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明 正文 第十一章 挑衅

peter_niu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1.html[/size][/URL]   姓刘的神情一滞,不过见灵儿只是丫鬟打扮,顿时满眼不屑地说道,“本公子说话,你这小丫鬟,有何资格插嘴!也不知你家主人如何管教下人的!真是不成体统!”说完,他眼神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林皓然。    林皓然不动声色地将灵儿拉下,小丫鬟护主心切,他倒也没有责怪之意,他淡淡地看了姓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1.html


姓刘的神情一滞,不过见灵儿只是丫鬟打扮,顿时满眼不屑地说道,“本公子说话,你这小丫鬟,有何资格插嘴!也不知你家主人如何管教下人的!真是不成体统!”说完,他眼神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林皓然。

林皓然不动声色地将灵儿拉下,小丫鬟护主心切,他倒也没有责怪之意,他淡淡地看了姓刘的一眼道,“本公子如何管教下人,还用不着你来提点,只是不像某些人,脸皮厚的似城墙,被人骂了不敢还口,连赶都赶不走,难道是某人属驴的?天生犯贱?!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对于主动撩拨自己的人,林皓然自然不会忍气吞声,他几句话,就将那姓刘贬地一文不值。

那婷婷“噗嗤”一笑,似娇似媚地横了林皓然一眼,显然没有想到林皓然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可口头上却也不饶人啊!

这一笑,如同百花盛放,一时间媚态横生,直如三月春风融积雪,连本要发怒的刘姓男子都不由呆了呆,林皓然心中更是再次掠过一丝惊艳之感。

林皓然端起酒杯,朝那婷婷遥遥一举,道,“回眸一笑百媚生,今日小生终得一见,真是生平大幸,姑娘,在下敬你一杯!”

若是换作平时,有人这般和她说话,婷婷定然会将对方当作是登徒浪子,回敬给对方的,自然是一通鞭子。不过今日却不同,她宛如精灵般纯净的眼眸忽地闪过一丝狡黠之色,微微一笑,似娇羞地端起酒杯,与林皓然隔空虚碰,然后一饮而尽,那一瞬间,林皓然机敏地看到了她那因饮酒而扬起头,露出的那段雪白的颈脖,果真是肤如凝脂,领如蝤蛴……

姓刘顿时妒火中烧,他何曾见过婷婷对于某个男性有过如此娇羞的态度,而且居然还与对方喝了一杯酒,本来就因为林皓然的讥讽而气愤非常,不过为了在美女面前保持风度而强忍了,可是现在他却忍无可忍,猛地站了起来道,“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林皓然哼了一声,乜了对方一眼说道,“看来你这人,脑子真个给驴踢了,刚才还将本公子的名字挂在嘴上,批地一无是处,现在居然还开口问本公子是何人!”

林皓然真的是对对方的反应能够表示彻底的鄙视,刚才他为了在婷婷面前表现,而抨击自己,导致了一向文静的灵儿都发怒了,灵儿说,“我家公子是众人公认的才子,你又凭什么枉下评论!”这不就等于明白地告诉对方,自己就是林皓然么!而他,居然会听不出来,真是可笑!

婷婷忍不住又是一笑,她居然将鞭子往腰间一束,然后一手拿杯,一手拿酒壶,向林皓然走了过来,一对眸子都笑成了月牙,道,“原来是林公子,不知我可否与公子同桌共饮?!”

林皓然心中暗喜,甚至有点受宠若惊,想不到这个丫头对自己还挺感兴趣,他连忙说道,“当然可以,相信全天下,只要是男子,都不会拒绝小姐的这个要求!”

而林虎和灵儿已经非常识相地立刻站了起来,同时为婷婷让了个座位。

婷婷就在原先灵儿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饶有兴趣地望着林皓然。而萧子枫和公孙珣,自然不会再坐回下去,也站了起来,因此,就空出了座位来。

至于那清风,这人没心没肺,眼中除了吃食之外,别无他物,管你是什么人坐下来。他嘴巴依旧砸吧砸吧个不停。

若是换作其他的男人,被一个如此极品娇艳的美女近距离目不转睛地盯着,多少都会升起一些自惭形秽的感觉,而主动偏开眼神。

而林皓然却是不然,他依旧笑眯眯地和婷婷对视着,眼中有的只是对美的欣赏,没有一丝的邪欲,两人就这般眼对眼地望着,这可气坏了那个姓刘的。

只见他不请自来,气哼哼地在林虎让开地座位上坐了下来,用力地咳嗽了一声,可是对视中的男女,根本就没有人搭理他。

那婷婷眼中似乎闪过一丝不甘,显然因为林皓然眼中没有一丝的迷醉而感到微微些许的气愤,林皓然主动中断了这场目光的交流战,他笑道,“虽然在下知道自己英俊潇洒,可小姐也不必这般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婷婷“噗嗤”地一笑,林皓然短短几句话,就让她笑了三次,这让她对林皓然愈发感兴趣起来,她单手托腮,笑道,“原来你这人也很皮厚,不过你很有趣,我喜欢!”

