生产,销售由专门的商人在专门的区域进行。当时因为货币不发达,交通落后,如果商人直接拿粮食或者白银到产盐去换盐买盐,那么,将这些粮食运送到边疆的兵站就是一个问题。因此,明朝政府继承了宋朝的一种叫做开中法的办法,政府要求商人把粮食运送到边疆的兵站,得到政府开出的仓钞,相当于交纳粮食的凭据;用这凭证又换取盐引,盐引等于是食盐的提货凭证;商人拿着这样的盐引,也就是许可证,到指定的地方去领盐。这种办法,政府节省了从产粮区向边疆兵站运送粮食的运费。有些商人为了节省运费,就在边疆地区组织人力开荒屯田,这样的商人叫做边商。边商向当地卫所兵站交纳粮食,换取仓钞,而将仓钞出售给叫做内商的内地商人;内商将仓钞换成盐引,到指定的盐场支盐 。表面上看,这些办法都是好的。

但是,专制而腐败的明朝政府将这事办砸了。政府发放了大量的仓钞盐引之后,却迟迟不予支盐。大量的仓钞盐引压在商人的手中,几乎成为废纸,价格暴跌。历史记载说,“商人支盐如登天之难……有守候数十年老死而不得支者,令兄弟妻子支之”,而历史记载也显示,手持盐引 的商人的等待时间,平均是八九年。另一方面,“势要支盐易如反掌”。这种情况当然要激起商人的反对,因此,政府也会想一些办法来改革弊政。在《金瓶梅》中,当时就出台了一个政策,就是将新旧仓钞按比例换成盐引,这样可以消化一部分积压的仓钞和盐引。西门庆作为商人,和邻居、亲家乔大户也有3万仓钞,换了3 万盐引。显然,西门庆是一个内商,他并未到边疆屯田,因此他手上的仓钞一定是乘着仓钞暴跌的时候抄的底,等候机会支盐发财。盐引改革的消息,西门庆通过自己在官场的权力网络,提前得到了。

西门庆此前给蔡状元的投资,这时候有了用场。蔡状元这时候是巡盐御史,主持两淮的盐政。蔡御史到西门庆家里做客时,西门庆请吃送礼之余,还给他送了两个可人的小妓女供他消夜。在酒席上,西门庆也就顺便提起他的3万引盐引的事来。蔡御史爽快地答应说,“比别的商人早支你一个月就行了”。当然,别的能够支取食盐的商人,或许也都有各自的道道,才争取到支盐的方便。

食盐是生活日用品,腐败的朝政,官商的勾结使得盐商拿盐引支不出盐,一定会使市场上食盐紧缺,价格高涨。别人数年甚至十几年等不到支盐,而 西门庆这样的权商能够提前一个月,哪怕是提前10天支取到食盐。他将食盐独家抛向市场,将会赚取怎样的超额利润!

西门庆最后的一个大手笔是要做朝廷的古器生意,做承包商。小说中写皇帝大兴土木,修建皇宫,取悦贵妃,需要种种文物古董装点,皇帝让各省给采购古器。西门庆所在的省份的一笔生意能够赚上万两的银子。西门庆听说之后准备斥巨资做这笔生意。他立即向主管此事的宋御史送上书信,并附上10两黄金。当时古器的批文已经下发各府,但是黄金和西门庆的面子,使得宋御史无法拒绝,立即火速派人将批文又追赶回来交给西门庆的来人。但不凑巧的是,这时候西门庆已经被王六儿潘六儿榨干体力,精尽人亡。

与今天的官商勾结官商一体的商人相比,西门庆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他并不经营假冒伪劣产品,对于客户,消费者并无多大侵害,经营道德还过得去,或许明朝的商人心肠还总体没有今天这么黑;二是他利用权力滋养商业,可是并未直接利用他的权力,而是间接利用他结成的权力关系网来求方便。

在明朝那中时代,官府权力对于经济交往经济贸易的控制,与现在相比是松弛无力的。官府除了专卖的食盐茶叶和收税之外,对经济贸易的干涉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像今天这样政府通过垄断经营,通过审批制度,把经济贸易完全把持控制在自己手中,给当权者以巨大而无节制的染指商业利润的空间,在西门庆时期是无法想象的。因此,即使精明而恶劣如西门庆,他以自己的权力换取真金白银的余地就是那么大。可以说,西门庆至少应该抱怨他自己生错了时代,如果生在今天,不知他会创造怎样的辉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