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强音:日本人有什么资格做中国人的对手?!

hxl2003124 收藏 3 107
导读:二零零九年新年伊始,人类的文明进程又在不知不觉中步入了一个新的纪年,在这一刻,我想全人类都应该用一种全新的理性心态和智慧的眼光去总结人类的过去,展望着全人类希望之未来,尤其是在全球性金融危机、经济衰退的今天,全人类更应该拿出比以往更多的睿智和包容的胸怀摒弃己见、博求大同、团结起来共度难关,然而就是在这个新纪年的伊始,我却在凤凰论坛看到了一个狭隘自大、愚昧无知民族的浅薄的浪人发出了一段梦幻呓语自大狂妄之音《一个日本人的心声:中国人你不配做我们的对手》,看罢这篇貌似外星人所作的奇文,我不禁无奈于倭人的浅薄和无知

二零零九年新年伊始,人类的文明进程又在不知不觉中步入了一个新的纪年,在这一刻,我想全人类都应该用一种全新的理性心态和智慧的眼光去总结人类的过去,展望着全人类希望之未来,尤其是在全球性金融危机、经济衰退的今天,全人类更应该拿出比以往更多的睿智和包容的胸怀摒弃己见、博求大同、团结起来共度难关,然而就是在这个新纪年的伊始,我却在凤凰论坛看到了一个狭隘自大、愚昧无知民族的浅薄的浪人发出了一段梦幻呓语自大狂妄之音《一个日本人的心声:中国人你不配做我们的对手》,看罢这篇貌似外星人所作的奇文,我不禁无奈于倭人的浅薄和无知,更惊诧于倭人的厚颜无耻,他们的"自以为是"让我不禁嗤鼻,他们的浮躁和自大也有点让我叹为观止了!怎么说呐,总之这个浅薄的浪人自我感觉良好的程度让我实在有点忍俊不禁,自己的国家都已经沦为这个世界上最新的一块半殖民地了他还自己不觉,还要到处撰文说他们的国家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和无敌的国家,自己的民族都差点被灭种了,居然他还能说出自己的民族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我真的替他们感到悲哀啊,无知不怕,但是别自大,无畏可嘉,但是千万别无耻!


人类发展到今天,所有生存下来的民族都有其生存的必然理由,各个民族都是在生存与发展之中、在与自然界的斗争之中选择了适应本民族的特点和传统,本无所谓优劣之分,这些民族之所以能生存在现今这个社会,说明他们有着适应世界发展变化的能力,不存在哪个民族就一定比哪个民族优秀,就一定并永远强过哪个民族,就算有暂时的大小、强弱之别,那也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哪个民族更适应生存环境,哪个民族更具有想象力和创造力,哪个民族更有韧性,他就能永远繁盛下去,哪个民族不适应了环境,跟不上世界变化的节奏,那她就将被消亡,从有人类历史以来,消亡了很多民族,如早期生活在我国的大匈奴、鲜卑族、女真族等,十三世纪强大繁盛一时的蒙古族,在脱离了其本民族赖以生存的游牧区而进入到农作区的时候,并没有适应这一生存环境的变化,所以只好又退回原来的游牧区。同样,当其他不适应游牧区的民族进入到草原时,恐怕也只有退回原地或者被同化消亡这两种结果了。这就是自然社会中最基本的适者生存、优胜劣汰法则。


如果一定要去比较和区分不同民族间的强弱优劣,那就应该从这两个民族的发展历史中去发掘和比较这两个民族的传统和特点,从中去甄别这个两个民族在生存与发展之中、在与自然界的斗争中表现出来的各种能力,一个民族的智慧能力主要体现在想象力和创造力,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则更多地体现在民族坚韧性上。要想比较汉族和日本民族的优劣来,就该从两个民族发展的历史轨迹去鉴别各自的优劣来。


大家都清楚,日本只是个一个狭长的小岛,大和民族的创世神话大概要溯源到公元前公元前660年,日本的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建国即位,而此时我们华夏大地的文明已经开创并传承了两千多年了,其中中华民族在与自然界的斗争实践之中取得了辉煌的文明成就和丰富的自然科学知识,同时也让当时在整个地球上独一无二的最完善的国家体制这种最高形式的社会形态延续了两千多年了,仓颉创造的文字文明也已经有了两千年的历史了,并且已经完成了我们四大发明之一指南针的的发明。而此时的日本小岛还是处在半原始状态,还没有基本的人类社会文明,除了本能地与自然抗争外,几乎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文明成果。


