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口可乐被曝多地工厂发生安全事故 公司否认

忽悠大家 收藏 1 92
导读:可口可乐被曝多地工厂发生安全事故 公司否认

记者昨日在杭州下沙白杨派出所了解到,目前冲突双方已分别作完笔录。负责处理事件的储警官告诉记者,将在调查结束后通知大学生们。警方将对事件进行定性,判断是属于治安还是刑事案件,再移交相关部门处理。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关于可口可乐灌装厂杭州中萃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中萃)派遣工讨薪纷争的报道,引起了广泛关注。


8月13日,冲突发生后的第二天,“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成员小梁在杭州下沙白杨派出所作完笔录,冲突另一方志强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志强公司)员工的笔录已在前一天录完。派出所方面透露,可能在1~6个月之内公布调查结果。


小梁以及另外三位同学先后在杭州中萃以打工方式 “卧底”调查,昨日他们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讲述了他们在生产一线的见闻。


对于小梁等人提到的灌装厂的安全问题,可口可乐中国公共事务经理王雷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可口可乐所有装瓶厂都非常重视安全保障,都有严格的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生产管理制度和安全保障体系。”


学生“潜”入生产一线


继去年发布可口可乐调查报告后,“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将今年的调查地点定在杭州。


他们事先了解到,下沙工业区驻扎了多家知名跨国公司,使用派遣工的现象极为普遍。2009年7月15日,在天津读大学的小梁与来自南昌、嘉兴和当地的几位同学会合。他们通过中介公司,缴纳中介费以后,应聘成为志强公司的员工。据其称,当时杭州中萃急需招工,小梁在没办健康证的情况下就匆忙签约,在健康证拿到后立即赶去上班,上岗前没有经过培训,只有几个入职较早的工人给出一些指点。


小梁戴的一副眼镜曾引起别人的怀疑,当被问及是否是学生时,小梁一概否认,从而顺利进入了生产一线。


小梁称,他就这样开始了早8时30分到晚8时30分,每天12小时的打工生活。由于要开晨会,工人常常在早上8点就必须赶到。公司提供每天两顿饭,每顿吃饭的时间限定为20分钟,没有休息时间。公司不提供住宿,工人们通常在工厂附近租房子住。


在杭州中萃巨大的生产车间里,小梁和其他派遣工在各个岗位上频繁调动。在做了两天“机动工人”之后,小梁的第一个工种是将空瓶子放到生产线上去,再将垫在瓶底的纸板抽出。


志强公司总经理陈志强强调:“旺季的时候会加班,不过淡季的时候可以补休。并且加班都是自愿的,这是开过职工代表大会的。”


拍摄“安全事故通报”


引起记者关注的是,该组织已经将一张名为 “安全事故通报”(以下简称“通报”)的照片公布于其官方博客上。


小梁称,他是在8月初看到一份贴在车间墙壁上的 “安全事故通报”的。内容为警示下沙工厂的员工,称在合肥、西安的工厂近期各发生一起致一人死亡的安全事故,其中西安的一位工人在安装管道时不慎从四米高处摔下死亡。


记者从该博客上看到的 “通报”中,提到了今年以来可口可乐位于合肥、西安工厂分别出现员工死亡的安全事故。并要求员工时刻注意生产安全,落款是生产工程部。


“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成员赵刚(化名)称,据他所知,在杭州中萃工厂里,一位工人在沉淀池不慎被碱液伤到眼睛,而另一位员工,在使用叉车时不慎伤及脚部,需休息6个月左右。另一位曾在厂里打工的同学认为,生产线之间间距太短是造成叉车伤人的原因之一。


对此,可口可乐中国公共事务经理王雷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我并不清楚您说的情况。可口可乐所有装瓶厂都非常重视安全保障,都有严格的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生产管理制度和安全保障体系。”


赵刚称,可口可乐及杭州中萃昨日给大学生们的答复是,他们将等待派出所调查结果出炉,再前去看望受伤同学。


志强公司否认“截留”工资


赵刚告诉记者,根据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务派遣单位应当将劳务派遣协议内容告知被派遣劳动者。而他们却对杭州中萃和志强公司之间的合同一无所知。”


赵刚称,志强公司发给员工的工资为每天55元,他希望了解杭州中萃是否按照同样的工资标准付费给志强公司。志强公司除了向杭州中萃收取服务费之外,是否存在对员工薪资“截留”的做法?


昨日,“潜伏”杭州中萃的大学生又表示,在他们调查期间发现自己所拿到的薪酬可能并不是自己应该全部拿到的。就此问题,《每日经济新闻》分别采访了事件中涉及的志强公司和杭州中萃。志强公司总经理陈志强否认了对薪资“截留”的质疑。他致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冲突的另一方——志强公司的员工在冲突中同样受伤骨折。


“我们都是有依据的。”陈志强说,“我们采用的是综合工时制,按照杭州市的最低标准960元上168小时班这样来计算的,而960元也包括了保险的个人部分,实际上能拿到手的是837元,这都是是经过劳动部门批准的,并不是学生所说的55块一天单纯的数字。而相差的133块钱,在离职之后可以申请拿回,也可以选择拿养老保险手册。”


“我们已经交了保险,相关保险材料已经交付劳动监察大队。”陈志强透露,他随后将其中一名已发工资大学生拿来举例,“其中一名拿到工资的同学除去所交保险等费用,一共拿到包括8元奖金在内的495元,相对应的时间是9天班共99小时。”


“学生应聘隐瞒身份”


“我们的合作系统就是可口可乐的合作系统,不存在差异,都是按照政府的规定给钱的。实际上我们单位在德清,完全可以按照德清的标准来给,德清的标准还更低一点。”


可口可乐中国公关事务部经理王雷就此也向《每日经济新闻》透露:“经核实,志强公司计算并发放给派遣工的工资与杭州中萃核定标准完全一致。”


针对学生们的举动,陈志强也很无奈:“实际上在这之前,我们并不清楚学生的身份,他们是瞒骗我们的。在填简历的时候,这些大学生将自己的个人学历填成初、高中。按照实际情况填写的话是不用跟他们签订劳动合同的。因为有规定在校大学生不能跟企业签订劳动合同的。”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