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王 正文 第三十九章 狠狠聊

零一零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


喝了一轮茶后,李揆便开始试探赤松德赞对和亲的态度了。在李揆心目中,虽然只是与赤松德赞有过短暂的接触,但早就不把赤松德赞当小孩看待了。


“想来王子殿下也知道下官此次到吐蕃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促成唐蕃两国的和亲,为两国带来和平。而且,大唐还有意与吐蕃重设互市以方便两国商贸往来,这样,不但避免边境人民陷于战争的苦难中,还能促进两国的发展,不知王子殿下意下如何?”李揆见赤松德赞为人豪迈,也就不转弯抹角了,直接就把来意提了出来。


“呵呵。小王一个小毛孩知道什么是好是坏?不过,先祖一代雄主松赞干布曾与文成公主和亲,小王的父王也曾娶母亲金城公主,这两次的和亲,据小王接触到的人都讲,是促进了两国的友谊的。也带动了吐蕃在农业手工业等方面的发展。因此小王觉得应该是好事吧。既然是好事,又何乐而不为?”赤松德赞说得虽模凌两可,但李揆一听就知道赤松德赞是赞成和亲的了。


李揆又接着问:“我朝宁国公主国色天香,虽足不出户却早已芳名盛传,定是王子殿下良配。但下官听闻吐蕃赞普一般只纳吐蕃女子为大妃,如和亲这事情可就有点难办了。我唐公主身份尊贵,是不能屈与人之下的,对于这事,不知王子殿下怎么看?”


“请问大唐有几个宰相?”赤松德赞不回答李揆的问题反而问。


“不确定,有时多一些,有时小一些,最少要有一个,有时多达五个,一般三个,现在我朝就有三个宰相。”李揆虽然不知道赤松德赞问这个做什么,但还是回答了赤松德赞的问题。


“就是嘛!事情是可以变通的。小王知道,我吐蕃原来只有一个大相,现在又增加了一个大相。”赤松德赞不经意的说。


“王子殿下你的意思是增加一个大妃?呵呵呵,这果然能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老实说,来之前我朝太子殿下曾与下官讨论过这个问题,最后也不知怎么处理,就让下官过来后视情况而定。没想到事情可以这样来处理,还是王子殿下英明!下官在此先谢过王子殿下了。”李揆明白了赤松德赞的意思,一直困挠着他的大问题迎刃而解,令他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底下对赤松德赞大为感激。这一趟拜访,收获可真的是太大了,本来李揆对于能否完成此行的任务还有些拿捏不定,也担心就算是促成了两国的和亲,但没达到朝廷的要求。来之前太子殿下明知道大唐公主嫁与王子出任大妃的难度很大,但还是说不到逼不得已,不能答应让公主做侧妃,这事关大唐脸面的问题。现在的李揆可是已对完满地完成朝廷交给他的任务充满了信心了。一刹那间,所有的高原反应都似乎消失了个无踪无影。李揆脸上露出了最真挚的笑容。


接下来两人的谈话,可就轻松得不得了。赤松德赞对大唐的一切都非常的关注,李揆便挑了一些大唐的事情说与赤松德赞听,甚至还说了不少大唐的花边新闻给赤松德赞听,极大地满足了赤松德赞极其“八卦”的心理。两人相谈甚欢。


米玛及尼玛两姐妹和那囊曲珍时不时出来添茶时看见这两个之前素不相识的人聊得如此热火朝天也是感到非常的意外,本来只是尼玛出来添茶的,后来米玛和那囊曲珍都忍不住了,抢着出来添茶,添茶的时候还顾意慢吞吞地,想听一下他们到底在聊什么。但她们听到的只言片语却更令她们糊涂了,只听到他们在说什么王家的三太太或周家的二小姐什么的,两个大男人聊这些东西怎么聊得如此起劲,还真奇了怪了。


聊到后来,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时间了,本来赤松德赞还准备留李揆吃饭,再与他进一步研究一下崔家大小姐的趣闻的,但李揆早就答应了出席由大相代表赤德祖赞赞普为李揆一行人准备的晚宴,就只有作罢了。


两人还约定李揆在走之前定再拜访叶色拉康,到时再好好研究一番。这一次李揆也是聊得很尽兴,李揆年龄不大,平时国子祭酒这个闲职也没多少事可做。李揆为人比较打听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有空之时就欢喜与同事胡侃,但在长安里头说他还是有点保留的,没想到在这里可以畅所欲言,更奇怪的是,赤松德赞王子殿下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也就罢了,竟然对大唐的好多风土人情却也是极为熟悉的。难道金城公主生前就是一个打听花边消息之人?李揆想来也只有王子的母亲才会给王子说这些很多人不屑一顾的坊间传闻了。他又怎么知道,赤松德赞在后世被诸多的“八卦”娱乐新闻薰陶惯了,对这些小道道也就比这个时代的人会感兴趣得多。尤其大唐的风气较为开放,所以桃色的新闻自不免就会多很多,赤松德赞有时甚至会想,如能把这些小道大唐桃色新闻结集出版,还不知道要风靡成怎么样的一种程度呢?


在几人吃晚饭时,赤松德赞见那米玛两姐妹和那囊曲珍都拿着奇怪的目光看自己,便问她们了:“做什么拿这种眼光看我,我脸上有花吗?”由于赤松德赞没架子,也不喜欢一个人吃饭,因此都是捉了曲珍等人和他一起吃的。


“没有。我们只是觉得王子今天有点奇怪。从来没有见过王子和人聊得这么开心,王子笑起来的样子也很好看。我们几个算是大开眼界了。”三女说完就笑了起来。


赤松德赞听到那囊曲珍这话不禁有点发呆。是啊,自从穿越到吐蕃后,其实自己心底一直是设置了多层的防御墙,把所有人都挡在了这些防御墙之外的吧?自己何曾开趟过自己的心扉?直到来自大唐的李揆的到访,毕竟李揆不是长时间在自己的身边,加上对着唐人自己颇有些亲切感,所以才在一定的程度上放开了胸怀的吧。


“我以后就多些这样和你们聊天,好不?”赤松德赞笑了笑对三女道。


“好!当然好。王子你也和我们说道说道什么王家的二小姐的秩事什么的。”尼玛高兴的说。


“哦!原来你们在偷听我们说话,难怪茶还没喝完你们就进来添茶了。看我不打你们的屁股?”说着四人便打闹在了一起。自此以后,几人的距离近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