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中原烽火 第十四章 苍原之战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0 56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徐将军,猴头沟到了。”

“哦,是吗?”徐庶轻轻的一带马缰绳子,向着身旁的陈宫问道:“公台,一路上并没有见到管亥阻挡咱们的黄巾,而且也没有听说过二郎他们的消息…是不是这里有什么问题?又或者是咱们先前猜错了?”

陈宫闻言,深思一阵,猛然问道:“探马可曾有什么禀报?”

臧霸抱拳道:“先生,探马还没有回来,不过依着末将多年的经验,这里应该没有百人以上的行军队伍。”

“宣高,你是如何知道的?”

臧霸自信的一笑,“两位不知,末将为山贼时常与官兵打交道,凡是百人之上的行军队伍,步伐定是动静极大,末将趴在地上一听即可听见…刚才属下末将心忧公子,曾伏地听闻,并未有何异常。”

“宣高,你可确定?”陈宫肃然问道。

臧霸看陈宫如此,也知道情况紧急,郑重答道:“末将保证不会听错。”

徐庶不放心的问道:“宣高,那你再听一下看是否是有人再埋伏咱们?没有行军。”

“不用了。”陈宫摆手道:“鞠义在咱们前方十里之地,若是有人埋伏现在已经接上阵了。”

“是这样…”徐庶默然一声,赶忙取出随身地图,仔细的查看起来。

“公台,你来看…”徐庶手指着地图说道:“依着咱们先前的推测,二郎若是在这里与管亥相遇,依着猴头沟复杂地形定是不会很快的结束,咱们定是能遇上。可现在什么情况都没有,肯定是没有战斗或是进行了时间极短暂的战斗,然后公子带兵又向北转进…”

“不错!”陈宫点头道:“咱们灭程远志耽误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当中公子定是等不及咱们继续向北…”

手指着地图一直向北,一直到青州城,“可这一路上除了此地却没有什么能设伏的地方,公子又会在哪里与管亥决战呢?”

“先生…”正思量间,猛然听到一声大呼。

是武安国!徐庶与陈宫相视一眼,赶忙向前走去。

“徐将军,先生…”武安国策马奔到,不顾脸上的汗水,翻身下马抱拳道:“末将随着鞠义将军前行,在猴头沟中发现两千多黄巾尸骸,奇怪的是没有发现咱们兄弟的尸体。鞠义将军命末将前来禀报…”

“武安,不用说了.”徐庶断然道:“你去传我军令,鞠义所部立刻加紧行军,不必兼顾中军立刻向青州城方向挺进,路上但有阻拦不问情由立刻斩杀。你们一百东龙卫在一路上四处打探,若是有管亥和二郎消息,立刻传往中军大营知晓。”

“喏!”

“宣高,此时情况紧急,命令士卒就是累死也得在两天之内抵达距青州城五十里外的地方。”

“喏!”臧霸答应一声,转身向军中奔去。

“公台…”

陈宫摆摆手,对着徐庶说道:“元直,现在咱们推测不到公子行踪。按理说就是管亥35000多人的队伍放到哪里都很醒目,可现在烽烟四起,百姓四处流散。想要得到消息很难,我估摸着咱们至少已经落下了两天的行程。但是,公子要与管亥决战定是在青州城南五十里地的某一地方。”

“对…”徐庶手指着地图道:“若是再近些,彭脱就会夹击二郎的。这里是极限了。”

“咱们不要耽搁了,赶快行军。”陈宫翻身上马,策马向前奔去。

徐庶也不管陈宫,赶紧收起地图紧跟着翻身上马…

………………

事情的发展果然不出张信所料,管亥闻听雷公战败,虽是在盛怒之下却不轻易的进入猴头沟。而这也是张信乐意见到的,吩咐候选在猴头沟中故布疑阵,使得管亥疑神疑鬼,然后再吩咐曹性掩埋了战死的士卒之后才率领着丹阳军于深夜的时候开拔。等到管亥得到消息的时候,丹阳军已经拉开了管亥尽一日的路程,而张飞、赵云所领的骑兵此时早已经离开多时。

等到管亥亲率大军赶到苍原的时候,张信、曹性、候选率领着近1400人已经扎好了大营,等着管亥到来。

先期到达的是张丈八所部,管亥在雷公战死之后收拢了雷公先前被张信击败的散兵。兵力将近3700多人,在追击张信的过程中分给张丈八2万人为千军,他率领剩下的黄巾为后军。若是张信杀他们一个回马枪的话,前军被袭中军支援,中军被袭击则是前军支援。

