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五章 耻辱的九一八 第五节 无奈

我爱奇奇 收藏 16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649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日本人在盯上东北地区之后,为了挑起国内对侵略中国的狂热氛围,开始向国内民众和军队大肆宣扬“忠君爱国”思想和臭名昭著的“武士道”精神,尤其是向军队灌输“天皇是神”的意识,以期从思想上控制整个日本民众和军队,以便在将来的战争中驱使这些炮灰义无反顾地走向死亡。日本这个民族是一个没有羞耻感的民族,他们的骨子里缺少耻感文化,对于羞耻和道德的评判,日本人往往是从是否符合国内利益的基点上去看待的,他们认为有利于国家或者是天皇的事情,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去做,是否符合人性、道德,则不是考虑的范围之内,因此,日本人对于南京大屠杀、对于在中国犯下的罪行,是没有任何悔悟的,日本人把这些罪行都看成是为了国家和天皇所必须干得,所以,在后来,他们认为只是需要一点点道歉就可以抹平中国人心中的伤痛,认为他们祭奠那些战死的鬼魂也是理所应当的,甚至现在一些日本人认为,二战的最后不是日本宣布投降,而是日本自愿采取了中战的做法,才得以结束的,在这里请注意,日本人是说——中战,意思是中止战争,而不是终结战争,更不是投降。所以,哪一天日本人要是再次发动战争,大家也不会感到奇怪的。

看着日本人在国内开动一切政治机器,广泛的宣扬战争的思想,中国国内也不是没有察觉,蒋介S、国民党政府此时正忙于清缴国内几个独立的政权,“九一八”事变前后,在中国的土地上有三个政权,每一个政权都有自己的政府、军队和财政,每一个政权都以对方为必须消灭的敌人。

第一个分裂政权是三十年代初“广东国民政府”的短暂存在。 1931年2月28日,由于国民党元老胡汉民在南京被扣,另两位元老居正和谢持,一被囚禁,一被通缉,从而导致国民党内讧又起。执政的南京国民政府司法院长王宠惠等辞职,铁道部长孙科也离开南京赴广东,国民党元老、中央监察委员邓泽如、林森等在4月30日发出通电,弹劾蒋中正,陈济棠等广东将领也发出通电支持弹劾,北伐成功之后再爆内战的始作俑者、广西实力派军人李宗仁顿时加入其中。于是,5月27日,以汪兆铭、邓泽如、邹鲁、孙科、李文范为常委的国民党中央非常会议,遂成立于广州;以唐绍仪、汪兆铭、孙科、古应芬、邹鲁为常务委员的广东国民政府也随之成立;一个意图与南京对峙的国民党政权在南方出现。它仅发生在“九一八”之前的数月。

但是,“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已经在湖南对立的两方军队立即言和,胡汉民等随即获得自由,和平会议马上在上海召开,分立的国民政府和国民党中央也随之消失。

1985年匹兹堡大学教授许倬云曾评论那时候的形势说:“北伐后成立的国民政府,宣传统一了中国。实际上,国民政府号令所及不过是沿海的城市及其近郊的腹地,中原大战及国共的武装冲突都是对中央政权的直接挑战。即使不在战争状态下,国民政府也必须容忍内地的割据。军阀中势力大者,如张学L、阎锡山、李宗仁、龙云、盛世才等人,占地跨省兼圻;次焉者,如四川的军人也分别盘踞州郡。因此,国民政府的权力基础其实只是沿海城市的中国,对南方的粤江三角洲及北方的平津地区尚且鞭长莫及,这南北二地的地方势力还分食杯羹,不让国民政府专有其资源。”

第二个独立的政权是中国CCD的江西“苏维埃政权”。这发生在“九一八”之后。

蒋介S忙于围剿这几个独立的政权,因此,对待日本人的态度是对日本的侵略采取不抵抗政策。事变发生前,蒋介S于8月16日致电张学L:“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

9月12日,他在河北石家庄召见张学L时说:“最近获得可靠情报,日军在东北马上要动手,我们的力量不足,不能打。我考虑到只有请国际联盟主持正义,和平解决。我这次和你会面,最主要的是要你严令东北全军,凡遇到日军进攻,一律不准抵抗。”

