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三十一章 整军备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车队从武汉开出后,一路上倒也还顺利。税警总团虽不是老蒋的嫡系,但是谁都知道幕后的老板是谁,路上的守军看见李涛副官手里盖有税警总团大印的通行证后纷纷放行。车队就这样在一路的颠簸中于第三天早上到达了小王庄地区。

回到小王庄后的陈际帆顾不上休息,当天下午就把副连长钟鼎城找来询问最近一段时间的敌我态势。

钟鼎城介绍说,这一段部队总人数已达到700多人,加上从武汉带来的,总共820多人,不过其中只有三分之一的有战斗力,其余还在训练中。武器方面暂时不缺,有步兵炮两门,迫击炮6门,掷弹筒30具,各种炮弹还算充足。此外还有九二式重机枪2挺,各种轻机枪18挺,冲锋枪84支,驳壳枪62把,狙击步枪16支,步枪接近800支,各式手榴弹2400余枚,地雷500颗,炸药100公斤。

“老陈,你们去武汉后这一个多星期,周边敌情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们东面的滁县,南面的全椒和西北面的定远已经被日军占领,东面津浦铁路沿线也都成了鬼子的天下,可以这么说,我们已处在鬼子的包围之中,加上我们活动地域偏小,所以一旦鬼子缓过劲来对付我们,那么情况会相当糟糕。”

钟鼎城所说的都是事实。日军为了实现南北对进,沿津浦线两面徐州的战略企图,从1938年1月开始,第13师团从南京首先过江,先后攻占滁县以北的明光、定远、凤阳、蚌埠的城市,并伺机向淮河北岸进攻。“神鹰”之所以能够有机会打一两场胜仗而没有遭致日军更大规模的报复,其原因是鬼子根本顾不上象“神鹰”这样的小股民间武装。

“鬼子妄图打过淮河,与华北日军遥相呼应,但是遭到第五战区守军的顽强抵抗,现在国军和日军正在淮河两岸对峙。你猜这淮河北面的国军指挥官是谁?”

“不知道,你的意思难不成我们还认识?”陈际帆摇摇头。

“认识谈不上,不过此人很有名,他叫张自忠。”钟鼎城笑笑回答。

“我说呢?国军节节败退,为什么会在淮河上和鬼子铆上了,原来是张将军在,虎将啊,有机会真想认识一下。”陈际帆比较崇拜张自忠。

“人家是军长,咱们现在充其量也就算个营级军官,还是自封的,想认识张将军?以后吧。”

“好了,先不扯这些,”陈际帆走到地图前问道,“鬼子没打过淮河,那定远不就成了河边鬼子的后方了吗?离我们太近了,这第13师团是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就凭这点,老子就不让他清净喽。”

“是的,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定远城里有鬼子13师团的一个旅团部,兵力不详。不过鬼子只占领了县城,还没来得及进占农村。”钟鼎城回答。

“老钟,形势严峻啊!咱们人数虽多,但战斗力根本不强,鬼子只需一个大队,咱们就得跟兔子一样被追着满地跑。更别说主动找鬼子的麻烦了。”

“你从武汉带来的人应该是不错的,只是有些带着伤。”钟鼎城道。

“他们是税警总团的伤员,税警总团在国军中算是训练有素的部队,我看中的也正是这点,不过这些人不能马上用。一来他们都还带着伤,需要一段时间调养,另一方面也最重要的,这些人还需要整训。”陈际帆道。

“我觉得不光是他们,恐怕整支部队都需要整训,除了军事技术,还应该在思想上进行整顿,纪律上也应该加强,说实在的有时候真的很想念以前,部队纪律光从内务就可以看得出来。现在的‘神鹰’差得还很远啊。”钟鼎城听出了陈际帆的意思。

“那咱们就从明天开始,先整编,然后咱们几个在分头下到最底下,对纪律、思想方面进行整训,一个月!最多一个月,一定要把部队的战斗力提上来,一定要让‘神鹰’变成比政府军都要精锐的正规军!到时候我们要鬼子好看。”

