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回眸孟良崮

不屈狼魂 收藏 4 3313
导读:亿万斯年前的造山运动,造就了磅礴大气的沂蒙山区。沂蒙山区群山如浪,八百里沂蒙,大约有一万多个山头点缀其上。在星罗棋布的群山之中,有一些形状怪异的山头,它们四周陡峭,山顶部较平,远看犹如古代魁梧的卫士静静地守候在那里。人们称其为崮。沂蒙山区共有名崮七十二座。坐落在蒙阴县境内的孟良崮便是七十二之一。 孟良崮这个名字对于不少中国人来说是耳熟能详。其实它是非常普通的一个山岗。从地理学角度来看。它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自然景象来看,在七十二崮中也谈不上独特。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七年,在这里发生了一场著名的战役

亿万斯年前的造山运动,造就了磅礴大气的沂蒙山区。沂蒙山区群山如浪,八百里沂蒙,大约有一万多个山头点缀其上。在星罗棋布的群山之中,有一些形状怪异的山头,它们四周陡峭,山顶部较平,远看犹如古代魁梧的卫士静静地守候在那里。人们称其为崮。沂蒙山区共有名崮七十二座。坐落在蒙阴县境内的孟良崮便是七十二之一。


孟良崮这个名字对于不少中国人来说是耳熟能详。其实它是非常普通的一个山岗。从地理学角度来看。它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自然景象来看,在七十二崮中也谈不上独特。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七年,在这里发生了一场著名的战役,因此孟良崮便充满了神秘色彩,也顿显高大英俊,令人神往,欲与之神交。


早春二月,陪同一位来自沈阳的老战士来到沂蒙山区,寻觅老乡亲,踏觅旧战场,使我得以走近1947年,走近孟良崮。那些日子里,我的脑海中和话语里,时常出现一些比较特殊的词汇,而且频率很高。诸如,解放战争陈毅、粟裕、迟浩田、“沂蒙六姐妹”、支前以及敌七十四师和张灵甫等等。这些词汇,作为特殊意义的承载者,帮我穿过时光的限制口,上溯半个多世纪,审视和端详炮火连天中的孟良崮。


1947年中的孟良崮和现今的孟良崮就其外象来看并无多大区别,但它们有着截然不同的生命意义和价值取向。那时的孟良崮曾是对方军队妄图灭我的据点。而今,象征我正规部队、地方武装和民兵三股力量的三把石雕刀锋坐落山顶,直刺苍穹,赋于孟良崮悲壮苍凉的英雄气概和蓬勃向上的生命活力。


孟良崮战役其实便是沂蒙山区的一次阵痛,是孟良崮的一次再生。怀揣这样的心情,再看孟良崮,你就会发现原本普通的孟良崮是那样神奇,那样秀丽,简直是“造化钟神秀”,那虎踞之基,那“天机鼓荡”之石……无不显示着孟良崮是大自然的杰作。而孟良崮特殊的地形环境,又使它成为难得的“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的著名战场。


关于孟良崮战役的记述已经很多很多,民间传说也是异常丰富,透过纪念馆中的文字,穿过孟良崮山涧的浮云,我思考更多的是,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数倍于解放军武器装备十分精良的国民党军队在孟良崮惨遭失败?带着这个问题,我“不耻下问”,答案有很多。有人说是中央军委以及陈毅、粟裕的战略战术正确得当。有人说是“天意”。那时,正赶上天降大雨,对方的辎重武器、汽车派不上用场。果真是这样吗?


的确,孟良崮战役是军界高手留给我们的“大手笔”,是中外军事史上不朽的“艺术”杰作,是世界作战史上罕见的战例。一方给别人设了圈套反而套了自己,而战场又是战败者前来收拾,单凭这两方面来看,它就完全有资格跻身于世界著名战例行列。这里面,集中体现了中央军委的智慧、才能,也显示着陈毅、粟裕的大智大勇。


越过一般的平铺直叙的记载,我们不难看到发生于一九四七年里的孟良崮战役是如斯景象:


四月,国民党军队向山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汤恩伯、王敬久、欧震3个兵团13个整编师(军)、34个旅,约25万人,由临沂至泰安一线向新泰、蒙阴进犯,试图与王牌七十四师汇合,聚歼我军于沂蒙山区。对方将领绝非非等闲之辈,他们的作战方案充满智慧。他们设想先以张灵甫七十四师引诱我军于孟良崮周围,大批军队陈列外围,等我军进入圈套后,四周合围,中间开花,里应外合,内外夹击,试图以绝对优势消灭我军。


当时,我军指挥员及时洞悉了对方的图谋,经过分析,认为对方在配合作战上存在薄弱环节。料定其计谋难以实现。于是,陈毅、粟裕两位军中“大腕”,根据军委指示,果断地将计就计,先发制人,全力包围七十四师于孟良崮,向张灵甫部发起猛烈攻击。等张灵甫向外线发出合围信息时,外围部队行动迟缓,步调不一致,天又下起大雨,辎重部队泥泞难行,严重耽误了整个计划的实施。张灵甫在歇斯底里的呼叫声中被我军击毙,国民党七十四师全军覆没,等合围部队赶到,我军已“撕开一角,突围出去”,留给对方一个血流遍地到处是尸体的战场。


在“击毙张灵甫处”,人们谈笑风生,纷纷上前留影。我想,当年张灵甫被当作整个战役的诱饵盘踞山上的时候,他是否想到自己会被吃掉?当张灵甫面对解放军的包围,身陷绝境,而他的所谓合围部队迟迟不来救他的时候,他是否对自己所在的一方感到了失望?临死的刹那,张灵甫是否想到孟良崮一役失败的症结究竟在哪里?这些我无从知晓,也许只能说一句或许。


不错,谁也不可否认,毛泽东、陈毅、粟裕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军事家。国民党军队当时打错了算盘,军队内部各怀主意,天又下雨,这是孟良崮战役我军取胜的重要原因和关键因素。但这绝然不是最根本的原因。


在沂蒙山区行进,我结识了很多老百姓,并从中深悟战争的人民性和正义性问题。在《中共沂蒙党史大事记》中,我读到了这样一段文字:

孟良崮战役期间,沂蒙山区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积极配合主力作战,沂蒙地区各县随军行动民兵7万人,一线民兵15万人,临时民工25万人。仅沂南县就出动民工10750人、担架900副、小车700辆、挑子4500副、牲口350头,500名青年妇女到野战医院看护伤员……至此,我找到了答案。


孟良岗战役纪念碑的造型十分独特,三把巨刀下面是红色大理石基座。我问同行者:红色基座象征什么?他答得很幽默:PEOPLE(人民)。返回的路上,我设想应该对山崮作新的解释,至少不要忘了山基,因为那是立山之本。


沂蒙山区一行,那位远到而来的老战士在各方面的配合下,找到了负伤后给自己疗伤三个多月的老乡。当走进老乡家门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依然是非常破败贫穷的景象。老战士曾担任要职,退休后想起了自己的救命恩人。面对孟良崮纪念碑底座上的红色大理石,我想问一句:尊敬而有可爱的领导,这些年你都干吗去了?这次来了,你究竟给救过你命的父老乡亲带来了什么?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