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狼烟 正文 第六十章 死亡之路(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


牧连长一下子成了牧连副,心里多少有些不好受,好在兄弟们根本没有把这个副字放在心上,猛子虽说挂着代连长的职务,但他心里是清楚的,带兵打仗,自己不如牧良逢,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一连还是牧良逢说了算。

团部的吴参谋长下午亲自带着警卫抬着几大箱东西来到一连连部,发给全连每人一套新军装,一双厚实的东北皮鞋,还有上个月欠下的的饷银加奖金。新军装已经换上了崭新的领章,军衔均升一级,猛子和小伍的少尉领章都换成了中尉,唯独牧良逢还是块少尉的领章。

吴参谋长将一套新军装递给牧良逢,说:“牧良逢,这次一连多了两个中尉,唯独你没有,知道是什么原因不?”

牧良逢看到自己职务降了,军衔也没升,心里很委屈,他看着吴参谋长,装腔作势地摇摇头。

“参谋长,我们的功劳都是连长给的,为什么我们连长不升反降?”士兵们纷纷追问原因。

吴参谋长也为难了,本来他缠着刘团长要把牧良逢的中尉领章一起取来的,但团长不同意,说再冷这小子一时间,让他好好把反省一下。现在士兵们纷纷为他们连长鸣不平,他不知道怎么说好。

“部队有明文规定,普通的少尉,要在少尉这一军衔上干满一年以上才有资格换成这副新领章。猛子和小伍是几年的老兵了,所以有这普升资格,而牧连副才一年时间不到,所以还要等等。”

吴参谋长的这个解释似乎合情合理,可士兵们不买账。牧良逢在乎军人的荣誉,但看到参谋长为难的样子,说:“部队有部队的规定,我自己没意见,你们就不要罗嗦了。”士兵这才收了声。

吴参谋长宣读了嘉奖令,把军饷与奖金5000元一起发给大家。因为奖金是给全连的,所以士兵们平摊。除去阵亡的士兵,一连还有两百人,每人领到16元奖金,大家拿到钱,都高兴坏了,嚷着要去喝酒。牧良逢就给大家放假三天,自由活动,吴参谋长前脚一走,士兵们都哄地一声就要跑出门外。

“站住!”牧良逢瞪了一眼。

士兵们又停了下来:“连长还有什么吩咐?”

“团长严令过,不准扰民,不准打架斗殴,否则严惩不贷,你们听清楚了。”牧良逢说:“我可能要出去几天,你们都老实点,谁再给我惹事,就不要在我一连混了。”

士兵们知道轻重,他们前两天那一闹,让连长丢了官帽,谁也不敢再造次。

“连长你放心吧!我们再不敢惹事了。”

“连长你要去那里?”

牧良逢想起自己的老团长,现在生死未卜,乘着现在还有点时间,他想去柳州陆军医院看看老上司。猛子和小伍一听说牧良逢要去柳州,也要跟着去。

牧良逢哈哈大笑:“王大川,你现在是代理连长,我是无官一身轻,我和小伍去可以,你不行。”

猛子说:“你这小子也太不厚道了吧?有事的时候就我是连长了。”

“没办法!你是团长亲自任命的代理连长,所以连里的日常工作还得你来费心了。”

小伍也想跟着去,所以他不敢得罪牧良逢,就帮着他说话:“王连长,我和牧连副去去就回,一定把你的心意带给张团长。”说着伸出了手。

“什么?”猛子一瞪眼。

“心意啊!你不去人就算了,心意还是要的吗。”小伍厚着脸皮要钱。

猛子急了:“我不去大家都不准去。我既然我是连长,那我就对不起了,我现在命令你们两个同意我去。”

牧良逢耐心给他作工作,连里就他们几个军官,大家都跑了,万一有事谁来带兵。好说歹说了半天,猛子才极不情意地留下来,从袋子里掏出几块钱递给他们:“我的心意,代我买点东西看看团长。”

小伍毫不客气接了过去。

牧良逢说:“我们俩现在就去团部请假。”

团部的墙上挂着一张1924年由日本人绘制的中国地图,刘团长正望着这副地图出神。牧良逢和小伍敲门进来:“报告!”

刘团长这才回过神来:“你们俩个来干吗?进来吧!”

“报告团座,我们俩个想请几天假。”牧良逢大声说,一副公事公办的德性。

“请假?请假干吗?”

“回禀团座,我们请假去柳州看我们的团长。”

“你们的团长?你们团长不就是我吗?”

牧良逢又大声说:“我们是去看柳州陆军医院看望204团的张治明团长,我们的老团长。”

刘团长听出来了,这小子故意强调他的老团长,显然是向他宣示不满。他哈哈大笑一声:“批准了,你们去吧!但我有言在先,早去早回,不准给我惹事。”

“是!谢谢团座。”

“等等!”刘团长说着从柜子里面翻出一瓶蜂蜜递给牧良逢:“把这个转交给张团长,代我问个好。”

“我代我们老团长谢谢团座。”

“哈哈,给你们三天假,正好晚上运输连有几辆车去柳州,你们就坐那车去吧!”刘团长笑骂一声。

运输连的弟兄们认识牧良逢他们,看到牧良逢和小伍要坐他们的顺风车,都笑呵呵地捡到宝贝似地,给他们又是递烟又是倒茶。

“我们坐你的顺风车,也不用美成这样吧!”小伍有点纳闷儿。

运输连的家伙说:“有你们俩个保驾护航,我们开车安心多了。”

牧良逢说:“去柳州又不是去南宁,你们还怕什么?”

“当然怕啦!这小鬼子白天飞机炸,晚上时不时还派着小股部队在路边偷袭,我们开着车提心吊胆的。上个星期,一车运往柳州的重伤员在路上遭到鬼子伏击,20多个兄弟连司机全部被杀。”

“鬼子连伤兵都杀了?”

“是啊!全部杀了,等我们的部队赶到,鬼子连个影子都不见。”

牧良逢愣住了,他没想到鬼子这么嚣张,竟然把手伸到了中国军队的地盘来了。他安慰那几个兄弟说:“没事,飞机轰炸我们是没办法,碰到几个小鬼子我和小伍帮你们收拾了。”

运输连的说:“那就谢谢两位长官了,有你俩在,我们开车就踏实多了,晚餐就在我们连吃吧。”

牧良逢和小伍在运输连吃了晚餐,坐上汽车上路了。这一行三辆大车,一共4个司机,一个负责押运的警卫班12人,是去柳州拉军需物资的。再加上牧良逢和小伍,一共是18个人。因为白天鬼子飞机沿着公路轰炸的厉害,所以大家喜欢晚上赶路。但是晚上也不安全,山间公路两侧的树林里不时有小股鬼子伏击,还要小心鬼子工兵埋在路中间的地雷。

时近黄昏,群山在冬日的残阳里绵延千里,漫天都是灰蒙蒙的。山间公路两侧的密林中,满山都是松杉、毛竹和一些喊不出名字的杂树,在微微的山风中起伏摇摆,卷起一阵滚滚的黑浪,显得诡异而神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