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109

翰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第三十七章 恩威并怀 西羌恭父 耿恭率三千人进驻抱罕,主帅车骑将军马防畏惧羌人势大,留驻金城不前。耿忠曾对耿恭讲过马防曾是陛下宠爱的邓贵人父亲邓训为护羌校尉时副将。邓训乃开国功臣“云台二十八将”之首邓禹之子,素有边声,羌人信服。及马防,却勒索无度,又无理诛杀了烧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第三十七章 恩威并怀 西羌恭父


耿恭率三千人进驻抱罕,主帅车骑将军马防畏惧羌人势大,留驻金城不前。耿忠曾对耿恭讲过马防曾是陛下宠爱的邓贵人父亲邓训为护羌校尉时副将。邓训乃开国功臣“云台二十八将”之首邓禹之子,素有边声,羌人信服。及马防,却勒索无度,又无理诛杀了烧当羌首领迷吾,终于逼反烧当、牢姐、零吾、先零、卑禾等十三部十数万羌人,互相解仇结婚、交质盟誓,一致对外。攻城杀官,声势浩大。抱罕以西汉军驻屯之所全部陷落,下一步必是攻击抱罕城。

耿恭刚到抱罕,立足未稳。羌人集兵六万已经攻到,连武威种羌也远来驰援。一时间抱罕城外羌人云集,大有吞灭抱罕之势。

耿恭见羌人虽然众多,除去居富庶地武威的种羌和湟中的烧当羌刀马俱备,其余各部归附日久,穷困之极,不少人无马无刀,仅持弓箭、木棍,连箭镞也是用石头所制。望着城下那些无甲无兵的乌合之众,耿恭并不觉得轻松。自从与成上和拓拔勒在酒泉别后,耿恭就一直心情沉重。现在亲眼看到羌人赤贫如此,当真是斩木为兵、揭竿为旗。想起成上的话,耿恭登时觉得自己确似助纣为虐。

精夫在城头看见自己的族人时欣喜若狂。当年跟随窦固出征西域时尚是少年的精夫此刻再次见到族人已是年过四旬。精夫泪流满面大声喊着自己还仿佛认识的人,可城下的卑禾羌人尽是精夫走后才出生之人,谁又认识这个哇哇乱叫的汉子呢。精夫的两个儿子学着父亲的语调呼喊,又怎知道父亲号泣之痛。耿溥虽仅十一岁,却早已见惯杀伐之事,此时更是兴奋莫名,跟着大喊大叫。

耿恭上来拍拍精夫的肩膀,安慰道:“不用过急,一定会见面的。”。精夫流泪答道:“我卑禾羌人远居西海……”,耿恭无意重复了一句,“西海?”。精夫不知耿恭想起了西域的西海,答道:“是,西海。因属我卑禾羌部,也叫卑禾羌海。我族人素来自在放牧,与汉地交往不多。当年若非我被卢水羌掳去为奴,也不会随军到了西域。此次反叛,竟有我卑禾羌族人参与,确实难以想到。”。耿恭问道:“哪一部是你族人?”,精夫以手指给耿恭看。耿恭说道:“衣甲尚整,还有不少马匹,看来你的部族颇为富庶啊!”。精夫答道:“西海之畔水草肥美,牛羊成群,我族人日子过得好,自然不想反叛。所以我才奇怪。”。耿恭低声对精夫吩咐道:“你今晚前去打探一番。”。

耿恭下令:任凭羌人挑衅,坚守不出。若羌人攻城,击退即可,不得出城追击。


精夫出城后几日没有归来。耿恭心知不妙,找来几个抱罕驻军中的羌人再去打探,才知精夫果然已被烧当羌首领迷吾之子迷唐拿住。

精夫被抓住后,幸得卑禾羌人首领刍涣求情,向迷唐保证劝说精夫降顺,才暂且留得一命。谁知精夫听得劝降两字,当即割下了自己的一只耳朵交给刍涣说道:“精夫身为大汉军士,岂能降敌,首领可去告诉迷唐,不过有死而已,休想让精夫叛汉。”。迷唐得到消息,甚是佩服精夫坚强,虽说不放,倒也没有杀掉精夫。

耿恭心急如焚,立刻派人携带百金和良马一匹去见迷唐,想将精夫赎回。迷唐本来尚在犹豫之间,听来人传话道:“首领若肯放了精夫,不但可得这些可换来百名奴婢的重礼,耿校尉还向首领保证,可饶你一次不死。”,迷唐怒极反笑道:“好!好!好!放了他,我倒要看看你们的耿校尉怎么饶我不死?你回去带话给他,我也保证饶他一次不死。”。


精夫被救回来后,向耿恭报道:“此次羌人统帅正是迷唐,并联合武威种羌合兵万骑。其余大部羌人怨恨马防日久,故而相随。卑禾羌人本不想参与其事,怎奈被迷唐威逼要夺地掳人,只得提供牛羊从之。”。耿恭问道:“羌人远道而来,牛羊是否充沛?”,精夫答道:“羌人穷苦,怎有大量牛羊可供数万人众?只有烧当羌地居湟中,又起事号令,携有牛羊。还有就是威逼卑禾羌所供牛羊。只要大人能坚守三两月,我看迷唐必然因食物不济而退。另外,我已传出抱罕主帅就是当年坚守疏勒城的汉军戊校尉。即便大半羌人不知,武威种羌地处河西,必然久闻大人声名。”。耿恭露出一丝苦笑,说道:“我宁愿追随班超大人在西域,何曾愿意来到此地。”。精夫听到这话,双膝跪下,声带呜咽说道:“羌人反叛,事出有因。大人跟随班超大人多年,心地宽厚。由大人主理此事,实是我羌人之福。望大人怜悯羌人,善待叛众。”。耿恭急忙扶起精夫说道:“我早在班超大人面前立誓:绝不以杀人建功。你放心,我只坚守不出,羌人自退。退去之时,也绝不派兵追杀。”。精夫本已站起,一听此言,又流着泪跪下磕头。耿恭想用力拉起他,不想精夫虽过四旬,劲力却不减当年,强又磕满三个头才站起来。


迷唐纠集数万之众,却见耿恭防守甚严,不得机会。营中又人人传扬当年耿恭以神箭击退匈奴大军、拜井得水、驱狼杀敌种种神异之事,令报仇心切的迷唐烦躁欲狂。终于横下一条心,开始攻城。

耿恭统御有方,先以强弩射杀,羌人冲到城下,尚未登城之时,耿恭又命投石机发石阻断后继之人,抵达城下的羌人见势不妙,连城也不攻了,掉头就跑。耿恭下令停止发石射箭,让其退回。

次日,不肯罢休的迷唐亲率烧当羌部众为前锋,再次攻城。却见城上排出一溜长枪,汉军以大椎奋力击出,长达五尺的长枪带着凌厉的风声呼啸而来,每一枪都贯穿三四个人。羌人眼见那一串串人哀嚎惨呼,魂飞胆丧回身就逃。一见羌人逃走,城上立刻停止发枪。迷唐大声喝止,却哪里唤得回滚滚败逃之众。

如此一来,羌人皆知:前进者死,回逃则无事。尽皆哀叹道:“当年耿恭以不过数百人坚守一年有余,现在兵精粮足,只怕我等尽死在此,也攻不下抱罕城。”。迷唐攻城不利,闻此流言,愈加心烦气躁。然其性极执拗,心想城中总有粮尽之时。虽然自己也所带不多,但城外总可四处征粮。迷唐并不言退,继续围困于城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