实际上,直到公元1世纪,日本各地还有100多个小国,说是小国,其实就是一些"山寨"或者"码头"部落,日本岛屁股大点地方,100多个小国,大家可以想象这些所谓的小国是什么状态了,一群光着身子腰里围着树叶子的半野人占个山头,竹竿挑个屁帘,就算是国了,现在全世界也仅有不超过200个国家,他小日本那时就该成立"袖珍联合国"喽,难怪小日本现在哭着闹着要"入常",敢情那会他们还没开化,忘了提前过足常任理事国的瘾了。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到了公元4世纪,这些小国逐渐该散伙的都散了伙,在关西地方建立了大和王朝。此时中国早已步入到封建社会大发展的中期阶段两晋时期了,此时的中华文明,无论是在自然科学体系上还是在社会文明体系上,都已经取得了当时人类社会的最高成就,造纸术、浑天仪和地动仪都已经发明出来了。再看小日本,文字还没成型呐,别说给我们当学生,就算给我们当徒孙子都显得太抬举他们了。


5世纪初,小日本发展的挺猛,势力曾扩大到南朝鲜棒子那里。6世纪,小日本开始洗心革面接受佛教的熏陶,只不过那时的小日本实在是不怎么开化,佛教这么高深的法学让他领悟实在是太难为他了,所以小日本直到现在也没把佛教的真谛领悟到家,庙里供奉着阳具弄得不伦不类的。公元645年推古女皇的侄子圣德太子想仿效隋唐,实行"大化改新",试图仿照唐朝律令制度,建立一个以天皇为绝对君主的中央集权国家。只可惜圣德太子短命,其革新大业止步于梦想阶段。


公元710年,小日本定都"平城京"(现奈良市及近郊),小日本皇室开始从古坟时代进入了奈良时代,奈良时代与此前的古坟时代,基本上是男女天皇分掌天下,18位天皇中女性占了8位,"女性皇权,天下淫乱",小日本今天全民淫乱也是有其历史渊源的哦。8世纪末,日本将都城移至"平安京"(现在的京都),10-11世纪时,皇室的外戚藤原氏垄断政权长达200年,皇权被幕僚篡了。几位天皇卷铺盖去庙里念经,与青灯古佛相伴。这就是"院政时代",就是现在的日本"天皇说得不算首相说了算"这一政体的早期版本。


12世纪末进入由武士阶层掌握实权的军事封建国家的"幕府"时期。13世纪后期,幕府的武士统治开始面临困难,镰仓幕府没玩好掉沟里了。应仁元年(1467年),"应仁之乱"爆发,小日本又开始乱了,大家看过日本导演黑泽明导演的电影《乱》了吧,反正日本又乱七八糟了100多年。这乱七八糟的100多年,什么织田信长呀、什么丰臣秀吉呀、什么德川家康啊乱打一通,最终还是姓德川的够狠,做了老大,建立起德川"国家社团"。此后260多年,整个小日本就是德川家的,叫江户时代。德川老大掐着天皇、贵族、寺院神社,学起咱们的董卓大哥1000多年前玩的"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鱼肉乡民。元和九年(1623年),德川家孙子辈的有个叫德川家光的小子出面当"头儿",下令"关国门"(锁国),不跟外国人玩了,咱们小日本自己关起门来在家鼓捣,除开放长崎作为对外港口外,一律不许外国人去小日本串门,也不准日本人偷着溜出家门。由于闭关自守,幕藩体制迎来了一段相对安定的小日子。


德川家的气数要尽的时候,就什么倒霉事都来了,老天爷都跟小日本过不去,天灾不断,统治腐败,民不聊生。且幕府手头拮据,说的不好听点这时的小日本穷的都穿不上裤子了,使大部分中下阶层的小弟对幕府这位大哥日益不满。同时,西方资本主义强盗以坚船利炮砸开小日本关了达200多年的寨门。洋哥们一来,德川家的小弟一看有外人撑腰了,干脆就反了老大了。


1868年1月3日,维新强国的"倒幕派"成功发动政变,篡了德川幕府第15代将军德川庆喜那小子的鸟位,并由刚坐正位子的明治天皇发了道"王政复古"诏书,这就是日本历史上的"明治维新"。小日本这才算走上了正道,搞上了资本主义,揭开了日本近代史上祸乱亚洲危害世界的帷幕。(未完待续)