张信最担忧的局面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若是管亥这时候不分兵直接攻打他的大营,他有自信守下一天以上,然后就是赵云骑兵的突袭……

可现在只有张丈八前来,赵云人少自是不能分清情况,击溃张丈八的确很容易,可接下来的管亥就不容易对付了,毕竟管亥手上还有2万多人,自己手上加上赵云的骑兵也就2千多人若是在自己与张丈八交战的时候管亥再杀过来的时候,那么自己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张信焦急的望着南方,早在张丈八赶来之前他就预料到了自己当时计划的漏洞,派曹性寻找赵云,嘱咐赵云一定要在管亥率领黄巾主力到来之后再突击,不必管他这里的情况。自己的计划是给管亥留下的,张丈八…他不配!

苍原的情势已经一触即发,候选和张丈八正在阵前互相对骂,言辞越来越激烈,两人的情绪眼看就要失去控制了,可南面却还是一片平静,并没有骑兵出现的征兆。张信在心底叹息了一声,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已经尽力了。

先前猴头沟管亥的谨慎让他的计划落空,死的只是雷公。这一次他费劲了心思,可管亥依旧是谨慎让他的计划再一次的落空。虽然这一次他或许会接着胜利,灭掉张丈八。可是…管亥不灭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

至于青州城那里的情势如何,是否会被彭脱率领的黄巾灭掉,那就不是他管得了的。

……

管亥神色优先,事实上他还真的是没有什么担心的。根据张丈八的消息,张信已经被他围在了苍原。苍原…那是平原之地,适合骑兵突击,可彭脱那里传来消息说是张信的骑兵在赵云、张飞的率领之下正向青州城进发。青州渠帅自是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骗他,那么张信手上也就不到两千的步兵,了不起也就两千多一点的官军。在平原之地,步兵的数量决定着一切。两千对两万?即使黄巾再不如张信麾下官兵厉害,十个打一个也是手到擒来,何况还有自己现在手上的这尽两万人马。也不知道张信那黄毛小子是怎么想的,难道不知道在觉得的实力之下任何的阴谋都是无用的吗?苍原…那就是张信的死地!

“首领,咱们不走快些?”

手下亲兵见管亥悠哉的像是游山玩水,忍不住出言问道。

管亥咧嘴一笑,不以为然道:“走快些?走快些做什么?咱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然后磨砺手中的刀子准备割下张信小儿的头颅。”

见管亥不紧不慢的模样,亲兵也知道首领心情正好,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大军又往北行进数里,天空忽然放晴,久违的残阳终于穿破了云层,露出了苍白的老脸,管亥伸手指着天空的残阳大笑道:“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连老天都开颜了,这是大贤良师保佑,咱们这一次定是会取了张信小儿的人头,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管亥笑声未毕,忽有隐隐雷声传来,管亥愕然转过头去遥相眺望,倏然发现天地相接的地平线尽头上隐隐有一道黑线在缓缓蠕动,管亥还以为自己看花了双眼,使劲地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忽又发现这条黑线似乎比方才要粗了一些。

隐隐的雷声越发响了,不但周仓,所有的黄巾贼都听到了声响,纷纷转头眺望西方,这时候,那黑线已经变成了一道汹涌澎湃的黑色巨浪,挟带着碾碎一切的声势向着黄巾贼军阵席卷过来,心惊胆战的黄巾贼们惊恐地发现,连脚下的大地都在颤抖……

有耀眼的寒芒映亮远处的长空,那是一片雪亮的斩马刀!

娘的!不是说张信的骑兵向青州城进发了吗?怎么现在在这里出现了?先前派出的探马都是死人不成!

管亥大吃一惊,凄厉地嘶吼起来:“敌袭!列阵,快列阵!”

