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卸甲 第一卷 九五入云龙堪虞 七雄并飞虎颉颃 第十七章 臭名昭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72.html


北魔毒王吕沧海在江湖中成名数十载,也可称的上是臭名昭著。只因这人乍到江湖以来,就以毒扬名,无论是采毒,用毒的造诣也是远愈四川唐门等诸多用毒高手,成为无可厚非的毒中之王,所以在江湖中便自封毒王。这只是其一毒,可这并不能代表他“毒摄天下”的理念,再一毒,因算是他杀人的毒辣。吕沧海武功路数独出一门,诡异莫测,神乎其神,武林中多所未见,既便与他交过手之人,也尽数惨死在他手中,以致他武功高深到何种进界,江湖上也是各有传闻。大家只道他是个魔鬼化身,行事飘浮不定,武林中大小人士听到此人名号无不心惊胆颤,深怕遇到此人,死于非命。种种因素,也造就了吕沧海成为一代武林公敌。



郑百川脸色微微一沉,道:“我们江湖中人行事,但求忠诚仁义,没有理由可言。地藏王,这解药表面上是关系这小皇帝生死,实则关乎天下百姓安危,你要顾全大局。”言下之意,显是觉得地藏王还心存芥蒂,不肯交出解药,是以还要敷衍其辞。



地藏王数年来在江湖中多被人鄙视,没有人会说吕沧海是江湖中人,自也不会说他地藏王是江湖中人,向来都是被视为蛇鼠一窝。适才郑百川一破他人之看法,概称自已是江湖中人,这比他受世上任何隆情厚意,隆恩厚德都要感激的多。一时间只觉气血翻涌,大声道:“我们都是江湖中人,侠骨仁人之心哪个没有?倘使我有解药,自会给他解毒,大丈夫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是没有,不必做他妇人之态,我说没有解药定非谎言,却也不能无中生有。”



郑百川见其神情,缓缓地点点头。突听得玄天念道:“阿弥陀佛,但愿我佛慈悲!”



忽又传来一阵“喀嘶噼啪,呛啷啷”的声响。只见那大铁怪疯也似的冲将进来,还夹杂着一个狼嗥般的声音怪喊怪叫。这大铁物来势也着实凶猛,大小碎石,断柱横飞乱砸,郑百川,玄天,地藏王各自身怀绝技,要躲过这些器物自是轻而易举。可这就害苦了赵煦,他虽被玄天扶持着,但偌大的一根根石柱连飞而来,也吓的他紧闭双眼。有玄天护驾,自不会让这些大石柱砸到他身个,但一些小石砾仍是连连不断的弹在他脸上,一张白白净净,尊贵雍荣的脸被打了个稀巴烂,鲜血汩汩直流。这种痛处大叫大嚷也许要好受些,苦于他身中聋哑软筋散之毒,怎么也叫不出声来,真疼的他牙骨猛咬,条条青筋凸出,脸也竟而变了形。



“轰隆”一声沉闷的钝响,那大铁怪竟在中途炸得开来,瞬间又是铁镖、铁链、铁枪、飞镰、银矛等一些凌厉器物向四面八方射将出去。殿梁,殿壁,地板中都被插满。郑百川等人一见心中皆是一凛,各自面面相觑。



各人忽然不由自主惊呼一声,随之后退一步。只见眼前已然多了一个人,侧面看去,这人和郑百川一般的粗犷,穿一身纯蓝色的锦袍,看着倒也顺眼。只是光着个又大又圆的脑袋,头上还布着几条刀疤。当这人缓缓转过身来时,大家都看到了一张简直不敢看,丑陋的不能再丑陋的脸。各各惊愕半晌,方凝视看去,见他满脸的脓疮,一张脸硬是没一处好肌肉,也看不出脸上有任何表情,脓疮中时不时流下一些脓水粘液什么的,无不让人心烦作呕。郑百川不禁黯然摇了摇头,玄天闭着眼念着佛号,地藏王却兀自气定神闲,毫无哀怜吧惋之色,赵煦仍在忍受肌肤之痛,与大殿中的变故全没在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