(原创)中国的强音:日本人有什么资格做中国人的对手?!(之二)


要想全面认识小日本的话,我看把他的历史分成三个阶段来认识还是比较清晰的,这第一阶段嘛,就是从小日本的神武创世到明治维新以前,在这一阶段里,说实话小鬼子还真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基本上是处在一个"砌墙头,窝里斗"的社会发展状态,在文化科技上更是没什么成就,隋唐的时候倒是回中国的娘家要了点值钱的东西去,学了不少中国的文化和农业生产技术,也学了不少中国封建宗主管理国家的统治艺术,他们的和服,就是那时仿效唐朝人的装束回去根据本民族的需要稍加改动了点,那时小日本对中国的文化和科技以及经济发展状况还是很羡慕的,一个小岛里的渔民,脑袋都快被海风的腥味腐蚀透了,忽然来到当时世界上文化经济最繁荣发达的社会里,那种羡慕和想往自是不必说了,我想那时他们小日本看咱们的什么东西都是眼睛瞪得大大地泛着光惊喜无限地赞叹说:哇塞,好好漂亮哦!。


那时咱们的中国,不是自夸,真是当时世界的经济文化中心,在南北宋的时候,我们的科技水平已经领先世界有700多年了,当时全球的贸易额中国占有90%,全球80%以上的黄金通过贸易流入中国,中国人的社会财富相当于当时全世界财富的70%,那时候,我们不仅已经有了让全世界人民至今还受益无穷的四大发明,我们还有除四大发明以外也堪称伟大的发明,至今让世界人民受惠其中,陶瓷应该算是中国的第五大发明,不仅是陶瓷的实用价值,其高雅的艺术价值和深厚的文化内涵,至今也让全世界无数的收藏爱好者梦寐以求。除此以外,中国人在农业、天文、冶炼、中医、制造、航海等方面取得的成就也相当斐然,丝绸、中医、针灸、围棋等发明对人类文明的进程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中国人另一个伟大的发明"酒",也同样让他们小日本和全世界如痴如醉了好几千年。


当时中国人的各种发明,占全人类所有发明的三分之一,由此可见,中华民族是一个极富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伟大民族,中华民族在改造自然的生产社会实践活动中所体现出来的智慧和能力,不仅是当时世界上其他民族无法比拟的,更是你小日本望尘莫及的!反观他们小日本,我搜遍了网页,查考了无数的文献古籍,就差没去马里亚纳海沟探险了,也实在是找不出来他们小日本对人类的文明进程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发明和贡献,这也难怪,他们一直就蜗居在那个小岛上,除了跟自己的老祖宗中国人学点文化之外几乎没跟什么其他人类文明有过接触,师徒名分在唐朝的时候就已定论。狭小的地域造成了环境模式的单一,限制了小日本的创造性思维能力的发展,当小日本们的祖先初来中国感受华夏文明的时候,就象一个咿呀儿语的孩童刚被我们启蒙开了点窍,虽然在创造性方面有先天缺陷,不过学东西的认真劲还是颇让我们这个当老师感到欣慰的,比方说小日本从我们这里学会的陶瓷烧造技术和丝绸编织技术,颇得老师的精髓,学得有模有样的,比欧洲那几个草包学生强多了,这说明小日本的领悟能力和模仿能力还是有两下子的。


明治维新以前的小日本,除了跟中国这位老师连偷带摸地学点本事以外,几乎跟外面的世界没多少接触,整天闷在家里不是窝里斗就是瞎琢磨,也没悟出点值得称道的东西来,一定要去发掘的话,数来数去也就算有那么几首小调,再就是女人把脸埋进面缸里把整张脸弄得跟张面饼似的出来装神弄鬼,叫什么艺伎,实在是不值得一提。隋唐那会小日本领略过华夏的繁荣,想往和羡慕之心还是让一部分不安分的贪婪之徒显得躁动不安了,经常有几个小蟊贼驾着破舢板犯我边境,干点偷鸡摸狗的勾当,几个倭寇蟊贼,跟苍蝇似的委实讨厌的紧,让人打不着却又轰不走,那叫一个烦啊!直到明朝的时候咱们中国相继出来了几位杰出的海派老大郑和、戚继光和郑成功,彻底把这些个倭寇小蟊贼赶回了小岛再也不敢出来了,前述的小日本曾经锁国好几百年,就是被那几位海派老大揍的不敢出门了。当时郑和的舰队,控制着太平洋和印度洋的绝对海权,江湖地位比现在的美军牛X多了,那时小日本的江湖地位,嘿嘿,怎么说呐,就跟小日本穿的木拖鞋一样--没法提了!


