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030.html


部队按部就班的沿着街道的一侧迅速的向前行驶着,前方,三五成群的日本少年仿佛对飞驰而来的坦克和步兵战车视而不见似的,仍然英勇的(如果可以用英勇来形容的话)向坦克发起冲锋。可惜,在并列机枪和机关炮的扫射下,这一切似乎只能用徒劳来形容,在密集的弹幕下,敌人被打的一截截,肢体纷飞,血肉迸溅。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或者说,根本就是一场屠杀,从战争开始之时,就从来没有公平过,不,应该说,战争本身就不是公平可言的。看着前方比自己小的多,甚至有的堪比自己儿子年龄的日本少年仍旧如同被催眠了一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和单薄的武器向坦克发起自杀般的冲锋,坦克内,很多战士甚至已经萌生出阻止他们的念头,虽然谁都知道,对敌人的仁慈是对自己的残忍,可是看着这些懵懂无知的少年如此不值得的倒在自己的枪下,即便是已经被战争磨练的坚强无比的信念也多少有些动摇。


战斗仍然继续着,数十近百的敌人倒在枪口下,那单薄的身躯和拙劣的战术动作以及毫无准确性和威慑性可言的枪法,似乎成为一幕悲剧的开始。


部队艰难的向前推进着,并非是敌人的阻挡起了效果,而是很多战士已经下意识的避免与敌人交火,如果从这一点上来说,敌人的一些目的已经达到了。


殷勇虽然明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他却无法阻止他们,因为他知道,自己手下的战士虽然作战顽强,手段勇猛,但是却仍然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他们不可能变成一群以杀戮为生的畜生。


虽然有些延迟,但是部队仍然接二连三的到达目的地,在经过熟练的准备后,各个制高点被逐一控制,随后整个城市被迅速的网格化,居高临下,敌人那本就拙劣的进攻立刻变的更加不砍一击,从高处射出的火力几乎彻底阻断了他们反击的希望。


在高地的配合下,清剿部队逐一开始清剿起城市内的每一个角落,之前密集而统一的枪声逐渐变的凌乱而嘈杂,敌人在战斗中所表现出来的意志似乎达到无法撼动的地步。这些由青年和少年所组成的民兵部队,却仿佛有着极端宗教着的性格特征一样,用极端到近乎残酷的地步捍卫着自己的民族。


无法征服就只有消灭,殷勇知道虽然有些残忍,但是却是唯一的选择,福山是座重要的港口城市,同时也日本主要的钢铁制造基地,它的陷落对于日军来说绝对是个沉重的打击,唯一让殷勇有些奇怪的是,敌人似乎并没有因此在这里投入过多的兵力,虽然坚守在这里的敌人战斗意志无比坚强,但却无法承担坚守的重任。


“或许是敌人已经彻底放弃了福山吧?”虽然理由过于牵强,但是此刻殷勇也只能这么理解——


——“敌人已经进入福山地区了吗?”直海康宽看着自己面前的地图,冷静的向身边的参谋询问道,作为这一战区的指挥官,他知道,自己阻挡敌人前进的脚步几乎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延迟,延迟,再延迟,争取到尽量多的时间,可是即便是这样简单的要求, 直海康宽知道,也很难做到。


“是的,将军,可是……”参谋点了点头,却迟疑了起来。


“你是觉得让那些富山大学的学生去做如此自杀式的牺牲不值得是吗?”直海康宽明白对方的意思,转而淡淡的问道。


“是的,他们是以后国家复兴的栋梁,就这么浪费掉,实在太可惜了。”参谋点了点头。


“如果有国家存在的话,当然会复兴,可是如果国家都不存在了呢?”直海康宽悲观的看了对方一眼。


“但是如此牺牲恐怕并不能达到我们的战术目的啊,我觉得,应该派遣部队构筑防线,阻挡敌人。”参谋焦躁的抢过话头。


“牺牲不是目的,只是掩盖行动的手段,中国人有句话,叫做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和我们战斗的不是一个普通的民族,而是一个有着数千年文明史的伟大民族,他们的兵法战略几乎可以成为一部单独的历史,即便是普通的民众,都可以熟读一些不朽的军事篇章。 要想在战术上骗过这样一支部队谈何容易?”直海康宽出人意料的没有出言驳斥,而是语重心长的告戒道。


“……”参谋似乎一时间找不到可以应对的话,可却执拗的站在那里不肯离开。


“我知道,你的弟弟已经被应招入伍,不过相信我,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你弟弟的身上,好了,告诉炮兵,可以进行第二步计划了。 ” 直海康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出言安慰了几句后,转而命令道。


“是!” 参谋恭敬的答应了一声,转而向外跑去——


——殷勇永远忘不了自己所见的这一幕,当他登上战车顶,向要看清城内交战的情况时,一道道白色的光芒忽然在城市的上空闪过,光芒并不显眼,却很特殊,让熟悉的人一眼就可以辨认出那是火箭炮所特有的痕迹,天空中,一连串火箭炮仿佛冷枪一样,忽然冲天而起,随后掉落到城市内,整个过程短暂的几乎让人反应不过来。


这样单车的火力,根本起不到任何覆盖的作用,可是就在爆炸响起的同时,另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整个富山几乎在同时晃动起来,一片片硝烟中,楼房迅速坍塌,整个城市仿佛海浪中的孤舟一样,在爆炸中剧烈的晃动起来。


“我的兵啊,喊他们,快撤退!!!”眼见这一幕,殷勇只觉得自己的心口仿佛被重锤敲打了一下,闷的让人发死,‘敌人在爆破整个城市’这是他一头从车上摔下来之前,唯一的一个想法——


——“报告阁下,炸药已经引爆!”参谋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埋藏在地下的炸药,此刻已经把富山变成一堆瓦砾,如此巨大的损失,显然是任何战果所不能弥补的。


“哦,是吗,很好。” 直海康宽淡淡的点了点头,听到报告的他,就仿佛听到了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一般。


“可是,阁下,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的损失太大了。”参谋看着他淡然的样子,终于按捺不住愤怒,大声询问道。


“为了摧毁敌人的战斗意志,要让他们知道,即便是占领,他们占领的也只是瓦砾,这样的事情不会仅仅发生一次,以后在每座城市,都会有相同的事情发生,我们将付出百倍的代价来报复敌人。让他们以后每当见到我们的城市,都会感到恐惧和怯懦!”直海康宽直视着参谋,严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