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 第五十三章:无稽的特委决定

王大三 收藏 6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拉沽庙这个地方地势极为险要,有点类似于七斗崖,但比七斗崖要稍微好攻击一些。 七斗崖只有一条上山的道路,拉沽庙却有两条,并且还有秘密的小路也可以上到拉沽庙来。 拉沽庙的地势也很高,正好占据了一座稍矮小锅山其它山头的山顶。 整个山头非常大,有一万多平方米,并且山坡延缓平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拉沽庙这个地方地势极为险要,有点类似于七斗崖,但比七斗崖要稍微好攻击一些。

七斗崖只有一条上山的道路,拉沽庙却有两条,并且还有秘密的小路也可以上到拉沽庙来。


拉沽庙的地势也很高,正好占据了一座稍矮小锅山其它山头的山顶。

整个山头非常大,有一万多平方米,并且山坡延缓平坦,很适于建设一些永久性建筑。

本来这里香火是很旺盛的,于是庙宇建设的规模也逐渐的扩大,有四十多间房屋和庙堂。

后来,来烧香的香客总是被烟白坳的索拉匪帮抢劫勒索,人家就再不敢来了。


索拉匪帮还到庙宇来抢劫财产,杀人放火。弄的庙里的和尚住持都不敢再呆了,渐渐的也就荒废了。

八路军滇西南抗日游击支队就以这里做了根据地,并且把指挥部也设在了拉沽庙里。

现在庙门口就挂着八路军滇西南第一军分区的牌子。


一进大门,两边是警卫战士的住房和后勤发放给养的地方。第二进大门里才是司令部办公室,和机要室。

在第二进和第三进的地方现在已经被隔断了,第三进就是卫生所和后勤部的处所了,现在这里是通过边门出入,并不直接和第二进的司令部相通了。


今天的小会议室里气氛似乎非常的凝重。

滇西南特委员的几位同志来到拉沽庙的一分区司令部在和分区领导商谈着要事。

特委书记马进才和委员莫其东以及特委保卫处长都来了。

一分区参加会议的是四个人。

司令员张唯三,政委苏亚鹃,副政委周洁和参谋长邓一飞。由于刘忠还不是党员,因此还没资格参加非作战会议。


刚才特委才宣布了正式批准刘忠入党,大家正为此高兴着那,没想到马书记的第二项决定内容让大家立刻懊丧不已了。

他说:“烟白坳的少数民族索拉巴亚头人积极抗日,主动出击日军,还抓获了两名日军俘虏。同志们啊,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啊,多么难能可贵的事。”

参谋长邓一飞道:“马书记,这个索拉大头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上次竟然带人要想抢苏政委去做他的小老婆那,一身的土匪气。”


“哦,邓一飞同志,不要这么说吗。”

老莫道:“你和刘副司令入伍前不也都是土匪吗?现在不也一样是分区副读司令员和参谋长了吗。人吗,觉悟都是会改变的啊,允许你进步,难道就不允许别人进步了吗,何况还是一位少数民族的朋友。”

邓一飞一下被老莫呛的没了话说。


张唯三说:“那特委是什么意见,让我们接受烟白坳和分区联合作战?”

“恩,还是张司令员看得远啊。”

马进才说:“不仅要和他们团结作战,还要和他们联姻。人家索拉大头人说了,要取我们的美女政委做他的妻子那,这不是好事吗。”

张唯三生气了:“书记,这还是好事吗?那个丑八怪索拉就是一直憋着想强占苏政委的身体,那里是娶妻啊。”


“胡说!”

马进才一拍桌子道:“人家明确的说了,重新立妻,以前的那些姨太太们都让回娘家去。这种态度我们认为的认真的,是端正的,因此特委决定让苏亚鹃同志嫁给索拉巴亚大头人,和烟白坳组成联合抗日统一战线联盟。”

苏亚鹃一听头都一下给懵住了。


她站起身来说:“这叫什么决定,征求了我本人的意见了吗?难道我是一个机器,自己没主见没头脑吗任人摆布的吗?”

保卫处长挥手制止:“苏亚鹃同志,你注意自己的态度,这是特委的决定,你是党的人,一切都是属于党的,别忘记了你入党时的誓言:愿意为党的事业贡献出自己的一切!”

“这,这……,你……。”

苏亚鹃被堵的一时也没了话,光是气的直哆嗦。


副政委周洁举手发言:“我觉得特委的决定欠考虑,这毕竟关系到一个同志,尤其是一个女人的贞操问题,应该和为党的事业献身不相干也不矛盾的。这样的事怎么能不征求本人的意愿,岂不是拿自己的同志做交易吗?”

周洁本来就是辣妹子的性格,嘴也特能说,并且说话时的嘴型和她那一嘴的白牙特别性感引人。


马书记开始上火了。

“怎么,你们第一军分区是独立王国吗?这是特委的决定,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这也不是周洁同志说的做交易,这是统一战线的体现,希望大家都能明白,端正态度,为抗日大局着想,服从上级命令!”


苏亚鹃重重的说:“难道没有选择吗?”

“没有!除非你退党,离开八路军的队伍!”

马书记也回答的非常利落。

“真是霸道作风!不讲道理!”

周洁有些愤怒了。


保卫处长道:“周洁同志,请你不要攻击党的领导,不要以为自己曾经是个知名的记者就可以在党的会议上放肆,否则我可以隔离审查你!”

周洁说:“审查就审查,身正不怕影子歪。”

处长道:“那好,来人,把周洁同志带回特委进行审查。”

几个带来的保卫处战士闻声走进了会场。


苏亚鹃拦着说:“慢!我可以考虑特委的决定。”

马进才说:“这就对了吗,为了抗战的大局牺牲一些自己的利益也是在所难免的事吗,想开了那就是为抗战做出了贡献啊。”

他示意已经把周洁的两只胳膊扭在背后的保卫处战士松开了她。


在外面徘徊着的刘忠听说特委想带走审查周洁,顿时火冒三丈,拎着枪就冲进了会场里。

“刘忠同志,这是党员会议,你进来干什么?”

老莫呵斥道,他不想正按自己的思路走着的事情被干扰了。

“我看谁敢带走周洁同志。”

刘忠见周洁没事也就放低了语气。


“好,你出去吧。这里没你的事。”

马书记挥了挥手。

周洁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会议室里,特委同志交代索拉巴亚将在十天后,也正是一九四四年的大年初六,来带走苏亚鹃政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