明治维新后,明治天皇把窝挪到江户,改名为东京,并重新订立了江湖规矩,搞起了资本主义,这时的小日本能吃饱饭了,腰也粗了点,就琢磨着出来溜达溜达,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咋回事,说实话,小日本打出娘胎就一直蜗在小岛上,偶尔欺负过小棒子几回解解闷儿以外,从来没出来混过,狭小的地域让他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大,地小不说,物产单一,更没什么自然资源,在日本想找点矿产,真跟鸡蛋里挑骨头似的--没有!丁大点的地方,也养活着几千万口子的人,日子过得从来都是紧巴巴的,看看他们民族的名字,"大和民族",按照旧时从右向左的念法就是"大口禾"民族,整天都想着啥时能大口吃一回饱饭的民族,能有啥大出息啊?这不跟着那几个欧美的强盗哥们一出来混,真的就跟乞丐家的孩子去了趟财主家似的,看着别人家的什么都好,羡慕着别人家的富有眼红的都流血啊。后来小日本所走的路充分显示出"大口禾民族"其实就是一个没有民族智慧,没有战略艺术、崇尚强盗逻辑的十分幼稚的的民族。在民族智慧这方面,不是咱们中国这个老师不教他,是因为他所居环境的狭小和见识的短缺导致出这个民族永远无法产生真正的大智慧。


这小日本刚出来混那会,还真是刚出道的不怕血,有股子愣劲,纠集欧美一帮强盗小偷先去了昔日自己老师家,也该着咱们这个做老师的那会儿不争气,正赶上民族兴衰周期的下坡段,汉人不当家,弄那么些个窝囊废的满人净给咱丢脸添堵,辱没祖宗啊,但凡咱这个当老师的那会强硬点,也不至于让这个忤逆的学生以后走上禽兽的邪路,由于咱们的软弱,让这个忤逆子认为强盗的行径就是人类社会的立世法则,自己没有的就要去抢别人的啊,抢来的就是自己的。


应该说,小日本的小聪明还是有的,刚出来混那会,为了分赃不均跟其他几个强盗同伙也掐过,强盗就是这么回事,有的时候能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分赃,有的时候又能为了点小钱儿打的鼻青脸肿的,这小日本跟老毛子就是为了在我国东北的利益冲突干过,在沙皇气数将尽的时候把毛子的太平洋游泳队(舰队)和波罗的海游泳队全都给灌死说明咱们这个学生还是有点小本事的,一战那会,小鬼子又落井下石背后暗算了德国人,把德国人在山东的菜田给霸占了,唉,厚道这门做人艺术小日本没跟咱中国人学过哦。(未完待续)


(原创)中国的强音:日本人有什么资格做中国人的对手?!(之三)


一战结束后,小日本着实捞了不少好处,从甲午战争开始到一战结束,小日本先是抢去琉球做丫头,又把咱们大清的外眷棒子国撬了去做了二奶,又占领台湾和澎湖列岛,侵吞东三省和山东青岛,从大清那里敲诈的战争赔款超过10亿两白银,至1937年七七事变前,是小日本国运昌盛的巅峰,小日本把抢回来的财富都投入了强化军事上,这更使他的狼子野心膨胀到了极限,当初关东军发动的9.18事变时,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大酱回国开会,是由几个参谋大佐(板垣征四狼、土肥原贤二、石原莞尔)擅自发动的,当时小日本的政局完全被右翼激进分子所左右,什么"黑龙会"、"老壮会"、"犹存社"、"神武会"、"小日本国粹会"、"小日本生产党"等名目繁多的各色右翼黑帮纷纷粉墨登场,任何绥靖的内阁都会遭到右翼激进军官的恐吓和暗杀,说白了当时小日本的多数对外国策都是在这些右翼激进分子的砍杀下制定出来的,刺杀走绥靖路线的藏相伊藤的凶手年轻军官仅获刑5年,由此可见当时的这个小岛渔民是多么的疯狂,国家的政治生活是多么的幼稚无序,右翼激进分子的冲动就是当时小日本国策制定的依据。关东军几个参谋的冒险行为,居然被赶回来的本庄繁大酱追加承认,说句实话吧,小日本是个十足的赌徒!一个赌命的亡命徒!当时的小日本在中国的东北仅一个师团不过2.5万人,就算再加上小矶国昭的朝鲜师团也总共不超过5万人,当时张学良的东北军兵力超过40万,全部的德国装备,最新式的德国作战飞机超过200架,仅张学良的空军规模就超过整个小日本全国的空军规模。当初张学良只要有点胆子,虽然未见得能彻底改变中国以后的命运,起码小日本后来就不会再有关东军这支部队。


