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狼烟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士兵群殴事件(1)

菜刀姓李 收藏 1 15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


鬼子已经彻底丧失了卷土重来的本钱,牧良逢这才放下心来,带着兄弟们回去了。回到洞里,看着乡亲们殷切的眼光,牧良逢和兄弟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把村子被烧的事给大家说。

还是阿贵打的头阵:“乡亲们,鬼子被我们打跑了。”乡亲们一听鬼子走了,都很高兴,收拾起东西就要往村里走。

“乡亲们,大家先听我说。”阿贵挠了挠脑袋:“不过,鬼子把村子点火烧了。”

山民们一听村子被烧,都傻了眼,妇女们开始哭天喊地:“天杀的日本鬼子,这下可让我们住哪里啊?

“大家重新盖房子吧,我们今天不走,就帮着大伙儿盖房子了。”牧良逢安慰大家说。还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如果不抓紧盖房子,乡亲们怕是要风餐露宿了。

好在雨一直在下,火势得到了扼制,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大火基本已经熄灭了。村里的房子差不多被烧一半,大家简单地清理了一下,还有一些能住人。

把妇女和老人孩子安置在清理出来的房子里后,40多个国军士兵和村里的青壮年开始动手盖起房子来,牧良逢看看滨田凌子,说:“看到了吗?这是你们的人干的!”

滨田凌子低着头,没有说话,但是她的神情却充满了内疚与不安。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她和那些鬼子不一样。”那个妇女帮着滨田凌子说话。她的孩子吃了滨田凌子的药后,已经好起来了。

牧良逢说:“我也不是怪她,我只是告诉她,她的同胞到我们国家来,都做了些什么。”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滨田凌子不解地在心里追问着,这些天的所见所闻,完全不是在国内听日本军方宣传的那样——显然,自己被欺骗了。被欺骗的愤怒和对中国人的愧疚交织在一起,滨田凌子的心里一片混乱,她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救过自己年轻的中国军官。

第二天一早,牧良逢集合部队。大家忙碌了一天,总算盖起了几间新的草房,乡亲们终于有了个算是可以暂时安身的地方。部队准备上路的时候,那两个年轻的山民背着牧良逢发给他们的步枪赶来参军,他们目睹了日本鬼子的血腥残暴,想要为死去的几个乡亲报仇,加上他们对牧良逢很佩服,想跟着他一起打鬼子。

牧良逢从他们的眼里看到了仇恨和勇气,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在亲乡们的目送下,40多个中国军人带着一个日本女人消失在森林里。

回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大家赶了一天的路,十分疲惫。县城的城门关闭着,阿贵站在城下喊:“上面的兄弟,帮我们下来开开门。”

城头上驻扎的还是万营长的警备营,黑灯瞎火地看不到下面的情况。在这战争时期,谁都不敢贸然开门。

几个士兵站在城墙上问:“你们是那部分的?”

“我们是98师特务团一连的,执行任务刚刚回来。”阿贵扯开嗓门喊。

“特务团一连?是不是牧连长的那个连?”上面的士兵在问。

“我们连长就是牧良逢。”

几道手电光射了下来,看清楚带队的果然是牧良逢,为首的士兵马上说:“牧连长,您稍等,兄弟们这就开门。”

没一会儿,城门打开了打着火把的十来个士兵跑了出来。为首的正是上次拦路的那位警备排长,他笑呵呵地带着几个手下给大家递烟:“牧连长,您和兄弟们辛苦了。”

牧良逢接过一支烟,也学着抽了一口。

那排长嘻嘻哈哈地说:“牧连长,您转眼就成了我们的长官,可兄弟我混两年了还是个小排长,干脆弟兄们都跟您混算了。”

牧良逢笑笑问他:“你们万营长和他家老爷子怎么样了?”

警备排长说:“万营长和他家老爷子被押到柳州去了,估计要坐牢,一时半会也出不来。”

牧良逢点点头:“汉奸的下场。”

“对了牧连长,前天你们连有伙兄弟在城门口跟36军的人打起来了。”那警备排长看到牧良逢他们要走,突然想起这件事情来。

牧良逢一愣:“什么?为什么会打起来了?”

“这个我不太清楚,后来差点还动上家伙了,好在警备区的宪兵赶到,否则真会打乱了套。”那排长也不知是挖苦还是真佩服:“你的弟兄真是了不得,一百来号人敢和36军的两个炮连打群架。”

牧良逢急了,陈大谷这群家伙,尽给自己惹事。

“后来呢?”猛子和小伍他们也急了:“我们连吃亏没有?”

警备排长说:“两边都打伤了十个人,好在伤兵没人打。”

“妈的,找他们算账去,这群王八蛋打鬼子不行,打自己兄弟倒是挺来劲。”小伍看到自己兄弟们吃了亏,只差没跳起来了。

警备排长说:“宪兵抓了几十个带头闹事的兵,现在还关着呢!两边的团长都站出来了,好象谁也不服谁,正在往上面打官司。”

牧良逢一听这事有点大,没心情再听这小子猛扯了,带着兄弟们一口气跑回团部。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