“老陈,这段你不在,我搞了一个整编方案,你看看。”说着钟鼎城递过去一张纸。

陈际帆结果很快看完说道:“整编为一个一个营我同意,不过我带了的这些人我想把他们集中整编为营直属突击队,作为整个营的尖刀和战略预备队。有我暂时兼任突击队长,苏靖威任副队长。全队所有成员均装备冲锋枪和日式手榴弹,成员86人。

钟鼎城对突击队的提议没什么意见,不过他又提出那些学生兵怎么办?

“怎么办?先全部参加预备役训练,至少得学会打枪扔手榴弹吧?就这样定了,明天一早开会宣布整编命令。”

第二天清早,“神鹰”所有的干部包括吴医生和李涛在内都参加了会议。会议一开始先由钟鼎城介绍近一段时间敌我双方的形势,然后把话题交给陈际帆。

陈际帆接着说道:“前一段我们之所以取得小小的胜利,并不是鬼子不经打,也不是我们有多强,而是鬼子忙于北边的作战无暇顾及到我们这里。希望大家要有危机感,我们现在的第一要务是既要在鬼子的夹缝中生存,又要抓住时机打击鬼子以配合国军的正面抗战。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危机意识,扎扎实实苦练内功。针对部队现在情况和敌情需要,连部决定对现有部队进行整编。”

“现在宣布命令:中国‘神鹰’抗日特遣队全队整编为一个营,营长陈际帆,副营长钟鼎城。营部人员有,机要员何春香,参谋李涛,后勤主管邓方顺,军法处高焕捷。

营直属一个特战侦察排,排长赵俊,副排长文川浩;一个突击队队长陈际帆,副队长苏靖威;一个炮兵排,排长李安举,装备步兵炮和迫击炮。一个内卫排,排长高焕捷;机枪排,排长王大柱,全排40人,装备全部轻重机枪。一个通讯班,班长张喜望;一个炊事班。此外还有一个民兵工作小队和一个辎重排,排长邓方顺。医院隶属营部,由吴庆任院长。

全营下辖四个步兵连:一连,全连142人,连长宋关虎;二连,全连142人,连长胡云峰;三连,全连142人,连长罗玉刚;四连,全连142人,连长尚长福。机枪排,排长王大柱,全排40人,装备全部轻重机枪和驳壳枪。步兵连全部装备三八步枪和掷弹筒。全营约800人。

宣布完整编命令后陈际帆又说:“散会后,在两天之内部队整编完毕,然后举行授旗和授枪仪式。各军事主官在上任后务必狠抓各自队伍的训练,训练大纲和考核大纲由营部制定后下发。这是营部制定的内务条令,分发下去后,各部队要立即执行。还有问题吗?”

“没有!”下面全体起立。

最后钟鼎城补充道:“我们最多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我们不光要训练部队提高战斗力,而且要完成从游击队到正规军的转变,一个月后考核不合格的部队继续留在这里集训,不能参加战斗行动。此外,各连要把班排长名单迅速上报营部。”

散会后,陈际帆和钟鼎城单独把苏靖威留下,主要就是谈突击队的事情,陈际帆把要求突击队全体成员进行单独整训的意思对苏靖威说了,希望他勇敢挑起担子来。

苏靖威刚来到小王庄,“神鹰”透露出的朝气让他很受感染,对陈际帆提出的要求没有任何思想上的抵触,很快答应下来。

授旗仪式定在开完后的第三天上午举行,这三天主要是各连按照编制补充新兵、领军装,然后选出各排长班长上报营部。

对于充当联络员的李涛而言,这几天的所见所闻无疑是震撼的,原先以为所谓的“神鹰”充其量不过是一支游击队而已,孙将军固然非常推崇这位陈长官,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够在短时间内训练一支精锐部队,尤其是在日寇重兵包围的山沟沟里。然而他错了,从写在墙上的军规、条令到训练场上花样繁多的科目,这一切使他不敢相信这是一支民间武装,一切比起国军来更加严格。还有营部的那部电台,李涛发誓他从未见过,尽管税警总团的电台已经很先进了,但李涛相信这是他见过的最先进的军用电台。