说到此,小日本得了整个中国东北,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显现出小日本在民族大智慧上的缺失来,毕竟得到了不少的实惠,抢了不少钱粮美女回去,就此也该收手了吧,此时是真正考验小日本民族智慧的时候了,小日本得到了中国东北,成为自己的一个大后方,为自己以后的冒险有了依托,摆在小日本面前的有两种战略选择,第一,进攻苏联,配合希特勒东西夹攻干掉斯大林,此时的斯大林已经被希特勒打得快趴下了,希特勒自己也累的直喘,小日本的这颗砝码只要往希特勒那边一偏,斯大林肯定是挂了。第二种选择才是南进南亚太平洋去夺取英美的利益。然而此时的小日本却终于暴露出了一个小民族在战略智慧上稚嫩的一面来,在决定小日本日后命运最最关键的时刻,这个稚嫩的小渔民犯下了三个致命的错误。


第一没有去进攻苏联,丧失了让其同伙希特勒摆平欧洲的机会。二战初期欧洲战场的双方力量是大体相当的,后来是山姆掺和进来才打破了这种平衡,使德意处于下风,如果小日本能先跟他的德意同伙联起手来的话,欧洲一摆平,邪恶轴心国将海阔天空,大西洋和太平洋东西合进则美洲堪虞,从欧、亚同时南进则南亚印度洋非洲唾手可得,德日在赤道和南半球根本没有可以抗衡的对手,那时的世界格局,将真的会象邪恶轴心国期望的那样,被几条野狗给瓜分了。然而此时的德意日却是各怀鬼胎,尤其是这个小日本,真实的心思是不想让希特勒在欧洲做大,只想看着希特勒和斯大林一起死,小日本才能当上世界的老大。小日本从来就没有去真正的掂量出自己的斤两来,一句话,江湖阅历太浅,没什么道行。


小日本犯下第二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不该跟老师打全面的战争,此时的老师家里正在进行着一个关乎国运兴衰的重大社会变革,老师自己家里的人打得不可开交,你这个日本小蟊贼来我们家抢点啥,就手顺点啥我们都没空计较,得了点便宜就得了,跟着中国这个老师学了几千年来,对老师的秉性一点都没摸透,实在是愚钝至极,朽木不可雕也啊。小日本到死也没明白老师家里打着打着怎么他一来咱就不打了,回头开始一起揍他了。他始终不了解我们中华民族所具备的大智慧不是你这个渔民小娃娃能够领悟到的,你小日本才出道混了不超过百十年,江湖阅历跟咱们这个祖师爷那是没法比啊,而中国五千年的发展史其实就是跟其他民族的斗争史,咱摆平了多少强悍民族啊,哪个是省油的灯啊?别看我们家里人没事的时候自己打着玩,但是一但有外人进来的话,我们还是能一致对外的!本来呐,没小日本这么搅和的话,蒋光头就快要把咱们的毛大爷给赶进沙漠里了,结果呐,小日本这么一搅局,蒋光头白忙活了十几年,咱毛大爷咸鱼翻身,不但把你个日本小蟊贼给扬出来东亚大陆,还顺手把蒋光头给发配到了台湾那个小岛上。小日本错有错着,实在是帮了咱们毛大爷一个大忙啊。毛大爷日后没要小日本的赔款,说不定也是念着小日本当初稀里糊涂帮过忙这件事。