事变发生后,国民党政府电告东北军:“日军此举不过寻常寻衅性质,为免除事件扩大起见,绝对抱不抵抗主义。”当时,日本关东军只有1万多人,而中国东北军驻在东北的有16.5万人。但是,东北军部队多次接受不准抵抗的命令,在日军的军事进攻面前,除小部分违反蒋介S的命令采取了抵抗措施之外,其余均不战而退,或不战而降,成为了中国国家、民族和军队的耻辱。

尽管日本在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多次挑衅,张学L仍于9月6日致电东北军参谋长荣臻及东北三省政务委员会:“现在日方对我外交渐趋积极,应付一切,极宜力求稳慎,对于日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须万方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希迅即密电各属,切实注意为要。”

再以上种种迹象表明,不抵抗政策的发源地是蒋介S和南京国民政府,张学L只是代人受过,他受制于南京国民政府,因此,不得不执行了南京国民政府的命令。

在九一八事变中,张学L落下了“不抵抗将军”的评价。然而对于张学L的不抵抗行为,后来逐渐评价为:他错误判断日军目的,若其知道日军并非“寻事”,而是要吞并东北。作为东北少帅,他不至于会将东北拱手让给日本。张学L1990年接受日本国营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他当时认为:战争不合乎日本政府的利益,日本政府应会约束关东军。

后来的结果,大大出乎了张学L的预料,日军的行为不仅将东北军直接赶出了东北,更是强占了东三省,最后,张学L也是追悔莫及。

李琮自从成为张学L的“心腹”之后,也开始忍受着内心的煎熬:到底该不该去劝说张学L积极应对日军的挑衅呢?如果张学L听从了自己的话,“九一八”事变的结果,也许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纵然日军最后通过增兵,拿下东北,可是付出的代价,也许就要大得多了,中华民族也许就能少受到一点苦难,可是,要是张学L不听,自己也就没有办法。说得轻了,自己的话和一些有识之士的话是一样的,无非是日军主动挑衅,我们应该积极应对之类,当然,这些人都没有预见到日军会大规模侵占东北,所说应对只不过是做做姿态,要日军知道点厉害,不敢轻举妄动罢了,谁也不敢打包票,日军会发动战争。这些话,张学L早就听过了,自己再去说,会有什么用呢?可是,自己要是说得重了,该怎么说呢?难道说自己已经知道会发生“九一八”事变吗?说自己知道日军会侵占东三省吗?这会引起张学L对自己的反感和怀疑,一个小小的旅长,就能知道这么多的机密吗?日军的行动你怎么会知道?难道你想挑动和日军之间的战争吗?这可是和大政策不符的,也是和张学L的想法不符的,大家谁都不敢和日本人翻脸,因此,你李琮有几个脑袋,敢唆使张学L和日本人动武?弄不好,自己这个旅长就要搬家了。可是,不去说一说,自己的心里总觉得愧对了国家和民族,毕竟,自己知道日本人要发动战争。

到底去还是不去呢?李琮的心里实在是无法抉择。

李琮的心里整整挣扎了两天,最后,李琮还是决定去见一见张学L,做一做最后的努力。

李琮坐着小汽车来到张学L的府邸前面,一路上李琮都在思考着如何向张学L说明情况,李琮甚至差点就调转车头回去了。

汽车慢慢的停下来,李琮依然是满脑子浆糊,理不出个思绪来。

看着车门打开,李琮机械的从车上走下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深深地吸进去一口气,稳定稳定自己的情绪,然后迈开大步走向张学L的办公室。

来到张学L办公室的门前,李琮还在思考着要不要告诉张学L实际情况,一抬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来到张学L的办公室门前,李琮看见了那个令后人又爱又恨的张少帅,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文件。

李琮心头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李琮一面想着,一面大声喊道:“报告,李琮奉命前来报到。”

张学L听见喊声,立刻抬起头,满脸微笑着:“原来是李琮啊,来来来,里面坐。”

李琮一面走进去,一面答到:“谢少帅!”。说完,一屁股坐在张学L的对面。

张学L看着李琮,高兴地说:“李琮啊,你看看你前一阶段的提议,我都已经实现了,70多辆坦克,50多架飞机,都已经装备我军了,现在我军是兵强马壮,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啊。”

李琮立刻起身,谦虚的回答:“少帅谬赞了,卑职只是略微提了一点从实战中得来的经验,而这都仰仗于少帅亲自规划,亲自实施,我军才有今天的声威。卑职何德何能敢居其功?”