最新的内务条令刚发下来时,包括李涛在内的许多人都傻眼了,因为这个所谓的条令的开头几款竟然是叠被子!还有关于营房内各种物品的定制摆放等等不一而足。国军中没有一支部队有这样的要求,事实上也不可能做到这样的要求。因为各级主官的目光主要盯在训练上。李涛一开始根本不相信叠被子能够被推广下去,直到他看见陈长官等人熟练地将被子叠成一个整整齐齐的方块才服气了。

第三天当李涛坐在主席台上时,他终于看见了这支部队的军旗,军旗出乎意料地采用黑色为底镶黄边,上面绣了一只正在展翅欲飞的雄鹰,象征着这支部队蒸蒸日上的朝气。军旗是一支部队正规化的标志之一,陈长官激情澎湃的讲话更是让这一理念得到了加强。

陈际帆暂时没空去关注李涛的想法,部队整编后他就开始了更加繁忙的工作。为了减轻小王庄的后勤压力,小王庄只留营部、内卫排、特战侦察排和突击队留驻。其余四个连以及炮排和机枪排分别驻扎在小王庄周围的几个村子进行训练。他必须经常下到各连去巡视训练的情况,回来后还得和钟鼎城一道制订考核标准。

至于从武汉带来的88名突击队员,陈际帆只是安排他们搞一些队列训练和在吴医生的指导下做些恢复性活动,毕竟都是轻伤,只要调养得当,用不了一个月所有伤员就会恢复正常。

不过对突击队来说,他们比别的部队却多了更多的思想训练课的内容。一开始是教唱歌,什么《咱当兵的人》、《义勇军进行曲》等,后来就是讲什么日本多大,日本在哪,日本为什么要打中国呀这类的东西,再后来又讨论为什么打仗的问题等等。突击队的训练量虽然大大小于其他连队,但是内务却把大家搞得狼狈不堪,有些连续好几天都在学叠被子,不光这样,陈长官还经常在半夜三更吹那个该死的集合哨,把大家搞得心惊肉跳的。更主要的是每次都会被长官狠狠地批一顿,原因当然是军容不整。也是,如果鬼子忽然打进来,那突击队这个样子肯定得让人包了饺子。

有专业医生的指导,伤员们恢复得很快,半个月后突击队全体开始了正式训练,陈际帆没有安排体能方面的强度训练,而是把突击队带到村里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也就是训练突击队的巷战战术。巷战演练中,突击队员必须每三人一个小组互相掩护和配合,当天演练中名次最后的没饭吃。

相比突击队,特战侦察排的待遇可就惨多了,整天都在深山老林里搞什么拉练,要么就是负重奔跑,还有就是攀登、野外生存什么的。狙击手小组除了参加上述科目之外还要加练潜伏技能。金锁果然没有让他的副排长失望,猎人出身的金锁对山林的熟悉程度远远超过了一般人,而且他无论从射击水平还是潜伏技巧都是后来居上,令文川浩十分满意。

这一个月中,周边鬼子的动向才是陈际帆最关注的,他要求高焕捷时刻保持对鬼子电台的监听,即使破译不了密码(破译密码哪那么容易)也要分析出鬼子的一些蛛丝马迹。不过,鬼子像是彻底忘记了小王庄这支曾带给他们伤痛记忆的小部队,整整一个月都没有任何针对“神鹰”的行动,陈际帆推测可能是北边台儿庄战役打响了,而日军肯定没有占什么便宜。

必须趁鬼子关注台儿庄的时机向四周发展,尤其是向定远发展。

在一个月的整军快要结束的时候,陈际帆和钟鼎城终于制定了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