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出少林的开国将领(钱钧 许世友小记)

山鹰2007 收藏 1 1367
导读: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开国将领中,有两位出自“少林”的将军,更有趣的是,两位将军还曾在一个大军区共事过,他们就是曾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上将和副司令员钱钧中将。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1_94151_9794151.jpg[/img] 许世友将军 许世友名出“少林” 许世友将军1905年2月28日出生于河南新县泗水店区田铺乡的许家洼。出生在河南、湖北两省交界的大别山区。1914年,因母亲养活不了他们兄妹7人,才在逃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开国将领中,有两位出自“少林”的将军,更有趣的是,两位将军还曾在一个大军区共事过,他们就是曾任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和副司令员钱钧中将。


艺出少林的开国将领(钱钧 许世友小记)

许世友将军


许世友名出“少林”

许世友将军1905年2月28日出生于河南新县泗水店区田铺乡的许家洼。出生在河南、湖北两省交界的大别山区。1914年,因母亲养活不了他们兄妹7人,才在逃荒的路上把他送进了少林寺做杂役,得法名“永祥”。进寺之后,让他最高兴的事就是每天能学拳练武,所以日子虽然苦些,但也觉得很有盼头儿。 1914年至1921年在少林寺作俗家弟子并习武功。

许世友功底深厚,臂力过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寺内3米多高的围墙,他跑几步就可攀上;9间9檩的千佛大殿,他手抓屋檐的椽头,一口气可顺转3圈;他蹿墙、越脊、飞檐走壁,轻来轻去不叫瓦碎;跳下时,他能在空中翻3个筋斗轻轻落地;只要运足气,他对着尺二见方、三寸来厚的大方砖,转身一掌,相距寸余,砖就碎裂……他的功夫在师兄弟当中,总是高人一筹。

就这样,几年过去了。共产党到了许世友的家乡,领导劳苦大众斗土豪、分田地。许世友听到这个消息,再也待不住了,含泪告别了朝夕相处的师父和师兄师弟,踏上了返乡的路程。

许世友离开少林寺的时候,师父问他:“从今天起,你真的要还俗吗?”许世友回答说:“是少林寺给了弟子一条命,弟子会终生铭记的。今后,我虽然不做佛门弟子,也要当个释家的好友。”他说到这里,停了停又接上说:“往后,我的名字就改‘永祥’为‘释友’好了!”………后来,也许是“释友”太难写了,就改成了“世友”,这也就成了共和国一位将军的赫赫英名。

三拳打死地主崽

一天早饭后,许世友的叔兄赶着两头老黄牛到山坡上吃草。一不小心,一头牛踩了地主家棉田里的十多株棉花苗。地主儿子看见了,急忙冲上前去,揪住叔兄的头发,挥拳就打。

许世友正好路过,忙跑上前去,对地主儿子好言相劝:“牛踩了你家的棉花苗,俺们赔。你打人就不对!”

“你爹给俺家种过田,你娘给俺家洗过衣,都没有还清债,你个秃叫驴能赔得起吗?!”地主儿子破口大骂:“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你这个秃驴,俺让你家断子绝孙!”地主儿子边骂边向许世友扑过来。一拳打在许世友的鼻子上,霎时,许世友的鼻子口里全是血。他又恼又怒,挥拳就打,三拳打翻地主儿子。

一看地主儿子当场断气,许世友连夜找到师父说了详情。林子金说:“你惹下命案,寺内岂能容你!从此,俺没有你这个弟子!”师傅掏出八块大洋,掷给许世友要他连夜逃命。

一拳让贼首毙命

许世友一路狂奔,最后决定投奔王师兄家里借宿。王师兄热情地接待了许世友。转眼到了大年初一,王师兄家是个大户,逢年必开赌场。

可到初四那天,开赌场的风声传到了外村,两个盗贼眼红了,他俩带领一帮人冲进赌场,欲抢钱财。王师兄带领赌徒与盗贼对打起来,可他们不是盗贼的对手。

许世友挺身而出,扑向领头的盗贼,挥动钢叉似的手,一下子打在盗贼头子的胸部,这家伙大喊一声,当场毙命。

许世友一看又伤一命,心里有些怕,对师兄说:“闹出了人命,给你招来麻烦,请师兄多包涵!俺不能久留,告辞了。”

殴死兵痞险丢命

走投无路的他心想不如去当兵,或许能有个活路,听说吴佩孚的部队在洛阳招收童子军,他高兴极了,从信阳走到洛阳,参加了童子军,分配到一连二排当兵。

二排有个老兵,性格暴躁,爱打架骂人,许世友从心眼里讨厌这个兵痞。

一天, 轮到许世友和这个老兵一起值日。早晨刚起床,老兵就命令:“新兵蛋子,限你半个小时打扫完屋内屋外,叠好全排的毯子,倒掉痰盂。”

许世友忙前忙后,半个小时还没有完工。这时,老兵闲溜回来了。他张口就骂:“你这个狗日的干啥去了?为什么还没有干完?我日你的老祖宗!”

许世友极为气愤,回骂道:“俺在干活,你去溜达。你要日人,就先日你祖宗吧!”

老兵暴跳如雷,吼道:“你还敢骂俺!”他猛扑上去,扇了许世友六个耳光。许世友气上加恨,使劲踢了个“五花飞脚”,一下子踢到这个老兵的要命穴位处,这家伙便倒在地上,呜呼哀哉了!

