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忠祥被恶搞:冠以“芙蓉姐夫”的称号


赵忠祥被恶搞:冠以“芙蓉姐夫”的称号


以六旬高龄加盟主持《舞林大会》节目,一时间让赵忠祥再度成为公众的焦点话题,批评者有之,观望者不少,也有人大表支持与赞赏。昨日,电视剧《手机》剧组要邀请赵忠祥在剧中出演电视台台长的消息,更引来一片质疑声:德高望重的国嘴也要跨界影视行当了?带着一些问号,本报记者拨通了赵忠祥的电话,听其一一破解各方谜团。


有媒体报道,中央电视台原副台长陈汉元在东方卫视的“研讨会”上公开表达对赵忠祥的“惋惜”之情,“《舞林大会》应该请的是俊男靓女,老赵毕竟快70岁了,从舞台上下来都是摇晃着的,我觉得这样请他来主持是出他洋相。”


针对老领导的公开言辞,赵忠祥的心态是一片平和,他说陈汉元既是他曾经的领导,同时也是他情如手足的兄弟,因为两人当年曾同住过一间单身宿舍,“汉元在研讨会上的本意,是说节目当中有一些关于我的镜头处理得不够好,看起来像是要出洋相,他说这些话是心疼我,可是却被个别媒体曲解报道,好在我们彼此之间互相了解,不会造成我们之间的误会。”赵忠祥说,每个人都不可能永远只塑造一种角色,“因此像汉元这样的老同事可能会认为这个岗位不是最适合我的,但我在寻找到那个最适合的之前,也愿意尝试一些不同风格的节目,这本身并不矛盾。”


跳探戈、模仿杰克逊跳太空舞步、和吴宗宪合唱《千里之外》、和王冠对唱情歌《在雨中》……赵忠祥在《舞林大会》中的一系列表现,完全让看惯了他沉稳端庄主持风格的观众大跌眼镜,他在节目中为选手示范完“脖子怎么晃“的动作之后,还曾放出豪言说:“舞林大会早举行30年,冠军非我莫属。”



提及这些引来争议的表演,赵忠祥并不回避:“模仿杰克逊的太空步其实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但是被个别观众截了片段放在网络上,这样一来,看起来好像我在故意做,弄得我也不好意思了,因为我肯定做得不会特别专业。”与吴宗宪搭档主持被斥为“不伦不类”,赵忠祥并不介意:“这种混搭其实是节目的尝试,希望观众能多多包容,当然也可以提出意见,如果是善意合理的我完全可以改。”



被网民恶搞:冠以“芙蓉姐夫”的称号



赵忠祥回应:娱乐不只属于年轻人



赵忠祥说,最近这段时间关于他的各方评论他全都有所耳闻:“只要不是人身攻击,我全部接受。”赵忠祥甚至说,如果有人无缘无故把他夸得像花一样完美,他铁定会手足无措:“我深知每个人背后的鞭策和自身的进步都来源于批评,即便批评的方式不是那么和风细雨,我也全盘接受。”



赵忠祥被观众批评、被网友恶搞,归根结底就是因为他主持了一档纯娱乐的节目,对此赵忠祥有自己的一番认识:“为什么会有人看不惯?他们的理由是我年龄大了。但我恰恰知道,正是因为我站在这个舞台上,才给了一些与我同龄的人以生活的愉悦和信心,他们会因为我而重新燃起对生活的热情。老赵可以,他们会觉得自己也可以。”赵忠祥说,他最想通过自己的行为告诉大家:娱乐不只属于年轻人,娱乐应该是全民行为。



在娱乐节目童稚化、低龄化的现状之下,赵忠祥愿意身体力行地为中老年观众服务,“我听到我的同龄人他们有这种诉求和渴望,于是我也有了责任和使命,我的出现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心灵的抚慰。”


受邀出演《手机》:扮演电视台台长



赵忠祥回应:要演我就一定演好



由陈道明和王志文主演的电视剧版《手机》,投资方有意邀请赵忠祥出演电视台台长一角。昨日记者向赵忠祥求证此事,他表示确有此事,不过还没有最后敲定:“我的原则是,如果答应人家,就得可钉可铆地把这个人物演好,糊弄的事儿我可不干。”



赵忠祥说,目前他每周都要奔波在上海和北京两地,忙着录制《动物世界》《人与自然》及《舞林大会》,“如果我在时间上保证不了人家拍戏的档期,我就不能随便应承。只有时间安排得当,不排斥这种新领域的自我挑战。”至于跨界的说法,赵忠祥透露,自己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和80年代就拍过电视剧,在潘霞导演的作品中扮演过一个记者,“我可以自信地说,我对影视剧的表演并不陌生。”



面对这段时间的风风雨雨,赵忠祥表示:“我一点儿都不会因为被批评或被质疑而不开心,相反却有娱乐的感觉,也很享受这种感觉。”赵忠祥由衷地表示:“观众愿意我在这个舞台出现几次,我就出现几次,让我回去我就回去,我也不会觉得很丢人,因为我尽力了。如果有一天大家觉得我不再适合这个舞台了,也不会给我一生的播音和主持事业打一个负的分数,我问心无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