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穆沙拉夫命运看巴基斯坦政坛的魔咒

dives_444 收藏 0 83
导读:巴基斯坦警方11日表示,一旦前总统穆沙拉夫回国,将会被捕并可能面临3年的监禁。这让目前在英国的穆沙拉夫进退维谷,不回国意味着负罪流亡,回国面临着牢狱之灾。这种尴尬,事实上绝非穆沙拉夫本人的悲剧,乃是整个巴基斯坦政坛摆脱不掉的魔咒,凸显巴基斯坦政坛复杂的政治生态。 自1947年8月份印巴分治巴基斯坦独立以来,巴基斯坦政坛一直处于动荡不安之中。除了军人政变,东西巴分离、印巴矛盾,就是后任领导人对前任领导人无情的整肃。尤其近30年以来,巴政坛的这种魔咒尤为明显,1977年,陆军参谋总长齐亚.哈克将军发动

巴基斯坦警方11日表示,一旦前总统穆沙拉夫回国,将会被捕并可能面临3年的监禁。这让目前在英国的穆沙拉夫进退维谷,不回国意味着负罪流亡,回国面临着牢狱之灾。这种尴尬,事实上绝非穆沙拉夫本人的悲剧,乃是整个巴基斯坦政坛摆脱不掉的魔咒,凸显巴基斯坦政坛复杂的政治生态。

自1947年8月份印巴分治巴基斯坦独立以来,巴基斯坦政坛一直处于动荡不安之中。除了军人政变,东西巴分离、印巴矛盾,就是后任领导人对前任领导人无情的整肃。尤其近30年以来,巴政坛的这种魔咒尤为明显,1977年,陆军参谋总长齐亚.哈克将军发动军事政变,推翻阿里.布托(贝.布托之父),实行军事戒严;1979年,阿里.布托被绞死。1988年,齐亚.哈克死于一起神秘的空难,贝.布托承袭乃父担任总理。从1990年到1998年,贝.布托和谢里夫展开了总理权位拉锯战,期间一再出现总统总理矛盾,结果是贝.布托因腐败指控被逼流亡国外。谢里夫执政好景不长,1999年穆沙拉夫发动军事政变,谢里夫亦被迫流亡海外。穆沙拉夫由军人而当为民选总统,维持了巴政坛近10年的相对平稳,期间因为配合布什政府的反恐政策稳固了美巴关系。但由于国内穆斯林势力的不满以及来自自由派的压力,更重要的是巴基斯坦恐袭不断,经济不景,导致巴国内反对穆沙拉夫的势力重新鹊起。2007年,穆沙拉夫为了稳固政权,强行在国内实行紧急状态,并解除包括首席大法官乔杜里在内的近60名最高法院和高等法院法官职务。

2008年2月,在美国的支持下,穆沙拉夫被迫允许贝.布托和谢里夫回国参加议会选举。贝.布托遇袭身亡,她的人民党和谢里夫的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获胜并组建联合政府。

由于谢里夫派加入联合政府,加上乔杜里在最高法院的影响力,穆沙拉夫被秋后算账成为必然。这也算是谢里夫报了当年穆沙拉夫推翻他的一箭之仇,更延续了巴基斯坦后任整肃前任的魔咒怪圈。

从政治稳定的角度讲,此类权力报复不啻政治毒药。尤其对于巴斯斯坦,这种冤冤相报的政治怪圈,滞后了巴基斯坦的政策延续,也凸显其民主内涵缺失,使得权力博弈建构于残酷搏杀的基础之上,使军队和政党、议会和政府、司法和行政处于不可调和的矛盾中。这些权力主体的力量稍有不平衡,就会引发军人干政、法治失序以及各政党间的激烈冲突。民主政治的制衡机制、军队独立的自觉意识、议会和司法系统的中庸持正属性,在巴基斯坦还没有彻底建立起来。在此情景下,权力之间的博弈缺乏理性而处于残酷的斗争中。这才是巴基斯坦出现冤冤相报政治魔咒的主因。

必须指出,这也是亚非拉很多国家在实施西方式民主政治的惯性通病,也可以说是政治水土不服的异化顽疾。以亚洲为例,泰国乃至韩国都能看得出巴基斯坦式政坛冤冤相报的影子,只不过巴基斯坦表现得更为显著和残酷而已。

当然,巴基斯坦有着更为复杂的国情,一方面是宗教势力影响巨大,另一方面是军方影响力不可低估。这两个方面的力量,均可造成国家权力的更迭和倾覆。值得一提的是,布什时代,穆沙拉夫是其相对坚定的盟友,但同时也得罪了穆斯林强硬派的反对;奥巴马时代,美国反恐重点已从伊拉克转移到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这将带来巴基斯坦局势更大的混乱:一者,当政的人民党总统扎尔达里本来就不见容于国内穆斯林,现在和美国站在一起,会激发国内穆斯林更大的反弹;二者,谢里夫派属于温和的穆斯林联盟,并不甘于充当联合政府的配角,两党的联合能否持久另当别论;三者,对穆沙拉夫的报复主要由法院系统和谢里夫派所推动,人民党对此并不热心。在此情况下,穆沙拉夫很有可能和人民党联合,加上军队中的中坚势力大多为穆沙拉夫的嫡系旧部,如果谢里夫派真的对穆沙拉夫痛下狠手。搞不好巴基斯坦政坛会发生新的不可预料的权利洗牌。不排除谢里夫派被人民党和军队排挤出联合政府的可能。

巴基斯坦政局走向如何,值得观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