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怒称:中国正在组织喜马拉雅联邦包围印度

一包假烟 收藏 1 94
导读:在印度外交部长慕吉克结束的中国之旅期间,双方明显采取前瞻性的姿态,但两国之间仍然有几个棘手的问题没有解决。围绕印度东北部纠纷的一个关键方面是中国对东北部极端分子的支持。    在慕吉克与中国领导人互动期间,北京提出锡金问题,印方当然置之不理,姿态是:锡金边界在1959年已经有了定论,不是目前谈判的话题。 在1954年,中国政府用"旧地"搪塞,把整个东北部"融入"他们的领土,从而泄漏了他们在这个地区的意。在1960年,中国人想到一个由尼泊尔、锡金和阿鲁纳恰尔邦组成"喜马拉雅联邦"。1967年,中国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印度外交部长慕吉克结束的中国之旅期间,双方明显采取前瞻性的姿态,但两国之间仍然有几个棘手的问题没有解决。围绕印度东北部纠纷的一个关键方面是中国对东北部极端分子的支持。


在慕吉克与中国领导人互动期间,北京提出锡金问题,印方当然置之不理,姿态是:锡金边界在1959年已经有了定论,不是目前谈判的话题。


在1954年,中国政府用"旧地"搪塞,把整个东北部"融入"他们的领土,从而泄漏了他们在这个地区的意。在1960年,中国人想到一个由尼泊尔锡金和阿鲁纳恰尔邦组成"喜马拉雅联邦"。1967年,中国支持西孟加拉那夏巴里左翼极端分子的武装起义。情报人员称中国人支持起义的唯一目的就是沿"西里古里走廊"切断印度富有战略意义的东北部与其他地方的联系。在1967年,那加叛军领袖慕伊阿带着三百多名那加青年前往中国云南接受武装训练。慕伊阿第一次进入中国时才20岁,他常常公开表明感激中国对那加运动的支持。


中国对东北组织的援助可以说有四个阶段:第一阶段,包括建立联系及扩大精神支持;第二阶段,公开支持那加兰、曼尼普尔和米佐拉姆的组织;第三阶段,利用克钦独立组织﹝KachinIndependentOrganization?amp;#123作为渠道,援助那些组织;第四阶段仍在继续,但是保密的。


情报机构宣称中国驻缅甸仰光大使馆一直和曼尼普尔组织联系,而且"统一全国解放前线"的首脑梅根1997年到访云南,表面上是采购武器。中国继续鼓舞大多数东北部武装组织。ULFA总司令巴卢拉长期以来说"毛书"是任何革命的基础读物。在2004到2005年,当ULFA武装分子遭受不丹的联合打压,他们首先求助于北京,首领拉吉霍华致信中国寻求临时庇护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