如果说小日本犯的上述两个错误还不足以要了他的小命的话,那接下来小日本犯下的这个超级错误,却是让这个狂妄幼稚的小渔民彻底暴露出来一个低能种族智慧缺失的一面来。一战结束后的欧洲,经济实力上已经被美国超越了,但是美国也仅仅是比欧洲腰围粗那么一点点,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占压倒性的优势,二战一开打,山姆可是乐坏了,眼瞅着自己发财的机会又来了,起初是给各家卖点军火物资挣点小钱,可是后来山姆发现战乱的时候做买卖一是担着风险,万一买家打败了赊出去的账可就打了水漂了,二是每天的进项也并不是那么多,其他正常的贸易生意都没法做了,油水反倒不及以往了,不参与进来趁火打劫点实在是亏大了,抢钱要比打工致富快!第三呐,江湖是很现实的,做个旁观者就永远当不了"带头大哥",小日本说到底就是个小渔民,这些江湖经验跟他讲就好比去跟大猩猩探讨天文一样。但是山姆家远离亚欧大陆,别人打的再厉害,没溅到你身上血,你总不能说想玩就进来玩吧?再说了,你就这么进来了,双方心里都会犯嘀咕,希特勒该说了,我们又没跟你过不去,你扯什么淡啊?英、俄、法心里也会犯嘀咕的,又要跟一战那会来捡便宜的吧?山姆自己家也意见不一,要师出有名!这可把那个"小儿麻痹"(罗斯福)急的抓耳挠腮的,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辙来怎么才能堂而皇之地参与游戏。这时的小日本一个低能儿的举动着实让"小儿麻痹"心花怒放啊,美的"小儿麻痹"晚上做梦都能连打了好几个空翻儿。这"小儿麻痹"可是山姆历史上仅次于他们开山始祖华盛顿的头号老大,非同小可,国会一番慷慨陈词之后,愣是没用拐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没事走了两步,那意思就是告诉山姆那些怕死的兵说你看我都能站起来,没事走两步,你们还打不过小渔民嘛?本山大叔春晚忽悠咱们的时候那句经典的台词"没事走两步"说不定就是小儿麻痹给的灵感呐。小日本是偷鸡摸狗的事干惯了,心痒手欠的又去山姆家的珍珠港掏人家的鸡窝去,你这不是犯贱吗?中国这头暂时虚弱的狮子你都对付不了,却又去招惹精力旺盛的山姆,山姆正愁着没有由头参战呐,你却去给人下了道赴宴的请帖,山姆看你小日本如此殷勤,怎么好意思再推辞啊?盛宴上姗姗来迟的山姆却得到了最大的蛋糕。


要说这小日本也不是一个有头脑人的都没有,他们的海军大酱山本五十六那小子还是有两下子的,关东军的石原莞尔少酱也学了不少我们中国人的智慧,只可惜啊,小日本的草包多如牛毛,真正有大智慧的人却凤毛麟角,有点跟长白参似的--不太好找啊。而此时小日本当家的又正是东条硬鸡这个大草包,把个极力反对"南进打美"、赞成"北进伐苏"的石原莞尔给踢出了陆军现役。山本五十六这小子去过英美当武官,考察过山姆的工业,门儿清山姆庞大的工业体系和巨大的军工生产能力,知道去捋山姆的虎须就是等于找死,可惜啊,就山本一个明白人根本就改变不了小日本那些蠢猪般低能的极端右翼激进分子主导的国内政治局势,也只能黯然惆怅地在作战室里独自冥思苦想如何去从纯军事的角度为这个彻底疯狂的民族赢得暂时的先机,一个彻底失去理性的民族,灭亡也是其必然的结果了。(未完待续)


(原创)中国的强音:日本人有什么资格做中国人的对手?!(之四)


