飙车族的内心隐秘


天堂里是否车来车往?这真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人最宝贵的是生命。那种没有人情味的轰鸣声,只可出现在赛道,而当它在繁华的城区闹市中出现,怎么说也无法让人接受。


撰稿·应 琛(记者)


游戏催生的“飙车情结”


“夜幕下,一辆银灰色的无牌奔驰SLR在延安路高架上狂飙,在轰鸣的马达声中该车在道路上的车辆之间如游鱼般穿梭,将一辆辆车子甩在身后……”这段名为《奔驰SLR VS. 保时捷911turbo上海街头飙车》的视频,在各大视频网站被网友转载。


有一个自称是出租车司机的网友根据视频里路面道路的种种特征推断,该车应该是在虹许路匝道口上了高架,在延安路高架狂飙一通后,在茂名路匝道口下。路程全长约10350米,按照视频长度3分30秒来算,奔驰车的时速应该达到约170公里。发帖人则介绍,视频标题里的保时捷正是拍摄者所在的车,该车一直紧紧尾随奔驰,一路跟拍。


自称是飙车爱好者的Kris同样看过这段视频,他表示,保时捷级别的车子很少,萨博、斯巴鲁、三菱和宝马是这个圈子里比较普遍的车子。


当记者提出见面采访时,Kris婉言拒绝。从之后的交流中,记者了解到24岁的Kris是某国企财务,属文明的隐形杀手——隐飙族。


与普通的“富二代飙车族”不同,他们有身份、有地位,受过良好的教育,多数人有令人羡慕的职业;他们不参与集体飙车,在路上偶遇“对手”时才飙车;他们从中环“飙”到内环,在频繁超车中体验快感;他们不拒绝结识“飙友”,但远离非法赛车。对于飙车潜在的安全隐患,他们自信能够避免,但听起来依然让人胆战心惊。


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每次飙车都是一次“邂逅”,“有白天,也有晚上。大多在路上遇到对手就开始飙”。Kris承认自己曾受到一辆宝马的挑衅,以220码/时的速度从深圳狂飙到广州。


完美的3D画面,逼真的发动机声音和速度感。美国EA公司出品的一款名为“极品飞车”的游戏,自从问世就引来许多年轻玩家热衷。Kris认为,就是它催生了许多年轻人的“飙车情结”。


在这类游戏中,灌输的是如何超速、与警察周旋,赢了对手就有香车、美女;甚至玩家撞坏警车后还有奖金。游戏诠释的是:越有破坏力,就越有地位。“我们这一代热衷飙车的大部分人都是伴着这款游戏成长的。一旦在真实情况下开上好车,肾上腺素分泌过旺,就容易冲昏头。”在Kris看来,飙车和篮球、足球一样,追求刺激和胜利后的满足感。


对车技的“充分自信”?


“二六”26岁,是义乌一家婚庆公司的老板。8月7日的午后,记者见到了来上海培训的“二六”,1米78的个子,白白净净,并不是记者想象中的“彪悍样”。


“让速度快一些,这是有的。”“二六”解释,他现在已经不会在城市街道中开快车,那都是刚二十出头时的往事,“踩下油门,让指针越过红线,路边灯光在风中拉成直线,街景急速退去,有些失真的感觉。生活如同自由落体般刺激。”


5月7日那晚,胡斌是否也是如此?按照“二六”的说法是,那条路车多人杂,估计没有哪个高手能跑快。


3年前,“二六”买下第一辆车宝来R,自此开始了沉迷速度的旅程。“二六”对他的爱车呵护备至,砸在改装和保养上的钱,少说也有数十万元。与事业无关,就是爱好。


城市飙车族们大都也是改车一族,他们几乎都是改车爱好者,在改车上花费不小,通常少则一两万,多则要到四五十万。改动小的时候只是添个尾翼、加个避震器、换根弹簧……而大改动的时候,他们不但要换轮胎、钢圈甚至连发动机、涡轮增压器都要换。这也是改车价格差别巨大的主要原因。


“二六”说,“要把一般的汽车改装成我们‘飙’的那种四五十多万是最起码的,一两万的纯粹就只是图个模样。不过,现在马路上开的一些名跑车,轰油门时声音很响,其实并不是改装车,而是原装车,它的动力本来就是这么强的。”在他看来,飙车者的背后,更多的是驾车者的个人素质和开车道德,跟车子关系不大。


