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魂 正文 第二章:影中影(15)

善梁 收藏 2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size][/URL] 近腾义振作起精神说:“特娃丝小姐,我曾经许诺过,终有一天让您回到麻达君身边去的。这一天马上就要到了。您别急着问,听我说完。都是那份报告闹的。我明白您看过了,也知道您会泄漏出去。我已经想通了,这不能怪您,就好象丢了报告的我要打您一样,我们各有各的理由。我要是泰雅人,也会像您一样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


近腾义振作起精神说:“特娃丝小姐,我曾经许诺过,终有一天让您回到麻达君身边去的。这一天马上就要到了。您别急着问,听我说完。都是那份报告闹的。我明白您看过了,也知道您会泄漏出去。我已经想通了,这不能怪您,就好象丢了报告的我要打您一样,我们各有各的理由。我要是泰雅人,也会像您一样的。长话短说,今天夜里就分手。您不要问我将会怎么办,我也不会问您将会怎么办,反正各奔前程就是了。我只要您记住一句话,近腾义三郎是个好人,他只想台湾来做点好事,他从内心来说是反对砍伐泰雅森林的。不,应该说他是反对砍伐所有台湾人的树木的……可是,他没有能力也不允许他违背帝国的利益。怎么说呢?他们这样干,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他的话把特娃丝惊呆了,不知回答什么好。近腾义又说:“天不早了,你赶紧做顿晚饭,让我们吃得饱饱的,再好好睡上一觉,然后,我们各自打起精神,就各奔前程去吧……”

近腾义也不管特娃丝是多么惊讶,便把所有的门都关死,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特娃丝冲动地抱住近腾义,眼睛湿了:“近腾君,我欠你的,泰雅人也欠了你的……”

近腾义低下头,揩了一下眼睛:“唉,特娃丝小姐,同您相处数月,您是那么清纯,可我却有过侵犯您的念头。愧疚的应该是我……好!别说了,让我收拾东西去吧!”

饭后天就黑定了,近腾义打开地铺躺下,似乎很快就睡着了,且发出轻微的鼾声。特娃丝无奈,也只好和衣歪在床上。特娃丝不知是忘了还是觉得没有了必要,第一次没有去缝她的裤腰。她胡思乱想着,觉得这些日子里的煎熬是多么艰难,不知尽头在哪儿。可是忽然间,一切竟要结束了,就像做梦一样,眼前的事情变得并不那么真实了。想着想着,她竟然真的进入梦乡。

这夜是那么静,似乎什么也不会发生,因而她睡得很沉很沉……

此刻的雾社街头,虽有月光,却大雾迷漫。月光下和迷雾中,一个人影在大雾中闪来闪去,鬼魅一样地跳窜着,立即引来一狗吠影、群狗吠声的效果,雾社街头便骤地恐惧起来……

群狗的吠声将特娃丝惊醒,她连忙起身点燃蜡烛,抬头一看,闹钟的时针指向下半夜三点。她下床朝另一头的地铺走去,近腾义已是人去床空。

她禁不住捂住心口轻叫了一声——天!

再看那门,虚掩着,隐隐透着暗夜的阴森和恐怖,说明他真的是逃跑了……

特娃丝脸色大变,眼泪淌了出来。泪眼中的烛光摇摇摆摆,不胜风力,却在极力奉献最后的一丝鲜活气儿。她呆了片刻,便匆忙地收拾衣物,还把屋内的陈设摆摆整齐;四处瞧瞧,觉得妥当了;再朝门外看看,什么也看不清。她偏着耳朵啻听,群狗的吠声已渐渐消失,夜又是万籁俱寂的夜了,仿佛真的什么事也没发生,这才出门隐入到黑暗中……

特娃丝在告别那座房子的一瞬间忽然有一种厌恶和依恋的混合情绪。自从嫁进这间房子后,只说是度日如年的岁月再也没法子脱身了的,只说是终有一天会被三脚兽所凌辱的,却怎么也没想到这日子会是这么个结束的样子,会是她随时提心吊胆的人亲手放走了她。这时她的想法有些乱,一时想到麻达,一时又想到近腾义。麻达说我们是在玩火,是在草堆里玩火,事实证明他说对了。近腾义说我终有一天会离开他的,怎么也不会想到是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中突然分手。近腾义何去何从已不关我的事,期待与麻达相会的日子似乎就在身边。

特娃丝在古镇的街道上奔跑,心里是兴奋的。亲爱的麻达,我的麻达,你是否也在期待着这一天呢?我回到你身边时,你会高兴么?她跑出了古镇的石板街,跑上了山道,在钻进树林之前,特意停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古镇认真地看了一看。那里有着令人切齿的三脚兽,却也有着她日夜都装在心里的麻达。我的麻达,明天你就到马赫坡来呀!

特娃丝一头拱进了树林,一边用手挡开迎面的枝叶,一边加快了脚步。她朝着马赫坡的方向,心思便开始转到兄长、嫂嫂、侄儿和泰雅族胞身上去了。摩那鲁道,还是那么威武么?嫂嫂,还是那么贤淑么?兄嫂还是那么和谐,和谐得如奇莱山与浊水溪一样么?一个傲然耸立,直入云天,一个却在它脚下欢乐地流淌;塔达殴还是那么孔武雄壮么?莫看他比我大不了几岁,却总是爱在我面前显出一副酋长儿子的面孔来;萨殴还是那么骨瘦如柴而又粗鲁么?出嫁前你可总是想欺负我的;伊丽娜呢?漂亮的女人,漂亮得让我嫉妒……

在暗夜中摸索,时快时慢,突然感到了一阵尿意。她解开裙子,蹲了下来。她太没有经验了,就在她蹲下来的时刻,发现一个黑影不远不近的,也蹲了下去。她一点也不知道那个黑影有什么意义,以为是传说中的山鬼,便在心里念了一段泰雅人避鬼的咒语。她当然也不知道麻达就躲在前面,她一点儿都不知道的。起了身,感到一阵轻松,树林也稀疏了许多,便只知道拼命地跑着,树枝草叶“唰唰唰”地从她身边掠过。后面的黑影也直立起来,跟了过来……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