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人 正文 第八章  我娘(6)

刘才友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size][/URL] 6 娘一辈子节俭,一生勤劳,可就是余不起几个钱。好不容易手头上有了几个,就盖房子盖了。娘住在破草屋,一年四季都漏雨,土坯做的墙时常裂缝,裂缝里经常有阳光和小草探进头来。风更是不速之客,它喜欢突然袭击,不请自到。当屋顶漏到用家里所有的盆桶接雨都接不住的时候,当墙壁裂缝裂到歪歪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娘一辈子节俭,一生勤劳,可就是余不起几个钱。好不容易手头上有了几个,就盖房子盖了。娘住在破草屋,一年四季都漏雨,土坯做的墙时常裂缝,裂缝里经常有阳光和小草探进头来。风更是不速之客,它喜欢突然袭击,不请自到。当屋顶漏到用家里所有的盆桶接雨都接不住的时候,当墙壁裂缝裂到歪歪歪斜斜就要倒的时候,父亲就筹划着要找人修理房屋了。把裂缝墙撤掉重新砌,把屋顶掀掉重新盖,泥瓦工和木工是必须要请的,一请就要三四天,不但要付工资,还要管吃喝。那时候家家都穷,每天端上桌子的一碗肉一碗鱼,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不动筷子,只等到结束的时候,最后一餐才能享用。如果遇到天气热,工程大,鱼肉就变质了,娘仍然每天在饭锅里蒸好,继续端上桌子。现在想来,真是可怕。但在当时,家家都这么办,谁也不会笑话谁的,穷人的日子只有穷打算。

房子翻盖好了,娘积攒的几个钱也就花光了,往往还要欠着泥瓦工和木工的工钱。那只能等到年底,生产队结帐时才能给,主动的送到人家家里去。

在我的记忆里,父母总是不停的做房子,隔个三两年就要重新翻修一次,把家里折腾得够呛。我很小的时候,就参与过这样的劳动。记得第一步往往是借生产队的水牛踩泥,反复地踩,把泥巴踩烂踩匀踩熟了,风干几天,让水分蒸发掉一些,使泥巴有一定粘性。有时候生产队牛有事,就发动全家老小齐上阵,个个赤脚,跳进泥浆里踩,越踩越高兴。第二步是打土坯,请十几个村民帮助挑泥,几个师傅用木模具拓。一次至少要打几百块土坯,就要拓满打谷场,等日头晒干,再收起来。有钱的人家,一打就是上千块。第三步是利用农闲时节找人帮忙盖房子。因此,每盖一次房屋,人工钱不说,一日四餐,光是买米的钱就不少,娘的腰包就被掏个精光。同一队的社员来帮忙,只管吃喝不要工钱,但要计工,等他家要盖房子的时候,娘得主动还工。如果欠的工太多,娘就不好意思做人了。怎么着也得给别人家补偿点什么,娘才能心安。

盖房子盖得最扬眉吐气的一次是,由于多次跟大伯家为了共用一个大垛吵架,娘下定决心,就是做个漏斗户,自己也独立出来,就发狠多砌一面墙,不再占大伯家便宜。那是一九七三年的事了。娘终于积攒够了钱,从砖瓦厂买来青瓦,算算够盖四间屋了。就第一次下了决心,第一次历史性的把所有的墙都撤掉了,从平地上开始盖屋,共用了二十多天时间,才盖好了黑四间。搬进去以后,娘的心里才舒坦了一些,娘的腰见到大伯时也直了些,终于不再依附于人了。当然,那一年,木头家第一次欠下了一屁股的烂债,并且把债一拖好几年;也第一次在过年的时候,小孩子连老布衣也穿不起,没有钱做一身新了。两个上小学的姐姐都停学了,到生产队上工去,一天只争四厘工。

促使娘下这么大决心的,是因为她生下了第二个儿子。有了儿子,她也不弱于人了,她说,欠债怕什么,我还不起,有我儿子还;儿子还不起,还有孙子还呢。人不死,债不烂;人死了,债也不烂。别人听了这话,也很服气。同一个村的,都知道我娘要强,硬气,是穆桂英,说一不二,是女人堆中的男子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