林皓然自然不会将对方说的“我喜欢”当成是对方爱慕自己,从语气中就可以听出这所谓的“喜欢”,只是“感兴趣”的一种。林皓然也是笑道,“这不是皮厚,这是自信,婷婷小姐,来,我们再来一杯。”

婷婷心中明白林皓然是通过刚才自己与刘夏的对话知道自己的名字的,她也不以为意,笑吟吟地端起酒杯,这一次,是实实在在的碰杯了。

姓刘的当局者迷,一听婷婷居然主动对林皓然说“我喜欢”,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打情骂俏”,就好像是外出的丈夫回家之后,突然发觉自己的老婆偷人一般,顿时妒焰滔天,他嘭地一声,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咻地站起,额头上青筋暴跳,怒气腾腾地说道,“你就是那个林皓然?!就凭你也能是京城第一才子!?本公子第一个不服!”

婷婷白了刘夏一眼,微怒道,“刘夏,你犯什么毛病了,没事就赶紧给我离开,我看见你就心烦!”

这时众人才知道,面前这位仿佛打了鸡血的男人叫刘夏。

犹如火上浇油,刘夏气的连眼睛都红了,自己这个把月下来,百般讨好于她,她却对自己冷嘲热讽,而现在却对一个刚刚认识的人,这般温柔,偏偏这个人,生的比自己还要英俊,名声也是如日中天,这岂能让他不生气,刘夏只觉得一股邪火,咻地一下,从胸口直串脑门,他气急败坏地叫道,“林皓然,本公子要和你决斗!”

林皓然懒洋洋地说道,“决斗?呵呵,可笑,我为什么要和你决斗!?”

“你……”刘夏气急,“你我一决胜负,输的人,从此不准再纠缠婷婷!”

林皓然想也没想地就摇头,“我拒绝!”他看了看婷婷一眼,心中多少是有些明白,她刚才那样说话,是要故意挑起事端,把自己当作枪使,这让林皓然对婷婷又好气又好笑,同时对婷婷也稍稍有了些意见,林皓然淡淡地说道,“我与这婷婷姑娘非亲非故,又无任何交情,更没有想过要去纠缠与她,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莫要牵扯上我来!”

婷婷眼中惊异之色一闪而过,她很清楚自己容貌的出众,其他男人看到自己就像是闻到了腥味的猫,恨不得将自己整个吞下去,但是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主动去接近林皓然,林皓然却将她撇地一干二净!

倒是刘夏眼中喜色一过,激动地说道,“真的?你说的是真的?!”

林皓然一哂,嗤道,“蒸的,我还煮的呢!”

刘夏此时也没有兴趣去理会林皓然的讥讽,他扭头对婷婷说道,“婷婷,你也听到了,刘公子根本就不欢迎我们,我们还是回去吧!”

婷婷俏眼一瞪道,“你要回去自己回去,叫我作什么!刘公子不欢迎你是真的,可你什么时候听到他说不欢迎我了?!”

接着婷婷嫣然一笑,向林皓然眨巴眨巴眼睛,扮出一副可爱的模样说道,“刘公子,难道你不欢迎我吗?要赶我走吗?!”

林皓然不由苦笑一声,这丫头,居然还故意和自己放电,这不是成心让自己与那刘夏结仇么?不过他倒也不至于那么没有风度,直接说,“是,我不欢迎你,你赶紧给我滚蛋!”之类的话。

林皓然摇头笑道,“当然不!在下不曾说过赶小姐离开,在下也无权驱赶小姐离开!”

“就是嘛!”婷婷甜甜一笑,得意地用眼神挑衅刘夏,身体还有意无意地向林皓然这个方向靠了靠。

林皓然自然将她的动作看在眼中,心中不由好笑,不过身体却没有半分移动,不管怎么说,有美女要主动接近自己,这种飞来艳福,他是不会拒绝的。

婷婷成功又挑逗起刘夏的妒火,他不敢对婷婷发飙,只得气急败坏地将矛头对准林皓然,道,“林皓然,本公子再说一遍,我要挑战你,若是谁输了,那……那就自动离开,以后只要看到婷婷,就立刻离地远远地!”

林皓然不想惹是非,并不代表他是好欺负的,这刘夏脑袋锈逗,三番五次撩拨自己,林皓然的脾气顿时上来,他脸色一沉,怒道,“刘公子,莫要欺人太甚!”

刘夏冷笑道,“是男人,你就接受挑战。”

“哦?是吗?!”林皓然慢慢站了起来,揉了揉十指,顿时关节发出喀喇喇地脆响!