张学L笑了笑,摆摆手说:“你也太客气了,跟我你还有什么客气的,要不是你把这些从战场上用命换来的经验告诉我,我哪里会有这些想法啊。”

李琮只得低了低头,微微一笑了之。

张学L看着李琮,又问道:“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啊?需要我给你提供什么装备,你尽管说。”

李琮站起身回答:“少帅,卑职今天来,也没有其它什么事情,只是想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张学L高兴地说:“好啊,你有什么心里话,尽管说。”

李琮大声回答:“是。卑职今天来,主要是想就最近日本的行动说一说自己的看法。”

听见日本这两个字,张学L皱了皱眉头,但是,他依然用手指指了指李琮:“说吧,你有什么想法?”

李琮壮了壮胆,接着说:“日军进来行动有些异常,第一,它将驻日本本土仙台地区的第2师团,替换京都第16师团到南满地区换防,虽名曰换防,但其实质恐怕不仅仅是换防这么简单。第二,日军对我东北地区侦查活动加剧,尤其是针对我军部署的侦查活动更为频繁,此动向值得注意。第三,日方挑衅我方事件,数量增多,规模越来越大。第四,日方已经在国内进行了战争的动员,其作战目标,已经很明显是针对我们。以上这几点,充分说明,日军可能于最近发动对我的突然袭击,还请少帅早做准备,以免被日军打的措手不及。”

李琮想来想去,也只好把这四点作为自己向张学L说明情况的证据,再深一点,李琮不能说,也不敢说。

张学L听了李琮的话,点点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也理解你的良苦用心,但是,你的话未免有点过头了,日军最近是不断的针对我们进行挑衅,但是,你也应该清楚,日军从踏上这片土地之时起,它哪一刻不是在针对我们进行挑衅?从甲午战争到现在,日本人亡我之心不死,这我们都是知道的,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无时无刻不是在和日本人进行战争。但是,事情总是要一步一步来解决的,我们国家积弱多年,与日本人无力进行全面的战争,所以,有时候,我们还必须要忍让,忍一时之辱,才能换得我们发展的时间,才能换得我们的强大,才能换得我们的最终打败日本人。可是,现在我们要下最近日本人动手的这个结论,似乎理由还不够充分。更何况,日本人就是在等着我们给他们开战的口实,一旦我们有所动作,则可能导致日本人发动对我们的全面战争,到时候,我们可就真的悔之晚矣。所以,现在,我们绝不能轻举妄动,给日本人以口实。再次,我们现在的军事实力不断的壮大,而日本人在东北地区不过区区一万人,我们是他们的几十倍,日本人不会算不过这个账,他敢拿区区一万人和我们硬拼?我想他们虽然疯狂,但不至于犯神经病。再加上,我们背后还有南京国民政府,一旦东北有战事,国民政府也不会坐视不理。所以,从哪一方面看,日本人都不可能在最近这个时候动手,除非他们是疯了。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军加强战备也是需要的。”

李琮听着张学L的话,心里已经凉透了:张学L始终不认为日军会在最近动手吞并东三省,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不会认为区区一万日军会将几十万东北军赶出东北,从而吞并东三省。

李琮知道此行自己是说服不了张学L了,他只能默默地看着张学L,然后点头表示同意。

面对着上天的安排,李琮心里只有无奈两个字:那好吧,既然无法改变历史的进程,那就努力让这个进程变得有利于自己国家一点。还是自己私下准备,迎接“九一八”的挑战吧。

李琮随后又和张学L略微聊了几句,然后告辞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