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五章 耻辱的九一八 第四节 预谋

我爱奇奇 收藏 13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649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早在1931年春,关东军就制定了《处理满蒙问题方案大纲》,认为“在满洲采取军事行动时关东军必须集中于一地”,这个一地就是指的是沈阳,因为,此时的沈阳是整个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张学L的大本营所在地,也是东北军主力的最主要的驻防地。所以,日本人很好的学习了中国那句古语:擒贼先擒王,将沈阳作为采取军事行动的第一行动地点,并且要求“应使关东军主力迅速集中于奉天,以便先发制人,将敌之最精锐的奉天附近的军队,加以击破”,“即能控制东北四省之中枢”,由此可见,关东军是早有预谋了,计划也是早就制定好了的,只等待时机成熟,就可以采取行动了。

为了更好的发动侵略战争,关东军司令部从1931年初起,将每个星期六都用来研究如何解决满蒙问题,并将此作为一种制度固定下来。

而在关东军内部,积极主张强硬政策的代表人物是臭名昭著的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和花谷正等人,这些人在以后的侵略中国的战争中,都是冲在最前面的郐子手。而此时,这几个人在一起精心炮制了具体的行动计划,尤其是当桥本告诉他们,已经和驻朝日军达成协议,在必要的时候,出兵相助,这让坂垣征四郎、石原莞尔等人胆子也越来越大。

1931年6月底,石原和板垣在策划他们的第三次参谋旅行时,虽然对外宣称它的目的是“研究对苏作战的结局”,但是,实质上依然是在侦察东北军的部署情况,为今后即将发动的侵占东北地区的军事行动作准备,他对关东军的部分人员讲话时表示,在九月下旬,要在柳条湖开始战斗行动,并要求这些人员大力协助这一计划的实施。

在坂垣和石原着两名高级军官积极运作此事的时候,一些中下级军官在他们鼓噪下,也开始上窜下跳,大力拉拢其他的军官积极参与此事。

例如,花谷正和今田新太郎大尉(张学L顾问柴山的助理官)就首先参与了制订详细得军事计划,奉天宪兵队长三谷清被要求和这些人合作开展计划。奉天独立守备队第一中队长小野正雄,甚至迫不及待的来到驻奉天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第三中队长川岛正大尉(虎石台)处,直截了当的询问:“关东军如果动手的话,你打算跟着干吗?”。对于一些犹豫的人,花谷正就威胁说:“不想干的人干脆回中央。”,由此可见,关东军已经是迫不及待的要求武力侵占满蒙地区了。

最终,花谷正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其中包括以下三点:一是爆破地点的选择。选择在距沈阳2.5 公里处的柳条湖铁路路段,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这里比较偏僻,而且距北大营只有几百米远,便于攻击;二是时间的安排。初步定在9月28日,因为那时北大营外的庄稼已经收割完毕,便于部队采取军事进攻;三是暗号的选择。最终决定以柳条湖铁路路段上的爆炸声为暗号,各处日军首先开始炮轰北大营,而后沈阳城各处的日军立刻发起全面攻击,力争在一夜之间占领沈阳全城,摧毁东北当局的指挥中枢,从而为下一步侵占东北地区打下基础。

为实施这一计划,板垣和石原精心选择人选,尤其是最终实施爆破的人选,最终,他们将爆破任务交给了奉天特务机关辅助官花谷正少佐和今田新太郎大尉。而今田新太郎又把最后实施爆破的工作,交给了工兵出身、熟悉爆破技术的河本末守中尉,并且为了方便河本行事,还将河本从虎石台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第3中队调到柳条湖分遣队。

这边关东军忙着制定计划,那边也开始不断的制造摩擦事件,关东军在1931年6、7月间,相继制造了“万宝山事件”和“中村大尉事件”,以便为以后的行事多找几个借口。

花谷正也在这个时候,大肆联络一些中下级军官,以备在开战之初,有所准备,能让关东军在第一时间就全体出动,统一采取行动,攻击东北军,伺机占领沈阳城。最终,被花谷正联络到的军官包括:川岛正大尉(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第3中队长)、小野正雄大尉(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第1中队长)、川上精一大尉(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第2中队长)、儿岛少佐(驻奉天第29联队附)、名仓少佐(驻奉天第29联队大队长)、三谷少佐(奉天宪兵队)等。

9月14日,抚顺独立守备队中队长川上精一与抚顺警察署长、车站站长及在乡军人分会长在一起召开会议,川上要求说:“抚顺中队在万一的情况下,担负着奇袭奉天机场的任务。”

可是这个情报,不知怎么就传到了日本驻奉天总领事林久治郎的耳朵里。第二天,林久治郎就立刻报告日本外相币原喜重郎,声称:“关东军集结军队,携出物资弹药,最近有采取军事行动之势。”

