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9.html


钱江信步走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厅中央地面上由红白两色大理石拼成的保护伞标志格外引人注目。

钱江从面带职业笑容的前台小姐处领到了一份求职表,在大厅偏角寻了一个空位坐下,同众多的应聘者一道认认真真的填起表格来。

钱江填得很快,字也写得很好,十几年的读书生涯造就了他那一手工整的楷字。

当最后一个句号写完时,钱江不急不慢的收起手中的笔,悄悄的打量起四周。

圆穹型的大厅内到处可见那个奇特的标志,外国佬搞得这些东西总是很莫明奇妙,这也许就是文化不同而产生的差异,钱江把它归于此类,就如同中国人讲究对称美,而外国人讲究的是非对称美。在那些悬挂着的标志下是一个个划分好的功能区,每个功能区都有好几个黑西装在负责,求职者井然有序的来回穿行于各个功能区,不见一丝混乱。

来应聘的人中有相当大一部分人是没有读过书的(这个时代国民教育还很薄弱),这不有好位仁兄连手中的求职表都拿倒了,大字不识得他们愣在那直挠头。保护伞公司显然考虑到这种情况,不多时就有数位黑西装礼貌的迎了上去,在黑西装有帮助下,那几位仁兄终于眉开眼笑。。。。。。

见惯了资本家对穷人的掠夺和歧视,突然看见如此做派,钱江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但刚才的那一幕却还在眼前不停的上演。这个时代或许还没有“雷锋”这个词,但并不妨碍钱江对这些黑西装的理解。莫名其妙的好感充斥在钱江心头,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突然对国际大资本家开设的工厂产生好感,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钱江极力平定了一下心情,决定到面试处和那些外国来的正牌资本家“聊一聊”。

“你好!请坐!”面试官接到钱江递上的求职表后客气的说道。

“好的!”

“不好意思!你应聘的厂长一职不是在我这儿面试,你应该去二楼的第二间办公室,门上有面试处三个字很好认!”面试官稍许看了一下表格立马说道。

二楼面试间,王伟精疲力竭地斜靠在大班椅上,阿瑟则面无表情的侍立在一边。

一上午的面试耗费了王伟很大的精力,他原想来个伯乐识马、千斤买骨,没想找上门的家伙尽是些虚有其表、眼高手低之徒,真是可惜那些广告费。

“一群废物,难道就不能来个好点的,我这广告钱可没少出啊!”王伟把桌上那堆乌七八槽的求职简历扔进了垃圾桶。

阿瑟在一旁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他当时就不看好这个计划,只不过王伟来了兴致硬要如此,所以干脆任其自由发展,反正对原计划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

“咚!咚!咚!”外面传来三声清脆的敲门声,不用问又是一个来应聘的。

“进来!”王伟没好气地吼道。

一位穿青布长衫的男子十分坦然的走进王伟的视野,来者的步子迈得很平稳、很从容,刚才那声吼对他只能算作耳边刮过的风。

“你好!我叫钱江,是来应聘厂长一职,不知有没有走错地方!”。

“你没走错!请坐!”王伟对钱江那份遇事不慌的稳重性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好感自然也随之增加。

当钱江那份求职简历摆在王伟面前时,王伟对他更是刮目相看。先不说简历上面的学历和经验,单单上面那手工整的钢笔楷书就让王伟暗赞不已,都说字如其人,这钱江真不简单啊!在看看简历上写的内容:钱江、籍贯江苏、29岁、毕业于国立同济大学机械系,这与自己开办的手表厂还挺对路的吗!接着往下看,在大华纺织厂做过一年厂长助理,做过二年厂长,今年八月份离职,没有写原因,这个等下一定要问清楚,王伟暗中偷瞟了一下坐在对面的钱江,对方也正盯着他看,双方浅笑了一下,相互揭过。

王伟放下钱江的简历,正了正面容,摆出一副主考官的样子——其实他来这里多半是想过过这主考官的瘾.

现在碰到一位有对得上路的自是不肯轻易放过。

“你为什么来我们这里应聘?”王伟想了解钱江的动机。

“好奇!”两个十分简单的字从钱江的嘴里吐了出来。

“好奇?”钱江给出的答复完全出乎王伟的意料。

“是的,一个工人最低能拿到50元的工资,并且包吃住,如此高的待遇在全上海是从没有过的,就算放眼整个中国也找不出第二家来,我所好奇的是这家公司为什么会这样做?”

