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十七章 卧底间谍

亡命逃兵 收藏 1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size][/URL] 黎明来临前最沉的那片夜色里,谁也不会意识到一艘足以引爆整个拉丁美洲的货轮驶进了委内瑞拉海湾。   “逃兵,辛苦你了!“看到韩振从船上下来,水手一路小跑迎上来,亲热地抱着韩振的肩膀说道。   韩振猛地一抖肩膀,甩开水手的手,对跟在他身后的那个胖子笑了笑,伸出手,“这位一定是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黎明来临前最沉的那片夜色里,谁也不会意识到一艘足以引爆整个拉丁美洲的货轮驶进了委内瑞拉海湾。

“逃兵,辛苦你了!“看到韩振从船上下来,水手一路小跑迎上来,亲热地抱着韩振的肩膀说道。

韩振猛地一抖肩膀,甩开水手的手,对跟在他身后的那个胖子笑了笑,伸出手,“这位一定是烟鬼了?见到你很高兴,叫我逃兵就好了!”

“嘿嘿……”水手尴尬地搓搓手,“我来介绍一下。逃兵,你猜对了,这就是烟鬼!烟鬼,这是我刚才还跟你提起的逃兵!”

“逃兵,久仰大名!”

烟鬼的客套话让韩振愣了愣,他说的是一口地道流利的汉语。

“我父亲是苏联人,母亲是古巴人,而我现在是哥伦比亚人!”烟鬼眨眨眼,用了一个很久没人用的词“苏联人”,韩振顿时明白过来。

握着他的手,韩振也换了汉语,说道,“同志,久仰!久仰!”说完,两个人对视一眼,哈哈笑了起来。

水手听不懂汉语,不知道眼前这俩人说了什么,一瞬间如此亲近,连咳嗽了几声,“那个……烟鬼,你最好还是上去验验货!逃兵,我能和你单独聊聊吗?”

“OK!”烟鬼拍拍韩振肩膀,玩笑道,“逃兵,要是我的车子被刮花了,可不会原谅你!”说着,一招手,带着一大票保镖上船了。

“逃兵,其实我是CIA的人……”

没等水手说完,韩振猛地转过身,一拳砸在水手腮帮子上,水手飞出去,哐地一声撞在后面的车上。不等水手爬起来,韩振跟过去,揪着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拳头雨点似的落在他的脸上。

韩振动手根本没有任何征兆,周围的人反应过来时,水手已经满脸是血。哗啦一片响动,黑压压的一群人将韩振围在中间,端起了手里的枪。

余光一扫,韩振抓起水手朝身后扔去,砸倒一片人。跟在水手身后,韩振两步窜过去,冲进人群,三两下撩倒了剩下的几个。拾起地上的AK-74,拉动枪机子弹上膛,韩振一手一把,一把顶着地上的水手,一把对着其他人。

“操!”韩振吐口唾沫,吼道,“谁还想玩?!”没有一个人敢接口。

“逃兵……算你狠!咱们……咱们扯平了!”水手呻吟着。

“这么简单就扯平了?老子要的东西呢?”韩振一脚踩得水手翻白眼。

“咳!咳!你听我解释……”

“好!解释吧!我听着呢!”韩振移开脚,退后一步。

水手撅着屁股,吭吭哧哧好半天才爬起来,旁边的人想扶他,被他一把甩开,“都他妈的给我滚开!一群废物!”

跌跌撞撞摸到车子跟前,水手躺在发动机盖上喘了一会儿,慢慢开口道,“我是CIA的人,我的任务就是利用走私渠道秘密向哥伦比亚反政府武装输送武器……啊——爽!真他妈爽!”水手小心地摸了摸脸,结果疼地浑身一哆嗦,嚎叫起来。

“但是现在老子不干了!操他妈的美国!操他妈的CIA!操他妈的华盛顿!”水手疯了一样捶打着发动机盖。

“我祖父曾在巴蒂斯塔政权下担任军职,后来在卡斯特罗上台,发动了大清洗,受到政治迫害的祖父被逼流亡到了美国。到美国的第二年,他参加了美国五角大楼和CIA策划的‘冥王星’计划,最后以失败告终,我祖父被俘。虽然后来又被美国营救回来,但是美国政府一直否认指使、策划了那次行动。”水手仰着脸,两眼空洞,回忆着。

韩振点点头,这段历史他当然知道。巴蒂斯塔政府是美国早期扶持的亲美傀儡政权,卡斯特罗革命成功后,开始和美国政府的关系还算亲近。但后来华盛顿发现卡斯特罗并不听摆布之后,CIA纠集了一批古巴流亡者于1961年突袭古巴,企图推翻卡斯特罗政权,但这1200多名由流亡者组成的雇佣军登陆古巴后,被古巴军队全歼在吉隆滩,其中114名雇佣军被击毙,其余1113人被俘。这一战又称“猪湾事件”。CIA不仅在这次行动中损失惨重,美国也颜面尽失,刚刚上任的肯尼迪总统为此威信扫地。