其实早在9月初,日本国内关于关东军少壮军官要在东北动武的传闻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引起了内阁甚至日本天皇的注意。尽管日本的陆军省、参谋本部和贵族院等在如何处理“满蒙问题””上,也都是强硬主张的支持者,但内阁的多数成员还是支持外相币原的外交政策的。

随后,币原在内阁会议上向陆相提出质询,而南次郎等人考虑到“除安达内相以外的大部分阁员都还缺乏认识的今天,还得要忍耐”,于是,派遣参谋本部第二部长建川美次少将前往东北,并给已经替代了菱刘隆成为关东军司令官的本庄繁带去一封信,大致意思是:“希望暂时不行使武力。”

可是,千算万算,还是算错了一步,这个建川美次是板垣等人采取军事行动的的积极支持者,他对于坂垣等人尽快发动事变的想法很是赞赏,而他也知道坂垣等人与桥本新五郎之间的关系,因此,在从东京出发之前,建川美次就立刻示意桥本新五郎发密电给板垣等人,提醒他们要其提前行动。不然,等到自己到达沈阳之后,事情就不好办了,自己到时候不能不执行南次郎的命令,可是又不愿意看见对满蒙地区的武力行动就此中止。

桥本知道这个消息后大惊失色:如果此事就这么被内阁的意见所扰乱,那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不就白费工夫了吗?尤其是费尽心机和驻朝日军之间达成的秘密协议,也就流产了。不行,此事事关我大日本帝国之国运,不能就这么被扼杀了,自己要赶紧提醒坂垣他们,提前动手,决不能让已经制定好的计划作废。

桥本立刻于9月14日晚,向坂垣等人发去三封电报,内容是:1、事败露立刻坚决行动;2、在建川到达沈阳前,应坚决行动;3、国内不用担心,应坚决行动。从这些电报可以看出桥本等人是多么着急的要发动侵略战争,而日本国内对于发动侵略战争也并不会有太大的反对阻力。

建川再让桥本通知了石原和坂垣等人之后,仍不放心,又秘密会见了曾担任多年满铁调查部主持人的大川周明,并商定,在会见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之前,先会晤坂垣和石原,并请坂垣或者石原到本溪去迎接建川。

9月15日,板垣收到9月14日晚桥本拍来的三份电报。

此时,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石原、三谷、今田、川岛、小野、花谷正、儿岛和名仓梁等人,聚集在一起,在奉天特务机关里面进行着最后磋商。

花谷正向所有人念了桥本发来的电文,并示意大家仔细讨论如何处置这件事情。

看到南次郎建议暂缓动手,众人的心里也发生了变化,那毕竟是陆相啊,位高权重,万一,要是怪罪自己,那自己以后的结局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于是,众人议论纷纷,有人主张就此罢手太遗憾,计划都已经制定好了,箭已在弦上,不能不发,还是立刻采取军事行动,尽早解决满蒙问题;有人建议,既然参谋本部反对,自己这些小小的军官,怎么能发动军事事变呢?就算发动了,到时候,也没人支持,仅凭自己这些人马也打不过东北军,因此,就算是动了手也没有用,还是作罢,另找时机再下手。

两方的意见都有人支持,双方因此争执不下,谁也说服不了谁,一时间,双方僵持在那里。

可是,坚持要采取军事行动的石原并不死心,就这么放弃吗?决不,一定要发动事变,这是石原心中怎么也无法放弃的念头。

于是,在16日的早晨,住在沈阳馆的石原给坂垣打电话,要求坂垣尽快到他这里来,说是有要事相商。

坂垣立刻急急忙忙地赶到石原的住所,石原看到坂垣之后,坚决地说:“如果守备队想干就干吧!立即把今田叫来,让川岛中队长负责执行任务。”

坂垣看着石原那坚决地表情,知道他心意已决,再说了,这也是坂垣梦寐以求的事情,他怎么会不同意呢?于是,板垣只说了一句话:“是吗?还是要干吧。”

两个龌龊的家伙最终决定还是要动手。

16日凌晨2点,众多日本鬼子在特务机关的会议结束后,花谷正是暂缓动手的意见代表,他最终还是坚持说:“等看到建川后再决定吧。”

可是,被石原叫来的今田立刻就反对这一意见,坚持说:“务必要在看到建川以前,锐气未减之际动手。”

最终,令田听说石原和坂垣最终决定还是要尽早动手,立刻高兴得跳了起来,他连忙把川岛叫来,要求他在16日以前动手,越快越好。

但,川岛认为时间太紧张,都来不及准备,仓促发动事变,恐怕不能成功,于是,众人商议来商议去,最后决定在18日动手。

在布置完毕之后,坂垣于18日上午,到本溪迎接11点29分才到达本溪的建川,两人于17时18分乘坐火车出发,19点零5分达到沈阳,最后由花谷正出面,宴请建川,当建川酒足饭饱安然入睡之后,柳条沟事件就爆发了,而建川由于“来不及”向本庄繁传达军部“暂缓使用武力”的指示,日军就已经攻占了沈阳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