王伟被钱江的话逗乐“呵!呵!我们保护伞公司能开出这样高的工资完全是因为生产出的产品是这个时代独一无二的,这一点你以后慢慢就会知道了,我开出高工资的原因主要有二个,一是培养员工对企业的忠诚度,能为企业保守密秘,我们所做的都是高科技产品,保密很重要;二是为企业做广告,吸引更多的高学历人材参与进来,俗话说得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果一家公司连一线工人都能给出这样的待遇,那么那些高岗位的工资就更加可想而知了,有了好的人材我们公司才能研发出更加先进的产品,永远领先对手!对于一家企业来讲科技永远是第一生产力!”。

王伟在解答同时也在向钱江宣传自己公司的理念,他觉得钱江是个能帮得上忙的人。

王伟讲的话在钱江听来很新颖,有些新名词他还是头一次听说过,耐人寻味。这位仁兄心中一定有远大的理想,钱江暗想。

“你如果是钟表厂的厂长,你将如何开展你的工作?”王伟眼中稍许露出几丝期许的目光。

钱江略作思考即条理清晰的答道:“我个人认为厂长的主要职责是搞好销售和生产,它的所有工作都是围绕着这两点开展,如是我是钟表厂的厂长,首先要做的就是要为工厂的发展做一个长远的规划,提出各个时期工厂的奋斗目标和中心工作及重大措施方案,使企业不断增强活力,开拓前进,接下来就是要加强生产经营管理,确保全面完成任期责任目标和年度方针目标,不断提高企业经济效益,正确地处理老板与工友们之间的利益关系,使工友们收入逐年增长,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在用人方面坚持“用人唯贤”的方针,正确使用选拔和培养干部。。。。。。”。

钱江的这段话足足说了有十几分钟,内容涉及到工厂的各个方面,这些想法都是他通过自己以住的工作经验总结出来的,有很强的实用性,用来管理这家外国资本家工厂完全足够了,虽然其中有几条在王伟和阿瑟的眼中有时代的局限性,但并不妨碍他俩对钱江作出认可的判断。

王伟和阿瑟在上海投资办厂完全是为了方便其在中国进行“活动”,工厂的收益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如何为“回家”行动收集一切可利用资源,所以钱江这位既具有组织管理能力,又专业对口的人士(机械专业),很容易就通过了专业面试这关。

“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出于什么原因离开了大华纺织厂?”

“原因很简单,大华纺织厂禁止我成立工会,同时反对我向他们提出的工资增加方案!”钱江语气变得激昂。

“哟!是这个原因,在我这里你可以放心大胆地成立工会,不过他一定要在保护伞公司保安部的全权掌控之下,工会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提出来,与公司管理层进行协商,不得采取暴力行为,记住这一点至关重要,保护伞公司对每位员工都是一视同仁的,希望每个员工都能在工厂安心的上班,把工厂当做自己的家。”

钱江对王伟的爽快答复感到很惊讶,甚至还产生了对方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的想法,不过细想一下又觉得对方说法全在情理之中:一切在保护伞的控制之下、不充许闹事、安心生产、福利待遇尽管提。工友们组织起来成立工会不就是为了向资本家争取好的福利待遇,保护伞既然能出得起这么高的工资,那工会成立的目的呢?无产阶级的纲领难道在这里就碰壁了吗?钱江内心深处顿时一阵翻江倒海。

王伟同阿瑟交换了一下眼神后即对思考状态中的钱江发出了邀请“我代表保护伞公司欢迎你的加盟。”

“十分荣幸!”钱江忙起身握住王伟主动伸过来的右手。

“忘了同你说了,我叫里昂*S*肯尼迪是这家公司的总裁,这位叫阿瑟*斯密斯是保护伞公司司中国分部总负责人,你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同他联系。”

“你好!”阿瑟那只复盖着人造皮肤的机械右手同钱江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对了,钱厂长,我们公司还有一家药厂和一家化妆品厂在招人,不知你有没有合适的学友可以介绍过来帮忙的,要知道同济大学的医学系在中国可是出了名的啊!”王伟想来个“一网打尽”。

“我可以动员一下我的学友!”钱江觉得王伟所提的要求真是可遇不可求,现在这个时段正处于革命低潮期,组织上原计划输送到瑞金的四位医学系毕业的校友,也因为H军北上而滞留在上海,一时无法安排,现在正好可以找到一个好的掩护身份,留下来继续从事地下工作。

王伟如果知道钱江心中的想法一定会郁闷得直撞墙。

三位人士,一路交谈着走出大门。

在大厅,眼尖的王阿四一眼就看到了从二楼走下来的钱先生“钱先生!我被录取了!”

“加油!”钱江用手作了一个鼓励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