综观二战小日本的表现,单从军队的战斗力上去看,应该说还不算太辱没老师的千年栽培的,然而其他方面实在是也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小日本在军事技术和装备上比我们强很多,士兵的基本军事技能也超过国军,但是跟八路比还多少差了点,至于体现民族智慧的战略战术、军事指挥艺术,那你小日本可就不足论了,军事较量不是简单的单兵对抗,而是军事诸元素的综合比拼,中国人是发明系统战略战术思想的民族,孙子兵法我们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发行第一版了,中国的儿童都会背,小日本是学生而且还是属于不太谦虚的那种,玩战争智慧小日本怎么可能是对手啊?小日本虽然攻占了我们国家东南沿海的大部分地区,但是在中日8年的全面战争中,小日本的"蝗菌"在战争中表现的军事艺术很少,残忍嗜杀的兽性却表现的淋漓尽致,南京的三十日屠城,本想彻底打垮中国人的抵抗意志,却没想到激起了这个巨人民族的斗志,招致了全中国人的同仇敌忾。小日本在跟老师长达8年里的千余次作战中,在武器装备优势巨大的情况下,能够实现其战斗意图的作战不足30%,而70%的作战都无法实现战术目的,跟八路的作战更是鲜有胜绩。小日本在8年里共消灭中国军队约三百三十万,却杀害了中国平民超过三千八百万,以杀害平民为能事的军队,别说没资格做中国人的对手,连军人的称谓都不配!跟老师斗了八年,自己也没占多大的便宜,八年中在中国丧命的蝗菌超过105万,受伤117万,中酱以上高级将领殒命一百多位,丧命的大酱有六个。小日本在整个二战中军队的伤亡超过300万,其中的70%是被中国人消灭的。在武器装备大体相当的情况下,日军基本不是中国人的对手,号称 "钢军"的日军第21旅团,在昆仑关被中国第一个机械化军杜聿明的第五军打的屁滚尿流,八千多人仅活着逃回来不足百人;由东京的小商贩组成的106师团2.5万人,在万家岭被薛岳打的鬼哭狼嚎,整个师团几乎被全歼,仅有不足300人生还;抗战后期接受美式装备的中国远征军,在缅甸更是把小日本打得满地找牙,山田乙三的第十五军被远征军打的遗尸5万,狼狈撤出缅甸,余部3000人宁可躲进原始森林里去跟鳄鱼搏斗也不肯出来跟我远征军一战,跟鳄鱼搏斗生运气好点生还的希望还是有的,跟中国远征军斗生还的希望很渺茫。


小日本蛮以为自己有武士道那股子冲劲就能横行天下,其实这种莽夫之行在中国人眼里就像一个执拗的顽童吃不到糖果就满地打滚放刁,未免有点可笑,你说打不过就打不过,咱们中国人优待俘虏,干嘛非要弄把修脚刀去割自己的肚皮啊?典型的一副玩不过就寻短见输不起的心理,这又一次证明小日本是个心理脆弱不成熟的民族,小日本没想到我们不光是在战争智慧上是他们所不及的,就是在比拼民族意志方面中国人照样还是他的老师,就算咱们的一个普通穷苦老百姓所表现出来的凛然之气,坚定信念,也让满脑子武士道精神的小日本狂徒自觉黯然形秽。不过小日本的这套武士道拳法,倒是让山姆挺头疼的,山姆大兵把命看得可比小日本金贵多了,山姆本也不打算跟小日本拼命,人家是来捞钱的,陪上太多条命那可就亏大了,正好山姆赶造出了俩颗大蛋,先扔一颗过去玩玩,看看小日本啥反应,这个小渔民还真是没见过世面,挨了第一颗的时候还真不知道这叫原子弹!等长崎吃了第二颗,小日本才有点回过味来,这东西不好玩!本来家就不大,再来上这么两三颗的话,估计得灭种!得跑步去投降!说小日本不成熟吧,他还真就出洋相给你看,投降就投降吧,说一声"我服了"不就结了嘛,还弄个鸟诏书胡扯一通,扯那么远干嘛啊?都挨得上嘛?


小日本也甭觉得是挨了原子弹的炸这才输掉的战争,觉得冤,其实就算是山姆没有原子弹你照样还得输,而且输得更惨!在军事上小日本除了那点武士道的楞劲让山姆伤点脑筋,其他方面跟山姆不是一个量级的,武器装备上的差距倒不是很大,战争智慧跟山姆比却差一大截,去珍珠港掏人家鸡窝那是侥幸得手,弄不好还是"小儿麻痹"专为你小日本设的局让你钻呐。中途岛大海战本该小日本赢,连山姆自己都没指望过在中途岛一战能得什么便宜,整个的中途岛海战小日本都牢牢地控制着战局,仅仅是在一件小事上乱了五分钟的次序而已,却招致了整个战役的惨败,一下子损失了四艘大型"航妈",彻底丧失了战场主动权,说句心里话,中途岛你输的我都想替你喊冤!中国有句老话叫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小日本是作孽太多了连老天都想玩死他!如果说中途岛海战小日本输是老天爷故意玩小鬼子,那莱特湾大海战小日本输的可就更是莫名其妙了,诱敌舰队已经成功调出了哈尔西在莱特湾的护航舰队,自己的主力打击舰队也付出了惨重代价突破了层层封锁出现在山姆在菲律宾登陆的滩头,海滩上的山姆大兵都已经把裹尸袋准备好了等着你460mm巨炮轰了,尼米兹老头急得都快哭了,这小日本可倒好,战役目标本已经完全实现,粟田那个笨蛋却是莫名其妙的一炮不放原路返回,包括山姆在内的全世界都错愕不已,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小日本到底是犯了哪门子的邪,这是关乎生死的决战,你当是旅游啊,全部的家当凑到一块40多艘巨舰,结队出去溜达了几千多海里,啥也没干,除了被山姆的飞机打沉了十几艘,转悠了一圈又原路回来,浪费了不少油钱不说,还平白多搭上了几万笨蛋的性命。世人都说你小日本精明,那是不了解你们,真正研究过你们的人,就会发现你们才是天下头号的笨蛋。到底是个小岛渔民,没经过大场面,一到关键的时候就晕场,谁也甭怨,要怨就怨自己在大智慧上先天有缺陷。