“之后,我祖父一直在五角大楼秘密担任古巴问题专家和军事顾问,可直到去世,他也没有得到美国的承认。同时,CIA将父亲也吸收了进去,负责暗地收买流亡美国的古巴人。CIA针对卡斯特罗的数十次暗杀计划,就是通过这些流亡古巴收集到的情报,然后再利用招募到的人手发动。理所当然,子承父业,我也加入了CIA,并且在CIA的帮助下,建立了一个连通整个拉美的走私渠道。

但是三个月前,父亲被控告为双面间谍,替古巴政府窃取美国国家机密,以间谍罪和破坏国家安全罪被判处终身监禁。实际上是因为CIA当年刺杀卡斯特罗的事件内幕不断被调查曝光出来,华盛顿担心事情彻底暴露,就倒打一耙,把我父亲当成了替罪羊!其实,我父亲并没有被送进监狱,而是被CIA软禁在了加利福尼亚,并承诺我,如果博特这批货能够安全送到哥伦比亚,他们就会释放我父亲,并安排他去瑞士养老。

可是一个月前,我收到CIA内部一个朋友的消息,我父亲其实刚到加利福尼亚就已经心脏病发作去世了!操他妈的,我父亲压根就没有心脏病!”水手忽然从车上跳起来,对着韩振怒吼道。

看着发狂的水手,韩振为他感到悲哀,却没有丝毫的同情。

叛徒之悲哀,政客之无耻,正在于此!

美国政府虽然暂时收留了水手的祖父和父亲,但他们的身份仅仅是作为日后华盛顿和哈瓦那政治斗争的筹码。一个连自己国家都出卖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好结果?当他们彻底失去了利用价值,或者牺牲他们能够换取更大的政治利益时,他们的结果就注定了只有一条——无情地被抛弃!

虽然比起水手家族来说,亚当斯要幸运地多,但亚当斯父亲之死却是和他们的出身有着千丝万缕撇不开的牵连。

不吐不快,发泄一通之后,水手的情绪稳定了许多,“从我知道父亲已经惨遭毒手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发誓一定要让美国佬付出代价!

为了控制拉美国家,美国不仅大力打压古巴,还在哥伦比亚建立了亲美的傀儡政权,甚至直接出兵帮助哥伦比亚政府平叛。可是,哥伦比亚政府在得到美国的援助之后,经济和军事实力渐渐复苏,国内的一些民族主义开始崛起,他们主张哥伦比亚应该摆脱美国控制而自治,甚至直接表示有必要推翻现在的被美国控制的傀儡政府。

于是,华盛顿又改变策略,希望能够借助哥伦比亚国内的反政府武装制造混乱,转移民众视线。从我手里转移到反政府武装手里的武器足以让反政府武装和哥伦比亚政府军再对抗十年!船上这批货是最大的一批,但是老子这次要自己干!让华盛顿尝尝他们自己种下的苦果!”

“看来我们的确是一条船上的!”韩振把AK-74扔到了地上。

当二副急匆匆地跑去告诉韩振,船改变航线,将在委内瑞拉靠岸的时候,韩振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端倪。

博特四个锅盖头在船上显然是华盛顿对水手不放心了,想要干掉他们,韩振这个身处局外而且又和山姆大叔作对的人自然是水手最合适的人选。难怪水手半夜三更神秘兮兮地找上门,原来是他已经没有了退路!既然锅盖头在船上,那艘船必然也在CIA的监控之下,突然改变航线停靠在委内瑞拉,就算是五角大楼发现也没有办法及时做出反应。

委内瑞拉现任总统是军人出身,对外政策强硬,自从他上台之后,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反美主张。一直反对美国对拉美的干涉,主张拉美自治,希望能在拉美建立起来一个像欧盟一样的共同体,团结拉美用一个声音面对世界,进而提高拉美国家在世界上说话的份量。最近几年,古巴和美国的关系日趋缓和,但委内瑞拉俨然已经取代古巴,成为了拉美国家中反美力量的领头羊。

美国虽然作出了强硬回应,向全世界宣布将要重组第四舰队,恢复自二战中断至今的中美洲、加勒比海和南太平洋防区巡逻,但似乎依然难掩颓势,压不住由于越来越蛮横的霸权主义造成拉美地区日益高涨的反美呼声。

“我的解释你满意吗?”水手皱着眉,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情节曲折,跌宕起伏,绘声绘色——故事讲地不错。”韩振盯着水手已经变形的脸,笑着鼓掌道。

“谢谢夸奖!”说完,水手猛地冲过来,挥起拳头直奔韩振面门,“Fuck You!”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