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白话英雄谁敌手

王小虎的老虎 收藏 6 40
导读:[size=14] 王小虎混的私人论坛里,特产一种眼神很好的井蛙,那几个痴汉傻姐们,皆以在网络上挖掘出本时代的文学大师为乐。比如他们总是喜欢端出伯乐的架子,站到韩寒的中指下面猛鼓掌:啊呀呀,好潇洒啊……虽然说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粱启超的文章做得那么好,都要被老辈诋为野狐禅,但象韩生这类七叉八开一日三遗矢的文字,在下却以为实在是称不上好的。隋唐佳话里记载,南北朝的魏收以秽书执文坛之牛耳,而梁国的徐陵却独具慧眼,将这位独孤求败的文集投水沉之,评曰:‘吾为魏公藏拙’----看来,古人早就为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王小虎混的私人论坛里,特产一种眼神很好的井蛙,那几个痴汉傻姐们,皆以在网络上挖掘出本时代的文学大师为乐。比如他们总是喜欢端出伯乐的架子,站到韩寒的中指下面猛鼓掌:啊呀呀,好潇洒啊……虽然说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粱启超的文章做得那么好,都要被老辈诋为野狐禅,但象韩生这类七叉八开一日三遗矢的文字,在下却以为实在是称不上好的。隋唐佳话里记载,南北朝的魏收以秽书执文坛之牛耳,而梁国的徐陵却独具慧眼,将这位独孤求败的文集投水沉之,评曰:‘吾为魏公藏拙’----看来,古人早就为不知道自丑的文字,指明了方向:水葬。以古为鉴,今后再看到韩生码出的青楼口水,我们也不必去和有识人之能的井蛙们挣个面红耳赤了,不如省点力气直接投到马桶里面,让这些墨宝遗香打着转,回归为一堆溺纸吧。


国人历来将文章看得重,说文章是富贵的敲门砖、攀天的青云梯,能做好文章的人,都算是文曲星发善心投胎的。只是,自五四白话文当道以后,文曲星是越来越少,扫帚星却是越来越多啊。放眼望去,皆是些韩生般的丑类在台上扭秧歌跳大神,却还非要强迫你相信他舞出的是西洋歌剧。所以在下今天虽然欲效仿百晓生排兵器谱论白话诸雄,却也只能“低着头”从一堆跳舞的矮奴里挑几个略高的来论个短长了,比如李敖比如讯哥儿比如胡适之。这种低头的无奈,便叫做入矮人之乡而不得不俯视之嘛。


用四个字来形容李敖---“竖子成名”。其实李敖名门出身,文字上又颇得旧学的根基;品其文如狂风吹劲草,似海滩拾遗贝。但李敖却过于显摆胸中的那点史料,经常是刚吃进了口佛跳墙,就急吼吼地张开嘴卖弄,结果自然是露出了一排鲜红的牙肉。而他的文字后期又流于轻浮,若灯下的熟妇经不得细看。细看不免失之于行文的粗鄙。因此,李敖的文章,从实里说是无气度无用处,如一通乡把佬打出的地躺拳, 表面上忽忽生风很威武,实际上却是忽忽漏风很寒颤。离大乘的境界,差了整整一个光年。


而李敖却以五百年来第一白话自居。他贬迅哥等先驱是米粒,只是多放了一些水汤浮肿成明珠了。天才车手韩生也爱咬嚼师辈以增辉,还常要美其名曰“杂的文”,杂种的文。看来韩生褪裤卖鸟的扮相,比李兄要更见精深。李敖一介狂生举板砖布施于尺寸孤岛,难免会有浅池龙卧的充实感。所以他常常不自量地凭窗长哮:推倒万世之豪杰,开拓千古之心胸。其实这面张扬的旗杆要能树在文字的山头上,是得靠真本事的。李敖兄内力不够,却开动脑筋另辟溪径,以意淫百女的邪派采补大法,在文学的半山腰上摆出了一个狂放的POSE。


李敖总说讯哥不好,只知道躲在租界里咿咿呀呀地骂人,而且白话文写得不好不如他好。后半句话剔除自吹的成分,也不是没有几分道理啊。当年读鲁迅的文字,觉得讯哥的晦涩白话杂文只有一篇称我心意: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讯哥的那篇文章,洗尽了戾气,反给人一种温婉良善的感觉。现在回头再看讯哥的杂文,有很多好于这篇的文字,却再无能平和冲淡于其上的意境,可惜了。小胡子的讯哥给我的印象一直不错,每逢追忆讯哥挥舞铅笔刀叱诧文坛的音容笑貌时候,我都会摆出一副恭敬的姿态,于脑海中温习一遍羽太信子的澡盆裸泳,小胡子的窗外了望,又或者是周氏兄弟提着狮香炉、陶瓦枕对拍天灵盖的夺命术了。窃以为,周氏文豪们以这种肉搏姿态留世,未尝不是一种名士的风流哦? 哈哈。


李敖看低鲁迅。但他又高抬胡适,对胡的道德学问推崇极至,这却未免更谬。其实君子剑胡适之一生最擅长的本事,便是给乡野愚妇发蒙,也确曾做出了一番文化接生婆的功德。但胡适的白话文章好不好?是否真如文狗韩石山所言的,是五四的旗手、文字的巨匠?象这种答案,我们只要把眼神放到他的“两只蝴蝶”里,那就一目了然了。与妓女打打茶围,和曹诚英陆小曼搞点眼波流转却打死不挺腰的偷情游戏,其实都算不了什么,先总统中正公为了无障碍嫖妓还将发妻揣成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哪。只是,硬要褒胡适之的白开水文字是文学的魁宝,这种谀墓的金文还是刻在胡大师的墓碑上吧,那里更能恰得其所。


好的文字,讲究的是意境和性情。陈子昂热酒烧心,攀幽州台来一句绝唱“念天地之幽幽,独怅然而涕下”,这是大意境;辛弃疾素巾拭剑,登赏心亭发一声长啸“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那是真性情。而白话诸雄里却何曾有如此的英雄人物啊。五四树起来的欧式白话,断裂了古文的基础;胡适说新青年提倡的白话“是放小脚式的”,没有基石的,所以生出的都是些张恨水张资平张爱铃似的鸳鸯蝴蝶抹泪派;启蒙学来的自由主义,是颠倒了传统文化伦理,是破万而不立一的,所以李敖玩性情,玩成了淫棍;讯哥玩批判,玩成了武夫;胡适玩理性,玩成了酸儒。这些,都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匠人,而不是能上承秦汉古文,下拓白话天地的枭雄。那么,真英雄何在,读书养气以求厚的真豪杰何在?如今白话的地盘里,真找不到一个可以纵苇凌江、弯弓射虎的文字高人了吗?每念及此,老夫也只能无奈地抖一抖衣袖,弹一声空弦;为舞台上开房的韩生、窃龟的钱师,笑嘻嘻地谱出一首“瘪三混世乐”的新曲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