连长一看见许世友打死老兵,就带领官兵把他团团围住,下令说:“快把这个杀人犯捆绑起来送往团部,以军法严厉惩处。”

好在许世友有个在步兵团二营当营长的舅父,他向团长说情才免了许世友一死。

这件事深刻地教育了许世友,他苦干了三年,终于担任了北洋军阀部队的排长。后来许世友所在的第十五军一师编入湖北省防军独立第一师,他担任四连连长

刀劈“惹不起”投奔红军

1927年春节过后,许世友奉命带领四连进驻蕲水剿匪。一个夜晚,他们正在安睡,突然被团长严风宜带领的部队缴了枪。严团长下令给许世友戴上手铐和脚镣。许世友问道:“团长,这是怎么回事呀?俺到底犯了什么罪?”

严风宜团长看着许世友,两眼直冒火,大声吼道:“什么罪?你干的坏事你还能不知道吗?”一看许世友不招供,严风宜厉声喝道:“给我打!”许世友被打昏了过去,被关起来了。深夜,许世友惊醒过来,对看守士兵说:“求求老弟,给俺喝点水。”

看守士兵说:“严团长交代过了,不让给你吃饭和喝水!”

“日他娘的!打了俺,冤枉了俺,还不让给俺喝水!俺要跟你们拼命!”许世友大怒,运了运气,手铐砰的一声就断了。

看守士兵吓得胆战心惊,立即报告了团长,严风宜跑到跟前一看,许世友的手铐果真断了。他暗想:这小子的武功超群,打仗确能独当一面。于是他令看守士兵:“你们不但要赶快给许连长喝水,而且要让他吃饱吃好。他的问题,等查清了再处理。”

过了三天,严风宜团长面带笑容地前来看望许世友,并亲自为他打开脚镣,抱歉地说:“许连长,案子已查清了,是你们连的两个班长调戏民女,并且抢走了东西。我打错了你,今天特来给你道歉!”

严风宜虽然给许世友道了歉,但许世友的心情仍然不佳。不久,他被调往湖北省防军一师一团六连担任连长。上任后,他的团队驻地武昌,在那他结识了一个同乡傅孟贤。傅孟贤是个秘密党员,他动员许世友说:“干脆俺俩前往黄安或麻城,参加红军队伍去吧!”

“好,俺们立即行动吧!”许世友高兴地拍着大腿说。当时,两人研究了秘密行动方案,决定当夜午时在敏果集碰头。

许世友一边向连队走去,心里一边想着:连队司务长外号叫“惹不起”,他克扣军粮,强奸民女,罪恶极大,但谁也不敢惹他。所以,许世友决定临走前杀了他,为官兵除害!

许世友找来一把锐利的菜刀,藏到腰间衣服里。他推门走进“惹不起”的房内,看见这家伙坐在椅子上抽烟。在“惹不起”未防备之时,许世友急速从腰间抽出菜刀,使劲一刀劈向“惹不起”,这家伙就像死猪一样倒在地上了。

许世友赶快锁好门,赶到敏果集找到傅孟贤。两人雇了两顶轿子上路,日夜行程一百多公里,到达麻城附近杨泗寨,找到红三十一师司令部,参加了红军。

在红军大部队里,许世友先后担任排长、连长、团长、师长、军长等职。由于他英勇善战,指挥有方,荣立大功,后来又担任华野山东兵团司令员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南京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等职。1955年,许世友被授予上将军衔。

1985年10月22日,一代名将许世友在南京军区总医院八病区告别了尘世,享年80岁。

许世友要求棺葬的报告送到北京,中央领导和中央军委领导传阅,全国解放后,除了任弼时、毛泽东没有火葬,谁有这个胆量要求土葬?谁也作不了这个主。最后,报告送给了邓小平,请他拍板。

一纸通行证司令魂归乡

邓小平最了解许世友,他瞻前顾后,最后感到许世友毕竟是许世友,全中国只有一个,便在报告上批示:照此办理,下不为例。

10月26日上午,中顾委副主任王震受邓小平委托来到南京军区,郑重地传达了邓小平的意见。他说:“许世友在60年的戎马生涯中,战功赫赫,百死一生,是一位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邓小平同志签发的特殊通行证,这是特殊的特殊。”

王震一连说了七个特殊,这在当今中国领导层中,谁能有这种评价和待遇呢?鉴于邓小平对许世友的这些高度评价,谁还能提什么意见呢?


艺出少林的开国将领(钱钧 许世友小记)

钱钧将军


钱钧世友“兄弟”5年不相识

钱钧将军出生在河南光山县钱家湾一户贫农家里。6岁那年,他就被送到地主家里当了放牛娃。在牛背上转了两年,终因受不了东家的打骂,他又跑到一个过路的漆匠那里去讨口饭吃。漆匠生性暴躁,干活稍不如意就对他拳打脚踢。到11 岁上,苦日子再也熬不下去了,一怒之下,钱钧到少林寺出家当了和尚。

钱钧在少林寺内生活5年,练就了一身武艺,特别以“铁掌”著称。他的“朱砂掌”发起功来,真像是一把钢铸的利斧。大块岩石,一掌下去,立刻碎裂。至于劈青砖,那简直像切豆腐一样,不在话下了。

一千多年来,少林寺方丈堂前的东寮房门口,一直高高地悬挂着一块一二百公斤重的铁云排。每当全寺僧众集合做佛事,或集中传话,执事僧就敲响云排通知。钱钧曾用这块云排练习臂力,以摘下不发一声为标准进行练习。一连几年每天如此地练习,最后钱钧练到能单手摘挂,并且面不改色喘气如平常。今天,这块云排仍在原处高挂,天天都在发出响彻云霄的声音。

钱钧和许世友都因家中穷得没法存身,小小年纪就流落到少林寺当苦役。他比许世友迟3年进寺。两个人一起在寺中待了5年,同一年出的寺门。当时寺里僧人云集,两个“菩萨”虽在一座庙里,却互不相识。直到长征到了延安,他们谈起往事,才知道原来彼此竟还是少林寺“兄弟”。两人不禁抚掌哈哈大笑。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