追随管亥前来的2万人之中有5000人是他的精锐,但就算是黄巾贼中的精锐,也毫无战术纪律可言,没有人能够在短短的几天时间让一群农民变成训练有素的士兵!管亥喊破了嗓子,结果却只是让黄巾贼的阵形混乱不堪。

中间的黄巾贼已经停住了脚步,后面的黄巾贼却仍在往前走,很快就将中军挤得混乱不堪,只有前阵的黄巾贼在管亥的率领下向着呼啸而来的骑兵阵乱哄哄地迎了上去,无知则无畏,他们还不知道骑兵突击的厉害。

第一排铁骑和黄巾贼兵阵狠狠相撞,锋利的长矛轻易地刺穿了黄巾贼的身体,然后又刺进第二排黄巾贼的身体,更多的黄巾贼却被汹涌而来的战马一头撞飞,在空中往后抛跌的时候就已经气绝身亡。

黄巾贼兵立刻阵脚大乱,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吓得魂飞魄散、惶然不知所措,这时候后续的铁骑已经挥舞着沉重的斩马刀接踵而来,这些训练有素的骑兵组合成一个个锋利的箭矢冲阵,就像锋利的手术刀将混乱不堪的黄巾贼们切割成无数零乱的小块,血腥的屠杀开始了……

管亥奋力挥舞长刀,将一名骑兵斩落马下,当他挥刀砍向第二名骑兵时,冰寒的杀机从右前方传来,管亥霍然转头,一名全身裹在漆黑铁甲里的骑兵鬼魅般向他冲来,冷冽的眸子里透出令人窒息的杀机,雪亮的大斧头已经高悬半空。

“杀!”

管亥夷然无惧,拍马舞刀迎上前去,战马交错间,长刀与大斧毫无花巧地磕在一起,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管亥感到胸口一窒,如遭千斤锤击,手臂酸软再也捏不紧刀柄,光当一声,长刀已经掉落尘埃。

战马带着惯性继续往前冲刺,管亥眼前豁然开朗,竟是穿透了敌军骑阵。

“贼寇休走,再吃我徐公明一斧!”

管亥勒马回头,只见一骑如飞向他追来,周仓心胆俱寒,拍马往苍原方向急走。

“管亥,看箭!”

“啊…通煞某家!”

声随箭至…管亥虽是极力的躲闪,无奈羽箭来的极快,挂着风声就钻进了管亥的左臂。

痛彻心扉的剧痛让管亥忍不住大喊起来,只是如今逃命要紧,只能忍着巨疼策马疾奔。

……

徐晃、赵云策马奔过来,见曹性正在狠狠的眺望管亥离去的背影,呵呵一笑,劝道:“曹性,不必生气。管亥逃不掉的!”

“公明,你是笑话我吧!”曹性苦着脸说道:“若是让张飞那家伙看到了,指不准又得笑话我了。”

“呵呵…”徐晃轻笑道:“这个不说了。咱们现在得紧着公子那边。”

“公明说的不错!”赵云点头道:“先前大将军在洛阳又送给了公明500匹马,公明将我当时留下的500多丹阳士卒全部变成了骑兵,我和翼德分兵之后还有七百骑兵,再加上曹性的从龙卫咱们就有近1400骑兵,和这次一样咱们也定是会击败围攻公子那里的张丈八部。”

“说来也是巧了!”徐晃笑道:“要不是我碰到你们两个,咱们也没有实力打这一仗。管亥…哼哼!也不是那么的厉害嘛!”

徐晃有理由小瞧管亥,要不是他在碰到赵云之后当机立断突袭管亥,也不会有今天的胜利。

“公明莫要小看了这人。”赵云摇头道:“先前公子计划周详,却不曾灭了管亥,这人有他自己的独到之处…我看咱们不要在这里聊了,还是支援公子要紧。”

“对!”徐晃点头道:“咱们现在分头收拢士卒,不要再追杀这些败兵了。”

说完也不理会赵云、曹性,转过马头就去集合士卒。

此刻管亥即走,黄巾贼立刻土崩瓦解,漫山遍野地四散而逃,幸运的是,徐晃等人带着骑兵只追杀了一阵就鸣金收兵了。

所以,真正被杀死的黄巾贼不多,但管亥率领的这支黄巾精兵却还是完蛋了,出征时的近两万人,回到苍原张丈八大营的却只有不到5000人,其中绝大多数人都在逃跑途中一哄而散了。

……

苍原,张信所希望的赵云骑兵终究还是没有出现,张丈八却带着黄巾与他手下的丹阳军开始了异常惨烈的厮杀。张丈八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在会合管亥残兵之后将近3万大军向张信所建的大营发起了一波接一波的迅猛攻势。

丹阳军虽然据营而守,可简陋的营垒根本无法阻挡住人多势众的黄巾的进攻,多处营栅已被攻破,两军短兵相接,陷入了一片混战,情势对张信越发不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