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村——大地给台湾的惊天警告

哭泣的泪眼煞星 收藏 1 183
导读:台湾《联合报》今日社论指出,台湾人民认识土石流才十几年,每一次它都以更狰狞的面貌出现。近年来生态平衡被破坏,反映了开发及管理失当的问题。我们除了哭泣生命的流逝,还应从灭村灾难中汲取教训。   原文摘录如下:   十三年前,贺伯台风在南投新中横沿线造成重创,台湾人民首度见识到何谓“土石流”。十三年后,莫拉克台风肆虐高屏,将土石流的为害提升到“灭村”,甲仙乡两百多户人家的小林村一夕从地表消失,让人震惊、悲恸,也困惑不已。是什么造成了小林村致命的毁灭?   小林村位在楠梓仙溪东岸的台廿一线省道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台湾《联合报》今日社论指出,台湾人民认识土石流才十几年,每一次它都以更狰狞的面貌出现。近年来生态平衡被破坏,反映了开发及管理失当的问题。我们除了哭泣生命的流逝,还应从灭村灾难中汲取教训。


原文摘录如下:


十三年前,贺伯台风在南投新中横沿线造成重创,台湾人民首度见识到何谓“土石流”。十三年后,莫拉克台风肆虐高屏,将土石流的为害提升到“灭村”,甲仙乡两百多户人家的小林村一夕从地表消失,让人震惊、悲恸,也困惑不已。是什么造成了小林村致命的毁灭?


小林村位在楠梓仙溪东岸的台廿一线省道上,依山傍水,原是个青翠、美丽的平埔族村落。灾难那天,吞灭小林村的却不是脚下的楠梓仙溪,而是流经村落的一条无名野溪。


在“农委会”发布的土石流红色警戒中,小林村有两条野溪被列为可能引发土石流的“潜势溪”,对照地图,导致灭村的就是编号DF006的野溪。更准确地说,当天暴雨的激烈冲刷松软了山顶土石,半个山头的土石随着泛滥的穿村野溪狂泄而下,瞬时掩埋了位于冲积扇的整个村落。


确实,“农委会”的土石流警戒尽到了告知义务,但信息中对这条野溪的危险评估却只是“低”,警示区域也仅及周遭“五户”民宅。对照今天两百多户人家遭掩埋的惨状,这样的土石流警戒公告倒有点“安慰剂”的味道,比较像政府机关自保、卸责之用,缺乏守护人民生命财产的认真。尤有甚者,去年甲仙乡要求清理野溪,水保局却以“砂石有价、恐遭图利”为由拒绝,这又是什么心态?

村落遭大规模毁灭的惨剧,不止发生在小林村。沿着廿一号公路北上,两年前改名为“那玛夏”的旧“三民乡”民族、民权等村也遭到重创;一山之隔荖浓溪沿线的桃源和六龟,有些村落对外联络中断,连灾情都知之不详。更往东,台东的嘉兰村和太麻里,许多民宅被溪水带走,甚至冲入太平洋。人与大地的关系由紧张变成决绝,我们怎能不深思其中因果?


除了豪雨,要说有什么因素扩大了土石流灾难,过度开发应该是一大因素。小林村是成立甚久的平埔村落,一向罕闻土石流灾害,可见早年建村位置的选择或许并无问题。这和贺伯台风摧毁的多为平地汉人上山屯垦的聚落,设村多选在野溪旁,明显不同。问题在,近年小林村不断有外来人口移入,周边山区也不断开发,种植生姜和芋头等作物都需要深耕,不仅快速耗蚀地力,也不知不觉破坏了附近的水土。


根据蝴蝶理论,一只蝴蝶拍动翅膀,可能在地球另一端引发飓风。小林村的灭村,也许是因为在流域中谁铲了一块不该开的田,或是谁挖了一个不该掘的坑、造了一栋不该建的屋子,从而破坏整个山水的生态平衡结构,结果导致全村的覆灭,葬送了先祖选择的宝地。但如此复杂、辗转的因果,要向谁追究责任?更别说,一定有人会反问:勤劳耕种有罪吗?


事实上,去年卡玫基台风即对小林村发出了警告。当时,村庄联外桥梁中断,全村九成房舍遭土石入侵,但因人员无恙,外界焦点都放在邻乡东安村油矿巷的伤亡,那次警告就仅以“尽快重建”收场。试想,在小林村才几十户人家的年代,人们仅凭双手和锄头耕种换取温饱,这能对土地造成什么伤害?但当人口骤增,动辄用挖土机、小山猫来开山辟地,以追求经营规模和市场利润为目标,那么,人和山川大地的关系要如何维系?天地的生态平衡岂能不断裂?


在进入新中横之前,南投公路两旁四处可见怪手、挖土机具的租售店面,不难想象这些工具在台湾被滥用到什么地步,也可以想象山区大肆开发的破坏威力。近年台湾高山蔬果的时兴,虽显示了地方产业推展的成果,但在“与天争地”的过程中其实是走了一条冒进的路,不知何时会踩到超限利用的红线。这次,包括台东的知本、红叶,高雄宝来、茂林,嘉义的梅山等温泉区均遭重创,应当也都反映了开发及管理失当的问题。


台湾人民认识土石流才十几年,每一次它都以更狰狞的面貌出现。我们除了哭泣生命的流逝,能从灭村学会什么?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