全世界针对人类仅用的两颗原子弹全都给你小日本,这种中大奖的几率不是哪个民族都能碰上的,说实话,小日本应该打心眼里感激山姆这个"带头大哥",小日本为人作嫁,一个天大的人情让山姆搭上了二战的末班车,参与了战后的分赃盛宴,从此当上了"带头大哥",江湖地位是唯我独尊啊,"带头大哥"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自然是心里念着小日本的好,所以仅仅是给了小日本俩蛋,象征性地惩罚一下就算了,小日本一求饶,"带头大哥"马上收手,两人勾肩搭背从战场上一下来,眉来眼去一番后立即床禘结欢。


"两蛋"让小日本毁掉了两座无关疼痒的小镇,却保住了小日本几座工业化大城市等根本之地,"带头大哥"对小日本的空中打击很有限,破坏程度不及东京大地震的十分之一,小日本在过日子这方面还是挺有一套的,战时把大多数的工厂都建在了地下,所以小日本的工业体系根本没有受到致命的打击,这也是战后小日本经济快速复苏的根本所在。俩蛋让小日本死难了三十万胞民,但是这点损失却换回了海外六百万军队的平安回家,这可都是小日本的精英啊,"带头大哥"若是把小日本的这些蝗菌再多消灭一半的话,战后小日本经济的恢复至少要后推二十年!如果当时带头大哥跟小日本都拼个血本无归的话,那现在世界上的老大说不定就是人家北极熊了。现在回过头来去看二战,不禁恍然,二战中真正的主角只有美日,欧洲一盘散沙,配角的料,半个欧洲成了废墟,德国快回到石器时代了,北极熊也是遍体鳞伤,中国伤的最重,财产损失最大,再看美日,"带头大哥"本土没有战事,家里一切完好,打扫完战场才发现自己已是超级中的超级了,小日本虽然战败了,却没伤筋动骨,打个滚就又能活蹦乱跳的。二战,其实就是人类有史以来美、日做的国家之间最肮脏的一笔交易,标的是小日本找机会让山姆当"带头大哥","带头大哥"保证小日本日后不被深究和灭种!并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罩着小日本。双方交易的筹码却是全世界其他无辜的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


既然小日本求饶了,按照江湖的老规矩,殖民化吧,山姆的大兵一点没客气,不用人家礼让就主动去帮助那些还没来得及回国的蝗菌们去安抚她们因战争饥渴了很久的女人了,这山姆也太不懂温柔了,一点咱们东方人的风情都不解,才个把月的功夫就把小日本上百名的女人蹂躏而死,小日本是眼看着自己的女人死在别人的被窝里,还得强颜欢笑陪笑脸,报应啊!麦克阿瑟如是说:这是战败国的待遇!


老麦在战后有点象是改行当了政治家,脚刚踩到小岛上,就下令小日本脱离神道,天皇走向人间,别整天躲在皇宫里装神弄鬼蛊惑臣民,裕仁只好领着老伴儿满街溜达,见人就说俺是天皇,俺是人,不是神,以前都是骗你们玩的,老伴儿见了小孩还装模作样地抱抱,小渔民们这会儿是真的懵了,心中的神坛轰然倒塌了,整个小岛笼罩在一片彷徨迷茫的气氛之中。没过多久,老麦又说了,小日本结束皇权,改玩民主,于是,小岛上又恢复到了十三世纪的"院政时代",天皇去养观赏鱼去了,首相领着小渔民们搞起来民主来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