一看林皓然似乎想要动拳脚,刘夏顿时慌了,他下意识地又连退了几步,一脸的惊色。

切--!!欺负这种拳脚没有嘴皮子一成厉害的人,真是无趣极了,林皓然鼻子中轻嗤了一声,缓缓地又坐回到了位置上,哼道,“无胆匪类!”

那婷婷也似要落井下石般地咯咯咯地大笑起来,声音清脆悦耳,仿佛空谷鹂声,甚是悦耳。

刘夏心中那个气啊,他忽地原地蹦跳了一下,像是泼妇骂街似的叫道,“你你你……林皓然,你真是有辱斯文,一介文人,却想要动手动脚,你可知,君子动口不动手!居然想要动粗,真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就这样,你也敢自称是应天府第一才子!?我呸!”

林皓然脸色一冷,哼道,“不是你说要决斗的么?!动口不动手?可笑!难不成要让我和你对咬,若真是这样,对不起了,恕不奉陪,这种功夫,本公子不会,改明儿我带一只狗来在与你练练……哦,对了,另外提醒一句,莫要胡说八道,你什么时候听到我自称什么应天府第一才子了,那个称号,只是因为长辈们抬爱而给的称号罢了!我自己可从来没有承认过!”

其实林皓然心中又何尝不知道这刘夏是要与自己文斗,而不是武斗,只是这刘夏实在是太过咄咄逼人,林皓然忍不住戏耍他一番罢了……

刘夏气的手脚无力,什么叫做用口对咬,还要带狗来,这不明白这指他和野狗一般么!本来只是因为婷婷接近林皓然而对林皓然产生了嫉妒,现在他却将林皓然恨到骨头里了,他没有想到,自诩风流倜傥的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遭到如此狼狈的奚落。

刘夏眼中煞气大盛,恨恨地喝道,“林皓然,你莫要贪图口舌之利!本公子的意思,你心知肚明,揣着明白装糊涂,这只能是让人看不起!”

对于这种一点都受不了激的所谓才子,林皓然还真没有放在眼里,不过他自己要撞在枪眼上,他也乐的成全对方。

林皓然心意一动,收敛了笑容说道,“好,那你说,你要如何与我决斗!”

见到林皓然答应了下来,刘夏顿时满脸都是倨傲之色,他也是应天府南京城内公认的才子,上次的楹联诗会,因为他感染了风寒,没有能够参加,谁知道第二天之后,满城都在传颂说,蒙城的生员林皓然,是众人公认的第一才子,这自然让他心中颇为不服,认为那些人不过是喜欢起哄,以讹传讹罢了。

如今正面林皓然,多年养成的骄傲让他又充满了信心,他大言不惭地说道,“你我皆文人,那自然是文斗!打架斗殴,不过是市井村夫的无赖手段,既然决斗是本公子提出的,为了公平起见,方法就有你决定,哼哼,本公子上知天文地理,下知时政军事,无论是对联吟诗,还是古文杂谈,任你选择!本公子一一接着!”

吹吧!你就吹吧!林皓然不屑地乜了刘夏一眼。

还“上知天文地理”,我要是随便问你一个公转自转的问题,恐怕就能让你云里来雾里去,一辈子找不到北,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林皓然一摆手道,“好,既然刘公子这般大方,我也不客气了,这样吧,我也不想占你什么便宜,这里有几个上联,要是你能够都能对出来的话,今日我就当众承认,我是一个欺世盗名的人!怎么样?!”

刘夏嘴角嗫嚅了几下,心中开始有些犹豫,牛皮谁都会吹,不过真到面对的时候,却总是有些忐忑不安,他还真有些担心林皓然会故意出些莫名其妙的古怪上联来刁难自己。

当下深呼一口气:“咱……咱今天不对对联,今天公子我要挑战你的是诗词!”

“诗词”?林皓然顿时有点惊诧,看到林皓然的神情,刘夏顿时心里窃喜“原来他只是在对联上厉害,一听说诗词就傻了,哈哈,今天载到本公子手里了,今天要是胜了,不但能挽回美人的心思,还能博得打败应天府第一才子的美名”

“怎么样?不敢了?哼哼,林公子的才子之名,不会是浪得虚名吧?”刘夏挖苦道。

其实林皓然到不是心虚,诗词这东西,对于他这个中文系毕业的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问题,不就是剽窃嘛。之所以诧异,是因为来到这里以后,还真没有显摆一下诗词,今天这是第一次。

此时不但刘夏暗自得意,就连公孙珣和清风牛鼻子也纷纷的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林皓然,因为他们也没见过林皓然的诗词。

“呵呵,不敢?有本公子不敢的事吗?既然刘公子提议,那就请刘公子先出题吧。”林皓然面对刘夏的咄咄逼人,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好,那我就出问题了,听好了……”刘夏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