就像在美国,痴迷于街头飙车的年轻人多来自受教育不多的贫民窟和黑人区。


玩车的人群,也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较早发家创业的中青年,一类是所谓的“富二代”,大多二三十岁,当然在温州等地也有50多岁的。


有的像胡斌这样,正在读书或者即将毕业,一般被称为“小鬼”。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有钱,有闲。小鬼爱出风头,路上飙的也多些,也容易出事。“一旦开上了好车,如果不将车速提到极致,就觉得可惜。大多数‘小鬼’开车时,都对车技过分自信,觉得不会出事。”


飙车者的圈子,也有阶层。汽车俱乐部,汽车网络论坛,QQ群以及大小的改装车行都是车迷们联络的方式。比如在改装店里,经常有来此改装和维修保养汽车的年轻人互相恭维对方的车技,这是地下飙车族认识朋友的标准方式。


但大家并非一团和气。根据车型、车价、车的发动机性能等等因素,飙车族中,是有明显阶级分层的。20岁的胡斌和他那辆二手三菱EVO处在圈子里较低的阶层,不过是“社会上的一些中低档非法改装车辆”拥有者之一。玩超跑的人很少,属于上层阶级。所谓超跑(Super Car),是指法拉利、保时捷之类动辄400马力的高档跑车。马力数据和震天声浪所带来的感官刺激之外,惊人的身价所带来的高度注目和心理满足,也是超跑所强调的独特尊荣感。


“二六”回忆,最近的一次飙车,是在去年7月,当时他和20多台跑车在沪宁高速上由上海至南京,参加一个车友的婚礼,当时最高时速飙升至230码,沿途引起喧嚣不断。


如今的他说,“很多人以为,去赛道上,只是拉拉风、飙飙车。其实不是,越是了解专业赛车手的操作,你越清楚安全的重要性。在马路上开跑车,但从不跟人飙。没那个必要啊,不一样的车,飙出个输赢来有什么意义?”


缘何飙车?


“飙车族”,完全把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押在方向盘上,寻求瞬间的成功与满足。在飙车族中,有人是为了寻求刺激,有人纯粹为了争强好胜,也有人是为解闷、排遣压力、发泄情绪。但就在他们享受这些快感的同时,也给自己和其他人带来了一系列的安全隐患。


曾有专家作过研究,一辆车以150公里/小时的速度行驶,司机从发现异常到车辆可以停住,需要104米。同时,有资料显示,一辆时速超过160公里的小车发生爆胎事故,不管驾驶员是否系安全带,司乘人员的死亡率都是100%。城区闹市大玩飙车无情的轰鸣声让人心寒。


城区夜间“飙车”的现象存在已久,而且近年来,这种“飙车”现象在国内一些大中城市也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展现“汽车漂移一族”的电影《头文字D》的场景常常再现于现实生活。


天堂里是否车来车往?这真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人最宝贵的是生命。那种没有人情味的轰鸣声,只可出现在赛道,而当它在繁华的城区闹市中出现,怎么说也无法让人接受。


除了为不幸者扼腕叹息,人们不解的是:为什么有人敢视法律为无物,在人流如织的市区道路上“飙车”?


Kris的理解是,首先,家财丰厚,生活优越。20岁的胡斌与29岁的魏志刚,他们的父母均为企业家,均有万贯家财。价值数十万乃至上百万元的小车在他们眼里就如一辆自行车,不足为奇。加之,在中国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中有一些属于暴发户性质,喜欢炫耀,自我膨胀。或狂飙,或飞奔,路人见了心惊胆战,躲闪不及。一旦出事,便是惊天命案。


“像一些真正身家上亿的人,却可能很低调,从不开快车。即使拥有兰博基尼和法拉利,也可能只是放在车库当收藏。”


其次,缺少教养,素质不高,从小缺少正确引导,缺少社会责任心和公德心。再者,手眼通天,心想事成。他们认为,父母有的是本事,有的是花不完的钱,用不尽的社会关系,甚至可以搞定法官,买通法律。遇上什么麻烦,往往一个电话就可解决。


据报道,魏志刚驾驶的肇事车辆“前科累累”,尚未处理的违规记录多达8条。仅仅今年违规记录就有3次,一直没有得到交管部门的查处。可谓神通广大,法不惩罚富有者。


Kris说,在国外,无论是司机还是行人,他们都会非常遵守交通规则,一般不会有闯红灯的情况发生,不像在国内,即使是绿灯,司机都不敢踩油门,就怕有车有人闯红灯。在中国要做到这种程度,可能还需要一个过程。■


(本文来源:新民周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